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2009

京城洋钉子户抗争仨月终被强拆



据《南方都市报》今日报道,坚持3个月后,8月28日,北京星吧路上最后一个钉子户、美国德州人希尔伯特开的餐吧被拆,老外钉子户倒下。现场未发生冲突。

报道说,施工现场在一大早被围着警戒线,一度有超过10辆警车散布周围。来回穿梭的维持秩序的数十名人员中,包括了城管、刑警、法警和派出所警察。

据报道,“为了避免冲突,”,希尔伯特没有留下来看拆迁过程,只是在围墙外用手机透过大门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去了。

希尔伯特在拆迁现场接受了南都的采访。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看着自己好的餐吧被拆,有何感受?

希尔伯特(以下简称希):气愤,生气。原本打算一直经营下去,并且准备在其他地方开分店,现在一切都变了。

南都:那还有搬到北京其他地方继续开餐吧的打算吗?

希:现在没有了。很怕再有一次这样的经历。

南都:之前华尔街日报把你称作“北京城里的老外钉子户”,你怎么看?

希:我不知道之前是不是也有老外这样,但我并不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我只希望得到自己的东西,不想做出麻烦的事,我和我的朋友都是好人。

南都:你说的好人是指什么?

希:我想说的是我和我的朋友都不是麻烦制造者,我们虽然有上访,有申诉,但我们并不想给任何部门带来麻烦,我们只想他们能够给我们合理的赔偿。我们本打算明天在西部牛仔餐吧开一个Party,并且邀请房东和地方的政府官员一起参加,以表示我们并不是坏人。

南都:那从现在的状况看,明天的Party还会开吗?

希:现在连残存的餐吧都没有了,就没有开Party的地方了,买好的啤酒也只能放在那里了。要开也只能去公园开了。

这个洋钉子户的事迹因8月25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报道而在网上流传,该报称之为“京城里的老外钉子户”。

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希尔伯特是少见的外国人对抗体制的例子,西部牛仔餐吧能幸存这么长时间可能也有赖于他的外国人身份。虽然不会说中文,但他将自己的情况反映给地方法院、市政仲裁中心、直到中央政府权力机构所在的中南海大门口,上周二他带着十几个朋友去中南海门口,想引起关注。他们被警方扣留了5个小时。

他说,我一直试图在当地制度之内进行努力。

他的反抗给他带来的对手不光是七彩大世界,同时还有一家神秘的拆迁机构,名为北京紫龙拆迁有限公司。

这其中的一个谜是:土地开发方是谁,以及建设项目是什么。开发项目名为“润世中心”,当地官员称这是“重点工程”。七彩的张彤说,幕后的支持者是北京市朝阳区政府,但他拒绝透露详情。朝阳区官员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

除了他的律师,希尔伯特还寻求了许多人的帮助,其中有一位曾经供职于政府部门的顾问,还有一大群朋友和老顾客。他还请了六个中国保镖,都是外地莽汉,他们剃着光头,光着膀子,身上到处都是伤疤。为了挡住常常在晚上开工的拆迁人员,这些保镖轮班睡在餐馆里。

希尔伯特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叛逆者。作为受过专业培训的会计师,他在科技服务业巨头Computer Sciences Corp.工作了15年,最终担任这家公司的中国业务负责人。3年前,他离开公司,开办了Tim's Texas Bar-B-Q,主打熏烤牛肉和熏烤猪排。

餐馆做得很不错,2007年初,他在几公里外的星吧街开了西部牛仔餐吧(im's Texas Roadhouse)。

去年8月的奥运会让他财源滚滚,大公司常常租下整个场地。希尔伯特说,今年3月,餐馆开始正常盈利了。

5月12日,七彩张贴通知称星吧街将要拆除,租户需在5月31日前搬走。

许多店的经营者都是被大群手持棍棒的凶徒赶走的。

有些业主选择了反抗。在这里经营仙吧酒吧的香港女性Helen Ma曾在5月16日向当地政府官员投诉。她说,两天后,数十名短发彪形大汉出现在她的店里,将她和几名员工拖出去,并锁上了门。她说,他们打她和揪她的头发,而警察却站在一边无动于衷。

相关链接:

南都早前的报道:老外在北京做钉子户? 8/28/200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