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2009

被民意

曾经作为西部某省政协委员的一位朋友,向记者诉说其中的困惑:比如说投票吧,会议主办方要求,弃权的和反对的要在票上画钩,赞成的不用动笔。这样,只要你一动笔,就意味着要么是弃权,要么是反对。还有,明明有电子表决的条件,会议却要求大家举手表决。你想,众目睽睽之下,即使你有反对意见或其他考虑,想到各种后果,也只能要么是投票时无动于衷,要么是举手时随波逐流。貌似全票通过或全体同意,其中又包含了怎样真实的民意呢?


此段摘自8月25日出版的党刊《半月谈》杂志,题:“民意失真”的六大症状

某地对辖下各县市的小康达标情况进行随机调查,当地政府要求受访群众熟记事先统一下发的标准答案,如家庭人均年收入,农村居民必须回答8500元,城镇居民必须回答16500元,“是否参加社会保险或保障”必须回答“参加了”,“对住房、道路、居住环境是否满足”必须回答“满意”。于是,那些原本在小康达标水平之下的群众,一夜之间就“被小康”了。

今年初,西部某市大上化工项目,引起网民高度关注,网络民意几乎一边倒,反对污染项目,一国家级官方网站还就此开展“是否支持建化工项目”的网络投票。该市有关部门立即组织大量人员参与投票,始终让有利于建设此项目的选项占优。该市有关部门事后总结经验称,这一做法没让媒体抓到炒作的把柄,成为我市首个网络投票成功反击的案例。

去年底,国际油价从140美元跌到50美元左右,国内期望成品油降价的民意高涨时,某研究机构的一名专家就高调宣称“不能与国际接轨,因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什么价格都与国际接轨,这不太现实” ;当国际油价从80多美元正向上冲时,他说的却是“进一步与国际市场接轨”。

民意是执政党最可宝贵的政治资源,对民意的尊重是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以权力扭曲民意,甚至制造虚假民意,维护的是小集团的利益,损害的却是整个执政党的执政基础,长此以往,必将加剧官民之间的信任危机。目前,运用民意来指导决策还没有成为所有官员的自觉行为,一些官员还是习惯于“为民做主”而不是“让民做主”,一些地方政府工作的着力点与民意存在偏差。


这几段摘自同期杂志,题为:民意时代呼唤真民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