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2009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烦恼



图:谷歌推荐的“释永信”联想词搜索

【福禄祯祥11月30日文】上周地产商潘石屹在他的微博写道:“昨天(22日)少林寺的释永信方丈给我电话,说他来北京了,希望一起聊聊,他说,少林寺的网站被黑,所以来北京。今天晚上一起吃饭。他说,少林寺的网站被黑了。他只有几个小和尚,会上网,有时网上全是骂他的帖子,小和尚发的帖子怎么也发不上去。很苦恼。”

“释永信方丈一晚上都很为网络苦恼,也一位僧人面对网络时代的苦恼。这也许是他修行的一部分。我说,要让少林寺也在网上练出少林功夫来。他说,难啊。少林寺太偏僻了。”

如果少林方丈释永信的表现真如潘石屹所言,那他似乎还没和佛结缘。仅凭佛学常识就知道,出家人首先要断除的就是“贪、嗔、痴”等一切烦恼,跳出轮回,寻求自我解脱,并进而普渡众生。正所谓“杀尽一切烦恼贼,最胜人天应供养,破了轮回之车辐,远离一切诸烦恼,无有秘密可行恶。”就像要戒除色欲一样,断除世间烦恼是对出家人的最低要求。更不要说一个出家20多年,并且升任方丈的“大和尚”了。网站被黑就不胜其烦,又怎能担当普渡众生的重任呢?

单看释永信和少林寺的表现,更令人有一种末法时代的忧虑。佛教有所谓正法、像法和末法三个时代说。“教法住世,依教法修行,即能证果,称为正法。虽有教法及修行者,多不能证果,称为像法。教法垂世,人虽有秉教,而不能修行证果,称为末法。”末法即没世,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景象。“末法时期,佛教衰落,佛法将灭,只剩教法,没有人修行和得到证悟,社会动荡不安,道德沦丧。”

中国唐代的释道世法师在《法苑珠林》一书中描述了末法时代的五个表现 :“佛涅盘后当有五乱,一者当来比丘从白衣学法,世之一乱。二者白衣上坐比丘处下,世之二乱。三者比丘说法不行承受,白衣说法以为无上,世之三乱。四者魔家比丘自生现在,于世间以为真道谛,佛法正典自为不明,诈伪为信,世之四乱。五者当来比丘畜养妻子奴仆治生,但共诤讼,不承佛教,世之五乱。”

堂堂少林寺方丈向一个地产商寻求如何摆脱烦恼,这不正是“五乱”中的第一乱吗?不是说出家人不能向在家人学习请教,关键得看请教的是什么问题。如果只是技术性的问题,比如,网站如何防范黑客攻击,出家人不懂,向懂网络的没出家的人请教很正常。但若是网站受到攻击所带来的烦恼该如何解除这样的问题,显然出家人更有资格回答。如果这点小烦恼出家人都破除不了,还要向在家的人求教,那不就是佛法的末法时代来临了么?

当然,不论少林寺或释永信做了什么对不起社会的事,用不正当的手段攻击少林寺网站,发布编造的释永信的“悔过书”,这都是不应该的,也是违法的,司法机关应该主动介入。但是,所谓的“忏悔书”能让多数人觉得并非胡说八道,是何缘故?以前网上还曾疯传过所谓的释永信的入党申请书,出家人入党是不可能的事,比“忏悔书”更不靠谱,但却引来众网友围观,又是何缘故?

尽管拥有MBA文凭的释永信不习惯被人称为少林寺的CEO,但他的生意却是越做越大,少林寺不只托管国内的寺院搞连锁经营,还把分号开到了海外。不过用释永信的话说,这叫复兴少林文化。看看释永信是如何在澳大利亚复兴少林文化的吧!

2006年,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沿海城市少文市(Shoalhaven)出让给少林寺1.8万亩土地,供其筹建“少林禅武中心”——少林村,打造出一个集禅武修行、研究、练习、交流、旅游为一体的海外最大的“新少林寺”。三年过去了,当地人却发现,少林寺在此搞起了房地产开发,建起了别墅和高尔夫球场。当地官员开始质疑少林寺的开发动机。

据澳大利亚的《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14日报导,少林寺在这个少林村建了500套商品房,350栋别墅和一个27洞规格的高尔夫球场,显然是在搞房地产开发,而不是要靠少林功夫吸引游客来此观光旅游。当地官员认为这个项目已经背离了最初的规划,因此要求把商品房减半。一家合作开发商随后退出了这个项目。而少林寺也因财务困难无力偿还购买土地的4.75百万澳元欠款。少林寺方面则声称这是因为对商品房的概念存在误解,并且坚称,“这个少林村一旦建成,将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

澳大利亚的这个项目刚达成时,释永信曾对媒体说,这是要向世界推广禅武合一的少林文化。实际上却是在借少林文化之名圈地,搞房地产开发。如此来看,释永信结交地产商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现在用谷歌搜索“释永信”时,联想词推荐功能会首当其冲提示有11万多“释永信的老婆”搜索结果、7万多“释永信老婆”搜索结果、6万多“释永信儿子”搜索结果。谷歌的联想词推荐功能依据的是网民的搜索偏好。这些搜索结果说明,释永信的私生活引人关注。看网民对此的讨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身为出家人,私生活却受人猜疑,可悲?可怜?(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2:00 2009-12-1

