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2009

7月1日不上网

7月1日不上网

7月1日不上网

世行全球治理指标:中国言论自由得分“低俗”

点击看大图

图1:中国各项治理指标2008-1996(由上至下)。

【福禄祯祥6月30日文】世界银行28日公布最新“全球治理指标”(Worldwide Governance Indicators , WGI),中国各项指标(见图1)几乎都不及格,言论自由尤其不堪,仍是全球最差一级,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低俗”;政治稳定指标属倒数第二级,二者去年的表现甚至不如10年前。2002年开始所谓的“胡温新政”,是骡子是马,一看指标便见分晓。

“全球治理指标”包括六项内容:言论自由与政府责任(voice and accountability)、政治稳定与无暴力(political stability and absence of violence)、政府效能(government effectiveness)、法规执行质量(regulatory quality)、法治(rule of law)、反贪(control of corruption)。计算标准是将全球国家加以分析后,给予正负2.5之间的评分,然后按百分数排名。

这次公布的指标涵盖全球212个国家和地区。1996至2008年共开展了10次调查,1996至2002年是两年调查一次,此后是每年一次。

点击看大图

图1:中国言论自由与政府责任指标1996-2008

中国言论自由与政府责任指标(见图2)过去的10次调查得分几乎都低于10分,指标曲线显示,1996至2000年间曾趋于好转,2000年最好,但也不足15分,但此后就又明显恶化;2002年又开始略有回升,但从2003年其就又开始缓慢恶化。2008年的指标甚至不如1998年的。可见中国的言论自由度是何等的令人担忧。

点击看大图

图3:中国的政治稳定和无暴力指数1996-2008

中国的政治稳定和无暴力指数(见图3)历次调查得分都是三十或四十多分,1998年得分相对较高,此后换面下降,2003年止跌回升,2004年又开始下跌;2007年跌入谷底,去年略有反弹,但回升乏力。

“全球治理指标”汇集了全球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企业、民众和专家的观点,数据来自协会、智囊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国际组织。

世界银行声称各项指标并不代表世界银行及其成员国的官方看法,并且不被世界银行用来作为分配资源的依据。

但是因为指标由世界银行正式公布,其权威性和影响力自然辐射全球,能被作为衡量全球多数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状况的参照。

世界银行为“全球治理指标”开设的独立域名http://www.govindicators.org/竟然都被中国当局封锁了,好在世界银行的官方网站不敢封锁,资料全在这里http://info.worldbank.org/governance/wgi/index.asp。(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世界银行官方新闻稿:

Governance Matters 2009: Release of Worldwide Governance Indicators 1996-2008

6/30/2009 7:19:17 PM

6/28/2009

扎卡里亚:1989年的历史不会在伊朗重演



Photos: Sea of Green, From NEWSWEEK

墙没有倒塌

历史不会在伊朗重演

The Wall Isn’t Falling

Historical parallels don't work in Iran.



作者: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
翻译: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网站6月27日发布,杂志7月13日出版

两周来,每当我们看到发生伊朗的各种画面,我们就会回想起1989年和东欧。那是,当人们你走向街头挑战他们的政府,那些看似稳固的政权被证明是空洞的,并且很快就崩溃了。取而代之的是自由民主。难道伊朗也在经历它自己的天鹅绒革命吗?

可能但未必如此。尽管政权的合法性已经碎裂——从长远来看是一个致命的伤口——但现在它很有可能使用它的枪和钱巩固权力。并且两者它都很充分。记着,1989年时的石油价格每桶低于20美元,而现在却是69美元。更重要的是,正如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美国原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译注)所指出的那样,1989年很不寻常。作为一个历史的先例,它没有证明一个有用的准则,去指导其他的反独裁运动。

现代世界有三种最强大的力量,分别是民主、宗教和民族主义。在1989年的东欧,所有的三种力量同仇敌忾反对当政者。市民憎恶他们的政府,因为政府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和参与政治的权利。共产党的领导人被信徒们鄙视,因为他们是无神论者,在信仰受到深深珍爱的国家取缔了宗教。并且人民拒绝他们的政权,因为它们被看成是一个来自国外的非常不受欢迎的傲慢势力,苏联,强加给他们的。

伊朗的形势非常复杂。民主很显然反对这个压迫的政权。然而宗教的力量不会如此轻易地也站出来反对它。许多,也许是大多数,伊朗人显然讨厌神权政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讨厌宗教。看起来好像许多非常虔诚的伊朗人——贫穷,农村——投票支持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总统。

有一种宗教的办法能够被用来反对伊朗的领导人,但它可能更像是电影剧本:以伊拉克为根据地的最高领袖阿里-希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Sistani)用任何形式发表一个宣告(fatwa)谴责德黑兰,这将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事件,也许能导致伊朗政权的崩溃。记着,希斯塔尼是伊朗人,或许比任何其他的最高领袖更受整个什叶派世界的尊敬,并且他反对创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伊斯兰教法学家管教制度(velayat-e faqih, 由伊朗前最高领袖霍梅尼自创——译注)的基本教义。他自己的看法是神职人员不应参与政治,这也正是他在伊拉克指导那些充当此类角色的原因。但是他不可能公开批评伊朗的政权。(2008年3月他曾拒绝去看望访问伊拉克的内贾德。)

