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2009

自家竹园发现被误认为“优昙婆罗花”的草蛉卵(组图)

DSCN0544a

DSCN0569b

DSCN0598b

DSCN0548a

DSCN0548b

DSCN0776a

DSCN0779b

DSCN0790a

DSCN0534a


【福禄祯祥7月9日文】7月5日下午2点多,经过老家的竹园时,忽然发现一棵竹子上一簇白色的小东西,走近一看原来是草蛉卵。仔细察看,附近的另一棵竹子上也有两个同样的卵。虫卵已经裂开,显然是其中的草蛉已经孵化出来了。草蛉卵所在的竹子,刚好是今年新长出来,并且最为粗壮的两棵。

7月9日,又在竹园的竹子上发现一个草蛉卵,这个卵饱满、嫩绿,看样子正在孵化之中。

草蛉卵因外形奇特,不太常见,曾偶然出现在佛像的脸上,因此被一些佛家信徒误以为是佛经中传说的三千年才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更有愚昧者把它当作神花来供奉。近几年世界各地的华文媒体曾多次报道发现草蛉卵的消息,也有昆虫学家出面解释,但不少媒体仍在以讹传讹。

2007年曾有沈阳媒体报道在当地发现了这种东西,我曾做过调查,判定它就是草蛉卵,我的判断后被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昆虫专家杨兴科教授证实。(参见《“优昙婆罗花”疑为草蛉卵(组图)》)

我在自家竹园最早发现草蛉卵之前一天,7月4日,我曾在竹园附近的泥土地里发现一个仿玉的塑料观音佛像。如此巧合,如果依照某些愚昧的佛教信徒的解释,则肯定是观音菩萨显灵了。其实一切只是自然加偶然罢了。(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22:25 2010-3-7

7/08/2009

电脑里发现电驴(eMule)过滤的敏感词

【福禄祯祥7月8日文】晚上使用Google Desktop搜索电脑硬盘里的“胡锦涛+西藏”时,找到一个名为wordfilter.txt的文件,打开一看,竟全是所谓的敏感词,色情与政治同在。该文件位于eMule(电驴)的子文件夹config里。

eMule是一个P2P下载软件,由国内的VeryCD网站推广。我的电脑的C盘和D盘里都分别安装了eMule,结果这个两个文件夹的里都有wordfilter.txt文件。

所谓的政治和色情敏感词按照汉语拼音顺序排列,两者混杂在一起。除了中文简体,还有汉语拼音和繁体的。除了正经八百的敏感词,还有其谐音或与之相近或相似的字眼,甚至连XXX也包括在内。

电脑显示D盘的eMule文件夹创建时间是2007年5月7日, 11:35:31,这个应是我安装eMule程序的时间。其中的wordfilter.txt文件的创建时间是2006年10月13日16:07:12,这个应是wordfilter.txt置入eMule程序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个wordfilter.txt是在我安装eMule时,一同进入我电脑硬盘的。

我一直使用的是安装在C盘的eMule程序。电脑显示C盘的eMule文件夹的创建时间是2007年5月12日, 14:11:02,其中的wordfilter.txt文件的创建时间是2008年8月27日, 18:14:16。同样道理,这就意味着,这个wordfilter.txt是在我安装eMule之后一年多才进入我电脑硬盘的。而eMule有自动更新的功能。如此看来,C盘的wordfilter.txt很可能曾被eMule自动更新过。

与D盘的wordfilter.txt不同,C盘里的wordfilter.txt显示的不是一目了然的敏感词,而是一大堆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及加减号。如果不是乱码,难道是敏感词以密码的形式出现了?

