10/05/2008

中国政府要出手拯救华尔街?



图:中国近年购买美国国债增长情况

美国众议院4日通过了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但这笔钱从何而来也令人操心。据今日的香港《明报》报道,“中国已向美国承诺购入救市方案所需的融资金额中的2000亿美元。”报道并未交待消息来源,只说是“本报获得的消息”。报道还说,“至于救巿方案首阶段筹集的2500亿美元,中国会购入其中700亿至800亿美元美国国债。”

目前尚无官方出面肯定或否认《明报》的这一报道。但就目前中国的境况来看,帮助美国政府拯救华尔街也不是不可能。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易宪容预期,“现时内地的通胀率已经平稳下来,中央亦已看到,如果美国经济陷入显著衰退,将会拖累中国经济。所以,相信未来数天会有其它利好的消息出台,有稳定大市信心的作用。”

美国众议院历经周折通过布什政府提出的救市方案后仅8小时,中国人民银行就发表声明表示欢迎。声明引述国家主席胡锦涛早前的讲话,指中国希望美国金融市场稳定和经济健康发展,这符合美国和中国的利益,也有利于全球经济稳定健康发展。

因为美中贸易之间的巨额逆差,在美国金融海啸来临前,美国政府一直在向中国政府施压,让人民币大幅升值。过去的1年里,人民币确实在缓慢升值。但是,据路透社的报道,很多观察人士近来表示,今年第三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近乎停滞,中国央行已经转向放缓人民币升值政策。

据9月28日路透社的报道,Hale Advisors公司董事长、知名经济学家大卫・黑尔(David Hale)当日在天津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会议时称,中国人民银行最近表示将放缓人民币升值。

黑尔说:“我周五和中国人民银行的人吃午饭时,他们告诉我,将减缓人民币升值速度。如果他们这样做,那么中国明年将再度产生2000亿-3000亿美元的对美国国债的需求,”黑尔说。

如果黑尔所言确凿,那么中国及早出手拯救美国经济,不但易如反掌,也更有利于尽快稳定美国的金融市场。到那时,中国或将超越日本成为美国国债的最大债权人。

中国目前是美国国债市场的最二大债权人,今年7月底持有5187亿美元的国债,占美国26,764亿美元国债的19.3%,居首位是持5934亿美元的日本。

不晓得《明报》是不是把中国明年对美国国债的需求与当下美国的救市方案扯在了一起,进行揣测性报道,制造出了这个惊人的中国版救市计划。据我所知,《明报》有过揣测性报道的前科。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就美国国会通过《2008年紧急经济稳定法案》答记者问
明报:消息:中国2000亿美元买美债
路透社:中国央行表示将放缓人民币升值—经济学家大卫・黑尔

[转载]纽约时报:中国奶农说他们是受害者


Nelson Ching/Bloomberg News

China’s Dairy Farmers Say They Are Victims

By DAVID BARBOZA
Published: October 3, 2008

本篇译文来自
文学城的网友StillH2ORunDeep发布的帖子。也可参阅中时电子报的节译

中国石家庄——上周,在这个北方城市郊区的奶牛养殖村,一组居民围住村干部,并开始对他出言不逊。 “我们失去了一切,但看看你的好车,”一位Nantongyi村养奶牛的农民指著一个他们称作王先生的干部说。这位王先生不舒服地站在他的闪亮的大众轿车旁边。

“你什么都知道,但你什么都不说。你还有没有良心!”另一名男子喊道。

中国的奶农被指控为谋取利润而对牛奶掺假,这是中国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食品安全危机。但农民说,他们也都是这场丑闻的受害者。目前,5.3万婴儿患病,造成至少4人死亡,引发了国际范围的奶制品召回。

“我很绝望,”66岁的Jie Cun Ai说,他与他的儿子养了56头奶牛。“我是村里最大的输家。省电视台说,政府会照顾我们,他们不会让我们杀了我们的奶牛或倒掉我们的牛奶。但是,他们在撒谎。在过去的10天里,我们一直在倾倒牛奶。”

的确,自从测试发现有超过20家公司在销售三聚氰胺污染的产品,现在在中国或国外很少有人会买牛奶,婴儿奶粉或其他奶制品。这种化学物质可能导致肾功能衰竭或肾结石。

石家庄市周围的奶牛场处于丑闻的中心,调查人员在这一地区已经逮捕了数十名农民和奶站运营商,因为他们向牛奶中加三聚氰胺,人为地提高蛋白测量值,帮助通过质量检验。 但是奶农说,他们受到饲料价格控制的压榨,农民和大公司不得不稀释牛奶。这里的许多农民坚持,他们从来没有使用过三聚氰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石家庄市附近的乳品公司和挤奶站。