民族主义是三种力量中最复杂的。历史上的大多数时期,伊朗的政权都利用了民族主义情绪。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通过与被广泛认为是美国的傀儡的伊朗国王沙赫(shah)战斗夺取政权。革命后不久,伊拉克入侵伊朗,伊斯兰教学者毛拉再次把自己包裹进民族主义的旗帜。在那场战争中,美国支持伊拉克,不顾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用化学武器对付伊朗人——这些伊朗人永志难忘。过去8年,布什(Bush)政府含蓄恫吓攻击伊朗,使得毛拉鼓动支持者。(每一位伊朗异议人士,从阿克巴尔-甘吉(Akbar Ganji) 到希琳•艾巴迪(Shirin Ebadi,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译注),已经明确表示对伊朗的空中打击只会巩固现政权。)并且不要忘了美国仍然在资助试图颠覆伊斯兰共和国的游击队的全套装备和反对派。资助这些大多是没有机会取得成功的小组织,主要是为了满足那些右翼的国会议员。但是德黑兰政府却能够把这些组织描绘成反伊朗的运动。

由此来看,奥巴马(Obama)总统所采取的谨慎态度是非常明智的,给予伊朗抗议者道德上支持,但不使政治卷入其中。美国总是低估贯穿全世界的民族主义的自然力量,总是假定人们不会相信那些廉价的和赤裸裸的呼吁反抗外国统治的说辞。但是看看现在的伊拉克,努里-马利基(Nuri al-Maliki)总理竟然声称美国军队的撤离是“外国占领者孤注一掷的挫败”("a heroic repulsion of the foreign occupiers.")。当然,那时马利基可能已经卷铺盖离寺了,但对于那些占领军来说,他保护了他的政府。但是他是一个精明的政客,并且知道呼吁对于伊拉克人意味着什么。

内贾德也是一名有着相当多呼吁的政客。并且他已经正在谴责美国和英国的干涉。我们的策略应该确保这些指责看起来尽可能愚笨和毫无根据。如果奥巴马总统表现得看起来哗众取宠并且能操控抗议活动,那他就是在帮助内贾德的战略,而非美国的。

Zakaria is the host of CNN’s GPS With Fareed Zakaria on Sundays at 1 p.m. ET.

