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2009

炎黄春秋网被封48小时

关于炎黄春秋网被封闭48小时左右的情况说明

本站

应广大读者要求,现将我网站近日被封闭48小时左右的情况予以说明。

5月23日中午12时前后,炎黄春秋网在没有接到任何信息的情况下被突然封闭。直到下午5时,网站才接到服务器托管商的电话通知:“由于你网站刊登了有害信息,被上面封了。”当晚,我网站经过多次交涉,服务器托管商表示,此事到周一(5月25日)处理。

5月25日上午,应我网站的要求,有关方面进行了协调。服务商称:他们接到有关通知说,炎黄春秋网存在“有害信息”,应予删除处理,他们是按照有关协议关闭该网站的。

当日上午11时30分前后,服务商将我网站解封,同时我网站才获知他们从网上传来“要求删除处理”的两条信息,经查,是炎黄论坛上的两条帖子。

至此,炎黄春秋网前后被封闭48小时左右。对此封闭网站的做法,本网站将保留申诉的权利。



炎黄春秋网

2009年5月26日


~~~

From Times Online

May 26, 2009

Beijing blocks Yanhuang Chunqiu website days before Tiananmen anniversary

Jane Macartney in Beijing

The online version of one of China's most radical magazines has been closed by the censors who patrol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The move comes days before the twen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The editors of Yanhuang Chunqiu (China Through the Ages), a liberal monthly, received no warning of the shutdown. Nor have they received any explanation for their disappearance from cyberspace.

The publisher, Du Daozheng, 86, revealed last week that he was one of the four Communist Party veterans who helped Zhao Ziyang, 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ho was sacked for his soft line towards the Tiananmen protesters, to write his memoirs.

Mr Du is a former head of the General Administration for Press and Publications, one of China’s main censorship bodies.

Since last year, Yanhuang Chunqiu has put out barely a single issue that does not contain a positive reference to Mr Zhao, whose name is still taboo in China four years after his death.

The most recent edition carries an article by the longest-serving major political prisoner from the 1989 crackdown. The piece by Chen Ziming, who is banned from publishing in China, is published under Mr Chen’s personal name – not even a pseudonym.

Yang Jisheng, the deputy publisher, told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in Hong Kong that pressure had been applied by the authorities since the early days of the magazine. "But we will by no means succumb to the pressure because what we have been doing was done out of justice, let alone the support of many like-minded fellow countrymen," he said.

Journalists for mainstream publications and news websites say they have received orders to steer clear of politically sensitive or negative news in the run-up to the June 4 anniversary, as well as to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Communist China on October1.

A directive from the party's propaganda department said that the media should be mindful of the national interest and focus on "positive guidance to ensure social stability".

5/26/2009

京权威人士:教廷新纲不利对话

京权威人士:教廷新纲不利对话

香港文汇报 http://www.wenweipo.com [2009-05-26]

 【本报北京新闻中心记者轶玮25日电】昨日是梵蒂冈为中国教会发起的世界祈祷日,罗马教廷发布了一份针对中国天主教徒的新纲要。对此,北京有关权威人士今日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梵蒂冈此次发布的新纲要,是对两年前教宗向中国天主教信徒发出公开信的进一步解读,对中国天主教会的影响有待观察。

衍生混乱是一种倒退

 但新纲要明确表示,关于所有已经撤消的特权,若因特别情况所需,教区主教或暂时管理教区的人士,可直接向罗马教廷万民福音传播部申请新的和合适的特权,教廷会研究相关申请,必要时会呈交教宗考虑。

 此间权威人士就此表示,两年前教宗向中国天主教徒发出公开信,呼吁中国「地上」、「地下」教会「合一」,废除一些特权,有积极的因素。但是,此次纲要却提出新特权的申请,意在安抚「地下教会」,迎合一部分「地下教会」利益上的需要,在中国教会当中衍生出新的思想混乱,不利中国教会长远发展,是一种倒退。

 该权威人士亦指出,这份纲要内容强调罗马教廷不承认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原因即是未正式登记在册的「地下主教」未被纳入其中,这样刻板僵硬的表态是刻意回避历史和中国现行国情,相信不但不会起到罗马教廷预期的作用,有可能为中梵下一阶段对话增添更多复杂因素,设置新的障碍。

 至于纲要表明的罗马教廷不认可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该权威人士明确表态,「这是中国宪法规定,原则问题不容触碰,但我们始终本着务实诚意的态度,就具体问题展开合作,未来也不排除在气氛和缓的条件下,对独立自主自办有一个合理解释,以使双方都能接受。」

冀合理解释双方接受

 针对外界普遍猜测的中国内地天主教会近期是否会祝圣主教以作为对新纲要的回应,这位权威人士强调,内地天主教会将根据各教区实际发展需要来祝圣主教,不会刻意提前,亦不会故意拖后。

 该权威人士透露,浙江台州、陕西三元、内蒙古呼和浩特、湖北武汉、江苏海门5教区的主教人选已选举生成,相关名单也已报中国天主教主教团,正在批覆中。据惯例,5省区主教有望在批覆后3个月内举行祝圣仪式。

~~~

教宗本笃十六世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度献身生活者及教友信函纲要纲要 (简体中文)
http://www.vatican.va/chinese/pdf/5Compendium_zh-s.pdf

5/24/2009

独立地悲伤,独立地快乐——fulue.com周岁记

去年的5月24日买的fulue.com这个域名,利用blogger.com提供的服务,次日开始在网络上特立独行,随即停掉在其他地方建立的几个博客。

独立自主一年来的感受,可谓“独立地悲伤,独立地快乐”!

一年来,fulue.com曾三次被中国大陆封锁三次突破封锁

更可悲的是,fulue.com周岁生日在Blogger被封中度过,本文也是翻墙发布的。

本月15日,blogger.com又被中国大陆封锁了,连带相关的Blogspot.com域名也无法访问。现在只能翻墙发布信息,非常不便。不知道这已是blogger.com第几次被屏蔽,更不晓得何时才能被解封。

记得Blogspot是08北京奥运前两个月被解封的,此后也一直正常,尽管也定点封锁了一些博客。

另外,因为关于西藏的视频,YouTube今年3月25日被封,到现在也一直无法访问。我的YouTube视频空间也成了海外流亡者

21:29:55

滑天下之大稽:央视女记者被“国情局长”骗财色



图:“国情局局长”程朝俊。 李钦鹏/图 

更新(21:43:59):

程朝俊原来是《市长论坛》杂志社国情研究内参编辑部常务副总编辑。市长论坛杂志社的网站上有开除朝俊的公告,是去年10月15日发布的。公告全文如下:

关于开除内参编辑部常务副总编辑程朝俊的公告

原国情研究内参编辑部常务副总编辑程朝俊,为谋取个人私利,混淆内参概念,悖离我们工作方向严重影响我刊形象,现经总办调查讨论决定开除程朝俊常务副总编辑一职。

特此公告。

市长论坛杂志社

二〇〇八年十月十五日


~~~

根据市长杂志社网站上提供的信息,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市长论坛杂志社现出版两份刊物,分别是2002年创刊的《市长论坛》和2007年8月创刊的《国情研究(内参)》,都自称是“内部月刊”。《国情研究》附带的“内参”字样更是耐人寻味。

杂志社内参编辑部的网页上还挂有很神秘的律师声明。

本部徐林保律师声明:

有鉴于内参资料的基本属性,请勿将本参考内容视为等同媒体的新闻传播之内容。如果读者就有关问题需要更为规范、详细的研究报告,请于编辑部联系。本刊内容具有参考性价值,未经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和传播。造成后果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两份杂志的指导单位很多,并且多是“国”字级学术机构。比如《市长论坛》的5个指导单位排名第一的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情研究》的5个指导单位排第一的是“国家行政学院”,其主管单位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学会秘书处”。

《国情研究》宣称其宗旨是:“解读中央政策,关注国计民生,聚焦社会热点,弘扬和谐精神”。

~~~

原文:

(福禄祯祥综合《新京报》、《京华时报》和中国法院网的报道)

据今天的《新京报》报道,为取得北京户口,20多岁的央视女记者张某(据其它媒体报道,或姓王,现年25岁,是中央电视台某节目制作部编导。——福禄祯祥注)被“国情局局长”骗财、骗色。日前,假冒“国情局长”的程朝俊一审被海淀法院判刑10年半。

判决书显示,2007年底,在央视工作的张某认识了自称是“国情局局长”兼“国情内参总编辑”的程朝俊,并委托程帮忙办理北京户口。去年4月,程收取张某2万余元。

随后,程朝俊提出聘用张某为《国情内参》的兼职编辑,即“特工”,并要求张某写下保证书,保证“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在这个部门工作,必要的时候为国家利益奉献肉体”。程朝俊对献出肉体的解释是,作为特工,要扮演各种身份。次日,程朝俊在酒店开了房间,称要对张某进行考验,二人发生了性关系。而张某的北京户口迟迟未办成。

去年5月,程朝俊因一起大学违规招生案被警方控制。警方在程的物品中发现了张某的户口复印件,事件才暴露。张某对警方表示,程让她做特工时,她心情激动,因为老家有很多贪官,她作为特工,可帮助家乡人民。

据今天的《京华时报》报道,现年25年的王小姐是中央电视台某节目制作部的编导。

2007年10月,王小姐认识了自称是“国情局局长兼《国情内参》总编辑”的程朝俊,认为其很有门路,便托他帮自己把户口办到北京。当时程朝俊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让她“第二年4月再说”。

2008年4月,王小姐主动给程朝俊打电话询问户口一事。程朝俊表示可以办,但需要先到国务院备案,然后按照“引进人才”的名义将户口备案,还得交24000元“城市人口增容费”。当月6日,王小姐在钓鱼台大酒店约程朝俊见面,把24000元交给了他,程朝俊收钱后表示,俩月之内就能办好。

俩月过去了,办户口的事一直没有下文,王小姐经常催促。程朝俊一边忽悠她“我一个国情局局长,不会为了这点钱骗你的。”一边想出另一个办法稳住她:他提议,聘请王小姐做《国情内参》的兼职编辑。程朝俊说,他所在的部门是情报部门,进人审查很严格,身为特工,要扮演各种身份,必要的时候必须献出肉体。这番忽悠让王小姐因为自己能够加入特工组织而激动不已,她在程朝俊的要求下写了保证书:“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在这个部门工作,必要的时候为国家利益奉献肉体。”

2008年5月,四川发生大地震,王小姐想去震区采访,但苦于未得到央视委派,于是她又找到程朝俊帮忙。程朝俊马上拍板说,让她以《国情内参》编辑的身份去,他负责给王小姐开介绍信,并大方地表示,在那儿花的钱回来由他报销。王小姐揣着介绍信,叫上摄像和其他同事坐飞机去了成都。到了四川后,王小姐想着回去可以找程朝俊报销,便花了1万多元购买大量药品、食品、衣服、消毒液等,捐赠给灾区。回京后,报销一事却被程朝俊百般推托。她的北京户口也一直没办成。

事后王小姐说,她一直以为“国情局”是国家情报局的简称,而国家情报局在她的概念里就是国家安全局,她从未想过去核实程朝俊的身份。而之所以相信程朝俊的忽悠加入“特工”,是因为她老家有很多贪官,她认为加入以后,可以帮助家乡人。

另据中国法院网早前的报道,52岁的程朝俊是北京某论坛杂志社国情研究内参编辑部主编。

中国法院网今年3月29日报道,2008年4月6日,程朝俊在海淀区钓鱼台国宾馆大厅内,冒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情局”局长和国情内参总编辑,以能够帮助王女士办理北京市常住户口为由,骗取王女士人民币2.4万元。

2008年5月22日,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在办理武汉民政职业学院、九州大学违规招生案中,在武汉市江汉区云林街华容宾馆内将程朝俊抓获,并在程朝俊随身携带的物品中发现王女士户口复印件及收条等可疑物品。

2007年7月,程朝俊在其承租的荣丰嘉园一房间内,谎称该房屋产权为其所有,并愿意将该房屋出售给被害人饶先生,骗取饶先生购房款人民币14万元。案发前,程朝俊退还了饶先生人民币1万元,其余赃款未退赔。

法院认为,程朝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被害人钱款共计人民币15.4万元未予退还,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系情节特别严重,应予惩处。最后,法院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程朝俊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2年,罚金人民币1万元;并责令退赔被害人人民币15.4万元。

档案披露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救韩国前总统金大中一命

韩国 档案披露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挽救前总统的性命

2009-5-22 KO07254



(教皇约翰·保罗二世1993年8月12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时的照片,维基图片)



(韩国前总统金大中)

【天亚社.首尔讯】根据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生前的一封信函,显示这位普世教会领袖曾挽救南韩前总统金大中〔图〕的性命。该信函近日由媒体公开。

教宗若望保禄一九八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曾致函当时的南韩总统全斗焕,要求他「从宽处理」被判处死刑的天主教徒金大中。

南韩国家档案馆五月十八日,应光州市地方报纸《光州日报》的要求,披露了信函的内容。

全斗焕于七九年的政变中夺取政权,他指控当时的反对党领袖金大中为八零年五月十八日光州事件的煽动者。该民主运动遭军队残酷镇压,官方统计共一百九十一人死亡,八百五十二人受伤,但其他报道称,该次冲突有逾千人丧生。

同年十二月四日,军事法庭审讯金大中,并判以死刑。因着教宗若望保禄的求情信,金氏于翌年一月获被改判终身监禁。

《光州日报》首席记者郑俊植(Chung Hoo-sik)五月廿日对天亚社说,每年五月,人们都为光州事件举行纪念活动。其报社都会围绕该次事件寻找相关细节。今年,他在一些档案材料中,发现有关信函。

