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08

[转载]明报专题:言论空间挤压中扩大

言论空间挤压中扩大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30年改革跌宕起伏,在强势的官方话语外,呼吁、反思、抨击甚或反对改革的声音交锋不断,从姓「资」姓「社」之争,到市场经济优劣之辩,再到历任掌舵者功过之论,左派、右派、激进派都试图取得广大民意支持,进而影响改革走向。

尽管官方对民间组织、刊物多有限制与整饬,但独立言论总能找到释放的渠道。《读书》杂志、《炎黄春秋》、乌有之乡等民间话语集散地不断发展,见证中国社会难以逆转的开放进程。

明报特约记者 锺健

~~~

杜导正:呼吁改革 舆论放宽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炎黄春秋》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而是中G民主治国政治理念大变化下的产物。」正值改革开放30年之际,《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近日对本报记者回忆了17年来的办刊艰难历程,并作出上述表示。

陋室内发表具影响力文章

1991年,时任中顾委常委的萧克将军参与发起了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并于当年4月借《中华英烈》的刊号创办了《炎黄春秋》。17年来,这本月刊屡屡因「说真话」而引发社会思想大冲撞的文章,被誉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中国新闻出版领域的奇迹。

然而创刊之初,杂志社资金捉襟见肘。「我从没要过政府一文钱、一间房、也没有任何正式编制。」杜导正回忆道,「没有办公设备,就从总参的朋友那里『化缘』来了4张旧桌子、2个旧板凳,桌子上还糊厚厚的文革大字报。就连当年萧克将军来视察时,我们还是临时下楼买了二茶叶。」

就是在这样一个简陋的编辑部里,《炎黄春秋》发表了一系列极具影响力的文章,讲述胡耀邦的过去,为陈独秀、张闻天「平反」,既不讳言现行制度的不完善和不成熟,为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政治民主大声疾呼,亦为中南海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扫除障碍。

高薪靓屋难诱员工跳槽

至今,《炎黄春秋》编辑部已有13名工作人员,但薪酬却远不如同行。北京某著名大学曾力邀总编辑吴思跳槽,许以20万元人民币的一笔过补贴、120平方米的住宅,以及每月8000元的高薪;但吴思仍愿意拿2200元的月薪在《炎黄春秋》「为理想而奋斗」。杜导正直言:「《炎黄春秋》是一片净土」。

《炎黄春秋》的「秉笔直书」也得罪了一些人。仅在去年发表谢韬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供社会探讨性文章后,不仅在思想界和政界引起轩然大波,传统教条左派也为之举行了至少6次批判会,然而《炎黄春秋》依旧安然无事。

「总的来说,还是因为中共治党治国理念的积极转变,有了一个更宽松的舆论环境。若是在以前,我们这十几个人恐怕都要关牢里了。」《炎黄春秋》现有8.4万份发行量,在国内外影响重大,其读者群和作者队伍较特殊,用杜导正的话说,「我们的顾问、编委和作者,网罗了D中央和国务院原来的大部分部长」。

坚守「五不碰」原则

据杜导正得到的非正式消息,「中N海对《炎黄春秋》嘴上不说,但心里是满意的。」但杜导正也有「五不碰」:多D制、军队国家化、「六4」、FL功、现任和上一任中G领导人。


杜导正对《炎黄春秋》还有更美好的愿景,「如果给我更好的政策,我一要办繁体字的海外版,二要改版成半月刊,三是办书店,四是做出版社,五是办大学。」然而,据传由于9月号关于赵Z阳的一篇文章引起某退休元老不满,《炎黄春秋》收到了来自官方的非正式劝告,以年龄过大为由劝他退休。但杜导正郑重表示,个人绝对没有退出杂志社的意向。

~~~

李大同:新闻空间有时更严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2006年初《中国青年报》辖下《冰点》停刊事件,将李大同推向海内外舆论的风口浪尖,《冰点》复刊后,他被免去主编职务,调往该报新闻研究所「养老」。这名亲身经历中国新闻30年风云变化的资深编辑表示,1978年来中国新闻管理体制未有改变,但随记者不懈争取、政府承受度的提高乃至互联网的普及,中国新闻报道的空间正被「一寸一寸地挤大」。

