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2009

御用学者:应全面加强网络舆情监测

8月25日出版的党刊《红旗文稿》发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邱霈恩撰写的文章《网络媒体:影响公共安全的双刃剑》。文章称要“针对网络媒体的负面特点,加强信息社会危机预管理。”“我们应该全面加强网络舆情监测,把政治、军事、经济特别是金融设定为重点领域进行危机监测,把社会、文化、公共生活和普通生活中的矛盾冲突作为重中之重进行危机监测。”采取“网上删闭”与“源头直控”双重措施来及时处治舆情危机。

(福禄祯祥说明:原文中的“我们应该全面加强网络舆情监测”这句话用的是“检测”二字,但,根据语义显然是误用了,我转载时把它改为“监测”二字。)

以下是《网络媒体:影响公共安全的双刃剑》(作者:邱霈恩)一文摘要:

我国近年来频发高发的各种突发事件多在事发一小时左右就迅速传遍全国全世界了。就多年来的实际情况看,这种网络传播多是一面之辞,不仅包含了大量的灰色内容、混淆情况,而且还常常包含了大量的虚假情况和编造夸大之辞。有的是有意造谣,有的是不知真相,有的是故意起哄,有的是被利用。然而,当地的有关部门和领导干部常常尚不知情,直至由外界反馈回来之后才发觉事态竟然变得如此“透明”和严峻,如此局促难办而困顿、震惊。常常是网络群体事件出现很久了,信息盲流轰动很久了,也没有一个相关负责主体出来发布真实信息,澄清有关事实。结果,就演变成了信息社会所特有的种种舆情危机,严重扰乱了经济社会的正常发展。

为什么网络媒体会如此兼具正反两面呢?这不是因为网络媒体本身存在正面、负面两种价值,而是因为网络媒体的纯功能特点在不同行为主体的不同价值取向下被赋予了这样的两面性。因此,网络媒体的两面性是人为附加的结果,在现实生活中到底会出现哪一面,完全取决于谁主导、利用以及怎样主导、利用网络媒体的纯功能特点了。

迄今为止,网络媒体主要成了西方大国用来搜罗各种恐怖主义、分裂势力的机会和借口,以便向不顺从的国家和社会发动各种破坏、颠覆或攻击行动。由此而来的网络负面问题就造成了非常严重、又非常隐蔽的信息社会危机。而这样的危机正是当前世界上最典型、也最突出的非传统公共安全问题。其危险性超过了普通的恐怖主义,其实质就是来自西方大国的国家恐怖主义。因此,针对网络媒体的负面特点,加强信息社会危机预管理就变得极端现实、紧迫而重要。

我们应该全面加强网络舆情监测,把政治、军事、经济特别是金融设定为重点领域进行危机监测,把社会、文化、公共生活和普通生活中的矛盾冲突作为重中之重进行危机监测。这一切的核心要定位在对种种不良信息和网上异动进行精准的监测,确保及早发出准确、有效的危机预警。根据网络媒体的特点,分别制定尽量完善的防范预案,随后还要根据每个预案分别组织专门的事先操演,确保一旦舆情危机发生,即能立即施治且卓有成效,而绝不至于束手无策或有策无措。另外,还要借助演练来发现预案的漏洞与不足,并加以完善。

针对舆情危机特点,建立快速反应机制和危机处置体系。网络媒体的舆情危机有两大特点:悄然积聚、孕育,并同步引导现实社会;突然大规模爆发,并由虚拟状态迅速转化为现实状态,促动并同步导控着现实社会的震荡。因此,要根据这两大特点以及网络媒体的特点,采取一系列具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第一,建立舆情危机预案自行启动机制。舆情危机预警一发出,相应预案就立即自行启动。这主要是要对现有的每个可控信息端口和网站实施瞬时责任约束,对盲动、妄动和群氓式的信息异动实施及时的技术调控和管制,包括立即采取“网上删闭”与“源头直控”双重措施来及时处治舆情危机。

  第二,建立并启动迅速响应机制和快速联动机制。这与第一步要确保几乎同步,即立即启动相关实际公共管理部门乃至社会层面做出配套、联动的危机治理应急活动。重点是要确保能够直接反应到信息源点,并由公共管理主体、特别是相关信息源点的当时、当地、当事政府机构迅速公开真相,做出正确引导和及时合理处置,及时控制乃至消除在网络世界随意涌现、扩展和震动的信息盲流以及网络事件。

  第三,要善于结合传统媒体,最大限度地运用所有信息媒体,在第一时间公布真相,揭露邪恶与犯罪事实,利用包括外媒在内的多种“信息眼”,按照正确的逻辑来做正面的报道与宣传,确保取得更大、更综合的治理效果。

……

相关链接:

北邮校长:实行网络实名制时机成熟,应大力推广,尽快实行 8/14/2009
国防报:网络颠覆:不容小觑的安全威胁 8/6/2009
大公报:内地新闻网站要求实名发帖 8/1/2009
新华社:“TWITTER革命”不该是“e时代”的榜样 6/26/2009
唐克超:网络舆论对国家安全影响问题探析 6/2008
《决策》杂志:网络舆论引导“策” 7/22/200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