11/27/2009

印度自称办不起奥运,中国网友赞其理智

【福禄祯祥11月27日文】今天有一篇被网易网友热评的新闻很有意思,网易拟定的标题言简意赅:印度体育部长称本国“太穷”不该有申办奥运念头。印度+奥运,很刺激中国人神经的一个组合。因为北京去年才主办过奥运,印度和中国又很类似,印度人对奥运的看法自然受到中国人的关注。

新闻的由头是,印度奥委会主席卡玛迪(Suresh Kalmadi)曾表示,印度在明年成功举办英联邦运动会后,将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印度体育部长吉尔(Manohar Singh Gill)则在国会给该国的“奥运梦”浇冷水,称该国太穷,根本不该动申办奥运的念头。

看看以网易网友为代表的中国人是怎么评论印度体育部长吉尔的这番“苦穷”表态的。

被“顶”得最多的一句评论是“还是印度人理性啊。”被“顶”第二多的评论是“我家穷 我办不起结婚宴 我对不起我老婆 但我对得起我全家 你们自己想吧。”被“顶”第三多的评论比较长,是一位名曰“你自己也明白”的福建厦门网友发表的,非常有意思。“阿三”是对印度人的歧视性称谓,但“三哥”就……看看作者是怎么说的:

“三哥这么说话没意思了啊。印度不但是大国,还是超级大国,腰包里有的是银子,还怕办不起一个奥运会?这么说可是推卸国际责任了啊,不够意思不够意思,真不够意思。三哥不但应当办奥运会,而且应当办史上最大、最豪华、最花钱的奥运会,这样才能彰显三哥的天下无敌啊。三哥不是老想当世界领袖、国际大佬么?申办奥运可是个大好机会呀……呵呵呵,坚决要求、强烈要求、严重要求三哥立即申办奥运会,为阿三们争光!”

这段“醉翁之意”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个评论惹来很多网友的有趣跟帖:

“PS你这样的人,人家不办你就这样YY,办的话你又要说别人打肿脸充胖子了,一口一个阿三、棒子挂在嘴上,有意思么?印度正在走向真正的复兴之路,那是看得到的未来,至于韩,一个竹独之争,人家敢切指明志,你做得到吗?国人啊!”

“大家难道不觉得一楼不是在说啊三而是在说我们自己吗?哎,国人民智未开啊”

“也是,我觉得印度肯定比中X强未来”

“中国有历史,三哥有未来”

“什么历史啊,印度没有历史吗,人家的历史可比你悠久辉煌的多,从这件事上我看到了印度人的理性。”

“印度,你在讽刺谁???????????”

“该国必将成为未来的风向标,至少在亚洲。”

“我开始尊敬三哥了”

“还是让中国接着办吧,中国有钱,现在金融危机,听说英国有困难了”

也有个别“BS”印度的言论,不过大多都像以上摘取的,是对印度表示支持的。

实际上,网易转载的内容是被阉割过的。吉尔的话最初是由《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报道,后被路透社引用,并被路透中文网翻译成了中文,又被中国官方的中新网转载,再被网易转载。中新网转载时做了手脚,删除了吉尔的一句话:“中国筹办北京奥运会斥资500亿美元。我们有那麽多钱吗?”

不晓得中新网的编辑为何要删除这句话,难道说得不对吗?或者是国家机密不成?依照中国官方的说法,北京奥运会的资金投入超过3000亿人民币。3000亿人民币和500亿美元也差不多。可见吉尔的说法没有错。不过中国官方的一个说法是,因为很多钱用到了基础设施上,这些钱早晚是要花的,只不过为了奥运提前两年花了。如此说来,印度官员比中国笨吗?难道不知道提前两年花钱?

关于该不该办奥运,中国人当然比较有发言权,因为我们是过来人。因为中国去年是第一次办奥运,又是举国奥运、全民奥运,耗资“无与伦比”,所以个中滋味中国人体味得很深刻。抚今追昔,十五年前中国就攒足了劲要实现所谓的“百年奥运梦想”,谁敢说中国一个“不”字?!谁敢说中国“办不起”?!甚至邀请你来你不来都是不给面子,要和你没完!现在呢?看看网民的反应就知道中国人对北京奥运是什么态度了!

印度说办不起奥运这则新闻是被网易置于重要国际新闻第五条的。事实上,从国际战略大局,而不是刺激网民感官的角度来说,印度总理辛格访美才是更应该引起中国人重视的新闻。然而对于辛格的美国之行,中国人似乎又对印美之间确定了什么样的伙伴关系,及其对中国的影响这样的实质性议题缺乏兴趣。中国人倒是很在意美国的一对真人秀明星夫妇是怎么混进白宫,蹭吃奥巴马招待辛格的国宴的。(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15:31 2009-11-27

11/25/2009

听林怀民先生说“云门”



图:云门舞集之《狂草》

“黄帝时,大容作云门,大卷……” ——《吕氏春秋》

据古籍记载,“云门”是中国最古老的舞蹈,相传存在于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舞容舞步均已失传,只留下这个美丽的舞名。

【福禄祯祥11月25日文】晚上听台湾现代舞团“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先生演讲,很受启发,令我对舞蹈、甚至生活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以下文字根据我的现场笔记和记忆整理。

林先生从自己出生(1947年)讲起,一直讲到未来,既讲云门舞集36年来(始于1973年)的成长历程,也讲他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对人生的理解与感悟。