扎卡里亚(Zakaria)是CNN的GPS With Fareed Zakaria节目的主持人,该节目美国东部时间周日下午1点播出。

~~~



Photos: Sea of Green, From NEWSWEEK

英汉对照:

The Wall Isn’t Falling

Historical parallels don't work in Iran

Fareed Zakaria

NEWSWEEK, Published Jun 27, 2009, From the magazine issue dated Jul 13, 2009

墙没有倒塌

历史不会在伊朗重演

作者: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
翻译: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新闻周刊》(NEWSWEEK)网站6月27日发布,杂志7月13日出版

Whenever we see the kinds of images that have been coming out of Iran over the past two weeks, we tend to think back to 1989 and Eastern Europe. That time, when people took to the streets and challenged their governments, those seemingly stable regimes proved to be hollow and quickly collapsed. What emerged was liberal democracy. Could Iran yet undergo its own velvet revolution?

两周来,每当我们看到发生伊朗的各种画面,我们就会回想起1989年和东欧。那是,当人们你走向街头挑战他们的政府,那些看似稳固的政权被证明是空洞的,并且很快就崩溃了。取而代之的是自由民主。难道伊朗也在经历它自己的天鹅绒革命吗?

It's possible but unlikely. While the regime's legitimacy has cracked—a fatal wound in the long run—for now it will probably be able to use its guns and money to consolidate power. And it has plenty of both. Remember, the price of oil was less than $20 a barrel back in 1989. It is currently $69. More important, as Zbigniew Brzezinski has pointed out, 1989 was highly unusual. As a historical precedent, it has not proved a useful guide to other antidictatorial movements.

可能但未必如此。尽管政权的合法性已经碎裂——从长远来看是一个致命的伤口——但现在它很有可能使用它的枪和钱巩固权力。并且两者它都很充分。记着,1989年时的石油价格每桶低于20美元,而现在却是69美元。更重要的是,正如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美国原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译注)所指出的那样,1989年很不寻常。作为一个历史的先例,它没有证明一个有用的准则,去指导其他的反独裁运动。

The three most powerful forces in the modern world are democracy, religion, and national-ism. In 1989 in Eastern Europe, all three were arrayed against the ruling regimes. Citizens hated their governments because they deprived people of liberty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Believers despised communist leaders because they were atheistic, banning religion in countries where faith was deeply cherished. And people rejected their regimes because they were seen as having been imposed from the outside by a much--disliked imperial power, the Soviet Union.

现代世界有三种最强大的力量,分别是民主、宗教和民族主义。在1989年的东欧,所有的三种力量同仇敌忾反对当政者。市民憎恶他们的政府,因为政府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和参与政治的权利。共产党的领导人被信徒们鄙视,因为他们是无神论者,在信仰受到深深珍爱的国家取缔了宗教。并且人民拒绝他们的政权,因为它们被看成是一个来自国外的非常不受欢迎的傲慢势力,苏联,强加给他们的。

The situation in Iran is more complex. Democracy clearly works against this repressive regime. The forces of religion, however, are not so easily aligned against it. Many, possibly most, Iranians appear to be fed up with theocracy. But that does not mean they are fed up with religion. It does appear that the more openly devout Iranians—the poor, the rural—voted for President Mahmoud Ahmadinejad.

伊朗的形势非常复杂。民主很显然反对这个压迫的政权。然而宗教的力量不会如此轻易地也站出来反对它。许多,也许是大多数,伊朗人显然讨厌神权政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讨厌宗教。看起来好像许多非常虔诚的伊朗人——贫穷,农村——投票支持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总统。

There is one way religion could be used against Iran's leaders, but it would involve an unlikely scenario: were Iraq-based Grand Ayatollah Ali al-Sistani to issue a fatwa condemning Tehran in any way, it would be a seismic event, probably resulting in the regime's collapse. Remember, Sistani is Iranian, probably more revered in the entire Shia world than any other ayatollah, and he is opposed to the basic doctrine of velayat-e faqih that created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His own view is that clerics should not be involved in politics, which is why he has steered clear of any such role in Iraq. But he is unlikely to publicly criticize the Iranian regime. (He did, however, refuse to see Ahmadinejad when the latter visited Iraq in March 2008.)

有一种宗教的办法能够被用来反对伊朗的领导人,但它可能更像是电影剧本:以伊拉克为根据地的最高领袖阿里-希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Sistani)用任何形式发表一个宣告(fatwa)谴责德黑兰,这将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事件,也许能导致伊朗政权的崩溃。记着,希斯塔尼是伊朗人,或许比任何其他的最高领袖更受整个什叶派世界的尊敬,并且他反对创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伊斯兰教法学家管教制度(velayat-e faqih, 由伊朗前最高领袖霍梅尼自创——译注)的基本教义。他自己的看法是神职人员不应参与政治,这也正是他在伊拉克指导那些充当此类角色的原因。但是他不可能公开批评伊朗的政权。(2008年3月他曾拒绝去看望访问伊拉克的内贾德。)

