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2009

未来的三大帝国

新美国基金会主席康纳认为,世界正迈向一个长期的冲突阶段,但并非国家或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帝国之间的冲突,尤以美国、欧洲和中国三大帝国的冲突为主

作者:胡利奥·塞萨尔·莫雷诺

阿根廷《民族报》

4月9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20国集团峰会和北约峰会,以及欧洲之行的圆满成功似乎巩固了美国在世界的地位,但仍未能消除这样一个疑问:在刚刚开始的21世纪,还将是惟一的超级大国主宰世界吗?还是在美国仍然是世界强国的同时,中国、欧洲、印度和其他新兴国家将同美国平起平坐,形成一个多极化的世界格局?

严重的国际经济和金融危机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受到重创,使美国将在长期内保持霸权地位的说法遭到质疑,尽管我们所说的“新秩序”尚未呈现出明确的势头。

美国和欧洲的学术界深受这一疑问困扰。在上世纪90年代初,柏林墙倒塌之后不久,美国学者福山出版了著名的《历史的终结》一书,预言资本主义和自由民主制度终将胜利,,世界将因为缺乏冲突而经历数十年的“无聊”期。不久以后,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问世,书中预见了截然不同的前景:世界将成为文明之间而非国家之间激烈冲突的大舞台,其中宗教因素将扮演重要角色。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和西方国家与穆斯林世界之间的冲突似乎为第二种理论提供了依据。

如今又有一位印度裔美国学者提出,一个新观点。曾任奥巴马竞选顾问、现任新美国基金会主席的帕拉格·康纳在他的新书《三个帝国》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世界正迈向一个长期的冲突阶段,但并非国家或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帝国之间的冲突,尤以美国、欧洲和中国三大帝国的冲突为主。康纳指出,未来世界将不再由种族和宗教身份来作主,而是由强大的军事、经济和人口中心来主宰。这似乎又回归到传统的历史观点,因为帝国的概念听上去已经非常古老了。

康纳分别对欧洲、伊斯兰世界、中国和美国进行了分析,指出西方在欧洲实现了美国在伊拉克未能完成的使命:输出民主。因为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刚刚脱离了苏联控制的整个东欧地区完全融入了西方民主。

关于伊斯兰世界,康纳认为,不能将伊斯兰世界看作单一的整体,而是要区别看待几个不同的伊斯兰现实,包括前苏联势力范围内的中亚地区;因巴以冲突而千疮百孔的中东地区;世俗的和宗教的阿拉伯世界之间的差异,以及在中国影响之下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庞大的穆斯林群体。

书中强调,中国面临分裂主义的威胁,但这并不能阻止中国成为惟一能发展为帝国的第二世界国家,成为一个一党统治的帝国,成为比中国历史上任何—个朝代都更强大的帝国。

尽管俄罗斯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和强大的核实力,但由于缺乏真正的生产和经济机器,人口规模也不如苏联时期,俄罗斯将屈居第二世界的行列。

书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康纳对美国未来的悲观情绪。他预计,经济疲弱、社会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犯罪率高等事实将使美国从第一世界跌至第二世界。

这不失为一种有趣的预测。当然,历史终将全部或部分证实或推翻他的说法。这已经不是第次提到“美帝国的衰落”了,但当前的金融危机似乎为这种说法又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奥巴马的到来似乎将“美国梦”唤醒,对于大部分美国人和西方人来说,这不意味着衰落,而是重建和新的起点,是在新的经济、政治和道德基础上重塑美国在世界的地位。

译文来源:4月11日《参考消息》 题:世界迈向“三大帝国”冲突阶段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