监管的漏洞和腐败被认为是问题的一部分。许多该地区的奶农说受贿在挤奶站很普遍。奶制品专家说,当地的监管机构也收受贿赂,或对当地政府实体占有股份的公司网开一面。有时监管机构和被监管的几乎是一回事。 政府已在本月采取行动,试图制止危机。执法人员检查奶牛场和挤奶站,开除管理者和高层官员,誓言要整顿180亿美元的奶制品业。

总部设在石家庄的三鹿集团引发了这个月早些时候的牛奶丑闻,宣布一些婴幼儿配方奶粉被三聚氰胺污染。三鹿今年降低价格的决定是对当地农民的第一个打击,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两三年前以巨额贷款购买奶牛,搬到这里成为奶农。

三鹿集团和其他主要乳品企业采取的行动,是应对政府的目的在于打击通货膨胀和在全国各地控制食品价格上涨的措施。但河北省的政策伤害了农民,他们已在挣扎,以应付受全球粮食价格上涨影响的动物饲料成本涨价。

“丑闻发生前,奶站不断降低价格,但饲料成本上升了很多,” 刘金风说。她与他的丈夫在附近的Xinnancheng 村养有16头奶牛。“豆饼的价格在过去两年涨了60%。”

"对价格我们毫无办法,因为三鹿在这里垄断价格,”35岁的农民郭环成-GuoHuanchen说。他正在考虑把牛卖给屠宰场。“我认为他们不断提供低价格,因为他们没有竞争对手。我们现在在遭难。”

三鹿,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拥有43%股份,是世界上最大的奶制品公司之一。它控制Nantongyi 村的唯一奶站,使它得以垄断该地区的价格。每天,农民的奶牛到村挤奶站,牛奶直接进泵入奶站的储存罐,然后回家等待他们的报酬,如果他们的牛奶质量通过检查的话。

这些天来,虽然他们的奶牛仍在奶站挤奶,但牛奶又交还给他们。由于牛奶实在太多了,他们把牛奶倒到排水渠或挤奶站附近的菜地。

农民说,收集牛奶并出售给大奶制品生产商的牛奶经销商有更多机会在牛奶中加入三聚氰胺。“我们没有办法掺假牛奶。”一个Nantongyi村38岁的养奶牛农民史先生指出,村里的奶牛直接去牛奶站,他们在那里用机器挤奶。“我认为这是三鹿和挤奶站干的。”

三鹿官员多次拒绝回应本文章涉及的问题。他们指责农民和挤奶站与牛奶污染有关。

当然,牛奶搀假过去在中国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多年来,专家说,稀饭,淀粉及其他 化学品都被用来稀释牛奶以赚取额外利润。2004年,安徽省贫困地区的14名儿童死于服用经政府后来确定的假的婴儿奶粉。那个案件震惊了全国,并导致政府呼吁全面改革。 但是乳业专家说,规章制度落后于企业中的欺诈行为。

任教于江苏省江南大学食品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张国农-Zhang Guonong说,1986 年制定的牛奶质量规范已过时,他和其他专家们要求修改规范,以协助打击普遍存在的舞弊现象。“在2004年,我是中国乳业产品质量检验报告的起草人之一,”他在电话采访中说。“我发现掺假是极其普遍的:尿素,肥皂粉,淀粉是很普遍使用的添加剂。”他补充说:“我们提出了针对这些添加剂的新的检查方法应当纳入规章。但另一方面,我们担心一旦这些被写进了规章,乳品厂商会知道这些花招,甚至创造新的花招。”

奶业专家认为,这场牛奶丑闻有可能最终促使政府听取他们的要求。“过去的问题是,现在仍然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奶制品供应商,任何人都可以自己投资或投资于第三方 奶牛站。”人民大学农业经济学家向志空-XiangZhikong 说。“不需要执照,也没有质量监管标准。”

三聚氰胺污染不是石家庄附近的农民面对的唯一问题。政府最近在Nantongyi村挤奶站的检查还发现有高剂量抗生素残留物。 农民再次把责任推给三鹿集团,三鹿集团与当地政府几年前一起帮助建立了奶牛村,现在控制所有村里抗生素的注射. “现在他们说,我们的牛奶不合格,含有太多抗生素,”拥有8头奶牛的石先生说。“但以前,三鹿从不拒绝我们的牛奶。所以我想他们知道,为了满足需求,他们在提高产量。”