他说自己14岁就进入了苦闷期,开始文学创作,写小说。大学毕业后去美国爱荷华大学学习文学。从美国留学回到台湾后,他说幸亏遇到了一帮搞艺术的,一起创办了云门舞集,如果当时遇到了环保人士,他今生可能就投身环保了。

林先生说,1960年代,中国大陆疯狂的文化大革命不但席卷中国,也影响了全世界,激起了全球青年学生的革命热情,成了一场年轻人的运动。年轻人认为自己也可以改变世界,于是都开始闹学潮。一方面,长发飘飘的嬉皮士文化开始兴起,挑战令人窒息的中产阶级文化。另一方面,年轻人也像中国青年的上山下乡运动那样,去南美,去非洲,改变和建设当地。

他当年从《人民画报》上看到人们趾高气扬,觉得真的是“人民站起来了”,那些服务农村的赤脚医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致影响他一生。他在演讲结束时说,云门舞集到世界各地的剧场去演出只是手段,真正的目的是走进生活,在露天场地演给大爷大娘和孩子们看,就像赤脚医生服务乡里那样。他特意在最后播放了在台湾露天演出的视频,现场虽然喧嚣,但观众们都兴致盎然。林先生说,明年春夏之交云门舞集可能还会来中国大陆演出,将会走向普通观众。

他说早期编排的《白蛇传》(1975年)中,对道具的象征性运用方法来自京剧,比如舞台上的帘子和舞者手中扇子的变化,就喻示着剧情的转变。

后来他开始思考,作为台湾人,自己的祖先从哪里来的问题。于是就有了舞蹈《薪传》(1978年)。其中需要最早到台湾拓荒的先民形象。他认为要表现农民,不只是装扮和外形像,比如不要以为穿一身打了补丁的唐装就是古代的农民了,更重要的动作和行动要像。于是就让演员在摆放的很多石头上练习奔跑,让奔跑时的重心下降。找到了衣服和音乐,更要找到身体。

1983年他编排了《红楼梦》,他认为林黛玉不是小脚女人,而是大脚,金陵十二钗中的其他女子也是如此。他的证据是,曹雪芹处于女子都要缠小脚的清朝,如果林黛玉等人缠了小脚,肯定就在书中描绘了,比如书中就描绘了尤二姐和尤三姐的小脚,因为这更符合当时的审美。回避,把脚藏在裙摆里面,就表明曹雪芹不希望她们的大脚破坏整体的审美。

他以芭蕾舞《天鹅湖》和《睡美人》为例来说明舞蹈不能被用来说故事。他说如果没有节目单上对故事情节的介绍,或者观众没有预先的了解,比如让中国陕北的大爷大娘们看,肯定看不明白那是什么故事。如果只看故事,肯定会觉得其中的男主人公都是应该去看心理医生的精神病患者。但是用舞蹈把故事表现出来就令人感动。

林先生说,他是在1967年上大三时才第一次现场观看《天鹅湖》的,当时激动得不得了。演出结束后,他听一位老太太说:“这我们是办不到的,跳不出来,因为我们的腿太短。”当时他很不以为然,还暗自发誓说:“等着瞧吧!”林先生说,后来他才明白,那位老太太说的是真的。芭蕾舞是线条的艺术,胳膊腿长了,舒展开来,能把舞台撑满,表现力强。

他说芭蕾舞跟西方的传统和文化是分不开的。以中西方古代的神话为例,西方人是梦想飞翔的,而中国人的梦想是行走。比如古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有一对能够飞翔的翅膀,后来飞得太高,翅膀被太阳融化了。而中国古代的夸父逐日的神话,夸父是行走着追逐太阳的,最后化为了桃树。

他又以建筑为例说,古希腊雅典神庙,用的是长长的柱子,后来中世纪的巴洛克风格建筑的屋顶是伸向天空的。而中国的建筑,不论多么宏大,比如故宫,是沿着地平线横向发展。他说,因此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的新大楼非常不中国化。

他说芭蕾舞是要摆脱地心引力,向上舒展,直来直往。而中国的太极、气功等,则是下蹲,手形是圆形的。比如故宫太和殿的屋檐,就像燕子的翅膀一样,是弧形的。

他说,很多电影中的武术指导都来自京剧里的武打编排者,这样拍出来的武打才更有观赏性。真正的武术通常都是不轻易出手,一旦出手,三招两势就把人打败了。但这样没有观赏性。因此成龙等这些演员,在电影中要不停地打,这纯粹是在演戏。

他找武术教练训练演员,是要找到身体或动作的原则,蹲下去,要反弹上去的力量。通常螺旋形的力量更强大,身体的力量也是如此。训练用意念引导自己,要学会放松和运气。练习呼吸、导引和吐纳。他认为动作的原则,要内观,自在。舞者可以不与观众交流,但要把观众吸引到舞台上来。

他的草书舞蹈是要用身体来描绘笔势,就像书法家王羲之或怀素在拿着毛笔跳舞一样。不是要用身体取代毛笔来写字。他的这些编舞是中国书法美学给予的灵感。草书舞蹈共有三部,《行草I》《行草II》和《狂草》。他给予舞者功夫成长的时间,行草舞蹈就预先编排好了动作,而到了《狂草》,则放手让舞者自由发挥。

《狂草》的舞台背景悬挂了很多纸,演出时,让墨滴从纸上流下。一开始用的纸太光滑了,墨汁流得很快,印迹也很直,舞台上就成了墨林,“很恐怖”。后来他找台湾一家造纸公司定做出“天下最粗糙的纸”,墨汁在上面蜿蜒流下,形成很独特的画作,每张都不一样。这些画还能放在网络上拍卖,很受欢迎。他还说到这家造纸公司生产一种很薄的米纸,被日本的皇宫或博物馆用来修补古代的字画。他比划着这种纸拎在手里,即使没有风吹,也会自己微微飘动。