Nationalism is the most complex of these three forces. Over most of its history, the Iranian regime has exploited nationalist sentiment. 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 came to power by battling the shah, who was widely seen as an American puppet. Soon after the revolution, Iraq attacked Iran, and the mullahs wrapped themselves in the flag again. The United States supported Iraq in that war, ignoring Saddam Hussein's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against Iranians—something Iranians have never forgotten. Over the past eight years, the Bush administration's veiled threats to attack Iran allowed the mullahs to drum up support. (Every Iranian dissident, from Akbar Ganji to Shirin Ebadi, has noted that talk of airstrikes on Iran strengthened the regime.) And it is worth remembering that the United States still funds guerrilla outfits and opposition groups that are trying to topple the Islamic Republic. Most of these are tiny groups with no chance of success, funded largely to appease right-wing congressmen. But the Tehran government is able to portray this as an ongoing anti--Iranian campaign.

民族主义是三种力量中最复杂的。历史上的大多数时期,伊朗的政权都利用了民族主义情绪。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通过与被广泛认为是美国的傀儡的伊朗国王沙赫(shah)战斗夺取政权。革命后不久,伊拉克入侵伊朗,伊斯兰教学者毛拉再次把自己包裹进民族主义的旗帜。在那场战争中,美国支持伊拉克,不顾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用化学武器对付伊朗人——这些伊朗人永志难忘。过去8年,布什(Bush)政府含蓄恫吓攻击伊朗,使得毛拉鼓动支持者。(每一位伊朗异议人士,从阿克巴尔-甘吉(Akbar Ganji) 到希琳•艾巴迪(Shirin Ebadi,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译注),已经明确表示对伊朗的空中打击只会巩固现政权。)并且不要忘了美国仍然在资助试图颠覆伊斯兰共和国的游击队的全套装备和反对派。资助这些大多是没有机会取得成功的小组织,主要是为了满足那些右翼的国会议员。但是德黑兰政府却能够把这些组织描绘成反伊朗的运动。

In this context, President Obama is quite right to tread cautiously, extend his moral support to Iranian protesters, but not get politically involved. The United States has always underestimated the raw power of nationalism across the world, always assuming that people will not be taken in by cheap and transparent appeals against foreign domination. But look at what is happening in Iraq right now, where Prime Minister Nuri al-Maliki boasts that America's troop withdrawals are a "a heroic repulsion of the foreign occupiers." Of course Maliki would not be in office but for those occupying forces, who protect his government to this day. But he is a canny politician and knows what will appeal to the Iraqi people.

由此来看,奥巴马(Obama)总统所采取的谨慎态度是非常明智的,给予伊朗抗议者道德上支持,但不使政治卷入其中。美国总是低估贯穿全世界的民族主义的自然力量,总是假定人们不会相信那些廉价的和赤裸裸的呼吁反抗外国统治的说辞。但是看看现在的伊拉克,努里-马利基(Nuri al-Maliki)总理竟然声称美国军队的撤离是“外国占领者孤注一掷的挫败”("a heroic repulsion of the foreign occupiers.")。当然,那时马利基可能已经卷铺盖离寺了,但对于那些占领军来说,他保护了他的政府。但是他是一个精明的政客,并且知道呼吁对于伊拉克人意味着什么。

Ahmadinejad is also a politician with considerable mass appeal. And he is already accusing the United States and Britain of interference. Our strategy should be to make sure that these accusations seem as loony and baseless as possible. Were President Obama to be seen as grandstanding and taking ownership of the protest movement, he would be -helping Ahmadinejad's strategy, not America's.

内贾德也是一名有着相当多呼吁的政客。并且他已经正在谴责美国和英国的干涉。我们的策略应该确保这些指责看起来尽可能愚笨和毫无根据。如果奥巴马总统表现得看起来哗众取宠并且能操控抗议活动,那他就是在帮助内贾德的战略,而非美国的。

Zakaria is the host of CNN’s GPS With Fareed Zakaria on Sundays at 1 p.m. ET.

扎卡里亚(Zakaria)是CNN的GPS With Fareed Zakaria节目的主持人,该节目美国东部时间周日下午1点播出。

6/29/2009 1:10:00 AM 6/29/2009 2:23:17 AM

6/27/2009

Windows Live Writer 用于主题检测的临时日志

这是一个未删除的临时日志。请手动删除它。

6/24/2009

郑州气温超41℃,小学仍上室外体育课

点击看大图

图:郑州24小时天气实况,郑州的41.6℃高温在下午4时许袭来。

点击看大图

图:新密24小时天气实况,新密的41.3℃高温在下午5时许袭来。

【福禄祯祥6月24日文】今日河南省多个地区遭遇40℃以上高温袭击,省会郑州市最高气温达41.6℃,风力还小于3级,天气极度闷热。省气象部门上午连续两次发布红色高温预警。但是郑州辖区的新密市某小学今天还让学生在室外上体育课。

依照国家规定,高温红色预警信号表示24小时内最高气温将升至40℃以上。有关部门和单位需采取防暑降温应急措施,停止户外露天作业,.对老、弱、病、幼人群采取保护措施。

郑州所辖的新密市今日最高气温已攀升至41.3℃,但是该市某小学非但没有停课,还照常组织学生在室外上体育课。无视学生身体健康和国家规定,当地官员和校方属严重失职。

据郑州市120统计,仅昨日一天该市就有 4人因中暑猝死。昨日最高气温才38.7℃出现。估计今天超过41℃的高温会导致更多人倒霉。

河南各地近日连续数天遭遇35℃以上高温袭击,21日部分地区气温突破40℃。气象部门预计河南多数地区未来两天仍是高温晴好天气。