中国当局试图强制推广的过滤软件“绿坝”,因其担负着不可告人的政治任务和技术方面的漏洞百出,而饱受讨伐。但是现在看来,早有程序单独履行“滤坝”的职责了,并且已经潜入电脑用户终端了,因为它是随风潜入夜式的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被安装到电脑上的,因此知道的人不多,自然也就免缺了“绿坝”所遭受的批评和阻力了。

更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还有哪些软件也已经在电脑终端执行过滤任务了,过滤的又是哪些内容。

希望能开发一种类似防病毒软件那样的防过滤软件,用于检测和清除已经装入电脑的过滤程序,并对试图入侵电脑的过滤程序进行预警或拦截。你有“滤坝”,我有“反滤坝”,看谁怕谁。(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7/31/2009 22:42:00

7/04/2009

佛教在线为抢发任继愈去世讣闻致歉

佛教在线:关于任继愈先生去世报道的致歉声明

2009年07月04日

2009年7月2日下午6时许,我们接到消息,任公继愈先生因病在北京去世,我们感到非常悲痛。基于对任公的敬仰,我们马上编发了消息,并在网站最重要的位置予以发布。

2009年7月3日上午,我们接到中国国家图书馆消息,任公仍然健在,病情稳定,我们马上撤除了相关资讯。

在没有向任公家属和单位核实的情况下,我们匆忙编发消息,实属草率。特别地,任公德高望重,海内外影响巨大,我们的工作失误,给中国国家图书馆和任公家属带来了很多麻烦,也给海内外公众传递了不实消息,在此,我们深表歉意,并特发致歉声明以忏悔我们的过失。

祝愿任公健康长寿。

祈愿一切善知识长久驻世。

佛教在线

2009-7-4


佛教在线: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先生因病去世(组图)

2009年07月02日 佛教在线



佛教在线北京讯 2009年7月2日上午,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新中国宗教学研究奠基人,著名学者任继愈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

任继愈,原名任又之,中国佛教哲学家,1916年4月15日生,山东省平原县人。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38年毕业。1942年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北大文科研究所研究生毕业,留北京大学任教,1956年晋升为教授。
1964—1985年任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筹建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并与北大联合培养宗教学本科生,为新中国培养了一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 致力于用唯物史观研究中国佛教史和中国哲学史。曾多次在国外讲学并进行学术访问。

1987年至至2005年1月,任国家图书馆馆长,兼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基金宗教组召集人,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学术界的代表,王羲之艺术研究院学术顾问,当选为第四、五、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2005年至今担任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
任继愈先生把总结中国古代精神遗产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和使命,致力于用唯物史观研究中国佛教史和中国哲学史。在中国古代诸子百家中,他最初相信儒家。解放以后,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在用马克思主义总结中国古代哲学的工作中,他是做得最好的一位。由他主编的《中国哲学史》(四卷本)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就是大学哲学系的基本教材。四十年来,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哲学工作者。七十年代后期,他又主编《中国哲学发展史》(七卷本,已出四卷)。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把对佛教哲学思想的研究作为研究中国哲学的组成部分。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连续发表了几篇研究佛教哲学的文章,受到毛泽东的高度重视。这些论文后来以《汉唐佛教思想论集》出版,成为新中国用马克思主义研究宗教问题的奠基之作。1964年,他奉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之命,组建世界宗教研究所。几十年来,世界宗教研究所培养了一批批宗教研究人才。他在继《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之后,又主编《中国佛教史》(八卷本,已出三卷)、《中国道教史》、《宗教大辞典》、《佛教大辞典》。

任继愈先生第三项学术贡献是提出了“儒教是教说”,这一判断根本改变了对中国传统文化性质的看法,是认识中国传统文化本来面貌的基础性理论建树。这些年来,“儒教是教说”逐渐得到学术界理解和赞同。

任继愈先生的第四项学术贡献,是领导了大规模的传统文化的资料整理工作。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任继愈先生就领导了《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的整理和编纂工作。全书106册,1.02亿字。目前,《中华大藏经(下编)》也已经启动,预计2亿-3亿字。同时,任先生又主持编纂《中华大典》,预计7亿字。

