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2009

东方体系正在崛起?

东方体系正在崛起?

美国《世界政策杂志》季刊2009年夏季号文章
作者 金舜权 戴维.菲德勒 苏米特.甘古利

问题不再是中国、印度和亚洲的崛起是否将影响世界政治,而是力量和影响向亚洲的转移将如何改变全球事务。国际政治预言家研究中印的发展轨迹,大多数观察都集中在亚洲实力的增长可能如何影响国家物质力量的分配和使用。

力量很重要,但国家间政治还涉及理念的竞争。力量和理念的相互作用决定了和平、外交和战争,影响着人类的安全和福祉。由于力量向东方转移,亚洲的喜好和理念影响世界政治的机会比以前更大,有可能代替西方主导的普世原则。也就是数百年来所谓的“威斯特伐利亚”(Westphalian)和“后威斯特伐利亚” 概念,形成新的“东方体系"(Eastphalian)。

在现代国际关系史上,大部分时间里西方力量和理念都占据主导地位。在三个半世纪前就《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进行谈判的欧洲人很难想像他们打造了最终囊括全球的体系。在三十年战争结束后,欧洲建立了主权国家,每个国家都控制自己的人民和内部事务。

从这个结构产生了主权,主权国家平等、不干涉别国内政等原则。西方力量和理念主导世界事务的这种模式一直持续,甚至在西方国家为了推行民主、市场经济和保护人权而开始背离威斯特伐利亚原则时也是如此。

西方在二战后极明显地采取了该种后威斯特伐利亚策略一一这是在西方力量和理念至高无上的国际关系结构中的一个有历史意义的变革。中印作为大国的崛起以及亚洲作为影响力中心的崛起,让亚洲国家有了在世界事务中发言的机会,而不受西方喜好的左右。

亚洲所支持的理念中如今仍具有生命力的是中国、印度和缅甸1954年首次共同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由于亚洲国家大都经历过帝国主义殖民统治,因此五项原则在那里获得普遍支持,而且至今仍颇有影响力。维护主权、互不干涉、政治平等以及经济互惠被认为是亚洲外交的特点。

许多亚洲国家在成功地融入区域和全球经济后,仍很好地维护了主权、互不干涉和政治平等的原则。这种对五项原则的一致认同,使这些原则成了处理国际关系的亚洲体系的基石。五项原则本身是十分保守的。中印都愿做保持现状的大国,希望能维持让自己在政治经济上得益的国内、地区和全球秩序。这种心态从它们积极参与从世贸组织到20国集团的各种大国组织就可以看出来。

亚洲对主权和不干涉政策的强调.与美国和欧盟的干涉主义思想形成了鲜明对比。美国和欧盟的战略,以推广自由民主为中心,包活干涉别国内政.并寻求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均一化。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不遗余力地在全球推广民主,在东欧的共产主义国家是通过经济和军事援助,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则是通过侵略、占领和政权更迭。欧盟则要求所有成员都是保护民权和政治权的民主国家.还对其他国家提出了越来越多的政治、经济和人权等方面的要求。

美国入侵伊拉克、北约未能稳定和重建阿富汗、全球反恐战争中充斥的侵犯人权现象,以及西方导致的全球经济危机.都给了美国和欧盟处理国际关系的方式当头一棒。这些西方自找的麻烦.使得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在那么害怕西方的权威,也不再那么能接受西方推广的理念了。

在这种情况下,亚洲的东方理念就很供了一个更好的选择。亚洲处理国家和地区安全的做法,使得各国能在不出现大规模冲突的情况下实现权利更替。亚洲国家在应对新出现的挑战时—像非典疫情和禽流感等--也有不少成功的合作经验。简言之,保守的东方理念提倡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在国家间进行广泛的外交活动与合作。

从实践来看,五项原则在大多数亚洲国家并没有产生孤立主义倾向。合作与统一行动是经常性的,但这种合作针对的都是共同遇到的特定问题,而不是为了传播一种普遍的政治、经济和人权模式。随着世界政治中权力的竞争加剧,各国纷纷选择自己的阵营,东方理念可能更具竞争力。

保守的东方体系观点在亚洲以外可能也会很有吸引力并且适于输出。中非合作论坛就把五项原则视作双方合作的基础。中国在非洲国家的人类安全问题(包括缺少民主、法治和人权)上,采取“不过问”政策。这样做的不仅是中国。印度与非洲的关系也以五项原则为基础。

中印在非洲的政策与活动当然不完全一样,但它们所遵循原则的相似性说明,这些亚洲大国在全世界拓展利益和影响力的同时,也在输出强调主权的东方理念体系。通过中国和印度,非洲政府获得了附带条件更少的资金,技术、贸易关系和政治支持。通过五项原则折射出来的亚洲势力在非洲崛起,对西方更具说教和干涉性的势力和理念是个威胁。

中文来源:8月12日《参考消息》 题:中印崛起或使世界转向“东方体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