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2008

昨夜圆月初升 - 中冬大满月(图)



2008年12月12日, 17:09:46

(福禄祯祥12月13日文)昨日黄昏刚过5点,华灯初上,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行走。一抬头,喧闹的街道上空挂着一轮初升的圆月,饱满、圆润、皎洁。月上电杆头虽不如月上柳梢头有情调,但视觉效果还不错。随手收进相机。



2008年12月12日, 21:56:56

昨晚将近十点时,再抬头仰望天空,月亮外围出现了一个光环,月晕。当时刚好漫天云彩,虽然拍成照片视觉效果怪异,但当时整个天空看起来蔚为壮观,沐浴在明亮的月光中的感觉格外美妙。只是天太冷了,只能匆匆一瞥。

不曾想,我竟然无意中观赏到了难得一见的“中冬大满月”。

“人生几见月当头!”

据报道,今天凌晨0时37分,月球、地球和太阳终于排列成一条直线,出现了一年中最圆、最亮的月亮。清晨6时,月球距离地球只有356566公里,是全年中离地球最近的瞬间。

台北市立天文馆表示,上一次发生大满月在1993年3月8日,下次得等到2016年11月14日。今年最小的满月出现在5月20日。

台北市立天文馆馆长邱国光表示,民众抬头看月亮时,之所以会觉得有时看起来很大,有时看起来小,主要是因月球绕地球公转轨道为椭圆形,当轨道接近地球时,受到视觉落差的关系,月亮看起来就比较大;反之就会比较小。

刚刚才知道昨日是农历十一月十五。农历八月十五是中秋,农历十一月十五,就是“中冬”了。所以出现在农历十一月的满月,又叫“中冬月”。广东天文学会的专家认为:中冬月比中秋月明亮,原因是中冬月是天顶月,月光垂直射向北半球地区。在我国北纬27度附近的地区,在月上中天时,还可观赏到“头上有明月,脚下无暗影”的特殊景象。正所谓“人生几见月当头!”。

根据美国国家航空与航天管理局的观测,13日的满月比今年其他月份的满月明显大了14%,亮度增加了30%。

英国皇家天文台的马雷克-库库瓦博士说,月亮刚刚升起和落下的时候看起来是最大的,但实际上是人的心理错觉造成的,这种现象就叫做“月球幻象”。

今晚天空分外明净,也是皓月当空。(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下面是中外媒体拍摄的大满月。



13日凌晨的大满月,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摄



12日22时,北京夜空中的明月出现一圈橙色月晕,该现象在云层映衬在月亮周围时出现。中新社发 廖攀 摄



12日,圆月升上了墨西哥城的独立天使纪念碑。路透社摄。The moon rises over the Angel Independence Monument in Mexico City, December 12, 2008.Reuters Pictures

12/13/2008 10:32:34 PM
12/14/2008 9:55:09 AM

法国驻华大使:愤怒不能作为一项政策

转载自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

法国驻华大使中国记者见面会(2008年12月11日)

2008年12月12日

2008年12月11日,法国驻华大使苏和阁下会见了部分中国媒体记者。

欢迎大家,感谢大家来到这里。

这是一个与各位记者交流的机会,也是聆听大家声音的好机会。大家肯定都注意到了,最近的新闻里,中法关系又成为热门话题。有很多关于中法关系的文章、评论和报道,所以现在是对此加以总结的好机会。

我今天的主要目的不是重新回到西藏问题上,而是希望大家能够把眼光放远,心平气和地看待当前的问题。我们不能不感觉到媒体在此问题上的震荡程度,以至于我自问这些报道是否完全反映实际情况。而且说实话,我尤其对有些媒体对萨科齐总统的攻击感到惊讶,感到不高兴。我认为对一个外国领导人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这么直接、激烈的人身批评不是很合适。我们可以对领导人的做法提出异议,但是那么直接、激烈的批评并不恰当。我想假如有人如此言词激烈地对胡主席或其他中国高层领导人进行批评,中国人肯定不接受。我们可以对别人的政策持不同意见,但应该通过交流来解决问题。

首先从政治上说,我必须很明确地强调一点,法国从来没想过要冒犯中国,损害中国的利益或者打破友好的双边关系。需要进一步明确的是,法国一个中国的立场一直没变,以后也不会改变。45年来,法国始终承认只有一个中国,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立场我们从来没有妥协过,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和做过任何违反西藏是属于中国这一信条的事情,我们从来不承认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也从来不承认达赖喇嘛是政治领袖,他只是一个精神领袖、宗教领袖、一个曾经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在那年,当中国的其它一些伙伴国家向台湾出售武器和潜艇时,法国从来没有想做任何事情,违反包括台湾和西藏在内的中国领土完整的原则。

萨科齐总统见达赖之后引起的媒体和政治反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我们可以理解中方对此会见的反应,但同时我也想问一下这种反应是否有些过激。首先我认为愤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愤怒不能作为一项政策。