「罩在杯口的汽球」

李大同用「罩在杯口的气球」比喻中国新闻30年历程,其间罩在记者头上的新闻管理体制没有改变,有时甚至更加严苛。但来自记者、民以至国际社会的动力源源不断,使得气球体积被撑得愈来愈大,记者实际能够报道的东西在增多。「中国媒体在报道的深度和广度上有了里程碑式进展。今天大家认为寻常的东西,比如对灾难事件的报道,以及对国家政策的质疑,在上世纪80年代都是不可想象的。」

「过去飞机失事不让报,现在死了数万人的自然灾难照报不误,这也是一个进步,说明政府在提高对负面报道与质疑声音的容忍域值。」

李大同认为,是互联网的普及助了记者一臂之力。「比如山西娄烦矿难瞒报事件,戳破真相的记者写了文章无法公开发表,但幸好还有互联网,在博客上将事件真相公布于,操纵瞒报的地方政府没有想到为高层采集信息的人还会采集博客信息,最终使得瞒报黑幕大白天下。」

互联网助拓新闻空间

90年代中期以来,城市报在中国新闻界兴起,打破了原有D报「一统天下」格局。李大同指出,经过十多年发展,中国城市报的影响随发行量的增多与日俱增,而且其中一些报纸开始从纯粹的消遣、服务定位向主流媒体的责任担当演化,这股「边缘媒体主流化」趋势为未来中国新闻自由打下了重要基础。他直言,过往由D报掌握的新闻垄断权已被打破。

「打破的基础是互联网。原来各家地方报纸登了新闻后别人根本不知道,但现在只要它有足够的新闻价值,第二天就会成为网站头条新闻,被全民知晓,而且很多时候不只中国媒体、国际媒体都在跟进,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变化。」

~~~

乌有之乡:左派大本营 倡设「毛泽东日」

2008年12月17日

【明报专讯】「乌有之乡」书店位于北京中关村一座较为僻静的大厦里,但每逢周末这里便热闹起来,一般会有上百人在这里听讲座、购书、谈论国是。参与者大多是附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师生,还有公司职员、退休工人等,也有中央D校等官方机构人士。

尽管没有门面招牌,这个集网站、书店、论坛于一体的民间机构仍每天吸引6万多名网民访问,注册读者两万余人,被坊间视为「当代中国左派知识分子大本营」。

书店禁止「诬蔑毛主席」者进入

与许多不显立场的传媒机构不同,乌有之乡自创办起便旗帜鲜明,「公平扩大内需,正义创造财富,平等激发活力,自由享受激情」的宣言被置于网站主页显著位置。讲座则有「两不请」之说:新自由主义者不请,诬蔑毛主席者不请。

2003年9月6日,乌有之乡成立当天举办了「真实世界人文书目讨论会」,该书社的核心支持者悉数亮相,其中有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左大培、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杨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力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研究员韩德强等,以及《读书》杂志两名执行主编汪晖、黄平。

肯定、崇敬毛泽东是乌有之乡作者和读者的普遍立场。书店设有毛泽东著作专柜,出售有毛泽东头像的挂历,偶尔有佩戴红色胸章者出入讲座会议室。2004年,乌有之乡网站曾与「毛泽东旗帜网」联合向全国人大建议设立「毛泽东日」,并为此发起了签名征集活动。

乌有之乡网曾关闭三个月

乌有之乡书社经理范景刚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否认这里是「左派大本营」,「我们主要是对主流的社会科学进行反思,批判新自由主义和反毛思潮,可以用『泛左翼』和『非主流』这两个概念来定位。」

「主流话语的压力一直很大,改革开放似乎是神圣不可冒犯的,有人甚至说『反改革就是反革命』。」范景刚透露,乌有之乡网站曾于2005年被迫关停3个月。当年,宁夏农民工王斌余讨薪不遂连杀4人。乌有之乡发起签名活动,呼吁「刀下留人」,但因此被上级奉命整顿。

从2004年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郎、顾之争」,到2006年物权法草案争议,再到今年的土地私有化论战,乌有之乡的讲座和网站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被右翼人士称为民粹主义基地。范景刚强调,「乌有之乡本身也有一定的包容性,书店虽以泛左翼著作为主,但也有一些自由主义的经典书籍。」

自由派指是民粹主义基地

前不久,乌有之乡与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共同举办了「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学术研讨会」,与会者提出了正视当前阶级斗争、在经济危机背景下清算新自由主义思潮、借鉴毛泽东组织思想等观点,集中发出泛左翼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