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2009

Web 2.0时代的中国传媒Control 2.0



使用「慧科新聞搜索」, 檢索川震後一年中國大陸媒體中全文中含有「地震 and 校舍倒塌」字樣的文章,可以看到校舍倒塌報道有明顯的漲落曲線。

川震校舍倒塌報道被禁始末

作者:錢鋼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主任

香港《傳媒透視》2009年05月號

一年前的「五.一二」大地震,集罕見天災與社會矛盾於一體,新聞報道亦呈現極其複雜的局面,難以或褒或貶簡單評說。救援之初的資訊傳播,曾讓世界看到「前所未有的新聞開放」(《泰晤士報》北京分社社長馬珍語),而中國傳媒因報道「校舍倒塌」遭遇的壓制,給世人的印象則截然相反。


……

筆者曾在上期《傳媒透視》撰文,提出「Control 2.0」(傳媒控制升級版)問題。中國大陸對傳媒的控制一如既往,但「控制」本身發生了諸多變化。除了方式和手段,控制的選擇標準—什麼要控制?什麼不控制?什麼從嚴控制?什麼可以放鬆?—也在變。過去的控制,重意識形態,黨的宣傳部門常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正統衛道士的身份整肅媒體。後極權主義(亦稱「市場列寧主義」)時代的中國,意識形態趨淡,中央權威趨弱,地方和利益集團的勢力上升。當今的控制,最重要的出發點是現實政治利益。各級官員和利益集團常假手宣傳部門封殺媒體,而他們攻擊媒體的最嚴重罪名,是「損害國家利益」和「破壞社會穩定」。這就是為什麼在四川地震的報道中,災情報道比唐山地震時期及時、透明了許多,而校舍倒塌報道卻遭封禁。校舍倒塌報道扯開了官場腐敗黑幕的一角。



「躲猫猫」与新闻控制的「升级版」(Control 2.0)

作者:錢鋼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主任

香港《傳媒透視》2009年04月號

笔者曾用「3C」描述中国传媒现状,即:Control (控制)、Change (变化) 和Chaos
(混沌)。当下依然。「党管传媒」未有松动,但商业化和互联网正深刻影响传媒生态。「改变受到控制,控制亦在改变」,局面更为混沌。

……

中共当前的迫切需要,是「维稳」(维持稳定)、化解冲突、避免社会危机爆发。为此,十分需要「控负」(控制负面报道和舆论),掌握传播主动权。由此观之,伍皓实有功于政府。云南省委宣传部的奇招,使他们没有重蹈瓮安事件覆辙。他们依然是在控制,手法却是欲擒故纵,请君入瓮,邀请网友走到前台,以此对激烈的网络舆论釜底抽薪。伍皓的做法客观上推动了司法调查,弱化了网络上借「躲猫猫」对政府的呛声。Google的关键词访问量统计显示,零九年「躲猫猫」传播烈度的高峰,大大低于零八年的「俯卧撑」。

种种迹象表明,当局对中国传媒的控制,「版本」正在升级,目前的管制,可称为「Control 2.0」。 对这一变化趋势,我们将持续观察。


悖境中的中國傳媒

作者:畢研韜 海南大學傳播學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

香港《傳媒透視》2009年05月號

中國傳媒正在有序和無序中艱難地探索著。中國民間對官方傳媒的不滿已經公開化,官方管制傳媒的傳統模式已經失效。值得慶幸的是,政府反覆高調宣示保障新聞自由。

中國傳媒壓力激增

中國傳媒面臨的輿論壓力激增,而且越來越公開化。二零零九年一月和三月,凌滄洲等人發表了《抵制央視,拒絕洗腦》和《再見!宣傳與謊言》兩封公開信,譴責中國的「喉舌們」。這些啟迪民智、鼓舞人心的號角,刺破了新聞界與學術界沉悶的氛圍。

……

中國政府還亟需建立「政治正確和技術正確同等重要」的理念。無論是管理層面還是業務層面,過度強調「政治正確」而忽視「技術正確」的做法害黨誤國。二零零八年留給我們的教訓是,只有愛國熱情是無力改善中國形象的。中國必須重用更多具有國際視野的專業人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