他说,实际上,教宗曾给总统写过两封信,首封是请求豁免金大中的死刑,另一封写于八一年二月十四日,感谢对金氏作出改判。

在收到教宗首封信函后,全斗焕于八一年一月五日回函,坚称「金大中被带上法庭不是出于政治因素,而是其反国家罪行,包括颠覆政权。」

不过,他认同教宗的呼吁是「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和同情」。

教宗若望保禄遂再次致函全斗焕,感谢总统接纳他的呼吁,对金氏的判刑採取了宽容处理。教宗在结语说:「我祈求天主看顾可敬的韩国人民,将其最丰厚的恩宠赐予你们众人。」

后来,金大中的刑期被减至廿年,于八二年流放美国,三年后回国。他在一九九八年当选总统,任期至二零零三年,他在零四年才得到「无罪」的裁定。

金大中于二零零零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也在同年访问梵蒂冈。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南韩神父指出,金总统当面向教宗致谢说,「是你救了我一命,我对此非常感激」。

教宗若望保禄一直很关注朝鲜半岛局势,并于一九八四和八九年到南韩作牧灵访问。首次访问恰逢韩国天主教会开教二百周年,教宗当时册封了一百零三名殉道韩国圣人。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见KO07254.1550期2009年5月20日)

(Pope John Paul II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中国大陆译为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福禄祯祥注)

教宗盛赞利玛窦是东西交流的表率

教宗本笃十六世为马切拉塔教区揭开纪念耶稣会士利玛窦逝世四百年活动致函当地主教

18/05/2009 13.59.50

可敬的克劳迪奥·朱廖多里弟兄,
马切拉塔、托伦蒂诺、雷卡纳蒂、钦戈利和特雷亚的主教

欣喜获悉贵教区安排了多项活动,在教会和非宗教范围纪念耶稣会的利玛窦神父逝世四百周年,他是于1610年5月11日在北京逝世的。在揭开这一特别禧年之际,我向您和整个教区团体致以亲切问候。

耶稣会士利玛窦1552年10月6日生于马切拉塔,信仰深湛并具有卓越的文化及科学才华,一生中用多年时间致力于西方和东方之间有成效的对话,同时以一种透彻的行动使福音在伟大的中华民族文化中生根。他的典范也是今天欧洲与中华文明之间有益相遇的模式。

因此,我也愿意分享对你们地区这位慷慨儿子的那些记忆,他是个服从教会的司铎和基督福音勇猛聪明的信使。提及他在科学和灵性上的热切活动,不能不被他所拥有的革新和独特才能所打动,而加以称赞,他以完全尊重的态度接近中国文化和精神传统以及所有一切。实际上,这种态度表现了他的传教工作是在数千年高贵的中华文明与基督信仰新事物之间寻求和谐的这一特征,由于福音是传给任何文化及宗教背景的人们获得救赎的普世讯息,基督信仰新事物便是每个社会内部获得解放和真正更新的酵母。

此外,他从事使徒工作的独到之处和可以说是具有先知性的一面,无非是他对中国人、对他们的历史、他们的文化和宗教传统所抱的极大好感。只须提起他的“交友论”(De Amicitia)自1595年在南京首次出版就获得广泛成功,便可见一斑。你们的这位同乡在中国居住的28年中以他的使徒作风结交友谊,是对话和尊重他人信仰的楷模。正是藉着他尽力保持的尊敬和器重气氛,急于更好地了解当时中国的传统,他献出的友谊也得到了当地人民的回敬。尽管遇到困难和不被了解,利玛窦神父对传福音的这一风格至死忠贞不渝,可以说贯彻一种科学方法论和一种牧灵策略,这种策略所根据的是,一方面尊重当地健康的习俗,中国新教友在皈依基督信仰后不必将之放弃,另一方面意识到,启示的真理能够进一步发扬并补充这些习俗。正是从这一信念出发,正如教父们在福音与希腊-罗马文化相遇时所作出的,他在中国提供了基督信仰本地化的有远见的工作,不断寻求与那个国家的文人达致默契。

我热情祝愿为他举办的禧年活动,在意大利和中国举行的聚会、出版、展览、会议和其它文化活动,能够提供深入认识他的品格和事业的机会。效法他的榜样,使有不同文化和宗教人士生活其内的我们的团体能够在热诚款待和彼此尊重的精神中成长。让对马切拉塔这位高贵儿子的记忆为贵教区团体的信友也成为加固培养传教切望的理由,这种传教切望该当激励每位基督真门徒的生活。

可敬的弟兄,藉着热烈祝愿从5月11日揭开的禧年庆祝活动圆满成功的机会,我保证为此祈祷,在呼求中华之后圣母玛利亚以母亲的身份转祷之际,我向您及协助您牧职的人衷心地颁赐我的降福。

2009年5月6日于梵蒂冈

本笃十六世

(梵蒂冈电台译)

~~~

澳门 教会论坛探讨利玛窦神父在华事蹟

2009-5-22 MA07208



【天亚社.澳门讯】澳门利氏学社举行讲座,纪念明代来华传教的耶稣会利玛窦(Matteo Ricci)神父逝世周年。


利神父不仅将基督信仰传扬到中国,更促进中西文化交流,他生命的最后廿七年都在中国度过,而明年是他逝世四百周年。

耶稣会办的澳门利氏学社五月十一日举行讲座,纪念利神父一六一零年五月十一日于北京逝世。

宗座外方传教会柯毅霖(Gianni Criveller,图左)神父,在论坛上主讲《利玛窦通往北京之路(1583-1610)》,回顾利神父在华期间的事蹟。

利神父着作等身,是汉学家兼语言学家,也是学识渊博的科学家。这位意大利传教士抵达澳门后,开始学习汉语。澳门当时是葡萄牙殖民地,是外国人进入中国大陆的门户。他掌握汉语后,便启程前往北京,途经广东省肇庆及韶关(当时称韶州)、江西省南昌、江苏省南京,终于一六零一年抵达北京。

柯神父向天亚社说,他的演讲环绕利神父上京途中,一些较鲜为人知的事蹟及澄清误解。他说,这次演讲是他去年十月在同一讲座的续篇,当时他集中介绍利神父来华前的经歷。这两篇讲稿将于明年付印为中英文小册子,以纪念利氏逝世四百周年。

柯神父指出,很多人以为利神父成功进入中国传教,「事实上,他受过很多挫折和困难」,例如一同上京的伙伴去世给他带来打击。朝廷官员在其赠送皇帝的礼物中发现十字架,认为把人像钉在十字架上是巫术,且当时的中国人也不能接受公开展示裸体,因而将他拘留。

柯神父又说,利神父常被视为科学家,实则这是他对神学、创世论和信仰的钻研。

他表示,利神父祇有在人们准备好认识耶稣基督的某些场合,才会谈论及书写有关基督的事蹟。不过,他採用中国人对「上帝」的概念来传递信仰,这种适应本土文化的传教方式在当时甚具争议性。

五月十一日黄昏举行的讲座,由澳门利氏学社主任、耶稣会万德化(Artur Wardega,图右)神父主持。其后并有小型音乐会及酒会,让参加者彼此交流。

柯神父长驻香港,曾在香港、澳门、台湾及大陆居住十八年。这名学者神父研究、教授及撰写有关基督宗教传入中国的课题。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见MA07208.1549期2009年5月14日)

5月24日中国教会祈祷日:全球教会为在中国的天主教徒祈祷

更新(22:37:30):

本笃十六世呼吁中国天主教徒恢复效忠教廷

教皇本笃十六世周日在访问意大利南部卡西诺山修道院时,呼吁中国天主教徒恢复对基督的信仰并效忠教廷。

1951年,中国政府与梵蒂冈断交。1957年7月,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在北京成立。

除了官方允许的天主教爱国会外,中国还存在一个坚守梵蒂冈教义的所谓地下天主教会,估计有1200万信徒。本笃十六世曾呼吁他们与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取得和解。

(德国之声译自美联社)

BBC中文网:教皇呼吁中国信徒恢复效忠教廷

2009年05月24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40北京时间 19:40发表

周日(5月24日)在凭吊二战遗迹、意大利南部的卡西诺山修道院的时候,教皇号召中国信众恢复对基督的信仰和教廷的效忠。

此前,教廷在教皇的官方网站上发表了教皇为中国的天主教教会所提供的一份《纲要》。

这份《纲要》是教皇在2007年2007年发表《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及教友的信》之后,进一步阐述教皇对中国境内天主教传教工作的看法。

卡西诺山修道院在二战期间,曾被纳粹德军以其天险之势作为阻绝盟军北上的重要阵地。

盟军则大规模轰炸位于卡西诺山顶的修道院,将之夷为平地。但负隅顽抗的德军仍在废墟中与盟军激战,成为二战期间意大利战场上最惨烈的战役之一。

以德军为主的轴心国部队和盟军双方都有众多的伤亡,史学家估计总共伤亡数字超过了10万以上。

此一战役从1944年元月一直进行到同一年的5月18日。而公元524年由圣本笃创立的修道院则是到1964年才重建完毕。

~~~

全球教会为在中国的天主教徒祈祷

23/05/2009 18.33.26

(梵蒂冈电台讯)今天5月24日是普世教会为在中国的教会祈祷的日子,这个祈祷日是教宗本笃十六世两年前写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信函中钦定的。

教宗指出,定5月24日为中国教会祈祷,因为在这一天教会礼仪上是敬礼进教之佑童贞圣母的占礼,而在上海的佘山圣母朝圣地格外恭敬童贞圣母。

今年,在意大利有各种相关祈祷活动,意大利主教团选择在拿坡里聚集在境内各城生活的华人,上午11点由拿坡里总主教赛佩枢机在主教座堂主持一台隆重弥撒。

本台记者请米兰外方传教会会士梁作禄神父谈谈举行这项祈祷日的目的。他说:“使中国的全体天主教徒在同一天本着教宗的同一意向祈祷。教宗把这个祈祷意向延伸到整个教会,以坚固众人同伯多禄继承人之间的团结,也为了使在中国的天主教徒恒心做出活跃的基督信仰见证,尽管他们每日遇到许多困难和痛苦。”

意大利华人下主日在那波利庆祝第二届为中国教会祈祷日

21/05/2009 18.14.10

(梵蒂冈电台讯)5月24日,全球信友要响应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号召,举行第二届为中国教会祈祷日。意大利的华人,教友和非教友,要在当天前往那波利,在那里的主教座堂举行为中国教会祈祷活动。以每年5月24日为普世教会为中国教会祈祷日,是教宗本笃十六世所制定的,他在2007年5月27日写给中国教会的信函中这样说:

“亲爱的全体牧者及教友们,五月廿四日是敬礼童贞圣母玛利亚“进教之佑”的礼仪日。在上海的佘山圣母圣殿内,人们非常热诚地恭敬进教之佑圣母。未来,可把它建立为全世界教友联合为在中国的教会祈祷的日子。我祝愿这个日子成为你们为在中国的教会祈祷的一天。”

去年意大利在罗马举行的为中国教会祈祷活动非常盛大,大量的华人从意大利各地前来参加。今年,在那波利总主教塞佩枢机的热心关怀与协助下,意大利华人要前往那波利举行这个重要活动。意大利华人天主教会在一个有关的通告中,邀请所有的华人、传教士、各修会的会士修女踊跃前往参加。

为中国教会祈祷日活动将以当天11点在那波利主教座堂举行的弥撒开始,弥撒将由塞佩枢机主祭,以意大利语和华语进行。随后是聚餐。下午2点,举行有关意大利华人社团的传教与牧灵会议。

关于意大利举行的为中国教会祈祷活动,可以查询网站:意大利华人天主教会

梵蒂冈发表“致中国公开信”纲要

圣座新闻室就《教宗本笃十六世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度献身生活者及教友信函纲要》发表新闻公报

23/05/2009 18.30.12

(梵蒂冈电台讯)在教宗本笃十六世发表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信函两周年纪念之际,圣座为在中国的教会提供了一份“纲要”,这份“纲要”以要理问答的形式重申教宗本笃十六世所表达的基本要素。圣座新闻室为此发表一份公报,以下是公报全文:
******
二OO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圣神降临瞻礼那天,教宗本笃十六世发表了一封《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及教友的信》。

通过「这封信」,教宗旨在「就在中国的教会的生活和福传事业提出一些指导」,从而帮助中国天主教徒发现主和导师、「人类整个历史的钥匙、中心和终向」(第2号)——耶稣基督对他们的要求。

得以认识了解这封信的中国天主教徒们热烈而支持的接纳,充分验证了这封信的有效作用。来自中国的消息表明,教宗的文件不仅促生了各种指向深化其内容的研讨会,还推动了许多牧灵活动:这封信正在成为解决天主教会团体所面临的教义、实施和纪律方面等各种问题的可靠参照。

值此教宗信发表两周年纪念之际,圣座为在中国的教会提供一部《纲要》。这《纲要》依照天主教要理问答的体裁,重申教宗本笃十六世所阐述的基本要素。

在结构和语式上,这《纲要》忠实地再现了教宗信的内容,广泛予以摘录引用。加之新增的部分注脚及两份简短附录,这份《纲要》成为权威工具,有助于更深入认识教宗在一些极其复杂点上所表达的思想。

教宗本笃十六世批准了这《纲要》;并授权以宗座文件形式出版。

自五月二十四日起,这文件将以中文(简体和繁体)及英文正式刊登在圣座官方网站上。

梵蒂冈,二OO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

梵蒂冈中文网(http://www.vatican.va/chinese/index.html)相关信函下载:

教宗本笃十六世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度献身生活者及教友信函纲要纲要 (简体中文)
http://www.vatican.va/chinese/pdf/5Compendium_zh-s.pdf

綱要 (繁體中文)
http://www.vatican.va/chinese/pdf/6Compendium_zh-t.pdf

綱要 (繁體中文/英文)
纲要 (简体中文/英文)

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及教友的信 (2007) (简体中文)
http://www.vatican.va/holy_father/benedict_xvi/letters/2007/documents/letter_bxvi_china_semplif.pdf

