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2009

外媒:人肉搜索引擎?牛!

中国网民在线瞄准

《今日美国报》网站1月8日文章 作者卡勒姆·麦克劳德

警觉的网民注意到南京市江宁区房管局局长周久耕的新闻图片,发帖热议其价值15万美元的瑞士手表和22美元一包的香烟。两周后,周久耕被解职。据报道,他的“奢侈生活”明显超出了其工资的承受能力,因此受到调查。这件事说明,中国网民可以将他们认为做了错事的人的信息放到网上让大家对其骚扰,从而展开围攻。

这种现象在中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名称——“人肉搜索”,意指在网上对人进行追查和曝光。单位网的创办人金玉米说:“(去年)人肉搜索的频率和类型确实急剧增加,有的曝光了行为不端的青少年和贪官,有的出于民族主义情绪捉拿与西藏骚乱有关的人。”

他表示:“这种搜索能揭露贪污腐败和公司违法行为以及在一个开放社会中理应引起关注的问题,但它从本质上讲是侵犯他人隐私的炒作。”

中国网民超过2.5亿人,居世界第一,这种“人肉搜索”提供了某种草根民主。中国政府本周开始为期一个月的行动,要求删除国内各网站的低俗和色情内容。但人肉搜索的力量似乎得到认司。

中国官方媒体不久前转发了网民列出的2008年被互联网拉下马的九大贪官名单。

猫扑网的典型人肉搜索包括追查广州公共汽车上一名靓女和长沙火车站一名据称赖账不找钱的摊主的身份。上月,湖南衡阳的6名官员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大会上睡觉一事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随后他们被解职。

也有的搜索很快变得离谱。上月,盛世长城国际广告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前员工王菲在状告某人肉搜索引擎的网络侵权第一案中胜诉。他的妻子在得知他有婚外情之后自杀,记录其内心痛苦的日记被放到网上,此后他不断受到骚扰和死亡威胁。王菲打赢了官司,获赔1400美元。他的律师张雁峰称,这一判决结果伸张了正义。张律师表示,法院的判决可能会迫使互联网服务商“更加重视其用户的不恰当言论”。他说:“你不能侵犯他人的隐私权和名誉权。”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刘仁文认为有必要制订新的法规。他说:“在任何一个国家,隐私保护力度都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发展水平,但在中国,互联网道德规范尚有待建立。”

来源:《参考消息》 2009-1-13 美报文章:中国互联网“人肉搜索”亟待规范

中国网络义务警察将又一名官员拉下马

英国《每日民讯报》网站12月30日报道

随着有关部门对博客和论坛抱以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国的网民在仅仅一个月里取得了对腐败的第3次胜利。

在戴着价值7000多英镑(一英镑约合9.98元人民币)江诗丹顿手表的照片出现在互联网上仅数天之后,南京房地产机构的负责人周久耕就被解职了。

愤怒的网民还斥责周吸的香烟可能要15英镑一包,并且尽管他作为一名共产党官员只领取普通的工资,但据说他开着一辆凯迪拉克。

南京地方政府说周久耕因为“使用公款购买高档香烟”以及擅自对媒体发表有关该市房地产市场的言论而被解职了。

在过去一个月里,中国的网络义务警察已经捕获了一系列违法乱纪官员,这些网民被称为“人肉搜索引擎”。

2008年11月,深圳海事局党委书记在一段有关他的视频出现在互联网上之后被解职。林嘉祥试图凌辱一名女孩,而她最后摆脱了他。

当女孩的家人控诉他的时候,他吹嘘自己的高级别能够让他免受处罚。

然而互联网用户追踪到了他,而这场风波导致了他的解职。

几周之后,东部城市温州的23名官员受到了处罚,此前他们前往拉斯韦加斯的一组挥霍的旅行开支被公布到了互联网上。

老问题,新主题:中国对行贿受贿的警告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网站12月30日报道 (记者 马克•麦克唐纳)

这是新中国的传统之一:共产党在新年来临之际对腐败问题发出老派的严厉警告。

本周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发布年度通告,提醒党政官员注意行贿受贿和渎职等问题。今年的警告主要强调非法商业交易,与此同时,国有新闻媒体也在不遗余力地报道政府公职人员因腐败问题而坠入犯罪深渊的故事。这很难说是一个巧合。

抽高级烟是周久耕下台的导火索。

周久耕是南京市江宇区房产管理局局长。有人发现周久耕抽的烟价值150元一包——对一位中层官员来说,这当然是极度奢侈的。

据媒体报道,网友对周久耕进行“人肉搜索”,在网上公布周久耕抽高级烟的照片。因涉嫌挪用公款追求奢侈生活方式,当局决定免去周久耕房产管理局局长的职务。

12月29日媒体报道说,南京一家企业去年春节向大大小小40名政府官员送礼,社品清单价值21000美元,目前涉案官员正在接受调查。

南京一家报纸说,丑闻曝光是因为这家公司破产了,供货商上门讨债冲进玩具厂厂长办公室,结果意外在抽屉里发现企业向政府官员送礼的清单。据报道,这家企来送出的礼品包括现金、购物卡和名牌服装。

每年的新年通报似乎都强调不同的主题。2005年是警告官员不要出国赌博,2006年是不要以婚葬礼品的形式收受贿赂,去年是禁止公款旅游。

此前,官方还宣布2007年11月至2008年11月期间,共有15.1万名官员因腐败和贿赂案件受到处分。中央纪委副书记干以胜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些受到处分的官员中,县处级以上干部为4960人。

来源:《参考消息》 外报述评:中国网民为反腐败作贡献 2009-1-3


人肉搜索引擎?牛!