我认为这个问题需要从大背景出发,从两个层面进行考虑:既中法双边关系和中欧关系。

从中法关系层面上讲,一个多月后,我们就将迎来双边关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中法建交45周年。这是戴高乐将军和毛泽东主席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友好基础上共同做出的历史性决定。45年来,中法两国建立了堪称典范的友好关系。当然这种关系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就像一对夫妇,有时非常相爱,有时也会出现问题。但我们一直努力解决问题。中法建交45周年庆典是中方在亚欧会议期间向法方提出的,希望通过一系列重大的、有意义的活动来庆祝这一个重要时刻。

多年来,中法双方之间建立了互信互利的政治合作伙伴关系、双赢的经贸关系以及典范性的文化合作关系。我说这个的意思并不是表示要回避目前遇到的问题,而是应该以长远的目光,认真解决问题。中法双方曾经为这样的良好关系付出了很大努力,为国际社会和全人类都带来了好处,我觉得我们应该往好的方向努力,不发生并不存在的问题。

比如说在经济上,我很明显地感到中法双方都希望维护这方面的交流,这很重要。最近,我的同事、中国驻法国大使孔泉先生在巴黎同法国大企业见面时呼吁他们继续从中国进口大量产品。我也要借此机会向你们传达这一信息,希望法国企业的中国合作伙伴继续从法国进口商品,进一步深化双边合作。在世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设置人为障碍是非常遗憾和严重的,比如呼吁抵制,会大大影响双边的经济贸易关系,影响许多重要项目的合作与进展。

我看到有个别人曾经呼吁抵制法国货和法国企业,但我欣慰地看到他们的呼吁并没有获得响应。我认为这很好,因为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我还注意到目前在华法国企业中约有30万中国雇员,这是非常值得珍惜和保护的。

另外,值得珍惜和保护的还有中欧关系,这是当今国际社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关系。我在有的媒体上看到了一些让我深感吃惊的观点。比如说中欧关系的恶化将导致中美关系更密切,甚至会导致G2(中美两国集团)的产生,甚至还有人说中美关系会变成国际关系中的主导关系。我不得不认为这个看法与中国多年以来积极奉行的多极化主张背道而驰。欧盟也在世界的多极化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欧盟还不很成熟,尚在发展与完善当中,只有短短五十年历史,但它多年来同样在国际关系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我想问问大家,你们认为有没有可能仅依靠两条腿就能稳固平衡站立的桌子或者椅子呢?我想应该没有吧,所以我们至少需要第三条腿,甚至第四条腿。在有关国际社会方面,中欧有很多需要共同合作的地方,比如重大外交问题、危机问题,横向危机问题,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问题、地区危机问题等很多需要共同处理的重要议题。此外还有国际金融危机,中欧双方已经在北京的亚欧峰会上在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而且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此外还有世界经济衰退问题,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另外还有气候变化问题和环境问题。在所有这些问题上,我们不能搞口头经济,而应该共同工作。

得知中国决定推迟应该在上周举行的第11届中欧首脑会议,我们感到非常遗憾,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中国非常重视继续深化中欧关系。因此我非常希望中欧关系能够早日恢复正常。如果有人认为几周前或几个月前的问题导致欧盟内部出现了分裂,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我们两国应该心平气和地共同努力,重新走到一起来解决问题。应该想方设法继续加深我们之间的对话。如果在对话中遇到不好解决、无法百分之百达成一致的复杂问题,我们暂时将其搁置一段时间后再继续谈,集中先谈双方能达成一致的问题。这是我所希望的前景。

问题:

问:请问当前中法两国的不太和睦的气氛会不会影响到200亿欧元的合同?如果有影响的话,哪些合同首当其冲?您是否对此有所担忧?

答:我想用两个问题来回答您的问题。首先,请问您是否认为中国政府会食言,会不遵守承诺?第二,您是否认为中国政府会放弃对未来有深远意义的、历史悠久的、对双方都有益的可持续合作伙伴关系?

我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核电。中法两国在核电领域的合作已经有25年的历史,我们去年刚对未来25年、30年乃至50年的合作进行了展望,我们同中国的合作项目中包含若干最先进的技术,因为这涉及第三代核反应堆技术,法国是唯一具备进行工业化生产技术的国家,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中国生产没有温室效应气体的清洁电。

第二个是航空领域,法国的空中客车已在中国上空飞行20年。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出于信任,在中国建立最先进的飞机制造厂的不是波音,而是空客。非常感谢您提出的问题,在此之前我自己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的合作态度。双方都在合作中获得利益,应该长期维护这样的合作。

问:请问其它欧盟成员如何看待中欧峰会被推迟的问题?有没有责怪法国或者萨科齐?

