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2008

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福禄祯祥12月6日文)今天上午的北京,阳光灿烂,不是特别冷,11点一刻我晃荡到了家乐福中关村店,来看看有没有人在此K议。因为今天法国总统萨科齐要与达赖会面,网上近来流传着抵制法货的帖子,官方的《环球时报》等媒体也为此做了宣传报道。意料之中也或之外,家乐福附近像往常一样风平浪静,并没有出现今年“五一”时的抗议活动。晚上回来看外电报道,也没见这方面的的消息。

“五一”时去家乐福,周围警察密布,如临大敌。而今天,只在距家乐福门口50米处发现了一辆帕萨特警车,附近也没有警察出没。很显然,今天没有情况。家乐福店里的顾客也不少,没感觉出来有什么反常。相较而言,今年4月份时的抵制活动确实效果明显,不只店外有人聚众K议,家乐福的顾客也显著减少。

这次民间的反应和官方的举动明显不相当。4月份时,因为萨科齐把西藏问题和奥运挂钩,如果北京不与达赖恢复谈判他就不出席奥运会开幕式,当时北京也只是口头抗议,但民间却反弹强烈,抗议活动从网上到网下,烽烟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家乐福店。

而这次,因为萨科齐说要与达赖会面,北京竟然把事关多边的中欧峰会都无限期推迟了。而民间的反应,则相对冷静。虽然有人在网上发动抵制法货活动,但目前来看,这种情绪并未从虚拟世界传播的现实中来。

这次民间反应如此轻微,当然与官方的有意控制有关。尽管北京做出了推迟中欧峰会的过火举动,但它显然也不希望再次出现4月份的那种大规模的抵制法货行动。毕竟在全球化的今天,抵制他国商品和服务的活动得不偿失。

4月份时,当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被记者问到对抵制法货有何看法时,她说“法国应反思”。这话不是有意煽动,至少也是在纵容民间的抵制行动。而12月4日,当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被问到同样问题时,他则说,希望中国的公众能够“冷静”、“理智”对待当前的中法关系。这显然是在给民间的反法情绪泼冷水。

此外,这次网上号召抵制的帖子都被即时删除了,对相关问题的讨论也明显受到限制。这显示官方这次不愿民众搅和进来,以免掣肘或局势失控。

同样重要的原因也在于,与西藏和达赖相比,奥运更能激起中国人的民族情绪。在无数种因素的影响下,奥运在中国人心目中不只是一场运动会,更是塑造国际“面子”的一次盛会。请柬发出去了,家里收拾好了,客人却不来,那是对死爱面子活受罪的中国人最大的羞辱。因此,当萨科齐试图借奥运向北京施压时,把奥运视为百年不遇的珍宝的中国人,觉得受到了难以忍受的侮辱,于是奋起反抗。

而西藏问题却与奥运问题有着本质的不同,至少西藏无关面子。因此,中国人在西藏问题上的反应就不如对待奥运那么情绪化。在西藏问题上可以妥协、让步,奥运一事则没有讨教还价的余地。你萨科齐来了就是朋友,不来就是敌人,就这么简单,没什么好商量的。

有些时候很难明白中国人到底要的是什么,摸不透在他们的心目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不只老外闹不明白,连中国人自己也说不清。西藏与奥运相比,到底哪个更重要?中国人或许更爱奥运吧!

而北京这次之所以对萨科齐反弹如此强烈,也不见得就是把西藏问题看得比奥运更重要,或许也另有所恨吧!(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2008/12/06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

12/7/2008 1:49:08 AM

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福禄祯祥12月6日文)法国总统萨科齐宣布与达赖见面后,北京无限期推迟了中欧峰会。前者与后者确实构成了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我认为前者并非后者的唯一原因。北京这次之所以反应如此强烈,甚至到了过激的程度,除了西藏问题外,可能还与萨科齐与达赖共同出席的活动有关。

这次活动是为了庆祝波兰前总统瓦文萨(Lech Walesa)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瓦文萨是因为反抗波兰G产党的统治有功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北京显然也对萨科齐出席这种“反G”的活动不满。

瓦文萨曾是波兰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的一名工人。从上世纪70代起,他不顾打压,多次组织领导造船厂工人罢工,反抗波兰G产党的统治。1980年,瓦文萨领导造船厂工人罢工,波兰各地群起响应,促成了团结工会的诞生。

团结工会的出现及持续的存在,影响波及全欧洲的社会主义国家,削弱各地G产党政府的统治权威和权力。统治基础被不断削弱的波兰G产党政府最终开始和团结工会所领导的反对势力进行谈判,于1989年进行了半自由的选举,在这些有限的选举中G产党候选人被彻底击败,到了8月底形成了团结工会所领导的联合政府,瓦文萨在12月当选了总统,很快波兰人民共和国便被废除,取而代之的是非社会主义的民主波兰共和国。