他说,因为现在是电脑时代,拿笔写字的人越来越少了,台湾人反倒更重视书法了,就时常练习毛笔字。现场播放了一段台湾人练习书法的场景,一群人围在一个很大的墨池周围写毛笔字,摹写《金刚经》。

舞蹈《狂草》的动作到后来就越来越慢了,他开玩笑的样子说,这可能是自己老了,因此就慢了。“不过慢了能看清细节”,他说。

在回答观众提问时,林先生说,1994年,他关掉云门舞集,独自背着包包去东南亚旅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印度。他说刚到印度时,飞机、火车没有不晚点的,甚至可能会晚点五六个小时。一开始他也抱怨,“火车到底什么时候来啊!”,但后来就学会放得下,等车时自我安慰,“放心,火车总是要来的!”心情就好了。便会去观察周围的一切,看“圣牛”爬上月台,悠闲自得地散步。利用在印度等车的时间读了很多书。他还看人在恒河里沐浴,还见到烧了一半的尸体在河里飘过。他说恒河是一条既能养生又能送死的河流。他自认为恒河是他见过的世上最干净的一条河流。

他说有一个印度的老者曾给他很认真地算命,说他是个爱做梦的人,会在月亮上建筑城堡。说他的寿命只有70多岁。他开玩笑问,能不能少活几年?算命的很严肃地说,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不可改变。林先生说,印度之行“影响了他后半生”,此后便不再算计,不斤斤计较得失,顺其自然。

他说,虽然自己的字写得不好,但这并不影响他欣赏中国的书法。他说他经常去台北故宫看中国古代的字画、瓷器等。并且对着一幅作品一看就是几十分钟。看着颜真卿《祭侄文》的内容和行笔,好像也感受到了作者内心的悲痛。汝窑瓷器的光泽和纯粹给他印象深刻。他还喜欢敦煌壁画。他说他还爱读台湾的八卦周刊。他不采风,而是靠长期的积累。积累到一定时候,“会被呼唤着去做某件事”。

林先生自称是一个“东张西望,喜新厌旧”之人,“会做的事就不再去做了”,“知道要做什么就抛弃”。“要像走进丛林一样,自己走出一条路来。”

谈到未来,他说,将“不再找中国符号的借口”,要让云门舞集走向国际。“要有自己的语言和动作哲学”。他说,虽然我们是中国人,但有些中华文化并不一定在我们身上。

我的感受

我久仰云门舞集大名,这是我第一次听林先生演讲。他个子不高,甚至有些瘦弱,一身黑衣,头发梳理得很随意。非常和气、幽默,不时逗得大家发笑。不像是高高在上的“讲”,而是走到听众中间的“聊”。用鲜活生动的语言分享他的对舞蹈、文化、艺术、生活和人生的理解与感悟。令我受益匪浅。

这次演讲有一个题目:林怀民北京剖析云门从加法到减法的蜕变之美,林先生演讲中并未具体谈到何为云门的加法与减法。我当时倒是想给他开个玩笑,问他从加法到减法的蜕变之美,是不是指演出服饰越来越少了?比如早期的《白蛇传》和《红楼梦》中的演员都是盛装出现,衣服非常华美,在《红楼梦》中尤其如此,而后来,比如《行草》和《狂草》,演员服饰则非常简洁,那么以后演员的服饰会不会更少?甚至……?当然这是玩笑,当时也没有机会说给他听。

我真正想问他的一个问题是,他说将来“不再找中国符号的借口”。我想知道,如果把《行草》和《狂草》中舞台背景上的字抽掉,让演员在没有背景的舞台上表演,那会是怎样的效果?有没有这么试过?未来编排的舞蹈是不是会纯粹表现人体的动作美,或用动作表达人的一种抽象的感觉和感情?可惜现场提问的人太多,我没有机会问林先生。

虽然四五年前我从白先勇先生口中听到对云门舞集的赞美之词,查阅资料后也很感兴趣,遗憾的是,我从没现场看过云门舞集的表演,期待明年云门舞集再来北京时能看到。

11月27~29日(本周五、六、日)云门舞集将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行草》。林先生的这次演讲由上海的《外滩画报》主办。(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1:53 2:31 15:02 2009-11-26

11/19/2009

《新快报》刊西藏雪山狮子旗照片遭封杀(图)

广州《新快报》刊西藏雪山狮子旗照片 网页截图

《新快报》B11版电子版截图(来源:环球论坛网友)

广州《新快报》刊西藏雪山狮子旗照片 原图

环球论坛网友翻出了原图

【福禄祯祥11月19日文】今天出版的广州《新快报》刊登的一张照片中出现了西藏流亡政府的雪山狮子旗,该旗帜在中国被视为西藏独立的标志。出现该照片的报纸电子版现已被从网上删除(百度快照),网民讨论该图片的帖子也已被删除,如环球论坛天涯社区

这张在中国被视为政治禁忌的照片是作为一篇文章的插图出现在报纸B11版显要位置的,由杨年熙撰写这篇评论《人类文化遗产的命运就这样交给谷歌?》说的是受到争议的谷歌数字图书馆的事,并不涉及西藏问题。

