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08

北大教授为季羡林秘书和校方鸣冤叫屈



图:圆桌会议现场

(福禄祯祥12月12日文)今晚北京大学法学院组织十多位专家举办了一个主题为《从“季羡林藏画被盗卖事件”看如何建构理性的公共空间》的圆桌会议,为了扩大社会影响特邀京城诸家媒体参加。我也去现场凑了热闹。

理性讨论很精彩,感性冲突更热闹。原本是一场关于季羡林藏品事件所暴露出的言论自由、媒体责任和名誉侵权等问题的纯理论探讨,并未揣测事实真相,也未评判谁是谁非。到后来,有两位北大教授站出来为杨锐和北大喊冤,张衡的代表却莽撞地要把老教授轰出去,引发众怒,为仍然真相不明的事件增添一段插曲。

在会议上发言的教授有一半来自北大法学院,季羡林藏品事件的当事人都没到场,只有张衡派来一名代表。 不过据说张衡曾悄悄去过现场,但未公开露面。

专家们平和理性的纯理论阐述结束后是自由发言,先让张衡的代表高占强发言。高占强展示了张衡写的一幅字:“实事求是,理性沟通。”他称张衡在媒体上所说的都是事实。

高占强还说:“这件事没必要最后非得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能不能双方坐下来谈。”

“事发时张衡就给北大的校领导和校领导的秘书发电子邮件、发信,一直没有回音,以致酿成了现在这样的浩浩荡荡的大声势。”

“张衡并不是没有诚意来谈这件事情,而北大却没有一个很诚恳的态度,一直想方设法在BBS上辟谣。”

“这是一个需要查清事实真相再做评价的问题。在最后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在这里说多了话被媒体报道了,会不会影响到对张衡的名誉侵权?”

后来,本来是站在后面旁听的两位北大教授站出来为季羡林的秘书杨锐和北大喊冤。

为杨锐喊冤的是北大外国语学院的女教授段晴,她自称是季羡林的学生,她对季的秘书杨锐大加赞扬,称赞杨对季照顾很好,并为此向杨表示感谢。

为北大喊冤的是北大哲学系的系主任赵敦华教授。据段教授私下里说,赵教授参与了北大组织的季羡林藏品事件调查组。赵的一些说法也确实和北大之前的官方表态差不多,只说季先生以前捐赠给北大的藏品,依照捐献时登记的目录核实后,一件不少。

针对张衡手里的字画,赵教授说,公安局的文保处已经调查了,那些画的来源是假的。因为季羡林的藏品根本没有丢失,又怎么能用世间不存在的东西和他对证呢?

赵教授质疑,把画送给拍卖行的关键证人,今年5月因肝癌去世。而张衡是早就买到这些字画的,为何非要等到现在死无对证了才拿出来说事。

赵教授正在发言时,自称是律师的高占强突然情绪激动,冲着年近花甲的赵教授大吼:“把他轰出去!”他认为赵教授的说法不公,是在替北大说话。

赵教授闻听也火冒三丈,两人爆发短暂言语冲突。

在场的众多北大学生也被高占强的莽撞言行激怒,群起斥责他“太过分了”,侵犯了赵教授的言论自由。遭众人谴责后他不再吭声,接受会议主持人的严词批评。

随后赵教授继续发言,他说,“我不是为北大讲话,我平时对北大的一些做法也持批评态度,但这件事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因为我们是一个北大教师,我们北大的声誉为什么无缘无故遭到人家这么糟蹋?”

“有人说,北大不讲人性了,把他们父子隔绝13年。这一点北大为什么讲不清楚?因为有些话北大讲出来是要负责任的,讲出来对季老的身体健康有弊。不像媒体,媒体是不负责任的。”

“刚才有记者说媒体不是公安局,我也要说,媒体不是法院,媒体有什么权力缺席审判!”(学生鼓掌欢呼)

“包括举报人,包括在媒体上发布消息的人,已经是严重的侵权了,已经是对人格权的一种侵犯了。你可以说这事,但你不能指名道姓地说某某人就是嫌疑人了。那么大的一个案件,那么严重的一件事情,已经报了案,为何不等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为什么擅自向新闻媒体宣布某某人是嫌疑人?媒体没有掌握任何的证据,就把这些话发布了。”赵教授说。(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专家们的精彩发言和我的看法另文详述。)

12/13/2008 2:22:06 AM

fulue.com又被我激活了

试了多次,总算又找到一条活路。

这是fulue.com上线半年来第二次被封。

上次被封是在10月28日,而这次是在12月10日——人权日。

虽然又一次被激活了,但估计也不会长久,但暂时就先这么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