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08

政府不怕法律而怕“刁民”小技

今天出版的这一期《南方周末》报道了一件有趣的事,又为荒唐的现实增加一则新鲜的案例。

四川成都市成华区的古魁投资的汽配城2年前被政府强制拆迁了,他认为至少的补偿他两个亿,成华区政府只愿给他八百多万。古魁无奈之下采取了非常手段。其中一个举动就是声称要把区政府给炸了,为此还去花炮厂学习了爆破和远程发射技术。古魁还雇人跟踪区政府官员,让他们闻风丧胆。

成华区政府主动要求古魁去法院上告,再也不愿成为胁迫的对象。为此区政府与法院商议免去古魁的诉讼费,还借给了古魁10万元作为聘请律师的费用。

乍一看区政府可谓仁至义尽,实则是在利用法律耍弄百姓。

当初古魁宁愿采取非常手段而不愿诉诸法律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政府能否不干涉司法公正”。事实上,如果成华区政府官员不是傻瓜或者没有其他目的,怎么会愿意自己成为被告?又怎么不会干涉司法公正?

成华区政府自己的律师说,“政府和法院商量,对他以免交诉讼费的方式给予帮助,引导他走司法程序”。但就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司法完全在政府的掌控之中。如果司法是独立的,哪会有“政府和法院商量”一说?

这场奇特的民告官已经开过庭了,还未宣判。显然会有两种结果,不是古魁赢了,就是区政府赢了。即使古魁赢了又怎样?古魁又将面临法院执行难的问题。如果是区政府赢了,那更是顺理成章的事。政府开的法院,它还能让百姓赢官司吗?

从这宗奇特的案例看到的不是司法的问题,而是当前极为敏感的“官民冲突”问题。

当百姓和政府之间出现利益冲突时,百姓如何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呢?古魁用的是“非常手段”,而政府没有对他采用“非常手段”。很重要的原因是,古魁真的很“刁”,他能用自己的胆量、才智和金钱让政府官员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威胁。

很显然,政府怕的不是法律,而是“刁民”小技。

中国特色政府投资:1千亿必须50天花掉

《21世纪经济报道》今日报道,在这初冬料峭的北京,三里河地区的宾馆、酒店却能全部爆满,就因为国家发改委在这里。

11月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了在两年内以4万亿元投资刺激经济的方案。其中在今年底前向各地新增1000亿元投资。本周一,国家发改委召开紧急工作会议,开始切这1000亿元的“蛋糕”。

从这一刻起,全国各地的政商人士便像蝇子见血了一样扑来。连发改委周围胡同的地下室也住满各地来客,“全是各省市来跑项目的”。据说这些地下室旅馆三天来客房价已从80元涨到了150元。

11月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刺激经济措施“出手要快”,因此,一个“快”字成为选择项目的重要原则。

国家发改委对各地项目的取舍原则是,要在近期以最快的时间,将钱花下去,以尽快形成实物投资量,刺激经济迅猛快速增长。

要赶12月底之前,把这1000亿元全部花出去,“按上面精神,这1000亿不仅仅是拨付下去,而是要‘花掉’,必须要在这50天内全部花出去。”一位发改委官员解释了任务的紧迫性。

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张平在11月10日的紧急会议上说,如果钱给了你这个项目,“到了明年人代会,钱还在账上,那这个项目就需要取消”。

“要保证今冬明春要见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穆虹近日在接受中央媒体采访时说。

“时间太急,我们很多项目的报告都还没有弄出来。”一位地方官员告诉记者,说话期间,他拿起电话接通本省,语气焦急地下令:“务必在今晚以前将环评和投资审批报告传到北京,再晚就报不上了。”

萝卜快了不洗泥,投资的实际效果可想而知了。反正只要把钱花出去,能把GDP的数值拉高就行,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

【专题】国际金融危机 $ 覆巢之下复有完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