任继愈先生的第五项学术贡献,是始终坚持以科学无神论为思想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坚持宗教研究中的马克思主义立场,坚持用无神论思想批判形形色色的有神论,抵制各种打着科学和民族文化旗号的土洋迷信。在他的领导下,创办了建国以来、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以宣传无神论为宗旨的杂志:《科学与无神论》。

专著有《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中国哲学史论》、《任继愈学术论著自选集》、《任继愈学术文化随笔》、《老子全译》、《老子绎读》等;主编有《中国哲学史简编》、《中国哲学史》(4卷本)、《中国佛教史》(8卷本,已出第1、2卷)、《宗教词典》、《中国哲学发展史》(7卷本,已出第1、2卷)等;此外,还主持《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的编辑出版工作;主要论文收集在《汉唐佛教思想论集》和《中国哲学史论》中。

编辑:无名士

已删除讣闻百度快照

7/03/2009

超生“弃婴”中国造

【福禄祯祥7月3日文】贵州地方政府昨天通报了关于“官员强抢超生婴儿送养国外牟利”的调查和处理情况,只承认“蕉溪镇个别计生干部在将3个女婴送往福利院过程中均违反了相关规定,但福利院办理弃婴涉外送养的程序是合法的。”处理的也只是时任蕉溪镇的官员。

这种处理结果分明是在应付媒体,平息舆论压力。因为媒体只重点报道了蕉溪镇3名女婴的事,而对福利院收养的81名女婴的情况到底怎样却语焉不详。

发生在贵州黔东南州镇远县的这起“制造弃婴”恶劣事件是7月1日被《南方都市报》曝光的,有意无意成了“七一献礼”。

然而,事实上《南方周末》半个月前就把此事调查清楚了,但是却像曾经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那样,周详的报道被编辑部以危及报纸生存为由“枪毙”,记者杨继斌无奈只得把报道发布在自己的博客

地方政府显然是有恃无恐,不“舆论监督”就不处置当事官员,千夫所指了才有所行动,并且妄图大事化小,只处理那些位卑职微的芝麻官。

事实上“制造弃婴”远不止媒体重点报道的那3个。据曾任焦溪镇计生股股长的石光应说:他每年从焦溪镇送到福利院的超生的孩子有三四个。而且镇远县的“每个乡镇每年都送三四个,12个乡镇都在送,到处都有捡到的(弃婴),也有超生的,罚不起款的,从家里抱走的,不愿意罚款的,双方达成协议,就送。不签(书面)协议。”

乡镇计生干部之所以敢“制造弃婴”也与地方政府的恶政直接相关。据石光应说:这是政策规定。交得起罚款就养,交不起罚款就送到福利院。”

当地福利院也难辞其咎。大量的女婴被计生干部送去,福利院怎么可能不知道或怀疑女婴的来历?官方竟然还说“福利院办理弃婴涉外送养的程序是合法的”。福利院正是抓住了当地村民想生男孩又交不起罚款的弱点,给超生的女婴找了一条“出国的活路”,福利院和计生办又都能从每个婴儿身上盘剥3000美元的“赞助费”。

中国的福利院简直就是贩婴组织,而非儿童福利机构。2005年湖南就曾侦破一起团伙贩婴案中,其幕后指使也是福利院。人贩子与福利院勾结,以3000元人民币买进婴儿,再以3000美金“送养”国外,从中牟利。3年时间,买婴800多个。

骇人的“制造弃婴”丑闻如果被西方主流媒体报道,无数“中国孤儿”将会再次受到世人的普遍质疑,谁都有理由担心他们是不是真正的孤儿。

被海外收养的中国孤儿到底有多少,我们不知道,因为那是关乎国家形象的机密。只知道假若他们真是孤儿,那么在西方民主自由的国家生活也算是他们的福分,否则的话,那将是国际悲剧。因为高昂的“赞助费”无疑是在助长“弃婴”和“贩婴”之风。(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7/3/2009 6:24:01 PM

7/02/2009

百度偷偷修改色情联想词搜索(图)



