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2009

日本《选择》:变化了的一代

变化了的一代

日本《选择》月刊5月号文章

5月16日《参考消息》选译 题:日刊描述中国年轻人生活

现在二三十岁的中国年轻人生长于邓小平体制之下。被所谓“先富论”的经济增长至上主义和“白猫黑猫论”的现实主义所熏染。

市场经济导致了极端的贫富差距。所谓“向钱看”的拜金主义风潮席卷全国。据胡润富豪榜统计,全中国个人资产达到1000万元以上的有82.5万人,平均每1万人中就有6个。富豪的平均年龄为39岁。有一些是利用网络致富的风险投资企业家。

富豪半数居住在北京、广东、上海。其中住在北京的最多,达到14.3万人,平均每140人中就有一个。为什么作为政治中心的北京会有这么多富豪呢?这主要是源自“有权就有钱”的体制。

而占领网络这个虚拟世界的年轻人则以“愤青”自称。他们的愤怒情绪主要针对轻视中国的外国势力和本国某些政府部门。2005年的反日游行眨眼之间由北京、上海、广东扩散至全国。去年,西藏问题又引发了反法游行。愤青们陶醉在民族主义的快感中。

“宅男”、“宅女”这样的词在去年开始流行。虽然源自日语,但在中国意思却发生了变化,专指窝在家里沉浸在网络和游戏中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是比愤青更年轻的十几、二十几岁的一代人。他们是看着日本漫画和韩剧长大的。和愤青不同,他们对政治更加漠不关心。

愤青和宅男宅女或许不再会提出民主化要求了。但是共产党领导集体又有了别的担忧,这就是党员的腐败。这甚至动摇了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中国官员提出必须要提高年轻的共产党干部的修养,现在35岁以下的党员干部占到全体党员的30%。据说一些为了致富而入党的人“表面上装得清廉,背地里呼朋唤友吃吃喝喝”,“公然带着情人出入公务场合”。

某些企业和团体对刚刚大学毕业的底层干部进行钱、色、酒等前期投资。作为国家统治阶层的共产党组织正面临着从内部被攻破的局面。这样一来,与权力相关的阶层与远离权力的阶层之间的差距今后或许还将继续扩大。

今后,中国或许将进入一个生活在社会底部的弱势群体谋求生存权的时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