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 (2007) (繁體中文)

說明 (繁體中文)
说明 (简体中文)
聲明 (繁體中文)
声明 (简体中文)

23:10:18

夏霖律师:关于邓玉娇一案的声明及浦志强、张思之的关照

http://xialinblog.blog.sohu.com/117029414.html

关于邓玉娇一案的声明

今天早上,我们看到了长江巴东网的新闻通稿,该稿称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声明解除与我们两位律师的委托关系,非常震惊。自从5月21日张树梅被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带走之后,一直无法顺利沟通,关于是否解除委托关系一事我们并不知情。况且,这样的声明从政府口中发出,十分不妥,让人疑窦丛生。

上午10时40分左右,张树梅来电表示,政府新闻通稿中关于她的声明不实,她并没有决定与我们解除委托关系,要求与我们见面。我们等至下午4时许,张树梅忽然致电要求解除委托关系,不肯与我们面谈。

此前,媒体报道称我们发现此案存在“强奸”情节,这是不实报道。我们所指的是“性侵犯”,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强奸(未遂)”,并不是民间俗称的“强奸”。

对于政府这种不妥行为,我们表示强烈愤慨,对前辈和同行张思之、浦志强律师的《就邓玉娇案致夏霖律师》,表示谢意。

特此声明。

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 夏霖、夏楠

2009年5月23日


附:浦志强、张思之:就邓玉娇案致夏霖律师


夏霖律师:

联系困难,沟通不便,师友同道十分挂念。
目前巴东情况令人担忧,考察你们前段工作,就我们所见,完全合法,无懈可击。信赖你的职业操守,不担心你的业务能力,只是牵挂你们的人身安全。

经反复商量,建议重点取得家属配合,了解更多案件情况。这是《刑事诉讼法》第96条第2款赋予律师的职责,你不必顾虑。

如有不适,请设法电告,我们将随时前往。凡诉讼,终有水落石出之日,眼下不必过于着急。
关注着你们,相信你们,等你们归来。

浦志强 张思之
2009年5月23日


评论 (22) 阅读 (1847) 发表于 22:28 最后修改于 2009-05-23 23:54

5/23/2009

韩前总统卢武铉跳崖身亡,韩联社中文网一度瘫痪



(别了,别了,大家。前总统卢武铉于23日上午逝世。韩联社 2009-5-23)



(卢武铉跳崖的风火山“猫头鹰崖”。韩联社)

(福禄祯祥5月23日文)身陷受贿案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今晨在登山途中跳崖身亡,韩国的国家通讯社韩联社中文网(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下午一度无法访问。韩联社的其他语种网页此间能正常访问。

估计是因为大量中国网民涌入查看关于卢武铉去世的消息,导致网站不堪重负。

韩国的《朝鲜日报》中文网(http://chn.chosun.com/)也有相关报道,能正常访问。

中韩两国作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两国民众彼此关注密切,韩国的新闻网站上也及时发布中文报道。

再加上卢武铉卷入的受贿案与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的情形类似,卢武铉去世一事中国民众就异常关注,消息一经发布就被置于中国网络新闻的头条,并迅速传遍中国互联网。今天下午,“卢武铉”已蹿升至谷歌中文搜索关键词排行榜的首位。

据韩联社报道,卢武铉23日在其住宅附近的烽火山跳崖,于当天9点半左右逝世。

前青瓦台秘书文在寅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说:“卢武铉前总统在峰下村附近的后山,登山途中跳崖逝世。”“他在之前曾向家属留下了简单的遗书。”

他还说:“卢武铉前总统当天上午5点45分走出家门,在登烽火山的上午6点40分左右跳崖。”“他于8点13分左右被送往医院,但由于伤势严重于9点半左右去世。”

釜山大学医院院长白胜晚(音译)表示,头部受伤是导致死亡的直接原因。

韩联社:卢武铉前总统的遗书全文

2009/05/23 14:35 KST

受惠于很多人,却让很多人因我而受难,往后将还有承受不完的痛苦。剩下的余生只会是别人的累赘。健康不很好,所以什么也不能做,就连书也读不下去,字也写不成。

不要太过于悲伤,生和死不都是自然的一个形象?

不要道歉,也不要埋怨谁,都是命。

火葬了吧。然后在家附近的地方立个碑就足够了。这是酝酿了很久的想法。(完)

韩联社:检察决定终结卢武铉案的调查

2009/05/23 16:42 KST

韩联社首尔5月23日电 检察总长林采珍在接获前总统卢武铉逝世的消息后,召开紧急干部会议,决定终结卢武铉案的调查。

检察在调查朴渊次行贿案的过程中,获取曾向卢武铉家属提供640万美元的嫌疑,并就此进行传唤调查。

在调查过程中,检察将卢武铉设定为受贿的嫌疑人,其他家属为证人。由于涉嫌人的死亡,调查按理可以由此终结。

法务部长官金庆汉在23日发表的声明说:“据我所知,目前在进行的卢武铉案,将会终止。”“对于前总统卢武铉的逝世,禁不住冲击和悲痛。”

相关报道:

韩联社详讯:卢武铉前总统在烽火山跳崖逝世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与阿扁有一拼的韩国总统卢武铉 2/25/2008

16:16:15

5/20/2009

“中国不再拿欧盟当回事”

没有平衡的关系

德国《南德意志报》5月18日文章

作者:亨里克·博克

中文来源:2009年5月20日《参考消息》 题:德报:“中国不再拿欧盟当回事”

中国不再拿欧盟当回事。这一趋势十分缓慢、逐步地开始。眼下我们再也无法对其视而不见了。在北京的眼里,布鲁塞尔变得不重要了。本周三在布拉格召开的新一轮中欧峰会将再也无法回避这一现实。峰会举行的日期本身就是个证明。原本它应于去年12月在法国里昂举行,但因北京惩罚法国总统萨科齐接见达赖而取消。当时萨科齐是欧盟轮值主席。北京第一次对外表示了它对欧盟这个对话伙伴的轻视。

眼下中欧峰会补开,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对双方来说是同等重要的。中欧关系已失去了平衡。中国的地位在欧洲人看来从未如此重要过。离开与北京的对话,欧盟着手的任何世界政治课题都是无法设想的。不管是苏丹的种族屠杀、气候变化还是世界金融制度,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或者干脆由于它众多的人口——在任何讨论中都是不可忽视的。

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世界则是完全不同的样子。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一项调查的作者称,北京目前“在所有全球重大问题上都处于核心位置,而欧盟的影响力削弱到了这样一种程度,以至于中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忽视它”。对此负有责任的是为了成为中国“最喜欢的欧洲伙伴”而相互竞争的欧洲人自己。而中国则是一个“知道如何操纵欧盟的机敏的、务实的大国”。

实际上,近年来欧洲在所有重大问题上的对华外交几乎全部失灵。不管欧盟派出多少个代表访华,他们大多两手空空地返回。多年来中国一直忽视欧洲对其更积极进行气候保护的要求。直到美国进入奥巴马时期发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利害关系,中国才行动起来。不管布鲁塞尔指责多少次,欧盟与中国1700亿欧元(1欧元约合9.2元人民币——《参考消息》注)的贸易赤字没有让北京的任何人睡不着。

欧盟相当大一部分外交影响力因国家的单独行为而丧失。不管是伦敦、巴黎还是柏林,与中国的双边对话都比以欧盟名义进行的对话更受欢迎。每个国家都希望自己能签下来自中国的下一笔巨额合同。如果一个欧洲国家在北京失宠,其他国家就会揣测这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好处。


中文来源:2009年5月20日《参考消息》 题:“藏独”分子企图干扰中欧峰会

【埃菲社布鲁塞尔5月18日电】藏独分子今天在布鲁塞尔要求欧盟在西藏问题上采取共同立场,以更好地应对中国政府禁止欧盟国家领导人会见达赖喇嘛的种种尝试。

中国曾因法国总统萨科齐会见达赖喇嘛而取消原定于去年12月举行的中欧峰会。在布拉格中欧峰会前夕,“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多名成员要求欧盟27国领导人在这一问题上采取一致立场。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成员文森特·梅滕表示,预计本月底达赖喇嘛将访问丹麦、荷兰和法国。丹麦首相拉尔斯·拉斯穆森已经确认将于5月29日前后台会见达赖喇嘛。荷兰首相扬·彼得·巴尔克嫩德则表示不会与达赖喇嘛见面。一个月前,中国驻荷兰大使曾给荷兰国会写信反对荷兰领导人会见达赖喇嘛。

梅滕说:“欧盟各成员国在是否会见达赖喇嘛的问题上缺乏凝聚力,使得一些国家在中国政府的压力面前变得很脆弱。”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要求欧盟放弃目前在涉及西藏问题时采取的模棱两可和怕惹麻烦的立场,并要求27国统一步调,确立一条支持西藏的共同行动路线。

他们还指出,如果人权等关键问题得不到解决,中国和欧盟就不可能建立起真正的战略联盟。

此外,藏人们还要求欧盟推动西藏与中国进行更积极和具体的协商,并建议欧盟任命一位中国和西藏问题的特别代表。

相关转载:

智库报告:欧盟对华政策失败 4/17/2009

中国助斯里兰卡政府击败“泰米尔”

福禄祯祥转载近期中国大陆《参考消息》报有关中国与斯里兰卡关系的报道

【英国《每日电讯报》5月19日报道】题:中国在对泰米尔猛虎组织的胜利中成为关键性角色

中文来源:2009年5月20日《参考消息》 题:中国给斯政府提供“外交掩护”

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总统的政府赢得了中国的财政、金融和外交支持,以及可以不理会西方抗议的信心。

在政府军队对泰米尔猛虎组织发动袭击的最后阶段,军队在飞地中包围了5万余名平民。换成是其他政府,可能会觉得很难抵制外界呼吁单方面停火的声音,至少要允许受伤的无辜人士疏散。如果安理会也发出同样的要求,通过某些决议,这些呼声会更难以忽略。

但拉贾帕克萨无视外界的这些声音,直到斯里兰卡军队取得最后胜利。他对外界意见的惟一表示是承诺不会用重火力对付被困在飞地里的数万人。“人权观察”组织通过卫星图像和目击者讲述等手段收集到的证据显示,这一承诺很快就被打破了。。

运气不好的政府会因这种行为付出外交代价。但中国一直在保护斯里兰卡政府,努力将危机列在联合国议程之外。直到上周三为止,北京一直成功地阻止了安理会对问题的处理。中国的反对确保没有联合国决议的产生,安理会只采取了最保守的选择,发表了一份表示关注的声明。

除了给予斯里兰卡政府外交掩护以外,中国去年还向斯里兰卡提供价值6.6亿英镑的授助。该国的空军得到了北京的礼物:6架F-7战斗机,陆军也得到了中国赠与的价值2500万英镑的军需品和军火。

斯里兰卡回赠了中国什么?答案是,中国得到了在印度洋关键性海洋航路附近的一个战略盟友。北京现在正在斯里兰卡南部海岸建港口,将来有可能成为一个海军基地。


【法国《世界报》5月17日文章】题:北京的支持是斯里兰卡政权的珍贵王牌

中文来源:2009年5月18日《参考消息》 题:外媒称中国“保护”斯里兰卡政权

中国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斯里兰卡冲突。科伦坡当局敢于轻视国际压力、特别是西方压力(旨在迫使反泰米尔人的血腥军事冲突接受人道主义停战)的理由很简单:有中国的一贯支持。

在斯里兰卡东北部,围绕穆莱蒂武的战斗结果惨烈,而西方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无论从道义上还是政治上来看,都迫切需要呼吁停火以缓解平民百姓的痛苦。而另一方面,西方的批评只会促使科伦坡密切与其可信盟友、排在首位的当属北京政权的联系。中国在纽约做出防备,以阻止联合国旨在谴责斯里兰卡战事的任何举动。

北京之所以如此保护科伦坡,是因为它在这个前锡兰国的利益至关重要。身为岛国的斯里兰卡在印度洋占据重要的战略位置,地处将从中东购买的石油运往中原帝国的能源通道中心。从霍尔木兹海峡到上海,经由马六甲海峡,这个轴心对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5月16日报道】题:中国的支持对斯里兰卡击败猛虎组织至关重要

斯里兰卡打击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的战斗即将获得胜利,这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中国提供了其亟须的武器和援助,并在2007年斯政府开始新一轮攻势后在联合国给予其强大的支持。

而就在同一年,中国开始在位于斯南部海岸的汉班托特建造耗货数十亿美元的港口。很多军事分析人士怀疑,中国计划将其用作该国海军的补给港。北京称,汉班托特港口纯属商业工程,但美国和印度的军事策划人员将其视为“珍珠链”战略的一部分,根据这一战略,中国还将在巴基斯坦的瓜德尔、盂加拉国的吉大港县以及缅甸的实兑建造或升级一些港口。

分析人士说,眼下中国没有在以上任何地点建立一个成熟的海军基地的计划,但希望在印度洋上拥有一个据点以保护其石油供应不受海盗或外国封锁。


中文来源:2009年5月13日《参考消息》 题:联合国指责斯军方打死大量平民

【路透社联合国5月11日电】英国外交大臣和联合国秘书长11日说,他们对上百名斯里兰卡平民在周末被打死的报道感到震惊。联合国称这一事件是“大屠杀”。

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在联合同安理会就其他事务开会之前对记者说:“我对斯里兰卡周末发生的大规模平民伤亡的报道感到震惊。”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通过他的发言人发表声明说,他同样感到震惊。

据报道,被困在战区的斯里兰卡平民周末遭受了最新和最大规模的袭击。10日和11日,有上百人死于对猛虎叛军控制的狭长地带的炮火攻击。

驻斯里兰卡的一名联合国发言人说,在斯政府试图消灭泰米尔猛虎组织残余人员时,有100多名儿童死于周末的“大屠杀”。


【《印度斯坦时报》4月25日报道】题:中国在斯里兰卡浑水摸鱼

中文来源:2009年4月26日《参考消息》 题:印高官称中国在斯“浑水摸鱼”