中国天气网资料显示,郑州市有史以来6月份极端高温是42.3℃。(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注:文中气温据中国天气网http://www.weather.com.cn/

6/24/2009 10:30:11 PM

6/22/2009

福禄祯祥の网摘分享更换网址和订阅地址

网摘分享的网址更换为:http://fulue.com/fshare
网摘分享的订阅地址更换为:http://fulue.com/fshare/rss.xml

烦请更换链接~

6/21/2009

或因国务院笔误使温总理坐“错”车



(图:6月20日,温家宝在秦皇岛港务集团公司考察时与工人握手。新华社记者 黄敬文 摄)

【福禄祯祥6月21日文】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19日至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河北省唐山、秦皇岛考察。中国政府网今天(21日)发布了由国务院办公厅提供的长篇文章:《温家宝在河北考察纪实:让经济增长基础更加牢固》。文章结尾处说:“20日下午,温家宝乘坐D18次动车组返回北京。在途中,他与旅客们亲切交谈,详细询问大家的工作和生活情况。”

因为现在中国并未运行“D18次”列车,因此网友宁鸣在博客撰文说“温总乘坐一趟并不存在的列车”。更有人质疑这或许是一次子虚乌有的出行。

中国铁路时刻网查询列车时刻表(由铁道部运输局提供信息),现在确实不存在“D18次”列车的信息,能查到与之相近的“D28次”列车。“D28次”列车是一趟从哈尔滨开往北京的动车组列车,下午15:09途经秦皇岛站,停车1分钟,两小时后抵达北京站。

根据官方报道,温家宝是19日在唐山考察,20日在秦皇岛考察。温家宝如果是乘动车返京的话,应该乘的是“D28次”列车。

据此推断,这次可能是国务院办公厅撰稿人的笔误,把“D28次”列车错写成了“D18次”列车,导致温总理坐“错”车了。(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6/21/2009 11:29:29 PM

6/19/2009

福禄祯祥(fulue.com)第四次被封

今晚(19日)我才发现,我的这个网站福禄祯祥(http://fulue.com/)从中国大陆“无法显示该网页”,使用境外的代理服务器却能顺畅访问,网站所在的境外服务器也照常工作。网站流量统计显示,中国大陆IP直接访问的时间停留在今天下午2:18:43。显然,网站又是被中国大陆封锁了。

这是fulue.com建站一年零26天来第四次被中国大陆封锁了。一如既往,这次被封的原因仍不得而知。

fulue.com前三次被封分别是在去年的10月28日12月10日和今年的2月18日。随后我都通过更换服务器IP的方式又突破了封锁。这次我仍不不寄希望于GFW能网开一面为我解封,还得我想办法突破封锁。

现在从中国大陆用Google.com搜索fulue.com,浏览器也是“无法显示该网页”,Google.com也同时遭殃,需要过几分钟才能恢复正常;点击用Google Reader订阅fulue.com的RSS,Google Reader也旋即瘫痪。提示“Sorry, an unexpected condition has occurred which is preventing Google Reader from fulfilling the request.” Google Reader也需过几分钟才能恢复正常;甚至连fulue.com的Feedjit也“无法显示该网页”。这正是GFW实施的连坐惩罚制在大发淫威。

补充(7/2/2009 11:46:22 PM):

百度屏蔽fulue.com

6月30日晚我发现,用百度搜索不到来自fulue.com的信息了,搜索fulue.com这个域名,百度也提醒:抱歉,没有找到“fulue.com”。记得以前fulue.com被封锁时,也曾遇到过同样情况,不过我突破封锁后,百度就又抓取来自fulue.com的信息了。

6/21/2009 5:51:26 PM

6/14/2009

华盛顿邮报呼吁电脑商对“绿坝”说“不”



美国《华盛顿邮报》今日(14日)发表社论《对审查说不》(Say No to Censorship),呼吁电脑生产商抵制中国当局强制要求安装的过滤软件“绿坝”。

社论说:“电脑生产商应该抵制中国对自由表达的限制。”(Computer makers should resist Chinese restrictions 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社论称“绿坝”是“一种最糟糕的间谍软件”,(the worst kind of spyware. )

社论说:“电脑生产商必须说不”。(Computer manufacturers need to say no.)

“这种政府审查的先例将带来极深的麻烦。中央原来所采取的网络限制和防火墙当地的用户还能突破,而现在这种审查则是空前的,将对中国电脑用户的自由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The precedent this sets for state censorship is deeply troubling. Situating the locus of censorship in the PC as opposed to a central network restriction or firewall that users could evade is an unheard-of step for state monitoring with dire implications for the freedom of Chinese computer users. )

“假如中国的要求是不切实际和不正当的,西方的公司就应当拒绝理会,这不是爱管闲事的问题。必须发表一个原则性的联合声明。”

(In this case, China's demands are both impractical and unjust. Western companies should refuse to meet them, and not only on pragmatic grounds. A unified statement of principle is needed. )

(福禄祯祥http://fulue.com/中文翻译)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美国公司斥“绿坝”盗版 6/14/2009
福禄祯祥:美国大学研究发现“绿坝”能过滤政治敏感词 6/13/2009
福禄祯祥:假若电脑操作系统也被当局操控 6/12/2009
福禄祯祥:中国将筑起网上三峡大坝——滤坝 6/9/2009
福禄祯祥:北京要给新电脑预装GFW 6/8/2009

6/14/2009 2:00:38 PM

美国公司斥“绿坝”盗版

美国软件公司Solid Oak对媒体表示,中国的“绿坝”过滤的部分程式码是从该公司产品的程式原码中盗取,公司计划向法庭申请禁制令。

位于加州的Solid Oak公司表示,他们的部分过滤软件程式码,被用在“绿坝-花季护航”中。Solid Oak创办人Brian Milburn说,他计划向法庭申请禁制令,阻止中国开发商推售这套软件,但坦承难度很大。

美国密歇根大学周四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亦支持Solid Oak的讲法,指“绿坝”的软件中确实包含盗取码。证据之一是“绿坝”程式码中含有的网站黑名单档案,是来自Solid Oak的CyberSitter程式。

更“巧合”的是,“绿坝”的程式码还意外地含有Solid Oak的CyberSitter程式在2004年发布的一份新闻简报。

Milburn先生对《华尔街日报》说,Solid Oak周五收到匿名电子邮件称绿坝可能包含部分他公司源码。这个位于加州Santa Barbara十五人的软件制造商的工程师们,花了上午的时间比较两个软件。

Milburn先生说:“我99.99%肯定如果不是整个程序,至少很大一部分是从CyberSitter偷来的代码。”

开发“绿坝”的金惠公司总经理张晨民则坚称此软件是他公司的。他对《华尔街日报》说:“我的代码怎么可能和他们的完全一致呢? 这对我是不公平的。现在每个人都在把我的软件拆开。这是违法的。。。我不会再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了。”

(外媒中文翻译据香港《明报》和Anti-CNN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华盛顿邮报呼吁电脑商对“绿坝”说“不” 6/14/2009
福禄祯祥:美国大学研究发现“绿坝”能过滤政治敏感词 6/13/2009
福禄祯祥:假若电脑操作系统也被当局操控 6/12/2009
福禄祯祥:中国将筑起网上三峡大坝——滤坝 6/9/2009
福禄祯祥:北京要给新电脑预装GFW 6/8/2009

6/13/2009

美国大学研究发现“绿坝”能过滤政治敏感词



图:用户可以设定哪些类别的网站被绿坝过滤。

