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009

在河南遇袭的比利时记者收到道歉信和补偿款



河南方面致汤伟和的道歉信(来自汤伟和的博客

(福禄祯祥1月10日文)在河南采访艾滋病人时遭袭的比利时VRT电视台驻华记者汤伟和(Tom van de Weghe),1月8日收到了河南方面的道歉信和1620元人民币的补偿款。

去年11月27日,汤伟和一行三人在河南商丘市拓城县岗王乡双庙村采访艾滋病人时,受到了阻拦,并被迫交出录像带,汤伟和称还受到了暴力攻击,并认为行凶者是当地政府官员。此后河南官方发布的调查结果否认有暴力攻击情形,只承认有“拉扯”行为,并称参与者是艾滋病人而非官员。

道歉信是以村民的名义写的,共有5人在信件上签名,但只有一人签了全名,其他4人只有姓氏。信件上说补偿款也是几名村民凑的钱。汤伟和的博客刊登了信件的照片。福禄祯祥把文字敲出来附在这里。

信件并未提及抢夺的录像带要怎么处理。汤伟和说:“我们将不会取回失去的录像带,我很害怕,但是我认为这封信和一点补偿款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姿态。”

我看这封道歉信十有八九是官方杜撰的,只不过是在模仿村民的语气,但模仿得很拙劣,看起来不伦不类。连低级的小品台词都不如。

即使村民不会写字,信件是找人代写,但写信的人至少应该懂得信件应该用书面语这点常识。

如果是村民的口语实录,但也不会是这个样子,方言说得一点都不正宗。

信件开口闭口都是“俺”和“俺们”。但是,在河南方言里,“俺”本身就有“我”和“我们”两重含义。因此说“我们”时,不会再画蛇添足说“俺们”,还是一个字“俺”。

同样,河南方言里很少直接说“你”和“你们”,而是用“恁”字代替。

信件里还出现“内疚”这个词,这是典型的书面语,如果写信的人连这个词都用得恰到好处,就说明文化程度不一般。

河南方言里通常用“不得劲”一词表达后悔的意思,或者加个语气词“可”,“可不得劲”才是正宗的河南方言。

我怀疑是官方把信写好后,为了让外人看来像是村民写的,就把“你”改成了“俺”。如果把“俺”再换成“你”看这封信,就原形毕露。(文/福禄祯祥http://www.fulue.com/

河南方面致汤伟和的道歉信全文:

汤伟和先生,

你好:

11月27日,你来俺村采访,虽然某患者本人同意,但俺村其他艾滋病人并不知道,因此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感到很内疚,在这里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你是一名外国记者,可能不了解俺村艾滋病人的心情。以前外面来了好多记者,那么多报道使俺村村民上学、成家、外出打工都受到了不少影响,也影响到俺们平静的生活。俺们真的怕上电视!相信你慢慢也会理解俺们的。俺们也会学会用正确的办法处理事情。

听说俺们的阻拦使你们3人误了回北京的飞机,俺们心里也过意不去。俺们几个人手头并不富裕,但还是凑了1620多块钱,补偿你们的损失,请收下。

新年快到了,俺们岗王乡双庙村的村民向你和你家里人问好,祝你们身体健康,幸福美满!

河南省拓城县岗王乡双庙村

朱龙才 王某某 王某某 朱XX 朱XX

200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1/10/2009 11:57:37 PM
1/11/2009 3:03:00 PM

事件进展:

国际先驱导报:比利时记者河南“遭袭”调查 2008/12/5
福禄祯祥:比利时记者:河南政府的说法不属实 2008/12/5
福禄祯祥:比利时记者在河南采访艾滋病情况时被打 2008/12/01
Reuters: China investigating disputed attack on reporter 2008/12/04
(路透中文网部分汉译)
AP: China denies alleged attack on foreign journalists 2008/12/04
AP: China investigates attack on foreign journalists 2008/12/02
环球时报:外媒议论“比利时记者在华遇袭” 2008/12/04
新华社:河南官员:比利时记者违规采访,有推搡没殴打 2008/12/03
新华社:河南省公布比利时记者"遇袭事件"初步调查结果 2008/12/03
Xinhua: Local official: Belgian journalists, villagers scuffle in China's AIDS zone 2008/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