其实这张照片与Google的数字图书馆无关,而是一些支持“自由西藏”的学生在抗议谷歌在中国的搜索结果中过滤有关西藏的内容。照片于2006年1月25日在美国加州谷歌总部前拍摄,可能是由美联社记者拍摄的。

目前还不清楚《新快报》的编辑是有意还是无意中使用了这张照片。如果是故意使用这张照片挑战中国官方的媒体审查,那他就可能被官方认为是在支持“藏独”。

也许编辑事先并不知道照片关乎敏感的西藏问题。因为雪山狮子旗在中国是禁忌,一般不会在国内的书籍或媒体上出现,因此很多人即使看到了也不知道它代表什么意思。

去年奥运前,就有广东的工厂给国外定做雪山狮子旗,据说厂方并不知道旗帜是用来干什么的,只是来了订单就照着图纸做。后遭人举报被警方查处。

另外,国内媒体虽然政治审查非常严格,实际上很多媒体从业者既不专业也不认真,随意选用网上的文章或图片,既不注明,甚至也不查清内容来源,更不要说向作者支付稿费了。在盗版猖獗的中国,通常认为媒体只要不出政治问题,一般没事。

所以,也许编辑是糊里糊涂选用了这张看似抗议Google的照片,自认为和文字内容很般配,熟料张冠李戴,反倒创下了政治大祸。

估计上面主管宣传的部门得知后会调查此事,轻则刊登图片的版面编辑被撤职,重则报社领导也受会处分。

去年7月北京的《新京报》曾刊登了一张六4照片,后刊登图片的编辑被撤职。据说那名编辑也是没弄清照片反映的什么事,稀里糊涂地就把照片刊登出来了。(详见《新京报》刊六4照片,无知?无畏?(组图))。2007年四川的《成都晚报》也曾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刊登了一则声援六4的小广告,多名编辑被开除。(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

17:43更新完成

11/10/2009

大雪再次幸京城(组图)

DSCN2730a

DSCN2686a

DSCN2705a

DSCN2711a

DSCN2760a

DSCN2723b

DSCN2732a

DSCN2757a

DSCN2773a

DSCN2803a

DSCN2700a

DSCN2820a

大雪今晨再次降临京城,比11月1日那次下得更大,我估计是那次的两倍。早上8点多雪已经停了,太阳也渐渐出来了。不过上次是人工的,不晓得这次是不是人工又干预了。

严格来说,这次的降雪才是2009年冬天北京的第一场雪。因为依照农历的二十四节气,11月7日立冬,从这天开始才算正式进入冬季。11月1日的那场降雪,算是秋雪。竟然还有媒体说那场降雪是2009年的第一场雪。太愚昧了,第一场雪通常年初就下了。

后来才得知,11月1日的那场所谓的“初雪”不但“早产”,而且还是“剖腹产”,是人工的。本来是为了缓解旱情进行的人工降雨,不了气温骤降,搞成了人工降雪。因为没有预料到,所以把京城搞得一团糟。不晓得事后处分人没。

今天的这场降雪早早就预报了,说的是周一到周三都是雨雪天气。不过今天早上天气已经完全放晴了。看样子今后两天再降雨雪的可能性不大。

昨天一直下小雨。昨夜零点刚过5分,电闪雷鸣的。冬天响雷很少见的。我只看见两道闪电,听到两阵轰隆隆的雷声,后来就睡着了。今天早上天刚亮,就被外面的铲雪声吵醒。听着那聒噪人的刺啦声响个不停,就推断雪下得不小。推门一看,果然大雪封门。太好了,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

相关文章:

浮掠:雪中登香山(组图) 11/1/2009
浮掠:京城初雪来得早,压断树枝砸伤人(组图) 11/1/2009
浮掠:京城初雪 2009(组图) 11/1/2009

11/05/2009

福山:社会现代化不一定非要先世俗化

转载自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弗朗西斯·福山访谈录——社会现代化不一定非要先世俗化

Societies don't have to be secular to be modern

来源: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翻译:吴万伟
2009-10-26

《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之人》的作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10月20日接受了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全球视点编辑内森·加德尔斯(Nathan Gardels)的采访。以下是访谈记录。

内森·加德尔斯:您在1989年写了文章,后来扩展成一本书,提出了“历史的终结”的著名主题。您当时说:

“我们在见证的或许不仅仅是冷战的终结或者战后某个历史阶段的过去,而是历史的终结。也就是说,人类意识形态演变的终结和西方自由民主作为人类政府最终形式的普遍化。”

在20年后,您的观点中有哪些仍然有效?哪些是错误的?哪些发生了变化?

弗朗西斯·福山:基本观点---自由民主作为政府的最终形式---仍然是基本正确的。显然,还存在其他的形式,如伊朗伊斯兰共和共或者中国的专制主义。但是我并不认为许多人相信这些东西是更高形式的文明,比欧洲、美国、日本或者其他发达国家存在的为公民提供更大繁荣和更多个人自由的社会更好。

问题不在于自由民主是否完美的制度或者资本主义是否就没有任何问题。毕竟,我们因为没有管理的市场的失败而陷入当今巨大的全球经济衰退。真正的问题是过去20年里是否出现了挑战它的其他管理形式。答案仍然是没有。

那篇文章是在1988年或89年柏林墙倒塌前写的。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觉得对我们文明采取悲观主义观点是错误的,可怕的20世纪如种族屠杀、古拉格、世界大战等并不是故事的全部。实际上,世界上还存在很多积极趋势,如在曾经是独裁专制的地方实现了民主,萨缪尔·亨廷顿(Sam Huntington)称之为“第三波”。