英国《卫报》11月2日文章 Alice Xin Liu

译言有完整翻译,只是读起来不太顺溜。

中国目前大约有2.53亿网民,是全球网民最多的国家,其中70%年龄不足30岁。尽管网民人数仅占中国人口总数的19%,但西方新闻工作者、学者,甚至外国公关公司都很关注中国的互联网论坛,从中寻找对从时政到股市到企业并购的所有事件的评论和反应。

但网民对这些事件究竟了解多少?他们真的拥有真知灼见吗?中国年轻人有条件上网,并不意味着他们接受了对事件进行重要判断和评估的足够信息。目前存在这样一种危险:中国论坛上的评论被当成了人们独立自由思考的结果。实际上,情况刚好相反,中国的网民极易被诱导。

例如,中国著名博主王小峰极不鼓励访客在他的博客上写评论。也许王小峰不想让他的博客太混乱,但他很清楚,访客一般也没有什么太有意思的话说。中国互联网上的评论常常要么一个词,要么非常简短,很少有能启发人们思维的,经常是“顶”,或是“牛”。

为了更好地阐述这一无知状态,也许可以看一看最近在中国出现的一个奇特现象:“人肉搜索引擎”。这指的是那些追踪网上人物的真实情况,然后用言语对他们进行侮辱,并公开其私人信息的网络行为。

2007年,在得知丈夫有了外遇后,北京女子姜岩跳楼自杀,并留下了自己的博客。她的博客在网上很快被流传开来。一名亲属为了替姜岩“鸣冤”,成立了一个名叫“北飞的候鸟”的网站。在阅读了这一网站的转帖后,许多网民对其丈夫口诛笔伐。接着他们找出了姜岩丈夫的家庭住址等私人信息,并对其进行骚扰。后来,姜岩的丈夫对转载了姜岩博客的几个网站提起法律诉讼。

这种暴民效应在中国的网络上一再出现,它显示出网民们是何等容易被诱导,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目标。

幸运的是,迄今为止人肉搜索引擎尚未造成真正严重的伤害。但参与者的愚昧是不能被忽视和原谅的。

中文博客的作者常常消息更灵通,所以它们的言论往往更具可读性。但有很多人不能明智地进行评论。在中国,意见很容易走向极端和恶语伤人。在大量似乎一样的意见中,也可以找到许多独立的、经过深思熟虑的观点。外国观察家的问题在于,这些意见往往是用中文写的,必须经过翻译才能看懂,但付出这种努力还是值得的。

来源:《参考消息》 英报文章:“人肉搜索”凸显中国网民易被诱导 2008-11-4


中国的义务警察在网上搜寻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6月25日报道 (记者 汉娜·弗莱彻)

上个月,21岁的高女士坐在摄像头前,她脑子想着更重要的事情。中国西南发生造成数万人死亡的地震后,3天的全国哀悼目影响了她玩游戏,她感到心烦并录制了5分钟的视频,用尖酸刻薄的言语进行了发泄,随后把视频放到了网上。

数小时内,她成为人肉搜索引擎的最新目标,中国的网民成为了网上义务警察。利用网络背后的巨大人力,高女士生活的每个细节,从她在中国辽宁省的家庭和工作地址,到她父母离婚的事实,都被挖出来公布在数百个论坛和聊天室中。

华裔美国作家埃伯莱因·许(音)说:“中国的巨大人口使得动员大量网民参与这种搜索非常容易,特别是考虑到中国有很多聪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大材小用了。”她说,按照中文字面翻译的“人肉搜索引擎”一词最早出现在2001年。

中国目前有2.1亿网民,这是一个力量巨大的群体。它很快被用来作为惩罚婚外恋、家庭暴力和道德犯罪的工具。在2006年一个臭名昭著的案件中,一个女子将她用锥形鞋跟将小猫踩死的视频放到网上。中国网民震怒,数百名业余侦探查出视频来源。直到她在当地政府网站上道歉而且失业后,他们才停止攻击。

埃伯莱因说,“正义是儒家传统的五德之一。借助互联网的便利,在法律不起作用的时候,富有正义感的人们决定自己采取行动”。

但是2008年人肉搜索引擎有了新角色。西藏出现骚乱,奥运火炬受激烈的国际抗议活动的破坏,网民愈发受强大的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大潮的影响。

在4月,美国杜克大学的中国学生格雷丝·王在校园守夜时在同学背上书写“解放西藏”的照片被放到网上。后来这张照片上被印上了“祖国叛徒”的字样。王女士的中文全名、在中国的身份证号码还有在美国的详细联系方式,也都被找出来并公布在网上。

来源:《参考消息》英报报道:"人肉搜索"成了"义务警察"? 2008-6-2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