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2009

《求是》:国家加强国际传播能力是被逼出来的

8月16日出版的中共机关刊物《求是》杂志发表署名郭纪的文章,称“这些年来,中国展现的改革开放、团结进取、平等友好、坦诚负责的国家形象,赢得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尊重和客观、理性、友善的评价。但是,中国的真诚和努力,也遭遇了极为不利的国际舆论环境。极少数西方强势媒体主导的国际新闻传播秩序,屏蔽真相,传播偏见,人为制造一道道“铁幕”和“鸿沟”,严重阻碍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沟通、交流与理解。”

这篇题为《新闻自由与媒体责任——当今国际新闻传播秩序透视》的长篇文章说,当今国际新闻传播秩序有三个弊端:垄断、偏见和极端的市场取向。

文章在论述垄断时说:垄断是自由的天敌。“高度垄断的国际新闻传播秩序,严重妨碍世界各国人民自由地获取客观、公正的新闻信息。”垄断产生两个后果:“其一,极少数西方传媒巨头实际上把持了左右国际舆论的权力;其二,广大发展中国家因为自身传播能力的贫弱,不得不面对自己话语权被压制、被剥夺的不利局面。”

文章在论述偏见时说:偏见比无知更可怕。“偏见,是少数西方传媒巨头主导的国际新闻传播秩序带来的最突出后果。”“偏见比无知更可怕,因为它为了证明自己正确,往往选择回避甚至不惜掩蔽真相。一些西方媒体顽固的偏见让人们怀疑,它们有关中国问题的报道,本身就是一篇篇事先确定了中心思想和结论的命题作文。它们所要做的,只是戴上经年不换的有色眼镜,去寻找可以证明自己结论的材料;如果实在找不着,就干脆无中生有、胡编乱造,甚至不惜把白天说成黑夜、把魔鬼说成天使。”“新闻以真实为生命,偏见的介入必然造成对新闻真实性的伤害。如果一种新闻传播秩序为偏见所引领,那么,这种传播秩序的公正性何在呢?”

文章在论述极端的市场取向时说:极端的市场取向妨害媒体的社会责任。“极端的市场取向,是西方媒体新闻价值标准的最显著弊病。”

“在极端市场取向的作用下,“坏消息才是好新闻”成为西方媒体信奉的新闻价值标准,越是反常的、负面的、突发的、耸人听闻的事情才越有新闻价值。于是,暴力、色情、犯罪、丑闻等负面新闻充斥报端和荧屏;在有关发展中国家的报道中,战争、政变、动乱、灾祸等阴暗面被大肆渲染,积极、正面的新闻难得一见。西方媒体热衷于炒作负面新闻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也带来种种消极社会后果,以至西方社会有识之士作出反思,提出“社会责任理论”,强调媒体在享有自由权利的同时,应该履行对社会和公众的责任。

“按照西方新闻观,监督和批评政府是媒体的天职。“我有骂本国政府的自由,当然也有骂别国政府的自由,这是公平的,并无不妥。”然而他们忽视了这样一个基本的事实:在自己国家,媒体对政府的批评,可能并不会妨碍公众对本国情况的了解,因为他们每天就生活在其中,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实际感受对媒体批评正确与否作出判断。但是,媒体在报道外部世界时,如果也是一味“揭丑”、“掏粪”、片面报道阴暗面,那就不能帮助公众了解一个真实的外部世界,相反,误解会一点点累积,偏见会一步步固化。”

文章最后说:全球化时代呼唤自由公正的国际新闻传播新秩序。“当今国际新闻传播秩序的不平衡、不自由、不公正,正在促使那些受损害的国家加强自身的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这是被逼出来的。它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某些西方媒体公信力、影响力的流失。尊重事实和真相,是一切对话的基础;如果为了抹黑、丑化、妖魔化一个国家,连事实都可以随意歪曲,丧失起码的诚实,那么对付它的最好办法就是:别理它!”

同期《求是》还发表“福建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撰写的文章,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中国的精神旗帜。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转化为人民群众的自觉追求,最大限度地形成社会共识,对于巩固党执政的思想基础,增强国家和民族的凝聚力,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8月24日中共的《人民日报》发表发表评论,引用西方媒体的报道,称好消息让生活更甜蜜,负面新闻令人不开心。

相关链接:

香港大学的中国传媒研究计划博客翻译了《新闻自由与媒体责任——当今国际新闻传播秩序透视》:If speech is free, why can’t China get a word in edgewise?

福禄祯祥:南华早报:中国政府耗资450亿加强外宣改善国际形象 1/13/200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