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2009

奥运牺牲品刘岩:我是那盏灯,不是黑夜

摘自9月7日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之《刘岩 我是那盏灯,不是黑夜

去年7月27日之后,她有了诸多不同身份:预备党员、劳模、奥运英雄、青年教师、慈善大使……在报道中,大多数媒体使用的是“刘岩被评为……”之类被动句式。她没有拒绝这些称号,只是不想被符号化,甚至“高大全”。有人设问:大家都说你是英雄,你会不会感觉像是把你架了起来,两脚不着地?

她只好回答:我不是刘胡兰。

刘岩很清楚,作为舞蹈演员,自己只是在这个行业中有点名气。甚至在2006年央视春晚上,与杨丽萍、谭元元合作表演舞蹈《岁寒三友--松、竹、梅》之后,都觉得自己绝不会像杨丽萍那样成为一个符号,自己的名字只是在屏幕下方一闪而过,舞前没人知道,舞后没人记得。

为什么?

“因为纯艺术在中国受众太少,尤其是舞蹈艺术,大众的认知很窄。”

不能作为舞者在台上展现舞蹈的魅力,她现在更想努力做普及工作。不需要各种选秀、比赛节目,或许很简单,“简单到只是跳,不停地跳”。她坚信一个痴心的人舞动的灵魂,强悍如军队。

对她和郎昆的感情,记者避而不问。她说过会在合适的时间说明一切,如果问她,想必也只会是一句“不知道”。

11月,在舞蹈《最深的夜,最亮的灯》中,她将坐在轮椅上表演10分钟。她说,“我是那盏灯,不是黑夜。”

相关链接:

福禄祯祥:在梦中舞蹈的奥运牺牲品刘岩 4/18/200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