印度内政部长帕拉尼亚潘·奇丹巴拉姆说,中国正在利用斯里兰卡现在的危机扩大影响力,这影响到印度应对形势的决定。他24日对记者说:“中国在浑水摸鱼。这与整个国际社会格格不
入。”

斯里兰卡对中国很重要,因为印度洋的海上航线是中国贸易以及能源供应通道。尽管国际社会和印度都呼吁斯里兰卡政府与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暂时停止交战,令平民有机会逃生,但中国鼓励斯里兰卡与该组织交战到底。联合国已将该组织列为恐怖组织。

奇丹巴拉姆说:“中国有着清晰的行动计划。我们制定政策时要把中国的计算考虑在内。”他说,巴基斯坦可能也想在南部和印度交界的地方建一个据点,只不过国内问题拖延了它的脚步。

中国高级海军官员不止一次说过,印度洋不是印度的。不过印度并没有发表过类似言论。

奇丹巴拉姆说:“这是一场人道危机。我们希望杀戮可以就此打住。不幸的是,斯里兰卡政府和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都不愿意倾听国际社会的声音。”

中文来源:2009年3月5日《参考消息》 题:印指斯里兰卡从中国获取武器

【《印度时报》网站3月4日报道】印度在很大程度上不愿向斯里兰卡提供“进攻性”武器以打击泰米尔猛虎组织,巴基斯坦和中国趁机填补了空白。

过去几年,斯里兰卡日益转向巴基斯坦和中国寻求武器供应。这使印度感到失望和苦恼,因为它把斯里兰卡视为自己的后院。

印度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甚至—度公开就此问题表示担忧,他指出斯里兰卡不应从中国或巴基斯坦寻求武器,因为印度作为“地区大国”会满足斯里兰卡的需求。

纳拉亚南的讲话激怒了斯里兰卡,特别是纳拉亚南还表示,由于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政治敏感性,印度不会向斯里兰卡提供进攻性武器。

斯里兰卡最近几年从中国获得了对空监视雷达、装甲运兵车、突击步枪、机关枪、高射炮、火箭推进榴弹发射器、导弹和炸弹等武器。


【日本《读卖新闻》9月18日报道】题:中国援建斯里兰卡南部港口引发印度担忧

中文来源:2008年9月19日《参考消息》 题:日报报道:中国援建斯港口引发印度担忧


斯里兰卡南部小城安伯兰托特在中国的资金和技术援助下正在成为一个大型港口。虽然当地对此充满期待,但中国此举却着实刺激了印度的神经。

2007年6月,中国企业主导下的建设工作正式开始。工程分三期实施,总占地面积达1500公顷。据斯里兰卡港湾管理委员会透露,预定于2010年结束的一期工程造价3.6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中国政府。当地工商总会负责人梦想着把安伯兰托特建成第二个迪拜。

印度海军参谋长梅赫塔大将在近日的一次演讲中称,中国要给印度洋一带围上一条(包围印度的)珍珠项链。从巴基斯坦西端的瓜德尔、斯里兰卡南部的安伯兰托特、孟加拉国港口城市吉大港直到缅甸的科科群岛,印度对于中国在上述地区援建港口的举动给予高度关注。特别是缅甸的科科群岛距离印度海军的要冲安达曼一尼科巴群岛的北端仅数十公里。中国人民解放军预计在此配备监听设施。

据印度一些有影响的媒体报道,印度副外长梅农等人在今年6月访问斯里兰卡时,曾就安伯兰托特港湾建设的详细情况和斯军购买中国的武器数量激增等一系列靠拢中国的动作向斯方表达了不满。有印度学者指出,如果安伯兰托特也配备了中国的监听设备,集中在印度南部的宇宙开发设施和核能发电活动也可能成为监听的对象。显示了印度对于自身所受安保方面威胁的担忧。

【《印度时报》网站7月1日报道】题:印度将培训斯里兰卡官兵

中文来源:2008年7月3日《参考消息》 题:印报报道:印度培训斯军人防中国"侵蚀"
就在印度敦促斯里兰卡采取政治行动解决血腥的种族冲突之时,印度实际上为斯里兰卡官兵打开了各类军事院校的大门。

消息人士称,仅在2008至2009年,就将有超过500名斯里兰卡官兵在印度各类军事院校接受培训,除了射击、航海、通信、反艇战等专门的海军培训课程外,他们还将在位于米佐拉姆中央直辖区瓦伊伦格特的反叛乱和丛林作战学校、位于代奥拉利的炮兵学校等院校接受培训。

与此同时,印度还加大了对斯里兰卡部队的武器供应,但武器主要是"防御性的"。

武器供应和军事培训这两项长期战略以及情报共享和海军巡逻"合作"等措施,都旨在遏制中国对斯里兰卡一步步的战略侵蚀。

事实上,由印度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率领的高级代表团10天前访问科伦坡,显示出印度对斯里兰卡日益向中国和巴基斯坦靠拢以获取武器的担忧。