团结工会的成功事迹被其他欧洲社会主义国家的各种反对团体所效仿,导致东欧的社会主义政权一一垮台,并最终促使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正因为瓦文萨所主张的非暴力反抗G产党统治的模式,1983年获诺贝尔和平奖。

瓦文萨这种人,正是北京的眼中钉和肉中刺,特别是在当前,更是极度危险分子。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沿海大量出口企业倒闭,无数工人失业,各地出租车司机接二连三“休息”。北京最担心中国也出现瓦文萨这种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出席瓦文萨庆祝活动的领袖人物,除了萨科齐和达赖,还有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和以色列总统佩雷斯,除了萨科齐,其他三人都曾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

北京做出无限期推迟中欧峰会的过火反应,与其说是在抗议萨科齐与达赖会面,不如说是在抗议他出席瓦文萨的庆祝活动。与达赖会面的国家领导人多了,美国总统布什和英国首相布朗都曾和达赖会过面,但北京都只是口头抗议。这次达赖到欧洲访问,曾是比利时首相莱特姆的“座上宾”,也曾与捷克总理托波拉内克私下会面,预计还将与波兰总理图斯克会面,但北京基本上都装聋作哑,唯独对萨科齐特别不满。

瓦文萨得知北京推迟中欧峰会后说:“我警告中国不要这样做,因为你将面对全世界的对抗。”“世界不会让你选择谁当他的朋友或客人。我,瓦文萨,不同意你为我选择朋友或者请柬。”

通过这次抗议,北京显然想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让外界把注意力集中在达赖身上,不论对内还是对外都显示出其对西藏问题的强硬立场和维护国家主权的决心。当外界都把注意力放在这方面时,便也忽视了瓦文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庆祝活动本身及其意义,这次活动对北京统治地位的影响也可以降到最低。(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2008/12/06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

转载自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

法国驻华大使苏和(Hervé Ladsous)记者见面会——关于推迟中欧峰会的问题

2008年11月29日

(2008年11月28日15点,大使官邸)欢迎大家,我非常愿意与各位中国重要媒体的记者见面,谈一谈中欧峰会推迟的问题。

两天前我们从中方得知中国政府决定推迟原定于2008年12月1日在法国里昂举行的中欧领导人峰会。法方对此决定难以理解。这一决定毁掉了我们为此次峰会做出的诸多的准备工作,我们感觉非常遗憾。之前,我们和中国朋友一起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准备接待以温总理为首的中国代表团。

此次峰会推迟的原因是法国总统萨科齐计划于12月6日在波兰见达赖喇嘛。我觉得在这问题上需要澄清一下。首先有一点毫无疑问,对法国和欧盟都一贯认为西藏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原则立场从来不会改变。那么,实际上12月6日是怎么回事儿呢?那天法国总统萨科齐将去波兰参加一个欧盟会议,同一天,波兰还将举行仪式纪念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为此,25年来所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都获得邀请,而萨科齐总统出席仪式,只是出于礼宾原因。他不能拒绝和在场嘉宾会面,因此萨科齐会在活动现场见到达赖。我认为见达赖的方式有很多种,有在本国的重要场所正式会见的,也有在第三国和大家一起见的。这次达赖与萨科齐会面的时候是以宗教领袖身份出现的,而不是政治身份。如果回顾近年历史,欧洲国家领导人,除法国之外都和达赖见过面。如果把萨科齐要见达赖这件事情作为推迟中欧峰会的理由,是不是等于变相提升了达赖的政治重要性。

大家也看到欧盟曾经在布鲁塞尔发布决议,欧盟26国家都表达了对法国的支持,团结在法国周围,应对危机。我觉得如果在这个时候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小问题上,而放弃了中欧关系问题,不太妥当。中欧关系非常重要。当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金融危机问题。此次危机影响范围很大,直接关系到大家的切身利益、生活和未来。我相信大家都看到,在今年10月底举行的亚欧会议上,中国、法国、欧洲、亚洲都积极做出努力,充分为11月15日的华盛顿G20峰会准备,做出了积极努力。应该说当前我们在调整国际金融体系的方面做出了很多工作和努力,取得的成果很大程度上来自我们共同的努力。大家应该共同面对国际金融形势的问题。中国和欧盟作为两个最大的贸易伙伴应该共同努力促进增长,这是我们最紧迫的问题。我谈的问题是现在最热门的话题。此外还有气候变暖的问题,双方也共同合作,取得了不少成果,但是还需要继续努力。所以我觉得这次峰会应该是准备经济、金融、气候变化方面文件的良好机会,我认为中国和欧洲的相互需要是前所未有。我们都是负责任的国家和地区,因此要充分发挥我们的责任和作用。同时也不要忽略中法双边关系,其内涵和意义很大,明年将庆祝45周年,有很多重要问题可以合作,比如能源、公共交通等。

我也很高兴地听说,世界各地的中国驻外使馆都和当地企业界保持良好关系,为保持进出口的良好走势做出努力,其中也包括欧盟和法国。

我们对中国政府推迟峰会的决定深表遗憾,考虑到中欧峰会的重要内容,尤其是中欧战略伙伴关系及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丰富内涵,我希望能够尽快恢复峰会。
问题:

东方早报:请问您是否担心法在中的经济利益受到影响?