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中国当局强制要求安装的“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存在安全漏洞,恶意网站可藉此窃取私人信息或是安装代码。并且绿坝过滤的不只色情内容,还包括中国当局认为的政治敏感信息。研究人员建议用户为了保护自己立即卸载绿坝软件。

密歇根大学的Scott Wolchok、Randy Yao和J Alex Halderman11日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http://www.cse.umich.edu/~jhalderm/pub/gd/)称:

我们检查了绿坝软件,发现它包含由于编程错误导致的严重的安全漏洞。一旦安装绿坝后,用户访问的网站,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漏洞来控制电脑。这可能允许恶意网站窃取个人资料,发送垃圾邮件,甚至成为一个僵尸网络的计算机("肉鸡")。此外,我们发现绿坝黑名单的更新的方式存在漏洞,可以让软件制造商或其他人在更新过程中安装恶意代码。

这些暴露的问题,仅仅是不到12小时的测试结果,我们认为它们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绿坝软件中频繁应用不安全和过时的编程方法,可能引起许多其他漏洞。纠正这些问题需要大量的修改,并且仔细地重新测试。同时,我们建议用户为了保护自己立即卸载绿坝软件。

……



文字过滤:绿坝扫描各种应用软件中的文字输入封锁内容,包括猥亵的和政治上敏感的词组(例如,法L功)。列为黑名单的条目被放置在三个文件中,使用了一个简单的非密钥式扰码处理。我们破译了这三个文件的内容:xwordl.dat, xwordm.datxwordh.dat。我们还发现未加密文件FalunWord.lib似乎是一个供更复杂的语句处理算法使用的单词列表。当绿坝检测到这些词汇时,违反规定的程序会被强行关闭,并弹出一个错误的消息(如上图所示)。

……

如果以当前的形式部署绿坝软件,这将大大削弱中国的计算机安全。虽然我们发现的漏洞可以迅速地修复,但是想修复所有问题可能会需要大量的修改和全面的测试。这意味着从7月1日开始全国范围内部署绿坝将难以实现。

6/12/2009

假若电脑操作系统也被当局操控



图:银河麒麟操作系统标识。

【福禄祯祥6月12日文】如果真如中国当局所愿,过滤软件“绿坝”被强行装进国人的电脑系统,网上“滤坝”修筑成功,那将为当局深入个人电脑内部进行监控开出一个可怕的口子。说不定,当局下一步打算强制要求个人电脑安装“国产”的“银河麒麟”(Kylin,官网)操作系统,让全中国的电脑都置于当局的操控之下。

由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牵头开发的麒麟操作系统经过四年研发,于2006年通过中国科技部验收。列入国家863计划的麒麟被中国当局宣称是“中国独立研发成功”并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但是,有人把麒麟与美国开放源代码的FreeBSD操作系统比对后发现,二者的相似度竟然超过90%,所谓的“中国特色”只有10%左右。不过这并不妨碍中国当局推广和使用麒麟。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刚好也是在2006年,中国当局要求个人电脑厂商必须安装正版操作系统,只是没有勒令全国的个人电脑都必须安装麒麟。

不过中国的政府和军队系统的电脑已经在2007年全面安装了麒麟操作系统。美国信息安全专家凯文•科曼(Kevin Coleman)在今年4月30日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透露了这一消息。

5月12日的美国《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引述科曼的话说,麒麟操作系统对基于 Linux,UNIX和 Windows系统的病毒和间谍程序具有完全免疫力。这种全新的操作系统为网络访问提供了硬件密钥,单纯依靠黑客程序已经无法侵入该系统。如果没有硬件密钥,外部计算机根本无法进入该系统。他说:“这具有重大意义,意味着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 已经无法通过网络间谍程序对中国实施监视。”

麒麟操作系统若真如科曼所言能有效防范外国监视,应用于政府和国防系统的敏感信息系统也无可厚非。但是当局强制要求个人电脑用户安装“滤坝”的做法,也不免令人担心,当局是否还会强制我们安装麒麟?

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的自动更新功能让人知道了远程控制个人电脑的厉害,特别是微软针对盗版用户的“黑屏”措施,更令人担心我们的电脑到底还有多少隐私可言?好在微软只是一个商业组织,Windows自动更新又确实能方便用户及时修补漏洞,避免遭受攻击。

但是,假若我们的电脑安装的操作系统是有政治背景的麒麟,那我们该怎么确保电脑不因政治而受远程操控或个人隐私不因政治而受到侵犯呢?

目前中国当局秘密实施的GFW只是封锁网上含有敏感信息的网页或网站,即将推行的“滤坝”则是深入个人电脑过滤信息,这两种办法与操控电脑的操作系统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举一个例子就能知道操控操作系统的厉害。比如为“稳定”度过及今年的8x8事件20周年,当局GFW了一些网站。但这并不妨碍人们翻墙交流相关信息。如果电脑的操作系统可被操控,当局完全可以像微软警告Windows盗版用户所采取的“一小时黑屏一次”的措施那样,让某些“敏感”电脑“一小时关机一次”,或者干脆启动不了。这样人们连网上交流相关信息的机会都没有了。

若再搭配为当局量身定做的输入法和文字处理系统,所谓的“敏感词”根本无法输入电脑,更不要说在网上传播了。

这种直接操控个人电脑的极端情况只是我的一种猜测,是否真会成真,正在修筑的“滤坝”就是一个指标,如果工程进展顺利,那么上述极端情况成真的可能性就大。(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中国将筑起网上三峡大坝——滤坝 6/9/2009
福禄祯祥:北京要给新电脑预装GFW 6/8/2009

6/09/2009

中国将筑起网上三峡大坝——滤坝



图:发现被过滤的词组时绿坝将显示此消息。

【福禄祯祥6月9日文】关于北京当局强制要求7月1日起出厂的电脑都要预装“绿坝-花季护航”的消息,今晚央视《新闻联播》才正式播发了,比最初披露该消息的美国《华尔街日报》晚了两天。从目前获知的信息来看,北京至少数月前就已经着手实施这一计划了。

为何迟迟不肯发布这一消息,直到外媒披露了才被动承认呢?显然是北京预料到全面推行这一所谓的“保护未成年人”的过滤软件肯定会遭到各界反弹,因此延迟发布消息以缩短公众讨论的时间,减小推行绿坝的阻力。

果不其然,从各方的反馈来看,外界对国家强制推行时时更新的“绿坝”非常担忧甚至抵制。除了技术方面担心软件的安全性与可靠性外,更担忧北京当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从技术层面来看,人们就担心,如果中国大陆的所有或绝大部分电脑都安装了同一个软件绿坝,那么电脑就更容易集体遭受黑客的攻击,病毒的传播也会更迅速。即使技术那么强大的微软都无法确保Windows操作系统无懈可击,更不要说一个小小的中国公司开发的绿坝了,它毕竟不是三峡大坝。最近中国南方数省发生的网络中断事故更加剧烈人们对中国IT实力的担忧。

人们对政治层面的担忧就更多了,北京对互联网的管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除了秘密筑起臭名昭著的防火墙(GFW)外,更挂羊头卖狗肉,时不时借助一些运动进行整治。比如数月前刮起的那场声势浩大的“整顿互联网低俗之风”运动,运动过后中国的互联网依旧低俗,但是一些言辞尖锐的网站和博客却在运动中倒下。这就是北京理解的“低俗”!

而现在,又要强制推广一个所谓的过滤色情网站的软件,而所过滤的内容又不提交独立的第三方审核,影响这么广泛的政策出台前又不经过社会的广泛讨论。不免令人质疑,在北京看来色情是否也包括政治呢?或许在北京的眼里的,政治色情比肉体色情更可怕。

如果在过滤色情的同时也过滤了真相和正义,那么安装了FD的电脑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到底是要让他们洁身自好呢,还是要给他们洗脑?

真正的网络色情应该打击,但一定要真正打击。然而事实却是某些受政府青睐或是政府支持的网站自身却恰恰是色情内容的传播者。
比如找不到域名时自动跳转到的那个网络服务商提供的网页,简直是色情或低俗的集大成者。而这些网络服务商都是红色国企。

北京的搜索宠儿百度,更是通过便捷的色情搜索,甚至送货上门式的服务,成为色情的传播者。比如用百度搜索我的域名fulue时,色情内容竟然首当其冲。而任何其他的搜索引擎都不可能提供如此荒唐的搜素服务。

“绿坝”叫“滤坝”(Filter Dam,简称FD)更贴切。就像网上长城(GFW)一样,北京试图在网上筑起另一道防线,网上三峡大坝——滤坝。