图1

【福禄祯祥7月2日文】以前用百度搜索我的英文网名“fulue”时,百度的联想词搜索功能就会“胡思乱想”,在搜索结果的顶端提醒“您要找的是不是‘缚虐’”,首页的第三条和第四条搜索结果也总是不堪入目的色情内容链接。(图1)

6月30日晚当我再次用百度搜索“fulue”时,百度首先想到的词则是“腹虐”,搜索结果的首页也比较干净,几乎全是有关fulue的信息。(图2)



图2

看来中国当局“整治”谷歌的所谓“低俗”联想词搜索,也吓着更不堪的百度了,它也偷偷修改了联想词搜索,尽管并未完全屏除了色情信息,但还是有所收敛。

而用谷歌或Google搜索“fulue”,从来没有如此“低俗”的信息,即使是在被“整治”前。百度这种“就低不就高”的联想词搜索,曾让我气愤不平。更气愤的是谷歌竟然在百度之前被“低俗”。谁让百度是当政者的孝顺儿子呢!

另外,因为我的网站fulue.com 6月19日被中国当局第四次封锁,百度也亦步亦趋把它屏蔽了,现在用百度再也搜索不到来自fulue.com的信息了。(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7/2/2009 11:37:31 PM

人民PS报:《人民日报》用PS照片搞宣传(图)

点击看大图

(图片来源:张斌博客)

更新(7/3/2009 11:23:19 PM):

据称《人民日报》总编辑吴恒权表示将调查此事

《人民日报》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学术部副主任徐林http://xulin.blshe.com/先生7月3日在张斌的博客留言说:

“我已于昨天报告给去年新任的人民日报总编辑吴恒权,今天上午又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今天早上,网易论坛转发了这个事情,10多万网民关注,已经成为公共事件)请他派人调查,如属实,严肃处理(我把去年“广场鸽”的处理结果告诉了他)。他诚恳地表示将找人调查此事。”

徐林2006年2月退休后在CFP图片库任编审。

~~~

原文:

以宣传为己任的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竟然也不择手段地用上了PS照片。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理事张斌女士在博客揭露了这一丑闻。

张斌在在“《人民日报》竟发严重PS的照片!!”这篇博客中说:“经影友指点,发现2009年6月26日(星期五)的《人民日报》14版竟然刊登着一幅严重经过PS的照片。寻找了一下,一张照片竟然有6处被PS粘贴复制过。”



第14版的内容无非就是宣传地方的广告。此图是独立的图片报道,文字说明是:“广西南宁市被誉为“中国绿城”,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署名“李辉”摄。

为了达到宣传的目的竟然用上了PS的照片,真够胆大的。

14版PDF版下载:http://paper.people.com.cn/rmrb/page/1921/2009-06/26/14/2009062614_pdf.pdf

《人民日报》加量不加价

《人民日报》从7月1日起也开始扩版,由原来的16个版扩为20个版,并且“加量不加价”。此举显然是在增强喉舌的分贝,提升宣传力度。

《人民日报》自称:“这次扩版是深入贯彻落实胡锦涛总书记在人民日报社考察工作时的重要讲话精神,努力提高国内国际传播能力的重要步骤,是满足各级党员干部和广大读者期望人民日报办出时代特色、扩大报纸容量的实际行动,也是人民日报献给党的生日的礼物。”

该报还称:“这次扩版我们将在“三贴近”和办出特色上狠下功夫,不仅增加容量,而且提升质量;不仅优化内容,而且改进文风。要闻版侧重新闻性强的时政报道,新闻版追求有时效的深度报道,周刊专刊推出有专题研究的深度报道。”

该报又称:“热切期待广大读者的关注、支持和帮助。我们将以扩版为契机,坚持“高举旗帜、围绕大局、服务人民、改革创新”的总要求,努力工作,开拓进取,进一步把人民日报办好,让党放心,让人民满意。”

《人民日报》扩版后是否真像自吹自擂的那样大有长进,就看它如何解释和处理这张PS照片。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中国新闻是PS出来的(图) 3/1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