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009

不容许掌声强暴音乐的巴伦博伊姆



东方童话圆舞曲(Märchen aus dem Orient, Waltz, op. 444)



12月28日,巴伦博伊姆接受CCTV采访

(福禄祯祥1月1日文)今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听得非常不畅快,不是因为音乐,而是因为通过央视网在线收看磕磕绊绊,甚至长时间中断几次,错过了几曲。

尽管差劲的网络传播影响了收看和心情,不过,毕竟是一流的音乐会,音乐也与我情投意合,还是看得心潮澎湃,发番感慨平定一下情绪。

就这场新年音乐会来看,我觉得巴伦博伊姆的指挥是直来直去、直截了当,不花里胡哨。这是我现在能想到的自认为唯一能恰当描述我第一感觉的词汇。

施特劳斯家族的圆舞曲最突出的特色就是华丽、高贵,是一种令人求之不得的万事如意、心满意足的境界。为了体现这一特色,通常都会朝着奢华的方向努力,把音符堆积得满满的,但把握不好分寸,就会油乎乎的,令人腻歪。

巴伦博伊姆的指挥风格与奢华无缘,但绝不放过每一个音符,力求精准,有什么就是什么,且一步到位。好像一个人与你交流时,心里有什么话都不带掩饰地全部倒出来,但又不是像在求你怜悯或怜爱的那种倾诉衷肠,也没有被当作心理医生的那种负担。有啥说啥,纯粹交流,话说完了,也就过去了,没什么牵挂。

从旋律来论,我非常喜欢《东方童话圆舞曲》。那种缠绵悱恻的柔美旋律,令人心醉神迷。巴伦博伊姆也非常擅长指挥这种旋律变化非常微妙的音乐,特别是低音时,轻,但绝对让你听得清楚,又不失层次感。

2个半小时的音乐会,上半场只有约40分钟。通常来说,上半场,不论是乐队还是观众,都处于培养情绪阶段,不会上来就进入状态。但上半场的第二曲《东方童话圆舞曲》,在大提琴大刀阔斧打开场面后,旋即陷入沉思,然后“缠磨”人的旋律一波波涌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曲子整体还算活泼、欢快,但就是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旋律,像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绪萦绕心头。

对低音的重视也体现在他指挥那首送别的《拉德茨基进行曲》。这曲非常难以指挥出特色来,感觉听谁指挥都那样,似乎只要会打拍子就会指挥乐队。但巴伦博伊姆的特色就是低音和细节上。此曲一开始,观众就迫不及待地开始鼓掌。通常指挥都会迁就观众,反正快完了,随他们肆意发泄吧。

但巴伦博伊姆不,他立即转身示意台下停止鼓掌,静心听乐队的演奏。等到旋律亢奋时,他马上转身指挥观众把抑制的情绪赶快释放出来。当旋律再次转入低音时,他又把观众热情的掌声压了下去。他不容许任何一个细微的音被观众的掌声强暴。

被央视网直播折磨

上半场,正听倒数第二曲《南国玫瑰圆舞曲》时,突然黑屏,等我再次连接上,上半场已经结束,错过了《魔弹快速波尔卡》。下半场,也是倒数第二曲时断了,当时正看伴着《匈牙利万岁》的舞蹈跳得起劲,突然黑屏。气愤!刷新网页几次都没打开,还误进了CCTV1频道正在直播的新年京剧晚会,几个“张火丁”正排排站唱《锁麟囊》。等我再次打开音乐会的直播,《蓝色多瑙河》已经就要开始了。错过了我非常期待的海顿的《第四十五交响曲“告别”第四乐章》和加演的第一曲《我们决不畏惧快速波尔卡》。

去年和前年的新年音乐会我也是在线看的,但不过用的是TVAnts网络电视,非常顺畅,当时PPMate网络电视也能看,并且能录像,双保险,能保证相对稳定的收看效果。今年不知道咋回事,这两个网络电视都不转播CCTV音乐频道了。去年我就知道不少人抱怨央视网转播的效果非常差,没想到今年我也遭受了它的折磨。(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相关内容:

福禄祯祥:200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曲目及指挥介绍
福禄祯祥:2008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普莱特活像38 1/3/2008

1/1/2009 11:50:10 PM
1/2/2009 12:08:57 AM
1/4/2009 12:56:0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