当红色中国筑起网络FD,时时更新式的过滤将与无所不封的GFW并肩作战,为“和谐社会”保驾护航。

或许,仅此还不够。也许,还正在量身打造我三年前所猜测的中国式的文字处理软件,只能打出两个字——和谐。

值得安慰的是,我相信,强制推广的FD很难真的在中国的电脑上安装,因为中国历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即使政府强制中小学校或“下乡的电脑”安装了FD,但估计网络上很快就会有反绿坝的软件出现,就像绕过GFW一样,绕过FD。政府强制推广FD的结果只能是劳民伤财。(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补充(6/11/2009 09:33:56 AM):

Oiwan Lam将此文中关于政治方面的内容翻译成了英文,发布在Global Voices,我转载于此。

Political concern

Apart from technical and procedural concern, fulue highlighted the software's latent political implications:

人们对政治层面的担忧就更多了,北京对互联网的管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除了秘密筑起臭名昭著的防火墙(GFW)外,更挂羊头卖狗肉,时不时借助一些运动进行整治。比如数月前刮起的那场声势浩大的“整顿互联网低俗之风”运动,运动过后中国的互联网依旧低俗,但是一些言辞尖锐的网站和博客却在运动中倒下。这就是北京理解的“低俗”!

而现在,又要强制推广一个所谓的过滤色情网站的软件,而所过滤的内容又不提交独立的第三方审核,影响这么广泛的政策出台前又不经过社会的广泛讨论。不免令人质疑,在北京看来色情是否也包括政治呢?或许在北京的眼里的,政治色情比肉体色情更可怕。

People are more worried about its political implications. Beijing's control over the Internet is so obvious that everyone knows about its intension. Apart from building up the notorious Great Fire Wall in secret, it frequently launches campaign to clean up the Internet. A most well known example is the anti-vulgarity campaign. After the campaign, the Internet is still full of vulgar content, but a number of critical websites and bloggers have disappeared. It reflects Beijing's understanding of “vulgarity”.

Now it promotes via regulation a so-called pornography filter software. However, there isn't any independent third party to monitor the filtered content. And there isn't any discussion in the society about the policy. People would of course doubt if the Beijing's definition of pornography would include politics. It is likely that Beijing regards political pornography more damaging than bodily pornography.


补充(6/11/2009 10:20:48 AM):

Global Voices的Suzanne Lehn还把这两段译成了法语,我也转载过来。

Inquiétude politique

Outre les inquiétudes techniques et juridiques, fulue a souligné les implications politiques potentielles du logiciel :

Ce sont les implications politiques qui inquiètent davantage les gens. Le contrôle de Pékin sur Internet est tellement évident que tout le monde en connaît les intentions. Non content d'édifier en secret la célèbre Grande Muraille de la Toile, [le gouvernement] lance fréquemment des campagnes de nettoyage d'Internet. Un exemple des plus connus est la campagne anti-vulgarité. Après cette campagne, Internet reste rempli de contenus vulgaires, mais un certain nombre de sites web et de blogueurs critiques ont disparu. Cela reflète ce qu'entend Pékin par “vulgarité”.

A présent ils promeuvent par voie réglementaire un soi-disant logiciel de filtrage de la pornographie. Pourtant, il n'y a aucune tierce entité indépendante pour surveiller le contenu filtré. Et il n'y a dans la société aucun débat sur cette mesure. A coup sûr, les gens seraient sceptiques si la définition par Pékin de la pornographie incluait la politique. Il est probable que Pékin considère la pornographie politique comme plus dangereuse que la pornographie physique.

6/08/2009

北京要给新电脑预装GFW



绿坝•花季护航软件界面截图。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计划要求7月1日之后在华销售的所有个人电脑出厂时装有阻止电脑访问某些网站的软件“绿坝-花季护航”,政府已经将这个要求通知国际个人电脑制造商,但尚未公布。政府表示,此举旨在保护未成年人不会接触到“有害”内容。报道认为此举表明中国政府将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来控制网民的网络接入。

报道说,工业和信息化部5月19日发布的通知中概述了这个规定,不过尚未被媒体报导。《华尔街日报》看过这个通知的一个复印件。通知中说,个人电脑制造商在7月1日之后必须在在华销售的个人电脑上预装“绿坝”软件。

通知中说,软件必须要么预先安装在硬盘上,要么有随机附带的光盘。通知中说,个人电脑制造商必须向政府上报预装有该软件的个人电脑发货量。

通知说,此举旨在创造一个绿色、健康、和谐的互联网环境,防止互联网上的有害信息影响和毒害青少年。

通知还说,政府已经为中国所有电脑使用这款软件支付了一年的费用。

据一名为政府部门测试了新软件的官员说,软件将把个人电脑与一个更新的被禁网站数据库连接起来,阻止电脑访问这些网络地址。

该软件由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开发,输入内容来自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均与中国军方和安全部有联系。
金惠表示,“绿坝”的运行方式类似于其他国家旨在让家长阻止电脑访问儿童不宜的网络内容的软件。

软件开发商金惠的创始人Bryan Zhang说,公司计划通过一个互联网更新系统将新的被禁网络地址传送给用户的个人电脑,这类似于操作系统软件和防病毒程序的更新方式。

Zhang说,他的公司汇总和保存被屏蔽网站的名单,他说目前遭到屏蔽的仅限于色情网站。但这种软件使得对其他网站实施限制成为可能。

已经检查了“绿坝”的外国业内管理人士说,个人信息可以通过这个软件进行传送,用户将很难确切知道哪些内容被阻止了。

已评估过“绿坝-花季护航”软件的外国业内高管说,通过将内容过滤功能扩展到每一台电脑,这款软件可能使政府得以收紧对互联网的控制。

一位熟悉这一计划的外国业内高管说,没人确切知道这款软件功能的涵盖范围。他说,虽然自己不认为有谁会反对政府屏蔽色情和暴力内容的公开目标,但人们对政府实施屏蔽的方式感到非常担忧。