它开始于1970年代的南欧,西班牙和葡萄牙率先实现了民主。后来,除了古巴,所有拉丁美洲国家都实现了独裁政权的终结。接着是柏林墙的倒塌和东欧的开放。此外,民主取代了韩国和台湾的专制政权。20年后,民主国家从1970年代初期的80个发展到现在的130个或者140个。

当然,从那以后这种趋势并没有持续。今天我们看到民主的消退。在有些重要的国家如俄国还出现了反复。我们看到委内瑞拉和拉美其他民粹主义政权的出现,以及恶心的不讲法治的专制政权的复辟。

显然,朝向民主的洪流在浩浩荡荡地前进,虽然在有些地方出现了反弹,但这并不意味着更大的趋势不是朝向民主。

内森·加德尔斯:反对“历史终结”的主要观点是萨缪尔·亨廷顿提出的。他认为,根本不是意识形态的融合,我们面对的是“文明的冲突”,其中文化和宗教冲突将成为冷战后的主流。在很多人看来,9-11袭击和后来的发展证明了伊斯兰和西方的冲突主题。在多大程度上他的观点是有道理的?

福山:亨廷顿和我之间的差别有点被过分夸大了。我曾写过一本书《信任》,其中我认为文化是决定经济成功和繁荣的关键因素之一。所以我并不否认文化的重要作用。但是,从总体上看,问题是文化特征是否真那么根深蒂固以至于普世价值根本就没有机会传播或者根本不存在价值重合的可能性。这是我不同意的地方。

亨廷顿认为民主、个人主义和人权不是普遍性的,不过反映了扎根于西方基督教世界的文化。尽管从历史上看,这是真实的,但这些价值已经超越了它们的诞生地,已经被众多不同文化传统的社会所采用。看看日本、台湾、韩国和印度尼西亚就明白了。

其他文化传统的社会接受这些价值不是因为美国这样做,而是因为这些价值观的可靠性。它们提供了问责政府的体制,一旦出现了问题,为社会提供摆脱糟糕领导人的方法。这是民主社会具有的巨大优势,像中国这样的地方是没有的。当今,中国有幸拥有能干的领袖,但是在此之前他们有毛泽东。如果没有民主形式的问责制,不能排除未来再出现另一个毛泽东。

如果有了民主制,腐败和管理混乱的问题就计较容易解决了。要持久保持繁荣和成功,保障合法变革和问责的制度建设是必不可少的。

内森·加德尔斯:亨廷顿在更早的一本书《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认为,西方化和现代化不是完全一样的。他认为,若从民主、自由的世俗文模式来说,在不实行西方化的社会实现现代化---管理有方、都市化、亲属体解体、教育普及、市场经济、中产阶级的壮大---是可能的。

今天,我们看到新加坡、中国,土耳其到马来西亚,甚至伊朗。当今任何一位中国观察家都能看到凯悦酒店(Hyatt)和花旗银行(Citigroup)标志牌下面的儒学的复兴及其专制特征。在土耳其,我们看到扎根于伊斯兰的政党在统治一个世俗国家,正努力争取允许公立大学的妇女戴头巾。

换句话说,“非西方现代化”难道不能像通过全球化而实现西方化那样吗?
福山:在我看来,政治现代化有三个关键因素。第一,国家的现代化是作为稳定的、有效的、非个人的机制,能够确保法则在整个社会起作用。这是亨廷顿的焦点。但是在我看来,还存在现代化的另外两个因素。第二,法治,即国家本身的行为受到具有至高无上权威的法律体系的限制,换句话说,统治者或者执政党不能为所欲为。第三,存在对权力的某种问责。

亨廷顿本来可能会说法治和问责是西方价值观。确实是,但非西方社会也因为亲身经历而逐渐接受它们的价值。没有这些根本无法实现现代化。实际上,这些是相互补充的。如果你只有国家的政治现代化,你得到的只能是更有效的独裁。

在专制制度下,在一定时间里你当然能拥有有效的国家建设和一定程度的繁荣。这就是中国人正在做的事,但我相信,如果没有法治和问责的话,他们的繁荣不可能持久,中国公民对自己个人进步也不会感到安全,他们不能进入到三个因素组成的现代化阶段。腐败和让人质疑的合法性最终将消耗掉繁荣,如果不是引起全面动荡的话。

内森·加德尔斯:现代化也意味着社会越来越世俗化以及科学和理性的主导地位。但是在我提到的当今土耳其这样的地方,我们看到现代化和宗教性增强是并驾齐驱的。这当然和土耳其国父阿塔图尔克(Ataturk)描述的以西方为中心的途径完全不同。

福山:我同意。现代化的传统想象是以欧洲为中心的,反映了欧洲自己的发展模式。它确实包含了试图用狭隘方式定义现代化的因素。正如你指出的,最重要的是宗教和现代化可以共存的。世俗化不是现代化的前提条件。你不必亲自到土耳其就能看到这点。在美国,一方面宗教信仰十分浓厚,另一方面科学技术进步和革新十分繁荣。这一点不错。

宗教将会消失或者被世俗的科学的理性主义替代的旧观点并不会实现。

与此同时,我并不相信包括宗教在内的文化因素的存在或者盛行就如此强大以至于法治和问责无法在全球实现。

内森·加德尔斯:虽然如此,问责就必须包含欧洲或者美国那样的民主和选举模式吗?