许多农民说,他们现在正面临破产。他们公开表达自己的愤怒,农民责骂村干部,抱怨政府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帮助他们生存下去。

担心奶牛村会发生骚乱,政府官员已被派去恢复平静。在Nantongyi村,政府官员打断数次采访,然后迫使村民不要和记者讲话。有一次甚至派了两个妇女骑自行车在村里尾随记者。他们后来向记者道歉自己不得不这样做。 在一个村庄里,政府甚至设法让一些抱怨他们困境的奶农保持沉默。在村干部的压力下,一个养奶牛的农民试图制止他愤怒的妻子,他喊道:“我相信GCD,在GCD的杰出领导下, 我有权拒绝你的采访。”

但他的妻子继续在抱怨。

福禄祯祥“三聚氰胺毒奶粉”专题

中国女人影像:路透社记者Jason Lee中国摄影辑



A woman (R) holding a portrait of her 12-year-old son Feng Junwei cries next to the ruins of destroyed Fuxing primary school in the earthquake-hit Wufu town of Mianzhu county, Sichuan province May 21, 2008. REUTERS/Jason Lee



A woman cries as she is unable to find her 4-year-old daughter and husband on the top of the ruins of a destroyed school in earthquake-hit Beichuan county, Sichuan province, May 17, 2008. REUTERS/Jason Lee



A Chinese woman walks past a window of a shop selling Mao Zedong memorabilia in Beijing June 15, 2005. REUTERS/Jason Lee



Models present creations for a swimwear trends release at China Fashion Week in Beijing March 28, 2008. REUTERS/Jason Lee



A girl fails to maintain a crouching posture as students go through etiquette training at a vocational school in Beijing October 25, 2007. Around 1,400 aviation service students, mostly between the ages of 16 and 17, are currently going through physical conditioning as well as professional training for dressing and etiquette in order to serve as stewards during the 2008 Beijing Olympics, according to the school announcement. REUTERS/Jason Lee



Students exercise during a welcome ceremony for the British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Secretary Tessa Jowell in Beijing September 4, 2006. REUTERS/Jason Lee



An ethnic Tibetan girl looks over her shoulder outside the Labrang Monastery in Xiahe, western China's Gansu province, August 14, 2006. REUTERS/Jason Lee
More...

“中国已批准1500多种食品添加剂,仅250多种有国家标准”



图:9月18日,甘肃兰州,家长抱着孩子在医院内等待接受肾脏检查。REUTERS/Stringer

在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几乎完全等于“食品危机”问题了。好比煤矿的“安全生产”问题可以用“灾难生产”问题来替代一样。

中国的食品为何不如外国的安全?

但就标准来说,中国就没外国多,怎么会安全?更过要说在执行标准过程中因为“人之常情”而大打的折扣了。

9月29日出版的《财经》报道

“9月17日,在河南郑州开幕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十届年会上,前来参加会议的食品安全快速检测技术研讨会的南昌大学副校长谢明勇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对此颇为忧虑。

他指出,截止到2004年,国际食品法典规定了2439条农药残留标准,涉及176种农药和375种食品;而在中国,仅对45种粮食、水果、蔬菜、肉等食品中,规定了104种农药允许的最大残留限量。

此外,在中国已批准的1500多种食品添加剂中,仅有250多种制订了国家标准,很多食品添加剂都缺少残留限量标准的检测方法。对已广泛使用的酶制剂、氨基酸或蛋白金属螯合物、转基因产品、抗生素、促生长剂等高新技术产品的技术标准制定,基本上仍属于空白。”

政府批准了1500多种食品添加剂,却仅有250中制订了国家标准。还没有制订好国家标准,怎么就先准许在食品中添加呢?这不是用中国人的身体开玩笑吗?

既然没有国家标准,是不是就老老实实遵照国际标准呢?显然不是。出了问题,又总会以没有国家标准作为借口搪塞,并信誓旦旦地表示马上出台国家标准。早干嘛去了?!

如果说中国煤矿全世界最不安全,是因为煤矿的开采条件落后;那么中国食品全世界最不安全,则是因为中国的食品生产条件太先进了?发达国家都没用上的食品添加剂,我们早就在用,并且随意用。似乎中国人为国捐躯的英勇献身精神全世界最强!

希望政府好好检讨一下食品生产的监管问题。先强制要求一下,没有国家标准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严禁在食品中添加。否则“四聚氰胺”或“五聚氰胺”问题很快就会暴露出来。

相关文章——

方舟子:评“《财经》报道:三聚氰胺溯源”
方舟子:《财经》报道《三聚氰胺溯源》中另一处想当然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