~~~

金惠公司网站对“绿坝”的介绍:

金惠堵截黄色图像及不良信息专家系统单机版---绿坝

适用于PC终端用户 , 该软件采用了国内唯一的黄色图像识别技术,通过有效控制上网时间及访问网站等手段防止与逐步戒除网瘾。 是国家“信息不良举报中心网站(net.china.cn)”唯一推荐信息安全过滤产品。

功能介绍:

◆国家专利技术直接识别拦截色情图像,
◆真正主动过滤独创三层过滤,网址、关键字再加图像识别,级别设定绝无漏网
◆预置数十万分类网址库,全方位过滤内容、充分自主选择
◆文字组合扫描辅以时间频度智能判断,彻底清除有害网页及文本垃圾
◆阻断以代理服务器或代理类软件而躲避网址屏蔽的匿名浏览
◆安全密钥掌控,完全隐形过滤、热键激活,有效防止非授权卸载
◆限定上网时间时段,避免过度沉溺网络,有助戒除网瘾
◆禁止各种网络游戏、聊天等程序,定制黑白名单过滤实效更强
◆实时屏幕拍照,周详上网记录一览无遗,便于事后监督
◆时尚界面风格,在线自动更新升级,售后服务全程无忧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中国将筑起网上三峡大坝——滤坝 6/9/2009

6/04/2009

2009年6月日历(图)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新京报》刊六4照片,无知?无畏?(组图) 7/24/2008
福禄祯祥:怎么会忘记 6/4/2008
福禄祯祥:^^^^^ ^^^^^ ^^^^^ ^^^(18) 6/4/2007
福禄祯祥:6.3 ·天^安^门(图、视频) 6/3/2007
福禄祯祥:做你能做的——沉默3分钟(视频) 6/4/2008

注:此文是翻墙发布,因为Blogger被GFW了,而我的博客是依托它搭建的。

6/01/2009

收麦子,种玉米(图)



现在中国的中原大地正处于收麦子和种玉米的高峰期。为了抓住有限的墒情,麦子一收割完,就赶紧播种玉米。

5月30日在行使的车上抓拍到图中这样一幅情景:麦子刚收割完还没运回家,农民就已开始播种玉米。

~~~

更新(6/4/2009 12:30:00 AM):图片链接由Flickr更改为Picasa,因为前者这两天被GFW了。(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461/3584107483_b49c48de9b_o.jpg)

注:此文是翻墙发布,因为Blogger被封了,而我的博客是依托它搭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