福山:你能够通过道德教育获得非选举体制下的问责,即君主的道德义务意识。毕竟,传统儒家学说一直教导君王对自己和臣民负有责任和义务。最成功的专制现代化试验都发生在受儒家学说影响的东亚社会决不是偶然的。

但是,归根结底,道德是远远不够的。你不能通过道德劝说来解决“糟糕皇帝”的问题。中国在过去一些世纪里已经出产了太多糟糕的皇帝。没有程序性的问责,你别指望建立真正的问责制。

内森·加德尔斯:有些著名的中国知识分子认为,当中国作为后美国世界的超级文明再次崛起后,关于专制和民主的“让人厌倦的”辩论将转变为更加实用的善政和恶政的辩论。我觉得你可能不会同意这种说法。

福山:你说得对,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没有民主问责,根本不可能有善政。相信奇迹出现是非常危险的幻想。

作者简介:

弗朗西斯·福山,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国际关系高级研究院国际发展研究所所长,著有《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之人》。

© Global Viewpoint/Tribune Media Services. Hosted online by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11/03/2009

中国公司老板“洗蜂蜜”在美国认罪

福禄祯祥按:据美国媒体报道,中国河南省长葛市吉祥蜂产品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闫永祥10月29日在美国认罪,承认为了逃避关税伪造了出口到美国的蜂蜜产地。两个月前,该公司的副总经理张宝忠也在美国认罪。这些蜂蜜中还含有违禁的抗生素。伪造蜂蜜产地的做法与“洗钱”类似,因此被美国媒体称为“洗蜂蜜”。以下是福禄祯祥翻译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的详细报道。

中国公司董事长在“洗蜂蜜”案中认罪

闫永祥承认为了逃避美国关税伪造进口蜂蜜产地

President of Chinese firm pleads guilty in 'honey laundering' case

来源: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作者: 记者Mike Hughlett
翻译: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2009年10月30日

一家中国蜂蜜公司的董事长周四(29日)认罪,承认密谋非法向美国进口蜂蜜,这起案子是备受关注的伪造进口蜂蜜产地的“洗蜂蜜”案的一部分。

60岁的闫永祥承认密谋向美国非法走私了15集装箱的中国蜂蜜,逃避了美国的反倾销关税约635,515美元。闫承认他授权21货船的中国蜂蜜从菲律宾和泰国进入美国,逃避了3.3百万美元的反倾销关税。

今年5月,闫受到在芝加哥的美国联邦法院指控,密谋把产自中国的蜂蜜伪造成产自菲律宾的向美国进口,联邦法院说,这种策略使得他的公司,长葛市吉祥蜂产品公司,逃避针对中国蜂蜜的反倾销关税。

据美国检察官办公室消息,闫运往美国的这些中国蜂蜜含有美国食品所禁止的抗生素。

总部在德国汉堡的沃福(ALFRED L. WOLFF)公司在芝加哥的办公室据称向美国非法出口蜂蜜,闫的被捕是该案的最新进展。2008年,沃福公司的两名主管在芝加哥受到联邦政府的指控,称他们密谋非法从中国进口蜂蜜。

菲律宾是沃福公司据称被用来转运或“洗”中国蜂蜜以逃避反倾销关税的多个国家之一。美国政府称向中国蜂蜜征收极高的关税,是因为它们以不公平的低价向美国倾销。

闫面临最高入狱五年和罚款250,000美元的惩罚。

相关文章:

浮掠:洗毒蜂蜜的中国人在美国认罪 8/21/2009
浮掠:中国“毒蜂蜜”经第三国转运美国 1/4/2009

~~~
22:50 2009-11-3

11/01/2009

雪中登香山(组图)

DSCN2266a

香山脚下的静翠湖

DSCN2296a

被雪压倒的野菊花枕着路边的水沟,听着积雪融化后流淌的声音

DSCN2366a

DSCN2379a

DSCN2418a

DSCN2420a

DSCN2376a

香山最高峰——香炉峰

DSCN2428a

DSCN2429a

【福禄祯祥11月1日文】下午去爬香山,3点15分开始爬山,雪还在下。走得也不迟,但走走停停,一边赏雪一边拍照。半个小时后,不知不觉雪停了,太阳出来了。透过银装素裹的树林,看到远山阳光普照,白雪反射着耀眼的金光。

临近山顶时,月亮出来了,月出东山照西山。今晚是农历9月15,月圆夜清,月亮显得格外皎洁。月光洒落在雪地上,积雪显得更厚实、更松软了。

将近6点,才爬上山顶。这时天全黑了,山下的北京城华灯初上。但没心思再欣赏夜景了,得赶快下山。

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是在这冰天雪地的夜晚。陡峭的山路都结冰了,走在上面小心翼翼的,一不小心就滑倒了。没走多久就拿捏得浑身冒汗。我还算幸运,下山总共才滑倒了一次,而且是缓缓倒底。而有些鞋底光滑又不小心的,走不了几步就是重重一跤。

好在香山的工人把大部分路上的冰都铲了,否则就得坐在地上滑着下山了。工人还在一处特别光滑的斜坡处为游人保驾护航,我就是从那斜坡处滑下来,被他们接着。此外还得感谢陡峭的路边的那些栏杆。以前我总觉得那些栏杆是给年来人用的,年轻人用不上。今晚这些栏杆可帮大忙了,不敢想象没有它们可怎么下山。

下山总共用了一个小时,前半个小时的路最难走。后半个小时路就不太滑了。因为下面路缓,雪也被清扫得干净,下面温度相对高一点,也没怎么结冰。

快到山脚时,见一从山上下来的女生竟然穿着高跟鞋,我算是服了。(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浮掠:京城初雪来得早,压断树枝砸伤人(组图) 11/1/2009
浮掠:京城初雪 2009(组图) 11/1/2009

