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2009

谷歌中国数字图书馆未与国际接轨

【福禄祯祥10月30日文】最近,谷歌(Google)数字图书馆因受到中国著作权人的声讨而被国人所熟知。我曾浏览过Google国际图书馆(http://books.google.com/),没想到还有个谷歌中国图书馆(http://books.google.cn/),并且已初具规模了,否则也不会惹起那么大纷争。对于广大读者而言,更在乎的还是图书馆的藏书怎样。于是,昨夜今晨我对谷歌中国图书馆进行一番测试,结果令我非常失望。谷歌中国图书馆并未与国际接轨,收录的图书仅限于在中国大陆出版的,并且藏书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藏书未与国际接轨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以关键词“天安门”为例,对比谷歌中国图书馆与Google国际图书馆的搜索结果,会发现二者差别非常之大。最典型的差别是,谷歌中国图书馆的搜索结果里很少有关于89年那场重大事件的内容,即使有,其说辞也和中国官方的定调一致;而Google国际图书馆的搜索结果里就有一些关于那次事件的内容,而且还有专著,其说法自然和中国官方的不同。浏览所有的搜索结果会发现,二者的搜索结果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差异,是因为谷歌中国图书馆收录的都是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书,而Google国际图书馆里收录的则是世界各地出版的书。众所周知,中国大陆并无出版自由,书籍须经审查才能出版。

再搜索英文关键词“China”,也有如此差异。谷歌中国图书馆的搜索结果里尽管也有一些包含“China”的英文书籍,但还都是中国大陆出版的。而用Google国际图书馆搜索到的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书。

再用Google台湾图书馆(http://books.google.com.tw/)和Google香港图书馆(http://books.google.com.hk/)搜索上述两个关键词,结果都与Google国际图书馆一致。

到此已能看到大白的真相了,那就是谷歌中国图书馆像谷歌在中国的其他搜索功能一样,被审查、被过滤了。基于同样的原因,坚持同样的原则,那就是不使用谷歌中国图书馆,就像不用谷歌在中国的其他搜索功能一样。既然提供的内容不全,未与国际接轨,干嘛还要用?!只不过还得忍受同样的折磨,并且不得不翻墙,因为在使用Google国际图书馆时,也会和使用Google的其他功能一样,若遇到所谓的“敏感词”,浏览器可能会无法显示网页。

藏书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在谷歌中国图书馆搜索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会找到名为“端木蕻良细说红楼梦”的书,并且能全文浏览。说是由徐学鹏编,作家出版社出版。但打开链接后发现是挂羊头卖狗肉,内容还是曹雪芹和高鹗撰写的《红楼梦》。显示内容来源是一个叫“之乎书房”(http://www.simnovel.com/)的网站。版式粗糙,并且每页上还附带有广告。

再搜索“杜甫”,找到一本《杜甫全集》,看到第45页末,有一首诗《逼仄行》,竟然有乱码。原来那两个字电脑字库里没有,所以就“乱来”。维基百科的开放资源里也有这首诗,但遇到那两个显示不出来的字,就用方框套问号表示,并向读者征求这两个字。与维基相比,谷歌的做法显然太不认真。

这本《杜甫全集》的来源是“艺术中国网”(http://guji.artx.cn/)。谷歌收录的那些没有版权的中国古代典籍基本上全来自该网站。内容做得都很随意,并且没有提供所收录的此类书籍的版本,像是随便从网上复制来的。谷歌对这样没有经过编辑和核对的内容照单全收,显然非常不负责任。

即使中国古代的书籍不受著作权保护,但也不能随意传播,以讹传讹。中国的古代文化典籍卷帙浩繁,需要认真整理,谨慎对待。不用再花钱买版权,但收集整理的工作不能省了。应该扫描正规出版社出版的版本,而不是在网上随意搜罗。应该制作一个凡例,遇到无法数字化的稀奇古怪的字,按一定规矩处理,便于读者阅读或考证。经过百年风霜流传下来的这些古代典籍,都是中华文化中的瑰宝。谷歌既然要做一个正规的数字图书馆,就认认真真去做,岂能和那些不负责任的野鸡网站一样,亵渎传承着中华文明血脉的书籍。

我还在谷歌中国图书馆发现一本书颠倒了。这是一本名为《让世界了解中国》的书,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编写,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但是,书的封面和前两页却放颠倒了,头朝下。我不禁哑然失笑,讽刺啊!难道是想让世界了解一个颠倒的中国?还是中国颠倒了世界?

谷歌收录了很多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书籍,既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并且多能全文浏览。从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那些书籍可以看出,它担负着中国官方对外宣传的职责。除此之外,谷歌还收录了不少中国官方对内或对外宣传的文件、书籍等,对读者都大门敞开,随便看。

显而易见,谷歌与中国普通作家之间的著作权纠纷不好解决,与宣传部门还是比较好谈的。只要谷歌愿意,宣传性的书籍可以随便扫描传播。至少眼下,谷歌中国图书馆是个不错的宣传阵地。

谷歌图书馆正在建设中,还不完善,出点问题情有可原。但我才看了半天就发现这么多问题,并且有的问题还是亟待解决的通病,比如中国古籍的问题,分明是谷歌做得不够严谨认真。希望能尽快改进,以免积重难返。

数字图书馆将促使图书出版业破旧立新

因为Google建设的图书馆是一项可能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事业,因此外界有必要促使其做得更好,至少不能太差。这就需要来自行业内的竞争和行业外的监督。

据《每日经济新闻》昨日报道,国际影印复制权协会联合会(IFFRO)董事、澳大利亚版权代理有限公司CEO Jim Alexander说:“谷歌将用5000万美元来注册版权登记机构,将来这个版权登记机构将拥有咨询理事会等机构,每个参与谷歌扫描计划的国家都将拥有自己的席位,负责监督、管理谷歌图书馆的收益和利润的分配。”

希望有更多的商业或政府机构揭竿而起反抗Google的“文化入侵”和“文化霸权”,建立自己的数字图书馆。只有充分的竞争才能优胜劣汰。

同样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谷歌图书搜索战略合作部、亚太区首席代表Erik Hartmann将于近日到访北京,处理与中国著作权人的侵权纠纷。希望谷歌与中国著作权人能早日达成和解协议。让中国的图书都能进入国际数据库,和全世界分享。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非常看好Google的数字图书馆计划的。一旦它和世界各国的著作权人都达成了和解协议,把世界上以前出版的书都数字化,并且未来出版的书也能同步数字化,那将是一场知识传播的革命。

互联网自诞生以来,尽管对信息传播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但在传承文化方面还是显得单薄,因为在网上传播的多是新闻报道或简短的评论,蕴含着丰富知识和深刻思想的文化典籍或未在网上传播或难以被检索到。如果用数字化的方式激活这些典籍,能同步搜索和阅读,将会使网络传播变得更有底蕴,也会使网民更有涵养。

一旦人民习惯了在网上寻找和阅读书籍,那将颠覆传统的书籍出版行业,将促使其破旧立新。也许有一天人们会把自己写的书首先放在网上和读者见面,而不再借助出版社。就像现在人们把自己写的文章直接贴到博客,而不是先投递到报社或杂志社一样,而读者也习惯在作者的博客先睹为快,并与作者直接交流。期待书籍自由传播的时代早日到来。(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6:19~10:13 2009-10-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