尽管由于国内"泰米尔人的敏感情绪",印度尚未签署与斯里兰卡长期搁置的军事协议,但印度已彻底改变了不向科伦坡供应武器的早期政策。从2002年提供"苏坎亚"级近海巡逻舰开始,印度加快了向斯里兰卡供应武器的速度,军事培训的步伐也大大加快。

~~~

法广中文网法国报纸摘要

斯里兰卡政权的珍贵王牌—中国的支持

作者 艾娃

发表日期 18/05/2009 更新日期 18/05/2009 13:09 TU

周一法国各大报纸有关中国的报道只有世界报在国际版面上刊登的两篇文章。

一篇是该报南亚常驻记者波班撰写的专稿,题目是:“斯里兰卡政权的珍贵王牌—中国的支持”,并备有一幅从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经过印度洋上的南亚各国港口,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中国南海,直达广东和上海的海上运输地图。文章图文并茂从历史、经济等各个层面,介绍了斯里兰卡在通往中国的海上石油运输线上具有的重要性,及科伦坡、北京、新德里之间的关系。

作者开篇即认为:中国阴影笼罩着斯里兰卡国内冲突。面对国际社会的压力,尤其是西方国家要求暂时停火,以便对夹在冲突双方中的平民实施人道救援,科伦坡政府能够不予理睬,追其原因及其简单,那就是有赖于北京持久的支持。

文章分析称:西方国家目前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境,出于道义和政治的原因呼吁停火,但是西方的批评令科伦坡更为恼怒,进而靠拢可信任的同盟,而其中排名第一位的就是北京。在纽约中国严密关注联合国,以便随时阻止安理会针对冲突可能采取的举动。

波班认为:中国如此保护科伦坡是出于在前锡兰地区的决定性利益。地处印度洋上的交通要道,斯里兰卡是中国购买中东石油运输线上的中心环节,而该运输线对中国经济持久发展至关重要。中国百分之四十的石油需求要向外国购买,其中三分之二购自中东。北京自然十分关注其石油海上运输线的安全。而且从2007年起,中国投资在南部建造一座深水港,更使斯里兰卡成为这条运输线上的最重要的一站。作者指出这座深水港的建造是两国长久以来友好交往的结果,在1952年朝鲜战争时期,科伦坡就不顾美国的禁令和北京签署了一份以中国大米换取斯里兰卡橡胶的交换贸易协定,北京一直对此心存感激。另外双方的关系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得以加强。当时因不愿加大斯里兰卡政府和猛虎组织之间的冲突规模,西方国家拒绝向它出口军火,而北京则大力提供武器装备。

文章也注意到: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成功立足,引起新德里的不安。文章称:印度正惶惶不安地严密关注着中国与其周边国家巴基斯坦、尼泊尔、和孟加拉发展关系。

为应对中国,新德里也开始向科伦坡示好。此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印度军方情报部门曾训练猛虎组织成员,示好政策可以说是不可能实行的;1990年猛虎组织刺杀了当时的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双方关系彻底破裂。目前,印度和科伦坡在情报方面竭力合作,而且印度海军参加海上军事行动,也切断了从印度南部对猛虎组织的供给。

尽管如此,作者认为:印度能采取的政策还是有限的。这是由于印度不得不考虑其南部纳德邦六千多万泰米尔族人的态度。为此,印度拒绝向科伦坡出售进攻型武器。斯里兰卡前外交部长也曾表示说:如果依靠印度,我们早就已经输了。

综合以上情况,文章最后总结称: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战略利益还能持续很长时间。

5/19/2009

外交部:“党和政府早已有了明确的结论”



Former reformist Communist Party general secretary Zhao Ziyang poses for photos at the study room of his home in central Beijing in this undated photo taken in 1993. (REUTERS/New Century Media and Consulting Co., Ltd.)

据中央社、路透社和美联社等境外媒体报道,在今天(19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马朝旭避实就虚、笼而统之地回答了关于8x8事件20周年和赵的回忆录出版的问题。但在外交部网站上发布的记者会文字稿里,却看不到丁点相关文字。

中央社报道,今天记者会上有两个问题是有关8x8事件和赵的。第1次发言人马朝旭以不掌握情況未做回答,第2次他是这么回答的:

“关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在中国发生的那场风波和所有有关问题,我们党和政府早已有了明确的结论。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重大成就,事实证明,我们所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符合中国国情,符合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心声。”

中央社说,马朝旭在讲第1句话的时候,重复修改了3遍。

不管怎么说,马朝旭的回答也算是中国大陆官方对回忆录的首次回应。

20年前的今天,赵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广场看望学生。

相关报道:

Reuters: China brushes aside Zhao's Tiananmen memoirs
Associated Press: China defends Tiananmen crackdown, ignores memoir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老了也“照”样有所谓(图) 11/24/2008

5/20/2009 00:17:28

Robert Gehrke: The Next McCain?

The Next McCain?

by Robert Gehrke

The Daily Beast http://www.thedailybeast.com/

May 18, 2009 6:21am

Jon Huntsman’s decision to take the China ambassadorship follows a calculus that positions him as the Republicans’ new maverick—and a presidential contender in 2016.

President Barack Obama pulled off an extraordinary political rendition this week—snatching one of his potential Republican rivals for the 2012 election and shipping him off to China.

Utah Governor Jon Huntsman Jr. had laid claim to John McCain’s maverick mantle and, while publicly coy about his ambition, insiders here in Salt Lake City tell me that he was serious about his presidential aspirations: He met with top national political consultants and was in the early stages of creating a national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that would make his White House intentions clear.

Obama derailed that on May 5 in a private Oval Office meeting, where he offered the governor the job of ambassador to China, a position Huntsman was uniquely qualified for in a nation that he has been fascinated with since boyhood. An anecdote I was told this weekend: At age 11, Huntsman, whose father worked in the Nixon White House, helped haul Henry Kissinger’s luggage to a waiting helicopter when the secretary of State embarked on his secret mission to Beijing in 1971.

If this all sounds very McCain-like, that’s not a coincidence. Huntsman became McCain’s national co-chairman during the last election, prompting much griping as most Utah Republicans were lining up behind Mitt Romney, who ran the state’s 2002 Winter Olympics.


Without a doubt, he’s been groomed for this job ever since. We’ve all read how he speaks Mandarin fluently, adopted a daughter from Jiangsu Province, conducted business in the region, and served as ambassador to Singapore and deputy U.S. Trade Representative for the region. Visit his office, and you’ll find it adorned with Asian art, and at every opportunity, he slips in a Chinese phrase or Confucian aphorism.

“It’s a spectacular pick,” Evan Feigenbaum, a China expert with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and former State Department official in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tells me. “I think he’s someone who operates politically at a level the Chinese will appreciate.”

That political savvy has been on display in Utah since his first election in 2004. His approval ratings were recently in the mid-80s, despite (or maybe due to) his willingness to challenge the Utah orthodoxy, both his Republican Party and, more remarkably, the Mormon Church, the faith to which about two-thirds of the state’s residents belong.

Early in his first term, he advocated for protections for gay partners for things like hospital visitation and inheritance, and more recently went a step further, supporting civil unions. It was met with howls from conservatives that they had been stabbed in the back.

He liberalized liquor laws that were crafted 40 years earlier with the church’s help and had befuddled drinkers ever since. And he committed Utah to a regional cap-and-trade effort to combat climate change, to the outrage of Utah’s coal, oil, and gas industry.

If this all sounds very McCain-like, that’s not a coincidence. Huntsman became McCain’s national co-chairman during the last election, prompting much griping as most Utah Republicans were lining up behind Mitt Romney, who ran the state’s 2002 Winter Olympics.

Since last year’s Republican wipeout, Huntsman has criticized of the party the way McCain once did. Galled by the stranglehold of the religious right, he has challenged the party to open itself up to young voters and new ideas. He’s a fan of motocross, and has a collection of guitars and drums in the basement of the governor’s mansion. His message resonated in some quarters, and his national profile in recent months had climbed, as Republicans from around the country approached him for speaking engagements and urged him to run for the White House. He met recently with former McCain strategist John Weaver, architect of McCain’s insurgent 2000 campaign and an adviser on the 2008 reprise.

The China dispatch maybe be a short-term detour, but one with little downside. “2012 looked almost impossible for him, despite how well he’d been doing getting publicity,” says Kirk Jowers, a University of Utah political-science professor and attorney who has worked with both the McCain and Romney camps. Huntsman supported for federal stimulus (unlike Louisiana Gov. Bobby Jindal and South Carolina Gov. Mark Sanford), which makes him a hard sell with primary voters, and having Romney in the campaign could split the Mormon donor base that both men would lean on.

But 2016? Jowers finds that “very interesting, giving Huntsman the chance to burnish his credentials in the mold of another China ambassador: George H.W. Bush. “The ambassadorship to China… changes the whole way the country will look at Jon Huntsman,” says Jowers. “He goes from being a small-state governor to being a real global diplomat and the person who was entrusted with arguably the country’s most important foreign policy at a very critical time.”

Plus, by that point, the landscape will have changed, and working with the Democrats—something that McCain has made a habit of, but which seems a fatal quality among the base now—might be much more of an asset. Rest assured, this son of billionaire whose company produced the Styrofoam containers that housed eggs and Big Macs for decades, might be going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but he’s not going anyplace far politically.

“I think there was a desire that my father had to see what was over the next peak,” says Peter Huntsman, the soon-to-be ambassador’s brother. “I think of lot of what drives Jonny in Asia is to continue that challenge.”

Robert Gehrke, the senior government reporter for The Salt Lake Tribune, has covered Utah politics for 14 years, including seven years from Washington, D.C.

日本共同社:调查:80%美国民众认为日本值得信赖创新高

调查:80%美国民众认为日本值得信赖创新高

05.18 21:46

【共同社5月18日电】日本外务省18日公布了今年2至3月在美国实施的对日舆论调查结果。其中80%(去年为67%)的普通市民回答日本“能够信赖”,这一比例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行政和经济界等有识之士的这一比例也继续保持在91%(去年为92%)的高水平。

对于“谁是在亚洲最重要的伙伴”的设问,46%的普通市民和44%的有识之士选择日本,均列首位。选择中国的分别为39%和42%,以微弱差距排在第二。选择中国的比去年分别增加了4到5个百分点,反映了在应对全球经济危机上中国的影响力正在提高。

外务省干部就此次调查结果分析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重视日本的姿态,油价升高导致对日本混合动力车的兴趣提高都有利于增加对日本的信赖。”

对于仅面向有识之士的设问“是否赞成日本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57%表示赞成,比去年增加8个百分点。对于首次设置的问题“是否应该缔结日美自由贸易协定(FTA)”,62%的普通市民和67%的有识之士表示支持。

该调查开始于1960年,几乎每年实施。此次电话调查了约1500名18岁以上的普通市民和约250名有识之士。(完)

5/18/2009

日本《每日新闻》:鸭绿江两岸出现感情鸿沟

鸭绿江两岸出现感情鸿沟

日本《每日新闻》5月14日文章 记者西冈省二发自丹东

5月17日《参考消息》选译 题:鸭绿江两岸出现“感情鸿沟”

在迎来建交60周年的中国与北朝鲜之间,如今却出现了相当沉闷的气氛。北朝鲜无视中国的忠告,以人造卫星名义发射远程导弹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但记者走访中朝贸易大功脉辽宁丹东一带后,却明显感到两国国民之间情感依然相当疏远。

乘小船讲入鸭绿江观察对岸新义州居民的生活,曾是丹东鸭绿江边上很火的观光项目。然而,记者4月下旬在这里看到的却不是人声鼎沸,而是一片萧瑟。中国当地相关部门已发出游船不要靠近对岸的通知。当地导游告诉记者:“招揽不到游客了。以往游船靠向对岸,游客举起照相机时,北朝鲜居民都是笑脸相迎,但如今即使距离老远也会遭到对方辱骂。”

在2008年高达27亿美元的中朝贸易额中,有三分之二是经丹东实现的。然而当地贸易人士告诉记者,随着导弹问题带来的形势变化,北朝鲜方面的态度也发生了骤然变化,“上午还一切正常,下午突然宣布断绝贸易往来,不再支付货款”。据说在丹东从事贸易的朝方企业主要以粮食贸易为主,其中绝大多数企业均有北朝鲜军方背景。

前往平壤的国际列车在丹东车站办理完手续之后,过了中朝友谊桥就可以避入北明鲜了。以往在丹东站等车的北朝鲜居民买票之后即可进入站台,以便提前把行李交给乘务员。但如今车站方面已经禁止进入了。中朝友谊桥是铁路和公路并用桥,但都是单行线,不能在桥上错车。中国方面早就提出了将其扩建成新桥的主张,并已完成了新桥的设计方案。韩国媒体因此推测“在北朝鲜新义州附近将出现一个新特区”,从而导致当地地价上涨。然而,此事至今仍未得到北朝鲜的同意。

北朝鲜强行发射导弹的行为严重挫伤了中朝友好关系。

有中国外交人士指出:“只有维持朝鲜半岛现状,才最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刺激朝鲜(对中国)有害无益。”但北朝鲜这次的断然发射行为却导致了中方态度的变化。4月13日中国接受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的举动,是对北朝鲜表明的出乎意料的严厉姿态。

今年是中朝建交60周年,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任何要举行纪念仪式的迹象。

阿根延《文摘报》:中国:穷国,还是富国?

中国:穷国,还是富国?

阿根延《文摘报》5月16日文章

5月18日《参考消息》选译 题:中国:穷国,还是富国?

上海的现代化摩天大厦、奢华的餐厅和高档大型购物中心,这一切似乎都显示着中国已经迈入了美国和日本的发达国家行列。然而,世界银行仍然把中国归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与玻利维亚、印度和叙利亚没有区别。这个亚洲巨人仍需要接受工业化国家提供的上亿美元的国际援助。

世界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今天的中国?是把它视为一个可以帮助其他国家走出经济危机困境的富国?还是一个需要援助的穷国?

上海的一位钱姓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已经不是穷国了,尽管仍然有上亿人口生活在贫困当中。这位经济学家指出:“中国是世界上贸易总量最大的国家。”

上海无疑是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的一个缩影。但某经济咨询公司的安迪.罗思曼强调,中国仍有一半的人口是需要靠天吃饭的穷苦农民。他指出:“这部分人口相当于英国人口的一倍,他们每天的生活费不足1美元。”中国的一些官员不满于一些发达国家提出的让中国向国际金隔机构多出资的要求,认为这些国家无视中国身上仍背负着照顾贫困人口的重担这一现实状况。