答:我不考虑这个问题。面对国际性金融危机,这不是玩这种游戏的时候,中国和法国一样需要维护和创造就业机会,需要维持贸易往来。中国希望包括法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继续从中国买东西,如果法国企业的在华利益受到损害,我觉得这不是正常现象。大家不要忽略,有2000家法国企业在中国,中国雇员大概30万,虽然你们会觉得并不算多,但这些企业都在中国有长期打算。中法技术合作、工业合作已经有25年的成功历史,我们对下一个25年充满期望。

新京报:中国外交部说这个问题解铃还需系铃人,您的看法?

答:萨科齐会在波兰见达赖的立场恐怕不会变。请允许我提个问题,您认为这个问题严重么?几乎所有西方领导人见过达赖。(中方记者们回答严重)

环球时报:很多中国人都认为法国促进了人权,促进了平等、博爱。但萨科齐在西藏问题上的骑墙态度让中国认为这完全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做的。您的看法?

答:对于这个问题,中国人和西方人的看法是不一样。刚才已经说过,萨科齐要见的是宗教身份的达赖,而不是政治身份的。见一个人并不意味着要和他穿一条裤子,如果每见一个人都得和他持同样的意见,那就不用见了。萨科齐对于西藏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立场不变。以后也不会变。而且认为问题应该和谐地解决,包括西藏问题。我刚才也说了,以萨科齐见达赖为由推迟峰会,等于把达赖的政治威望提高了。

环球时报:如果萨科齐见了达赖,是不是会帮助他提升政治地位?

答:那我反过来问您,布什及其它欧洲国家的领导人都见了达赖,达赖的地位是否就此提升了呢?

环球时报:中国人不希望任何领导人见达赖,以前也是不同意的。

答:我们知道。但这次以此为理由就取消了有27个国家和欧盟委员会参加的峰会,这是前所未有的。

环球时报:萨科齐见达赖一事引起中国网民的愤怒,您对此理解么?

答:我理解,而且很赞成,因为他们有地方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但这不表示我赞成他们的看法。这就是我今天见你们的原因。也许你们应该更多向欧洲和西方阐述你们对达赖的看法。西方人和中国人对他的看法不一样。

环球时报:当您看到中西看法不一样的时候,您认为应该尊重我们的看法,还是坚持你们的看法?

答:我认为所有看法都值得尊重。现在应该知道我们舆论对达赖的看法,西方和中国的看法不一致。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认为应该让外国人和外国媒体去西藏,看看那里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西方对西藏的看法可能过于理想化了。

新京报:即使以前那些国家不知道中国的态度,但是现在经过今年3、4月份发生的事情,西方和法国恐怕应该很清楚中国对西藏的立场了,这是中国的核心立场之一。萨科齐为什么会两次跌倒在同一个地方?

答:他当然知道中国对西藏的立场,就因为他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朋友,所以才希望中国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他并没有说解决西藏问题必须在国际范围内解决,他绝不干涉中国主权,认为这应该由中国在自己的范围内解决。特别是这次它是在第三国见到达赖,而且只是见面,不是会见,不应该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环球时报:对于中国人来说,达赖并不是单纯的宗教人物,他是代表西藏独立的一个符号,我希望大使理解中国人对于领土完整的敏感与关注,因为中国曾经被西方列强分裂占领,领土完整来之不易,因此中国人对此非常敏感,我们希望您能够理解。

答:我们当然会考虑你们的感受,但法国总统也要考虑内部的舆论。这对西方领导人来说也很重要。我们需要从更广泛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回顾历史,中法两国拥有45年的友好关系,这样的关系可以被当作典范,尽管其中也曾经有过波折,但总体趋势是相当不错的。我们希望今后25年、35年,中法关系依然是典范。

中国日报:明年一月起,捷克就将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在此背景下,中欧峰会会不会很快恢复?

答:我不太清楚。恐怕还需要一个过程,大家都应该就此认真思考,欧洲人很希望能够早日恢复正常的双边关系,因为双方还需要共同研究许多重要问题。

环球时报:您对中国推迟空客谈判问题的看法?

答:我对此事不知情。我所知道的是空客天津总装车间还在正常运行,2个月前温总理还参加天津工厂的投产仪式。我们愿意在中国生产最好的飞机。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萨科齐会见达赖(组图) 2008/12/07
福禄祯祥: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2008/12/06
福禄祯祥: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2008/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