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2009

中国政府引导“80后”爱国

2009-5-10 来源:《参考消息》 题:中国政府引导“80后”爱国

【日本《读卖新闻》5月9日文章】题:中国政府引导“80后”爱国(作者 该报编委藤野彰)

一进入5月,北京的夏天就马不停啼地赶到了。今年似乎要比往年经历一个更加酷热难耐的夏天。为了迎接10月1日建国60周年,中国当局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肆鼓动国民的爱国热情。

在1994年,中国官方公布《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呼吁民众“爱国”、“爱党”。上个月中国又要求围绕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深入开展群众性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并制定了“在广大青少年中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方针。

15年来推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一个就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将爱国主义作为新的团结国民的理念取代影响力日渐下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此外也有将爱国主义作为阻挡欧美思想涌透的防被堤,维护一党统治的目的在内。但是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出生的新一代越来越远离政治的倾向似乎才是当局更加担忧的。

中国一项调查显示,78%的大学生不关心政治。学生们给出的理由是,“政治是少数政治家的事情,和我们离得太远”,“政治没意恩,还是应该追求经济利益”。此外对于马列主义,11.3%的学生认为它们“已经过时”,11%的人认为“这不过是众多理论中的一种,不应将就奉为单一的指导理论”。

这些不关心政治的学生在中国被称为“80后”。他们大多数是独生子女,生于上世纪80年代,成长于富裕的消费社会,“和上一代充满理想主义政治热情的学生不同,这代人有着更强的功利主义和个人中心意识”。

比“80后”更加关注政治的上一代人推动了民主化运动,这虽然令共产党头痛,但不关心政治的阶层如果扩大也有可能造成共产党自身凝聚力的降低。

爱国主义教育可以看作是一场如何引导“80后”爱国、爱党的体制维护运动。


一代人的变化

2008-5-7 来源:《参考消息》 题:港报文章:爱国主义重塑“80后”一代

【香港《南华早报》5月5日文章】题:一代人的变化(作者香港理工大学助教潘洁)

与先前的民族主义运动一样,大学生成了最近抗议海外新闻媒体和奥运火炬在伦敦、巴黎和旧金山传递时所受干扰的示威活动的核心。但是,这一次,观察家惊讶的是:一批令人意想不到的抗议者参与了抗议活动--1980年后出生的人,被称为"80后"一代。

这代人被归纳为“自我一代”,一个并不讨人喜欢的标签。由于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这些年轻人成了家庭金字塔塔尖上的小皇帝和小公主,有人说这代人是被惯坏了的一代。而且,这代人是喝着中国改革与开放政策的经济乳汁长大的,成长在迅速致富的家庭里,他们的思想与父辈迥然不同。他们被认为是以自我为中心,追求物质享受,但缺乏合作精神和社会责任感。

就在社会学家开始担陇中国的未来之际,这样一个看似垮掉的一代(共有2亿入左右),却引起了公众注意。

中国留学生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外举行抗议活动,身穿印有"我爱中国"字样的T恤。中国内地的学生还开设了反CNN网站,驳斥CNN、BBC、福克斯以及《泰晤士报》关于西藏暴乱的新闻报道。内地的学生还参加了若干城市的街头集会,尽管高校已采取措施限制示威游行。“80后”最近的举动似乎驳斥了社会对他们的一贯看法。看来他们既对社会大事敏感,也愿意采取集体行动。

“80后”是中国第一代电视迷、网游迷、进口快餐连锁店主顾及好莱坞电影的忠实观众。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对文明冲突和众多利益竞争麻木不仁。因此,当他们因北京奥运而逐渐增强的民族自豪感遇到海外对中国的过度批评时,他们感到受挫。当外国媒体把他们的爱国主义描述成政府宣传洗脑的结果时,他们深受伤害。因此,当他们认清完全不同于他们想像的现实时,他们对全球美景的假想化为乌有。

正如中国的社会学家指出的一样,这代人的性格交织着众多矛盾因素。他们依靠自己,但也叛逆;他们愤世,但也务实;他们以自我为中心,但也追求平等。这些矛盾的性格反映了他们与父辈间的价值观冲突,反映了有限的机会与他们过度的生活期望之间的差距;反映了家人的过高期望与他们抗拒为他人而活之间的鸿沟。

最近中国与西方批评者之间的对峙是一个警醒的呼唤,迫使“80后”面对现实世界,成长为有责任感的公民。但是,这也有可能加强他们对社会和世界根深蒂固的悲观怀疑。

与前辈一样,“80后”将因重大事件而得到重塑。这次事件之后他们将何去何从仍有待观察。不管怎样,“80后”作为中国的未来有理由受到更多的公众关注。

刚结束中国之行的德国外交高官表示一我在中国没有感受到反西方情绪

德国之声:德国前驻华大使史丹泽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

中国民族主义新分支

2009-4-16 来源:《参考消息》 题:内地爱国主义讨论趋理性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4月15日报道】题:中国民族主义新分支(记者斯蒂芬妮·王发自长沙)

最近,一场樱花树下的冲突和一本刚出版的新书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关于中国正在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大讨论。

3月21日,一对母女在樱花盛开的武汉大学校园内穿和服拍照时,遭到一些年轻人围观驱赶并声讨:“穿和服的日本人滚出去!”经媒体直传,“和服事件”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热点。根据搜狐网的一项调查,51%的网民支持骂人者,而47%的网民认为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应当以更理性的方式得到表达。

“和服事件”绝非一起孤立事件。它让人们回想起2007年关于丹顶鹤(别名日本鹤)能否成为中国国鸟的辩论,以及2006年关于樱花是否象征中国国耻的讨论。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全国出现的反日抗议就更不必说了。

中国人普遍对国家的日益强大感到自豪。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绪也伴随着这种自豪感高涨起来,年轻人中尤其如此。这种民族主义热情很容易引发反日情绪,原因不仅在于历史仇恨,更在于日本领导人没有对战争作出真诚道歉。

羹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爱德华·弗里德曼说,改革开放以来,反日的民族主义成为维护社会团结的强大凝聚力。教育体系把外敌入侵描述成一段屈辱的历史,当中国人感到祖国的尊严遭到侵犯时,爱国情绪油然而生。在这方面,日本并非中国日益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惟一对象。

中美两国的双边关系历来不乏戏剧性,而中国一直认为责任在于美国。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使馆,2001年,中国一架战机与美国的EP-3间谍机相撞。

去年的北京奥运会前夕,“藏独”支持者不断破坏奥运火炬传递,很多中国人对他们眼中西方媒体的偏见感到十分愤怒。一群中国海外知识分子成立了一个反CNN网站,目的是“拆穿西方媒体的谎言,还原事实真相”。在志愿者的支持下,该网站办得有声有色。

巧合的是,近日,一本名为《中国不高兴》的畅销书出版了。该书呼吁,中国应当对目前的对外和相关对内政策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对于“和服事件”和这本畅销书的讨论是当前关于民族主义的全国性辩论的一部分。令人欣慰的是,在这场讨论中,不乏批判狭隘民族主义或仇外情绪的理性思维。

公众对《中国不高兴》的看法存在分歧。激进的支持者认为,该书是对民族主义的完美诠释。其他评论者则认为,该书是在宣泄中国的民族主义狂热,以肤浅和傲慢的方式发泄对西方偏见的愤怒。

中国政府也对此书表现出担忧,担心它可能给“中国威胁论”落下口实。毕竟中国的目标是和平崛起。北京必须巧妙地控制这股民族主义力量,否则将来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