渣打银行的经济学家李伟(音)说:“如果看看中国中西部地区的发展状况,你就会对国际社会对中国提出的种种要求感到困惑了。”李伟认为,衡量一个国家是穷国,还是富国的标准有很多,并非只有看它近年来创造的财富多少这一种条件。

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当中,许多分析家都提出中国可以成为把世界从经济衰退中拉回来的“引擎”。

但是,中国经济学家强调,中国只有先解救了自己才能拯救全世界。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魏尚进教授认为,中国的领导人非常及时地意识到,中国也无法逃脱经济危机的影响,因此他们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地解决问题。但是一些预测却指出,中国比其他任何富国都更加具备抵抗危机的能力。

罗思曼说:“正当全世界都在准备为金融市场注资的时候,中国人在很短时间里就完成了这项工作。”

世界发达国家背负的债务越来越重,它们的经济一天天地在衰弱,关于中国究竟是需要驯服的猛兽,还是需要帮助西方世界的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在今天显得尤为突出。

英国《经济学家》:中国产品质量低劣

中国产品质量低劣

英国《经济学家》5月14日一期文章

5月18日《参考消息》选译 题:中国产品质量问题症结何在

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加工厂,但最近爆出了毒奶粉、受污染的宠物食品和危险玩具等一系列丑闻,让人们对这个国家的生产标准提出质疑。有人为中国辩解说,随着产量增加,至少在短期内,与此相关的问题也会不可避免地增加。另外也可以指出,日本在战后发展时期和美国在19世纪末的制造业繁荣时期,也出现了质量存在问题的阶段,中国只是处在一个监督严密得多的环境中。

保罗.米德勒在其《中国制造劣质产品》一书中分析了这个话题。米德勒说一口流利的汉浯,2001年搬到中国,为在中国日益增多的西方公司做顾问,这些公司以在广州附近的新兴工业地带的分包关系取代欧洲和美国的工厂。那是到中国的理想时期。正常情况下开创新企业的问题没有阻碍米德勒。

他不仅很快、似乎很轻松地找到了客户,而且这些客户对在中国看到的一切感剑满意。工厂会想方设法取悦客户,价格非常低,生产周期很短。客户们在第一次离开中国时,都会对工厂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能熟练加工感到惊异,也会对能那么好、那么快、那么便宜地做多久感到疑惑。他们的疑惑是有道理的。

米德勒的主要工作就是应对他所说的“质量减退”,这是在中国工厂将实际上没有利润的合同变成有钱可赚的关系的过程中出现的。他看到的生产周期与理伦上的持续改进模式相反。在解决了创业阶段的困难并使产品符合规格以后,工厂内部的革新就变成了降低成本,有时其方式是令人讨厌的、危险的。在产品质量持续减退的过程中,包装变得低劣了,化学配方改变了,卫生标准降低了。

为了进一步创造利润。中国工厂向来自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大和拥有创新性产品国家的客户提供优惠的生产价格。但仅仅是因为工厂接下来可以直接把仿制品卖给忽视专利和商标的其他国家。米德勒说,这是一种工厂套利。

对问题产品的第一道防线是工厂的客户,即进口商,他们开始怀疑中国的制造业“伙伴”并希望弄清楚真实情况的时候,也正是他们非常急于在中国找到像米德勒这样的人的时候,这表明他们需要信息。

认识到这些情况以后,西方零售商正越来越多地利用国外的实验室来检验中国的产品。但是米德勒认为效果一般,因为检验的方式很有限,而生产商有很多规避检验的办法。

以这种眼光看待所有的中国公司当然是不公平的。有一些公司在质量上得到了国际队可,但是与日本美国不同,这些公司也要为国际认可付出代价,因为随之而来的是不受败迎的监督。米德勒目睹了大型现代化的中国工厂将工作外包给较小的工厂。这些小厂更容易规避环境控制以及安全标准。

清理这种混乱局面的明显办法是更广泛的信息披露,但是由谁来披露?中国的媒体通常都受到控制,外国记者也是。米德勒说,许多生产问题都是当地的生产企众所周知的,但这些企业相互勾结,透露内内幕的人也不会得到奖赏。因此,发现问题的途径将是最槽糕的,即购买中国产品的消费者自己进行辨别。


Books & Arts

Chinese manufacturing

Poorly made

May 14th 2009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Why so many Chinese products are born to be bad



(Photo: Reuters)

THE recent scandals about poisoned baby milk, contaminated pet food and dangerous toys from China have raised questions about manufacturing standards in the country that has become factory to the world. In China’s defence, it was probably inevitable that as production grew so would the problems associated with it, at least in the short term. Similarly, it could be argued that China is going through the same quality cycle that occurred during Japan’s post-war development or America’s manufacturing boom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but in an environment with infinitely more scrutiny.

A response to both these observations can be found in “Poorly Made in China” by Paul Midler, a fluent Chinese speaker who in 2001 moved to China to work as a consultant to the growing numbers of Western companies now replacing factories in Europe and America with subcontracting relationships in the emerging industrial zone surrounding Guangzhou. It was the perfect period to arrive. The normal problems of starting a business, such as getting clients or providing a value proposition, do not hinder Mr Midler, who had the benefit of being in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Not only did he quickly, and seemingly effortlessly, find customers, they were delighted with what they found in China. Factories will do anything to please. Prices are famously low and production cycles short. His clients returned from their initial trips to China stunned by how quickly factories became proficient and puzzled by how much could be done so well, so fast, so cheaply. They were right to wonder.

Most of Mr Midler’s work is coping with what he calls “quality fade” as the Chinese factories transform what were, in fact, profitless contracts into lucrative relationships. The production cycle he sees is the opposite of the theoretical model of continuous improvement. After resolving teething problems and making products that match specifications, innovation inside the factory turns to cutting costs, often in ways that range from unsavoury to dangerous. Packaging is cheapened, chemical formulations altered, sanitary standards curtailed, and on and on, in a series of continual product debasements.

In a further effort to create a margin, clients from countries with strong intellectual-property protection and innovative products are given favourable pricing on manufacturing, but only because the factory can then directly sell knock-offs to buyers in other countries where patents and trademarks are ignored. It is, Mr Midler says, a kind of factory arbitrage.

The first line of defence against compromised products are the factory’s clients, the importers. The moment they begin suspecting a Chinese manufacturing “partner” and want to discover what might be unfolding is the moment they become particularly eager to find people in China like Mr Midler. That suggests they want information. But, as Mr Midler discovers, they are finicky about what is found. When suspicions turn out to be reality, all too often they become unhappy—miserable about resolving something costly and disruptive, yet terrified about being complicit in peddling a dangerous product. This is particularly true if the problems could go undetected by customers. Better, to some extent, not to know.

Aware of these dynamics, Western retailers increasingly use outside testing laboratories for Chinese products. But this too, Mr Midler writes, is more form than function, since the tests are by their very nature more limited than the ways to circumvent them. The process resembles the hunt for performance enhancements used by athletes, where a few get caught but the cleverer ones stay ahead by using products not yet on the prohibited list.

It would be unfair, of course, to see all Chinese companies in this light. A few are gaining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for quality, but in contrast, say, to Japan or America, this recognition comes at a cost to the firms themselves because it is accompanied by unpopular scrutiny and compliance. This odd situation became apparent when Mr Midler witnessed large, modern Chinese factories outsourcing work to smaller, grittier, facilities even though this meant forgoing the production benefits from economies of scale. The tiny outfits were in a much better position to skirt environmental controls and safety standards for products and workers.

The obvious way to clean up this mess—and to know whether it is really as pervasive as this book suggests—is through broader disclosure, but by whom? The Chinese press is sometimes revealing but typically controlled, as are foreign reporters. Many production problems are well-known within local manufacturing circles, Mr Midler says, but collusion is rampant and there are no rewards in China for whistle-blowing. Most of the people in Mr Midler’s position would not dream of disclosing what they see and many testing laboratories protect their reputation by hiding, rather than revealing, what they test. As a result, if Mr Midler’s perceptions are true, the primary source of discovery will come in the worst possible way—by consumers who buy Chinese products, only to discover their flaws themselves.

日本《选择》:变化了的一代

变化了的一代

日本《选择》月刊5月号文章

5月16日《参考消息》选译 题:日刊描述中国年轻人生活

现在二三十岁的中国年轻人生长于邓小平体制之下。被所谓“先富论”的经济增长至上主义和“白猫黑猫论”的现实主义所熏染。

市场经济导致了极端的贫富差距。所谓“向钱看”的拜金主义风潮席卷全国。据胡润富豪榜统计,全中国个人资产达到1000万元以上的有82.5万人,平均每1万人中就有6个。富豪的平均年龄为39岁。有一些是利用网络致富的风险投资企业家。

富豪半数居住在北京、广东、上海。其中住在北京的最多,达到14.3万人,平均每140人中就有一个。为什么作为政治中心的北京会有这么多富豪呢?这主要是源自“有权就有钱”的体制。

而占领网络这个虚拟世界的年轻人则以“愤青”自称。他们的愤怒情绪主要针对轻视中国的外国势力和本国某些政府部门。2005年的反日游行眨眼之间由北京、上海、广东扩散至全国。去年,西藏问题又引发了反法游行。愤青们陶醉在民族主义的快感中。

“宅男”、“宅女”这样的词在去年开始流行。虽然源自日语,但在中国意思却发生了变化,专指窝在家里沉浸在网络和游戏中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是比愤青更年轻的十几、二十几岁的一代人。他们是看着日本漫画和韩剧长大的。和愤青不同,他们对政治更加漠不关心。

愤青和宅男宅女或许不再会提出民主化要求了。但是共产党领导集体又有了别的担忧,这就是党员的腐败。这甚至动摇了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中国官员提出必须要提高年轻的共产党干部的修养,现在35岁以下的党员干部占到全体党员的30%。据说一些为了致富而入党的人“表面上装得清廉,背地里呼朋唤友吃吃喝喝”,“公然带着情人出入公务场合”。

某些企业和团体对刚刚大学毕业的底层干部进行钱、色、酒等前期投资。作为国家统治阶层的共产党组织正面临着从内部被攻破的局面。这样一来,与权力相关的阶层与远离权力的阶层之间的差距今后或许还将继续扩大。

今后,中国或许将进入一个生活在社会底部的弱势群体谋求生存权的时代。

5/15/2009

Web 2.0时代的中国传媒Control 2.0



使用「慧科新聞搜索」, 檢索川震後一年中國大陸媒體中全文中含有「地震 and 校舍倒塌」字樣的文章,可以看到校舍倒塌報道有明顯的漲落曲線。

川震校舍倒塌報道被禁始末

作者:錢鋼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主任

香港《傳媒透視》2009年05月號

一年前的「五.一二」大地震,集罕見天災與社會矛盾於一體,新聞報道亦呈現極其複雜的局面,難以或褒或貶簡單評說。救援之初的資訊傳播,曾讓世界看到「前所未有的新聞開放」(《泰晤士報》北京分社社長馬珍語),而中國傳媒因報道「校舍倒塌」遭遇的壓制,給世人的印象則截然相反。


……

筆者曾在上期《傳媒透視》撰文,提出「Control 2.0」(傳媒控制升級版)問題。中國大陸對傳媒的控制一如既往,但「控制」本身發生了諸多變化。除了方式和手段,控制的選擇標準—什麼要控制?什麼不控制?什麼從嚴控制?什麼可以放鬆?—也在變。過去的控制,重意識形態,黨的宣傳部門常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正統衛道士的身份整肅媒體。後極權主義(亦稱「市場列寧主義」)時代的中國,意識形態趨淡,中央權威趨弱,地方和利益集團的勢力上升。當今的控制,最重要的出發點是現實政治利益。各級官員和利益集團常假手宣傳部門封殺媒體,而他們攻擊媒體的最嚴重罪名,是「損害國家利益」和「破壞社會穩定」。這就是為什麼在四川地震的報道中,災情報道比唐山地震時期及時、透明了許多,而校舍倒塌報道卻遭封禁。校舍倒塌報道扯開了官場腐敗黑幕的一角。



「躲猫猫」与新闻控制的「升级版」(Control 2.0)

作者:錢鋼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主任

香港《傳媒透視》2009年04月號

笔者曾用「3C」描述中国传媒现状,即:Control (控制)、Change (变化) 和Chaos
(混沌)。当下依然。「党管传媒」未有松动,但商业化和互联网正深刻影响传媒生态。「改变受到控制,控制亦在改变」,局面更为混沌。

……

中共当前的迫切需要,是「维稳」(维持稳定)、化解冲突、避免社会危机爆发。为此,十分需要「控负」(控制负面报道和舆论),掌握传播主动权。由此观之,伍皓实有功于政府。云南省委宣传部的奇招,使他们没有重蹈瓮安事件覆辙。他们依然是在控制,手法却是欲擒故纵,请君入瓮,邀请网友走到前台,以此对激烈的网络舆论釜底抽薪。伍皓的做法客观上推动了司法调查,弱化了网络上借「躲猫猫」对政府的呛声。Google的关键词访问量统计显示,零九年「躲猫猫」传播烈度的高峰,大大低于零八年的「俯卧撑」。

种种迹象表明,当局对中国传媒的控制,「版本」正在升级,目前的管制,可称为「Control 2.0」。 对这一变化趋势,我们将持续观察。


悖境中的中國傳媒

作者:畢研韜 海南大學傳播學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

香港《傳媒透視》2009年05月號

中國傳媒正在有序和無序中艱難地探索著。中國民間對官方傳媒的不滿已經公開化,官方管制傳媒的傳統模式已經失效。值得慶幸的是,政府反覆高調宣示保障新聞自由。

中國傳媒壓力激增

中國傳媒面臨的輿論壓力激增,而且越來越公開化。二零零九年一月和三月,凌滄洲等人發表了《抵制央視,拒絕洗腦》和《再見!宣傳與謊言》兩封公開信,譴責中國的「喉舌們」。這些啟迪民智、鼓舞人心的號角,刺破了新聞界與學術界沉悶的氛圍。

……

中國政府還亟需建立「政治正確和技術正確同等重要」的理念。無論是管理層面還是業務層面,過度強調「政治正確」而忽視「技術正確」的做法害黨誤國。二零零八年留給我們的教訓是,只有愛國熱情是無力改善中國形象的。中國必須重用更多具有國際視野的專業人才。

中国活体动物市场一瞥(组图)

China: a peek inside live animal markets (16 pictures)

来源:英国《卫报》网站http://www.guardian.co.uk/
翻译: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1. The live animal markets of Guangdong province are notorious for the huge array of reptiles, insects, fish and many other creatures destined for the soup pot, dinner plate and traditional medicine cabinet. Luo Xinmei and her NGO, the Asian Turtle Rehabilitation Centre, are trying to save wild animals by changing Chinese tastes. Photograph: John Hooper

广东省的活体动物市场可谓臭名远扬,因为大堆小量的飞禽走兽、山珍海味经过这里而成了人们杯中餐、盘中菜和中药材。罗新梅(音)和她的非政府组织(NGO),亚洲龟康复中心(the Asian Turtle Rehabilitation Centre),正在试图通过改变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拯救野生动物。



2. A sliver of slither to get the saliva going? A handful of snakes is held at arm's length by a market trader in Guangzhou China. Photograph: John Hooper

一块蛇肉就能让你垂涎三尺?中国广州市场上的小贩抓着一把手臂长的蛇。



3. A bowl of live water beetles. The water beetle, also known as the 'predacious diving beetle', is often fried with garlic and ginger and sold as a side dish. They can also be steamed and served on watercress with a plum sauce. Photograph: Sinopix Photo Agency Ltd / Rex F/Rex Features