答:中国政府宣布推迟会议的当天,欧盟27国就通过一项联合声明表达其团结精神。这样的成果也不奇怪,因为几乎所有欧盟领导人都曾在不同的场合见过达赖。欧盟之所以团结也是为了加深中欧关系。

问:今年4月底在中国多个城市的家乐福外面都有人示威、抵制,现在网上又有类似宣传,您是否担心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答:我想说的是这样的抵制不具有建设性意义。我可以理解中国人的不高兴、不满。但家乐福拥有5万中国员工,商品几乎都是中国的,抵制家乐福实际上打击的是中国人自己的利益。当然,每个人都有行动自主权,都可以表达不满,但是应该考虑综合效果。

问:我们知道何亚非副部长前些天召见了您,请问能否知道你们都说了什么?现在中方表示责任完全在法方。

答:不应该由我向您转达何亚非副部长究竟说了什么,不过中方已经公布了他的意见,我可以说的就是我说了什么:概括来讲就是,我不能理解中国政府的反应,同时对此感到遗憾,特别是考虑到中法关系中的诸多重大问题。

问:事情发生之前大家一直在筹备建交45周年庆典的事情,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筹备工作是否受到了影响?还会继续吗?

答:我们当然继续筹备工作。45年前,也就是1964年1月27日,戴高乐将军承认中国,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我们无法改变日历。我们将继续考虑筹备工作。庆祝活动并不只是一天,而将持续一段时间,也许是整个2009年。如果大家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我洗耳恭听。

问:总之,筹备工作并没有受到影响?

答:法国方面没有受到影响。

问:法国希望双方能够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我们也看到中法两国都通过外交部发言人表达了对对方的期待,但是似乎没有对话。请问两国领导人会不会在某种场合下会面?或者像今年3、4月份一样互相派遣特使?

答:我们还在思考阶段,并会预先进行磋商。究竟是什么样的决定我还没法说,但是我想说的是所有决定必须建立在双方都愿意的基础上,本着相互尊重的原则。我们正在很努力地工作,积极考虑问题。

问:请问45周年庆祝活动是法国单独举行还是和中国合作?45周年庆典是否也是解决这一分歧的契机?中国说责任完全在法方,请问法国是否希望中国做什么?有些什么表示?

答:首先我要再次重申,庆祝45周年的想法是亚欧会议期间两国最高领导人会晤的时候中方建议的。我们当然积极响应这一建议,并坚信这一活动不仅仅局限于一种仪式,而是充分展示中法两国间深厚的友谊和战略伙伴关系。

关于中欧首脑会议被推迟的问题,中方认为原因在法国,但法国对此仍有分歧,不过最重要的是共同展望未来。我再次认为表达不满、发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可以理解的,但并不能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双方共同努力,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找到途径,继续往前走。

问:假如胡锦涛主席一方面大谈中法友好,另一方面会见科西嘉独立分子,您什么感受?

答:我认为这样的会见没有问题。刚才我说了萨科齐会见的达赖并不是政治领袖,他并不要求西藏独立,只是一个精神领袖。没有人可以做到不让中国领导人见他想见的人。我们不会反对胡锦涛主席阁下会见一些独立分子,比如科西嘉的,布列塔尼的或者巴斯克人。如果把问题看得太重,是不是相当于提升了问题的重要性,反而提高了达赖喇嘛的政治分量和作用,而他并不具有这样的作用?刚才我也清楚地说过,我们始终如一地反对任何分裂西藏的思想,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问:刚才说萨科齐会见达赖不会影响中法关系,但实际上双边关系已经受到了影响。有传闻说萨科齐希望利用明年4月在伦敦举行的第二次G20峰会的机会,改善中法关系,请问这是否是萨科齐自己的想法?

答:国际事务给各国领导人提供了很多见面机会。除了你说的4月的峰会外,还有很多其它会晤机会。我们的目标是超越这一众所周知的问题带来的误会,恢复对话,在相互尊重的原则下恢复心平气和。我们同中国一样注重国际关系中的和谐。

问:法方刚才说关于中国认为责任全部在法方的说法,法国有分歧。请问是法国指不同意着一看法,还是法国内部对此存在分歧?

答: 法国不同意这一看法。

问:那么根据中方报道, 何亚非说萨科齐会见达赖的时候现场还有欧盟的旗帜,但这次会见并不是欧盟的意志,您对此有何解释?

答:当欧盟轮值主席正式会见某国领导人或重要来宾的时候,轮值国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都应该在场,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与达赖的会面并不是正式会见。而且萨科齐习惯将法国国旗和欧盟国旗一起摆放。其实如果你们去我的办公室看看,也是这样的。

问:那就是说摆放欧盟旗帜只是习惯而已?

答:是的。我也要再强调一下,这并不是一次正式会见,现场当然没有西藏的旗子。

问:请问45周年的庆祝活动将有什么安排?

答:我们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和中方一起考虑。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法国驻中美英加等国使馆网站瘫痪
福禄祯祥:中国多数网民不支持抵制法货
萨科齐会见达赖(组图)
福禄祯祥:与西藏相比中国人更爱奥运
福禄祯祥:北京对萨科齐恼羞成怒或不只因达赖
法国驻华大使:西方人和中国人对达赖的看法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