~~~

1:32 2009-11-2

京城初雪来得早,压断树枝砸伤人(组图)

DSCN2189b

三个树杈中左边的那枝被雪压断砸伤了行人,右边装有摄像头

DSCN2195a

被雪压断砸伤人的树枝之一

DSCN2194a

被雪压断砸伤人的树枝之二

DSCN2198b

被砸伤的孩子的父亲在事故现场(左三)

【福禄祯祥11月1日文】今天北京降下入秋来的第一场雪,降雪不只带来浪漫的情调,也制造了灾难。因为这降雪来得格外早,并且下得大,持续时间又长;而很多树叶都还没有枯萎飘落,一些树枝承受不住厚厚积雪的重压就断了。掉下的树枝不但压断了电线,导致部分地区停电,还有砸到了刚好从下面经过的行人。今天中午,在香山公园外,就有一老一少两个人被树枝砸伤。

午后我我去爬香山,路过香山公园东门外附近的一家店铺时,听说有人在该店铺门口被树枝砸伤。我看到被压断的树枝有碗口粗。据一位在现场烤红薯的中年妇女说,树枝断掉时一位老年男子和一个小孩刚好从树下经过,两人被砸倒在地,后被急救车送去了医院。据小孩的父亲说,小孩子并无大碍,老人的伤势比较严重,头上被砸得脱了层皮。小孩的父亲是从医院赶来现场的,他在找哪个政府部门该对这起事件负责,偿付他孩子数百元的医药费。现场刚好装有摄像头,也许记录下了断掉的树枝砸伤人的一幕。

来得早、下得大、持续时间长

这次降雪来得早,下得大,持续时间长。据媒体报道,根据多年气象资料统计,北京地区常年出现初雪的时间在每年的11月29日前后,今年的初雪时间提前了一个月。60年来最早初雪记录为1987年10月30日,因此,这次初雪是近22年来最早。

一般的初雪都来得轻飘,而这次则是大雪。城区的降雪有到脚脖子那么厚。而香山因为气温比城区低,雪下得就格外大,我估计是厚度是城区的两倍,有两个脚脖子那么深。

昨晚8点左右北京开始降雨,雨越下越大,应该算是中雨。雨一夜未停,到了清晨就由雨夹雪转为大雪了,并且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左右。

初雪难预报?

这次突如其来的降雪出人意料,甚至连气象台都没预测到,早前预报的是降雨。北京市气象台台长郭虎今天对媒体说:“初雪预报很难”。他说由于可能出现雨、雨夹雪或雪的温度只相差1-2度,所以对预报员来说,从液态到固态的临界点很难掌握。“而且前期冷空气都比较弱,北京的温度偏高,大前天的最高温度还有23.3度,在这种温度下降雪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到底是初雪难预报?还是大意了?去年奥运和今年国庆,气象部门不是都能操纵老天爷,干预天气,把雨拦截在北京城以外,或提前降临吗?这次怎么就不行了?

上月18日北京刮过入秋来最狂的一次风后,林业部门就开始清理树木,把一些弱不禁风的树枝或树木砍伐掉。因为狂风就刮倒或挂断了一些树。如果不是及早砍伐了一些树木,估计这次被压断的会更多,灾难也会更多甚至更严重。(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浮掠:雪中登香山(组图) 11/1/2009
浮掠:京城初雪 2009(组图) 11/1/2009

~~~

21:30~22:47 2009-11-1

京城初雪 2009(组图)

DSCN2124c

雪中的老屋

DSCN2134a

枝头上还挂着红彤彤的柿子,雪中显得更醒目

DSCN2141b

豆花在雪中绽放

DSCN2166b

竹子被雪压弯了腰

【福禄祯祥11月1日文】一宿沉睡,早上9点从睡梦中醒来,听到外面的滴答声,以为昨晚开始下的雨还在持续。推开门一看,竟然雪花纷飞。今年北京的第一场雪来得可真早!

北京2006年的第一场雪是11月25日下的,2007年是12月10日下的。2008年似乎下得更晚,我没记录。

雪中的美妙感觉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觉得到,此时语言就显得多余了。

~~~

匆忙出去拍照。才拍了两张,相机就罢工了,电池没电了,另一块电池竟然也没电,第三块还没电!太扫兴了,气得我直跺脚。一方面是电池里的电量确实不充足了,另一方面是天气太冷,严重影响了电池性能的发挥。搁在温暖的天气,再拍百十张肯定没问题。都怪我没有一点忧患意识。

给电池冲了一会电,赶快出去拍照。就在附近拍了几张。电池又警告电量不足了,赶快回来传照片。

等电池都充满了,下午继续出去赏雪、拍照。

相关文章:

浮掠:雪中登香山(组图) 11/1/2009
浮掠:京城初雪来得早,压断树枝砸伤人(组图) 11/1/2009

浮掠:京城初雪 2007(图) 12/13/2007
浮掠:京城初雪 2006(图) 11/25/2006

11:33 200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