一碗活生生的水甲虫。水甲虫,又称“龙虱”,经常油炸后佐以大蒜和姜作为小菜卖。也可以清蒸后与西洋菜凉拌。



4. A kitten claws at the bars of its cage at Qingping market. Photograph: Joe Tan/Reuters

清平(音)市场上的一只小猫在抓关它的笼子。



5. Scorpions climb on top of each other like crabs in a bucket at the seaside. Many will end up in soup, prepared as in this recipe from the World Museum, Liverpool. Photograph: John Hooper

蝎子相互爬到对方身上,就像海边水桶中的螃蟹一样。许多蝎子将被做成汤,根据利物浦世界博物馆(the World Museum)的食谱精制而成。



6. Turtle soup is enjoyed not just in China but in many cultures, including the southern US. Photograph: John Hooper

龟鳖汤不只在中国是美味佳肴,在许多文化中都如此,包括美国南部。



7. Turtles destined for the soup pot. Photograph: John Hooper

这些龟注定要进入汤锅。



8. The Asian Turtle Rehabilitation Centre is part of a growing and increasingly important band of young Chinese trying to help endangered species by changing consumer attitudes. Photograph: John Hooper

一群年轻的中国人正在试图通过改变人的消费观念拯救一些物种,这个群体正在日益壮大并且越来越重要,亚洲龟康复中心正是其中之一。



9. Fish at the Taipinp animal market in Guangdong. Photograph: John Hooper

广东太平(音)动物交易市场上的鱼。




10. Civets are used around the world not only for their meat but for a musk used to stabilise perfume - which animal rights groups object to - and to produce kopi luwak, also known as civet coffee. The creatures eat coffee berries which pass through them undigested; it is said that the process adds to the coffee's flavour, and the beans fetch a high price. Photograph: Paul Hilton/EPA

世界各地的人不只吃麝猫(或灵猫)的肉,还取它的麝香用来稳定香水——这是动物权益组织所反对的,并且用来生产猫屎咖啡(kopi luwak),也称麝猫咖啡。咖啡浆果被这种动物吃下后,经过它们的消化道但并未被完全消化。据说这个过程能给咖啡增添特别的风味,这种咖啡豆价格昂贵。



11. Kittens by the bag. Money changes hands for a bag of live cats destined for the table. Photograph: Richard Jones/Rex Features

装在袋子里的猫咪。活生生的小猫经过金钱交易就被送上餐桌。



12. Baby rabbits are properly called rabbit kittens. Rabbit meat is low in fat, high in protein and does not have the cholesterol level of chicken, beef or pork. Rabbit can still be found in UK butchers, but less so in supermarkets. Photograph: Sinopix/Rex Features

兔崽被称作兔宝宝更合适。兔肉低脂肪、高蛋白,并且胆固醇的含量又比鸡肉、牛肉和猪肉低。兔子仍能在英国的厨房和超市里找到。



13. Juxtaposition. Cats are kept in a chickenwire cage above a chicken that is less likely to try to scratch or otherwise hurt its handler. Photograph: Reuters

并置。猫也被装在鸡笼里放置在鸡的上面,两者相安无事。



14. Field rats are kept inside a cage before being slaughtered and cooked at a wild game restaurant in Guangzhou, China. Photograph: China Photo/Reuters

中国广州田鼠被装在笼子里等待宰杀烹饪,



15. Dogs are transported in cages to Guangzhou market. Photograph: Nordahl Aleksander/Rex Features

狗被装进笼子里运往广州市场。



16. A turtle for sale at a market in China. Photograph: John Hooper

中国市场上一只待售的龟。

《卫报》相关报道:

Guardian: Student activists try to save wildlife on China's menu(学生活跃分子试图挽救中国菜单上的野生动物)
视频:Guardian: Young animal activists challenge Chinese culture(青年动物活跃分子挑战中国文化)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嘉陵江渔民捕获的巨鳖难道是稀世斑鳖?(图) 12/12/2007
福禄祯祥:前程未卜的稀世斑鳖 12/7/2007

5/18/2009 22:50:51

5/13/2009

512周年祭,“中国封上一扇开启的门”(组图)

纽约时报网四川地震周年祭图集

翻译: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China Commemorates Sichuan Quake

中国纪念四川地震

The New York Times

May 13, 2009



On the one-year anniversary of the May 12 earthquake that hit Sichuan Province, state leaders paused to remember all who had lost their lives in the quake-devastated town of Beichuan.
Photo: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5月12日四川地震周年祭日,国家领导人静默纪念所有北川县城的遇难者。



Parents of dead students gathered at the wreckage of Beichuan Middle School, where about 1,300 of the 2,900 students and teachers were killed.
Photo: Feng Li/Getty Images

死亡学生父母聚集在北川中学废墟前,这所学校的2900名师生中有约1300名遇难。



The anniversary was dogged by continuing questions about the deaths of thousands of Sichuan children crushed in the rubble of school buildings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ays were solidly built, but many parents insist were substandard.
Photo: Feng Li/Getty Images

有一个问题仍然困扰着周年祭日,四川的数千名学生被埋葬在了教学楼的瓦砾之下,中国政府声称教学楼没有问题,但许多父母坚称建筑质量不合格。




Seeking to calm the turmoil, the government issued a report last week stating that official inquiries had found no evidence that poor construction contributed to the school collapses.
Photo: Feng Li/Getty Images

为了息事宁人,政府上周发布了一个报告,声称调查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建筑质量差导致学校倒塌。



The report said that 5,335 students had died in the earthquake.
Photo: Jason Lee/Reuters

报告中说有5335名学生在地震中遇难。



Visitors viewed Beichuan on the anniversary. Nearly 5 million people were left homeless by the disaster.
Photo: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祭日游客参观北川。地震导致近500万人无家可归。



President Hu Jintao held a ceremony commemorating the one-year anniversary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in Yingxiu. Mr. Hu pledged strengthened support for rebuilding and disaster prevention and efforts toward a "more harmonious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nature."
Photo: Pool photograph by Nelson Ching

四川地震一周年纪念活动在映秀镇召开,胡锦涛主席讲话。胡保证大力支持重建,预防灾害发生,朝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努力。



An earthquake survivor burned offerings to mourn her relatives at the ruins of Beichuan County.
Photo: Jason Lee/Reuters

一名地震幸存者在烧冥币,以纪念她在北川废墟下的亲人。


《纽约时报》相关报道:

In Year After Quake, China Sealed an Opened Door

地震一年后,中国封上一扇开启的门

Over the past year, as they tried to expose instances of substandard school construction, bloggers, activists and parents whose children perished under mounds of rubble have been harassed or jailed. Most parents acknowledge that they accepted payments from the government that require them to stay silent on the matter.

In recent weeks, as the anniversary approached, scores of foreign journalists trying to interview aggrieved parents were intimidated and roughed up.

Ai Weiwei, an artist and architect who has organized a campaign to count the number of dead children, said that 20 of his volunteers had been attacked or detained and that his blog postings were frequently deleted. “What the government has done is irresponsible,” said Mr. Ai, one of the few critics who has remained unscathed. “The Chinese people deserve better.”


纽约时报网四川地震专题:http://topics.nytimes.com/top/news/science/topics/earthquakes/sichuan_province_china/index.html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512一周年,探求真相仍受阻挠 5/6/2009

美联社相关报道:

The Associated Press: Government blunts activism set off by China quake ‎5/9/2009‎

16:51:27

中国内地确诊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路透中文图集)

http://cn.reuters.com/news/pictures/cslideshow?sj=2009051233047-7126-CN.js&sn=中国内地确诊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 First case in China&sl=12

路透中文网“甲型H1N1流感”专题

http://cn.reuters.com/news/globalcoverage/swineflu

5/12/2009

科学家预测全球性大流感初见端倪

科学家预测全球性大流感初见端倪

BBC中文网

2009年05月1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2:27北京时间 06:27发表

科学家首度发表对甲型H1N1新型流感蔓延的详细分析报告。

分析显示,这一新型流感的爆发可以与上个世纪的全球性流感相比。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在最新一期《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对甲型H1N1新型流感蔓延的详细分析报告。

这是自甲型H1N1流感爆发以来,科学家首次对它的传播程度和死亡人数作详细分析。

分析预测显示,甲型H1N1流感的病毒要比一般流感病毒的传染性强得多。

季节性流感的传染率通常是十分之一,而现在这一新型流感的传染率,到目前为止是三分之一。

这一研究结果显示,全球范围内可能会有数百亿人受到H1N1流感病毒的感染。

虽然这份分析报告对死亡人数的预测不很清楚,但报告指出,病人的死亡率可能在千分之4到千分之14之间。

所有这些都证实了专家此前的担忧,那就是一场全球性大流感现在已经初见端倪。

5/11/2009

中国政府引导“80后”爱国

2009-5-10 来源:《参考消息》 题:中国政府引导“80后”爱国

【日本《读卖新闻》5月9日文章】题:中国政府引导“80后”爱国(作者 该报编委藤野彰)

一进入5月,北京的夏天就马不停啼地赶到了。今年似乎要比往年经历一个更加酷热难耐的夏天。为了迎接10月1日建国60周年,中国当局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肆鼓动国民的爱国热情。

在1994年,中国官方公布《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呼吁民众“爱国”、“爱党”。上个月中国又要求围绕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深入开展群众性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并制定了“在广大青少年中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方针。

15年来推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一个就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将爱国主义作为新的团结国民的理念取代影响力日渐下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此外也有将爱国主义作为阻挡欧美思想涌透的防被堤,维护一党统治的目的在内。但是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出生的新一代越来越远离政治的倾向似乎才是当局更加担忧的。

中国一项调查显示,78%的大学生不关心政治。学生们给出的理由是,“政治是少数政治家的事情,和我们离得太远”,“政治没意恩,还是应该追求经济利益”。此外对于马列主义,11.3%的学生认为它们“已经过时”,11%的人认为“这不过是众多理论中的一种,不应将就奉为单一的指导理论”。

这些不关心政治的学生在中国被称为“80后”。他们大多数是独生子女,生于上世纪80年代,成长于富裕的消费社会,“和上一代充满理想主义政治热情的学生不同,这代人有着更强的功利主义和个人中心意识”。

比“80后”更加关注政治的上一代人推动了民主化运动,这虽然令共产党头痛,但不关心政治的阶层如果扩大也有可能造成共产党自身凝聚力的降低。

爱国主义教育可以看作是一场如何引导“80后”爱国、爱党的体制维护运动。


一代人的变化

2008-5-7 来源:《参考消息》 题:港报文章:爱国主义重塑“80后”一代

【香港《南华早报》5月5日文章】题:一代人的变化(作者香港理工大学助教潘洁)

与先前的民族主义运动一样,大学生成了最近抗议海外新闻媒体和奥运火炬在伦敦、巴黎和旧金山传递时所受干扰的示威活动的核心。但是,这一次,观察家惊讶的是:一批令人意想不到的抗议者参与了抗议活动--1980年后出生的人,被称为"80后"一代。

这代人被归纳为“自我一代”,一个并不讨人喜欢的标签。由于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这些年轻人成了家庭金字塔塔尖上的小皇帝和小公主,有人说这代人是被惯坏了的一代。而且,这代人是喝着中国改革与开放政策的经济乳汁长大的,成长在迅速致富的家庭里,他们的思想与父辈迥然不同。他们被认为是以自我为中心,追求物质享受,但缺乏合作精神和社会责任感。

就在社会学家开始担陇中国的未来之际,这样一个看似垮掉的一代(共有2亿入左右),却引起了公众注意。

中国留学生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外举行抗议活动,身穿印有"我爱中国"字样的T恤。中国内地的学生还开设了反CNN网站,驳斥CNN、BBC、福克斯以及《泰晤士报》关于西藏暴乱的新闻报道。内地的学生还参加了若干城市的街头集会,尽管高校已采取措施限制示威游行。“80后”最近的举动似乎驳斥了社会对他们的一贯看法。看来他们既对社会大事敏感,也愿意采取集体行动。

“80后”是中国第一代电视迷、网游迷、进口快餐连锁店主顾及好莱坞电影的忠实观众。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对文明冲突和众多利益竞争麻木不仁。因此,当他们因北京奥运而逐渐增强的民族自豪感遇到海外对中国的过度批评时,他们感到受挫。当外国媒体把他们的爱国主义描述成政府宣传洗脑的结果时,他们深受伤害。因此,当他们认清完全不同于他们想像的现实时,他们对全球美景的假想化为乌有。

正如中国的社会学家指出的一样,这代人的性格交织着众多矛盾因素。他们依靠自己,但也叛逆;他们愤世,但也务实;他们以自我为中心,但也追求平等。这些矛盾的性格反映了他们与父辈间的价值观冲突,反映了有限的机会与他们过度的生活期望之间的差距;反映了家人的过高期望与他们抗拒为他人而活之间的鸿沟。

最近中国与西方批评者之间的对峙是一个警醒的呼唤,迫使“80后”面对现实世界,成长为有责任感的公民。但是,这也有可能加强他们对社会和世界根深蒂固的悲观怀疑。

与前辈一样,“80后”将因重大事件而得到重塑。这次事件之后他们将何去何从仍有待观察。不管怎样,“80后”作为中国的未来有理由受到更多的公众关注。

刚结束中国之行的德国外交高官表示一我在中国没有感受到反西方情绪

德国之声:德国前驻华大使史丹泽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

中国民族主义新分支

2009-4-16 来源:《参考消息》 题:内地爱国主义讨论趋理性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4月15日报道】题:中国民族主义新分支(记者斯蒂芬妮·王发自长沙)

最近,一场樱花树下的冲突和一本刚出版的新书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关于中国正在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大讨论。

3月21日,一对母女在樱花盛开的武汉大学校园内穿和服拍照时,遭到一些年轻人围观驱赶并声讨:“穿和服的日本人滚出去!”经媒体直传,“和服事件”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热点。根据搜狐网的一项调查,51%的网民支持骂人者,而47%的网民认为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应当以更理性的方式得到表达。

“和服事件”绝非一起孤立事件。它让人们回想起2007年关于丹顶鹤(别名日本鹤)能否成为中国国鸟的辩论,以及2006年关于樱花是否象征中国国耻的讨论。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全国出现的反日抗议就更不必说了。

中国人普遍对国家的日益强大感到自豪。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绪也伴随着这种自豪感高涨起来,年轻人中尤其如此。这种民族主义热情很容易引发反日情绪,原因不仅在于历史仇恨,更在于日本领导人没有对战争作出真诚道歉。

羹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爱德华·弗里德曼说,改革开放以来,反日的民族主义成为维护社会团结的强大凝聚力。教育体系把外敌入侵描述成一段屈辱的历史,当中国人感到祖国的尊严遭到侵犯时,爱国情绪油然而生。在这方面,日本并非中国日益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惟一对象。

中美两国的双边关系历来不乏戏剧性,而中国一直认为责任在于美国。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使馆,2001年,中国一架战机与美国的EP-3间谍机相撞。

去年的北京奥运会前夕,“藏独”支持者不断破坏奥运火炬传递,很多中国人对他们眼中西方媒体的偏见感到十分愤怒。一群中国海外知识分子成立了一个反CNN网站,目的是“拆穿西方媒体的谎言,还原事实真相”。在志愿者的支持下,该网站办得有声有色。

巧合的是,近日,一本名为《中国不高兴》的畅销书出版了。该书呼吁,中国应当对目前的对外和相关对内政策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对于“和服事件”和这本畅销书的讨论是当前关于民族主义的全国性辩论的一部分。令人欣慰的是,在这场讨论中,不乏批判狭隘民族主义或仇外情绪的理性思维。

公众对《中国不高兴》的看法存在分歧。激进的支持者认为,该书是对民族主义的完美诠释。其他评论者则认为,该书是在宣泄中国的民族主义狂热,以肤浅和傲慢的方式发泄对西方偏见的愤怒。

中国政府也对此书表现出担忧,担心它可能给“中国威胁论”落下口实。毕竟中国的目标是和平崛起。北京必须巧妙地控制这股民族主义力量,否则将来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5/10/2009

卫生部:四川省发现一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

四川省发现一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09年05月10日   来源:卫生部网站

5月10日下午,卫生部接到四川省卫生厅报告,四川省人民医院发现1例发热病例,根据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验结果,初步诊断为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

患者包某某,男,30岁,目前在美国某大学学习。患者于5月7日由美国圣路易斯经圣保罗到日本东京,5月8日从东京乘NW029航班于5月9日凌晨1时30分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并于同日10时50分从北京起飞,乘川U8882航班于13时17分抵达成都。患者5月9日在北京至成都航程中自觉发热,伴有咽痛、咳嗽、鼻塞和极少量流涕等症状,在成都下机后自感不适,遂直接到四川省人民医院就诊。5月10日上午,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两次复核检测,结果均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弱阳性。四川省卫生厅组织省内专家组进行会诊,按照《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2009年试行版第一版)》,初步诊断患者为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目前,患者已转送成都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其就诊过程中的密切接触者也已采取医学观察措施。

卫生部已派出专家组于今日赶赴成都指导诊疗和防控工作。卫生部要求四川省卫生部门加强患者临床救治,做好相关流行病学调查和密切接触者追踪,立即将患者标本送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实验室复核检测。

卫生部已通知有关省市紧急寻找与该患者有密切接触的旅客,并呼吁乘坐上述航班的乘客和知情者尽快与当地卫生部门取得联系。

卫生部已将有关情况通报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

世界卫生组织(WHO)中文网“甲型H1N1流感”专题

http://www.who.int/csr/disease/swineflu/zh/index.html

甲型H1N1流感

世卫组织正协调全球应对甲型H1N1流感人患病例的行动,并监测流感大流行的相应威胁。本页的内容密切跟踪了事态的进展情况,并为公众提供技术指导和有用的信息。

:: 世卫组织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 


最新消息

甲型H1N1流感–最新简报21
2009年5月8日

甲型H1N1流感–最新简报20
2009年5月7日

更多有关甲型H1N1流感暴发的信息

声明

粮农组织/世卫组织/国际兽疫局联合声明
2009年5月7日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的声明
2009年4月29日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的声明 
2009年4月27日

相关链接

预警和应对活动 

《国际卫生条例(2005)》 

主题概览:流感 

常见问题

用抗病毒药物治疗甲型H1N1流感 

甲型H1N1流感的疾病常识 

我能做些什么? 

旅行是否安全? 

所有常见问题

指导文件

关于甲型H1N1流感暴发时社区内使用口罩的建议
临时指南 

在大流行阶段第5至第6级期间的行动建议

相关文件

人感染甲型 H1N1 流感疫情 - 论人类与动物的相互关系 [pdf 215kb] 

世卫组织流感大流行准备计划清单 [pdf 439kb]

:: 更多关于猪流感的信息 - 英文 

30秒洗手法防甲型H1N1流感

日本推荐30秒洗手法防新型流感

05.10 21:21

【共同社5月10日电】日常生活中勤洗手不仅对预防新型流感,而且对所有传染病而言都是有效的预防方式。正确的洗手方式能大幅降低被感染的风险。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等的材料,洗手时应注意如下问题:

为避免留下“死角”,应该摘去手表和戒指。剪短指甲也非常重要。比起会被很多人碰触的固体肥皂来,液体皂更为适宜。

搓出肥皂泡后,用20-30秒时间洗净双手所有角落。不过30秒钟时间出人意料是比较长的。有专家建议用唱两遍《生日歌》来大致估算时间,这种方式适合于容易产生厌烦情绪的儿童。

必须有意识地重点清洗拇指、手背和手腕等容易匆匆了事的部位。用流水冲干净后,使用纸巾或风干机将手弄干。使用公用毛巾可能造成传染扩大。

洗手后关水龙头时也要引起注意,因为此时可能会让特意洗干净的双手再度附着上病毒。平时应该给水龙头消毒,或是用擦完手后的纸巾关闭龙头。(完)

甲型H1N1流感与普通流感之异同

新型流感与普通流感之异同

05.09 20:44

【共同社5月9日电】新型流感(甲型H1N1流感)与普通流感的共同点较多,也存在一些不同之处。有关新型流感的传染方式、症状、疫苗和治疗药物,目前已知的信息如下。

▽传染半径为2米

和普通流感相同,新型流感被认为主要通过飞沫传染,即吸入了患者咳嗽和打喷嚏时散布的病毒。通常距离患者约2米以内的人有被传染的危险。手在接触附着有病毒的物体后,如果碰触口鼻部位也会将病毒带入体内造成感染。

从被感染到出现症状的潜伏期为1~5天,最长可能达7天。症状出现前一天至发病后7天左右可能会传染他人。

▽重症患者较少

虽然该病毒被认为传染性很强,但重症患者较少。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表示,对44名美国患者的分析显示96%的人出现了高烧(平均体温为39度),多数患者伴有咳嗽、喉痛、肌肉酸痛等流感典型症状。值得注意的是,约半数患者出现了普通流感罕见的腹泻症状。

专家还注意到新型流感患者中,几乎没有在普通流感情况下病情容易加重的60岁以上老龄患者,但10多岁的年轻患者明显较多。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最新报告称,18岁以下的患者比例为60%,而51岁以上的患者仅占5%。有见解认为,高龄人士在过去已经感染过类似的病毒,可能具有某种免疫力。目前这一观点尚待证实。

▽疫苗和治疗药

新型流感H1N1的病毒类型与每年爆发的甲型苏联流感相似,但目前研究显示,即使接种过普通流感疫苗,也不能期待对新型流感产生效果。目前尚无针对新型流感的疫苗,预计生产出疫苗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

因此,目前主要的治疗方法是服用抗流感药达菲(tamiflu)和瑞乐沙(relenza)。在症状出现早期投放这两种药物被认为是有效的。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中央政府和各地方政府共储备了3650万人份的药物,其中达菲3380万人份,瑞乐沙270万人份,今后还要将达菲的储量再增加830万人份。

▽勤洗手防感染

为预防感染,重要的是使用肥皂洗手,充分保证睡眠和营养,保持身体健康。此外还有必要尽量避开人群聚集地等,需要注意的预防措施和普通流感相同。(完)

5/07/2009

金正日:阻碍民族发展道路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

朝鲜报道金正日“资本主义阻碍民族发展”发言

05.05 18:41

【共同社北京5月5日电】朝鲜中央通讯社4日报道了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关于“阻碍民族发展道路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的发言,并称其为“名言”。发言时间及场合尚不得而知。

报道指出“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了社会不平等,并带来阶级对立”,并称金正日的发言“暗藏只有在社会主义下才能实现民族的繁荣和发展这一宝贵真理”。(完)

北京学当“超级大国”

北京学当“超级大国”

香港《远东经济评论》月刊5月号文章

作者:林和立

5月7日《参考消息》选译 题:中国学当“超级大国”

2009年将作为中国扩张全球实力的分水岭存留史册。世界金融危机可能给中国经济造成打击,但没有阻止中国领导人积极施展软硬实力。使这种情况成为可能的不仅有中国迅速增长的经济军事方
量,还有美国国际影响力的下降。

推行“准超级大国外交”

胡锦涛主席正在推行“准超级大国外交”,以巩固中国在新世界秩序中的优势。中国的经济、军事和外交实力已经大大增强,把自身看作准超级大国的北京不再回避与战略对手美国发生正面冲突。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准超级大国外交意味着中国将在从东盟到非洲和拉美等地区以及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样的全球机构扩张影响力。

北京指责华盛顿没能管好自己的跨国金融公司,大力游说建立一个没有美国做主宰的“全球金融新结构”。最重要的是,北京正设法阻止美国的海上和空中力量控制亚太地区。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发展足够火力对抗据认为是由华盛顿牵头、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支持的“反华遏制政策”。

中国军方官员和分析家说,为获得与中国当前全面实力相称的全球地位,解放军不仅应当谋求先进武器,而且应该时刻做好准备为捍卫中国的核心利益而战,这显然是对“和平崛起理论”的修订。

对中国的邻居们来说,尤其让人紧张的是,众多鹰派解放军军官想要调整邓小平有关如何处理与邻国主权争端的另一个理论,即“搁置主权争端,集中力量共同发展”。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杨毅说,邓小平的权威定论“必须基于领土属于中国这个前提”。他警告一些未指名国家说,以为北京因为渴望促进和平发展、完善自身国际形象就不会诉诸武力是“危险的”。“强大的军事力量是国家利益的支柱,”杨毅指出。“中国海军是一支强大的遏制力量,将阻止其他国家肆意破坏中国的海上利益。”

这些解放军军官显示出的强硬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无疑针对美国,因为美国被看作中国崛起的主要阻力。中国的战略恰恰就是踏入美国的威力遭消耗后出现的国际影响力真空。美国部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陷入困境,这在某种程度上让美国失去充当全球警察的能力。

中美力量对比不断变化

更糟的是,美国还失去曾经拥有的不少道德优势和软实力。美国银行、保险公司和制造业公司的大规模垮台显示了“美国放任自流式资本主义”的缺陷。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政府紧密控制社会多个方面的结合却在世界各地赢得尊敬。

更重要的是,中美之间不断变化的力量对比使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国领导层在地缘政治的谋划中胆子大起来。据说上世纪90年代初,担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开始问外交事务顾问这个问题:与美国需要中国相比,中国是不是更需要美国?二者相差多少,中国专家估算,如果从量的角度,同等程度的互相依赖为50:50。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中期,中国对美国的依赖为70,美国对中国的依赖为30。到世纪之交,数字就变成65:35。伊拉克危机时,特别是金融海啸后,很多北京的战略家认为,这个比率已经变为60:40至55:45。

最近的情况证明一个事实,至少在经济领域,两国大概已经达成平衡。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也是美国国债和其他债券的最大买主。温家宝总理已经公开质疑这些中国持有的美国资产的“安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些新情况,奥巴马政府缓和了对中国汇率政策和其他引发争议的贸易做法的批评,并且减少对北京人权纪录及西藏、新疆政策的负面评论。

“红线外交”捍卫核心利益

北京新找到信心的另一个例子是所谓的“红线外交”。中国领导人在内部文件上提到,要在对中国核心利益至关重要且不允许外国势力染指的领域和问题上“划出红线”。比如,在孤立达赖喇嘛这个问题上就运用了红线外交。

与此同时,现金充裕的中国政府还拨出几十亿美元专门用来扩大“海外宣传”,也就是扩展中国在全球的软实力。中央电视台和新华通讯社等重要的国家媒体都将面向西方和亚洲受众大大增强不同语种的节目和新闻广播。

北京大力推销的一个关键卖点在于让世界相信中国管理模式的优越性。以胡锦涛为首的领导层能否在这场全球极力“造反”中取得成功?很多都取决于北京是否有意愿、有能力充当遵守法律的国际社会成员,也就是华盛顿所说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但是,中国的形象最近因为其附庸及同盟朝鲜发射洲际导弹受损。中国领导人不仅没有谴责平壤,反而试图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对金正日政权实施新的制裁。北京的行为提醒世界,中国还与缅甸、苏丹、安哥拉和津巴布韦等国家保持着类似的关系。

北京似乎原谅朝鲜“边缘政策”的一个原因在于,北京想在和美日韩打交道时用“朝鲜牌”。但是,中国领导人这种不信任态度疏远了美日韩和其他一些国家。毕竟,北京准超级大国外交的不利方面就是将给中国批评者更多弹药,并且使“中国威胁论”更可信。

北京最近与日本和非律宾发生领土争端时采取更坚决立场后,“中国威胁论”已经在几个亚洲国家流传开来。如果这些冲突升级,包括日本、韩国和菲律宾在内的亚洲国家可能会更倾向于和美国联合起来重新启动针对中国的“遏制政策”。

《财经》:四川省教育厅解释地震遇难学生数据质疑

【地震一周年】四川省教育厅解释地震遇难学生数据质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5月07日 14:50

【《财经网》成都专稿/记者 李微敖】2009年5月7日上午,四川省举行“5·12”抗震救灾周年新闻发布会第一场会议。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通报,汶川地震共造成四川省遇难及失踪学生5335人,另有已申请并办理伤残证明的学生546人。

涂文涛在发布会上强调,这一数字是根据遇难学生家庭申请国家抚慰金和社会救助金的人数统计的,“是负责的、可信的”。

不过,早在2008年5月21日,涂文涛曾在四川省教育系统内部会议上通报称:四川省教育系统在汶川地震中共死亡6581人,其中学生死亡6376人;1274人失踪,1107人被埋。

四川省教育厅新闻发言人潘渝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解释说,2008年5月21日通报的数据,是在地震发生不久后统计的。受制于当时灾区的交通、通讯条件及较为混乱的现场情况等诸多障碍,统计上存在不少的困难,这是造成当时信息不准确的原因所在。

此外,不少当时获救的孩子,立即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或转移到灾区外安全地带进行安置;不少家长带着自己幸存下来的孩子紧急转移,离开当地;学校的学生花名册等原始资料丢失等等,都可能致使当时这些孩子被错误统计为已经遇难或失踪。

潘渝说,她理解公众在这个问题上的高度关注,以及可能存在的质疑,但对于地震遇难学生的人数,四川省教育厅“没有任何造假的必要,也不会造假”。

……

全文:
http://www.caijing.com.cn/2009-05-07/110161600.html

5/06/2009

512一周年,探求真相仍受阻挠

四川512大地震即将过去一周年,但是记者在震区采访却仍受到阻挠。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 FCCC)今天通报了三起阻挠记者采访的事例。

BEIJING: CAUTION NEEDED IN SICHUAN AFTER THREE VIOLENT INCIDENTS

MAY 6, 2009 - We have received three separate, confirmed reports today of journalists being physically attacked in Sichuan. Nobody has been hurt but equipment has been broken. The details are below. Given the violence of the encounters and an apparent increasing frequency of reports, it seems the situation is becoming more volatile and we advise extra caution when visiting these areas.

1) Katri Makkonen, a journalist with Finnish TV, was pushed and shoved while attempting to report in Fuxin, Deyang County. She said 10 people in plain clothes attempted to grab her team’s equipment and to drag the cameraman out of the car. The assailants broke a microphone in the scuffle. Nobody was hurt. The TV crew were followed when they left. “We almost lost our camera. It was very violent,” said Makkonen. “People should be very careful there.”

2) Jamil Anderlini of the Financial Times reported two violent incidents in Sichuan within less than 24 hours. In the first, on May 5, his crew was stopped from reporting in Fuxin while attempting to interview parents of children who died in the earthquake. An unidentified man tried to grab Anderlini’s video camera, then punched him in the arm. The FT crew retreated to its car after being surrounded by 10-12 men, one of whom then tried to punch the Chinese news assistant through a half-open car window. Uniformed police eventually broke up the scene and the team was followed out of town.

3) On May 6, the FT journalists arrived at the Mianyang government office to pick up its local reporting passes where they saw a local woman petitioning outside. When Anderlini attempted to film an interview with the woman, an unidentified man arrived and ripped the video camera from its tripod, tearing off the bottom of the camera. Anderlini asked the local propaganda office for compensation, but was told police would have to handle it. The team left the area.

The propaganda office told the FT police could stop any interview for any reason, and that “the reason the police were so violent with us was they were trying to protect us from the petitioner.”


相关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外国记者在四川地震灾区受到粗暴对待 (中文) 5/7/2009
英国《金融时报》:中国否认在四川地震灾区骚扰外国记者(中文) 5/8/2009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512周年祭,“中国封上一扇开启的门”(组图) 5/13/2009
福禄祯祥:512一周年,新生命难掩旧伤痛 5/6/2009

5/15/09 13:30:36

5/03/2009

奥巴马谈中国:不是威胁或敌人

歐巴馬談中國:不是威脅或敵人

【聯合報╱華盛頓特派員張宗智/一日電】 2009.05.03 03:26 am


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亞洲事務資深主任貝德一日表示,美國總統歐巴馬認為,中國是國際社會重要的領導者,不是威脅或敵人,如果沒有中國,就不可能處理好國際問題。

貝德說,「歐巴馬認為中國是(國際社會)重要的成員,也是領導者,不視中國為重大的威脅或敵人」。

這是貝德接任現職後,首次代表歐巴馬政府,從歐巴馬的世界觀、對中國的態度及歐巴馬個人外交風格,談歐巴馬政府對中國的關係。

貝德說,歐巴馬認為,包括北韓、阿富汗、伊朗、金融危機等所有國際事務,如果沒有中國的參與,都無法成功。

貝德說,歐巴馬相信,崛起中的強權如中國和印度,應享有更大的國際地位,但同時也應對世界負更大的責任;例如中國這次同意讓台灣成為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不再如當年SARS發生時阻擋台灣,正是一例。

但貝德強調,歐巴馬不滿意目前美中貿易狀況,指雙方貿易若要持續,應更平衡才行。

貝德同時表示,美國歡迎兩岸降低緊張的作法,如果台灣與中國能達成協議,「美國沒有理由(對兩岸和解)閃紅燈或黃燈」。

貝德回答聽眾提問,美國擔不擔心台灣靠中國太近時表示,美國不支持台灣與中國間發生緊張,因為這不符美國的利益。

貝德的說法,反映美國行政部門支持兩岸改善關係的一致態度,也顯示歐巴馬政府相當程度替馬總統的兩岸開放政策背書。

布希政府的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韋德寧也表示,美國對馬總統和台灣領導階層,有很大的信心與信任,對馬總統向大陸採取的作法,一點都不覺得不自在,「我們認為的作法,都是合情合理與按部就班」。

【2009/05/03 聯合報】@ http://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