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009

美联社:央视反驳洗脑指责,称抵制无损其声誉



山寨《新闻联播》,胡戈制作并出镜主持

据美联社13日报道(China state broadcaster rejects propaganda charge),中央电视台(CCTV)总编室副主任王建宏在发给美联社的传真中,对国内22名学者签名“抵制央视,拒绝洗脑”一事作出了冗长的回应(lengthy response)。福禄祯祥(http://fulue.com/)翻译美联社直接引用王的言论如下:

王建宏辩解说,央视对去年的四川地震、西藏骚乱和进展中的毒奶粉丑闻都进行了“及时和充分的报道。”

“今后央视将尊重新闻纪律,用事实说话,坚持报道事实的原则。”

“说到宣传,恐怕没有国家避免得了。美国也曾宣传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且入侵该国。那么事实到底怎样呢?现在已经非常清楚了。”

“中国有超过12亿的电视观众,即使有22个人抵制,我个人认为对央视的声誉没有任何影响或伤害。”

1/14/2009 6:00:00 PM

~~~

所翻译的英文部分:

Associated Press: China state broadcaster rejects propaganda charge

By TINI TRAN
updated 10:39 a.m. ET Jan. 13, 2009

In a lengthy response faxed to The Associated Press, Wang Jianhong, deputy director of the CCTV general editing department, defended the broadcaster's record, saying that CCTV had done "timely and sufficient reports" including last year's Sichuan earthquake, the Tibetan riots and the ongoing tainted milk scandal.

"CCTV in the future will respect the discipline of news, use the truth to speak and stick to the principle of reporting truth," he said.

"Speaking of propaganda, I'm afraid no country can avoid it. Even the U.S used propaganda about the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in Iraq and invaded the country. And what's the truth? For now, it already is very clear," he wrote.

"China has more than 1.2 billion TV viewers," he said. "Even if 22 people boycott, I personally don't think it'll have any effect or harm the reputation of CCTV."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很黄很暴力”——媒介霸权的终结者 1/25/2008
福禄祯祥:“中国观众最爱看新闻联播”——令晚饭胃口大增的新闻 12/19/2007
福禄祯祥:体制不换,坚决不看,新闻联播主念换了也白换! 6/6/2006

南都社论:网络改变了中国,还是复制了中国

[社论]网络改变了中国,还是复制了中国

日期:[2009年1月14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

互联网初兴之时,数字化生存的理念袭卷,许多人惊叹网络改变中国。如今,十多年过去了,这种乐观的论调轻淡了许多。部分原因在于,现实告诉人们,工具的发展虽然会有革命性突破,但人类对工具的利用往往更兼意志的争夺。无论是网络改变中国的速度,还是网络改变中国的形式,都让人感到难以得出轻率的结论。

事实上,新技术形态的互联网,一直在复制现实的生活,换言之,网络成了现实的一部分。互联网没有奇异的惊喜,也没有更深的堕落,现实没有因为网络焕然一新,网络也不会因为现实停止运转。事实上,我们正像管理其它事物一样管理网络,我们也正像体验现实生活一样体验着网络生活。这是中国的网络现实主义,它是更为贴切的技术哲学。

然而,网络终究也在改变中国。只不过,这改变尚不及它所复制的现实一般强大。我们看到了踊跃的网络表达,它改变了沉默的大多数,但我们也看到了粗鄙的骂娘爱国主义,它复制了公民教育缺乏的现实;我们看到了积极的网络引导政策,意欲阻止话语的放任自流,它改变了对新技术最初的束手无策,但技术并没有带来民意渠道阻滞的明显改善;我们还看到国家最高领导人走向网络、亲近网络,表达对网民的善意和支持,它改变了网络的江湖之远、网民的草根之痛,但我们也看到了“红钻帝国案”等案件中一些地方官员对草根表达的干预,它复制的是地方公权箝制的旧习。这复制与改变,正是网络衍生的新旧之争。

……

法兰克福汇报:中国“山寨”现象好比七巧板

从“阿多达斯”到“巴克星咖啡”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1月10日文章

Produktpiraterie
Mit Adodas zu Bucksstar Coffee
Von Mark Siemons, Peking
10. Januar 2009

去年,“山寨”——这个历史名词成了中国无所不在的流行文化的代码。这个词的本意就是矛盾的:它既是指地方当权者修筑的用于防匪患的工事。但同时也是当地首领独立于中央政府统治的象征。眼下,这个词指的却是在很多西方人心目中代表着中国心态和文化的东西——翻版,只是它被去除了贬义的成分。“山寨”已成为中国人在面对西方以及面对本国政治和文化精英时自信的象征。它的支持者说:“山寨是人民的智慧。”

这个词最先出现在中国南方发达的手机行业上。在那里,在手机型号获准进入市场之前,人们把大品牌手机的最新技术用在为顾客量身定做的产品上。他们复制别人的技术,只是在品牌形象上稍做改动。

因此,“山寨手机”往往更新潮、更灵巧、更花哨,因此也“更受欢迎”。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它们的价格比外国名牌手机要低得多。为此,消费者也愿意接受它众所周知的诸如质量不尽如人意以及没有售后服务等瑕疵。据称,2007年在中国共售出1.5亿部“山寨手机”,占整个国内手机市场的1/3,甚至连介绍“山寨手机”新机型的网站也应运而生。

从去年开始,“山寨”表述的含义发生了改变,它成为“嘲讽”的代名词,并以十分独特的方式对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在shanzhaiba.cn和shanzhMla.cn等网站上汇集了中国各种各样肆意演绎派生的品牌名称和商标。有的地方大街上满是哈根伯斯(Haagen Bozs)、巴克星(Bucksstar)咖啡和比萨糊(Pizzah Huh),SONY变成了SQNY,Puma变成了Punk,阿迪达斯变成Adidos或者是Adadas。

不费吹灰之力,人们就能从其中看出“中国制造”的特征以及这个正在崛起的工业国与西方及日本之间关系的基本特征。

服装、电脑、艺术、汽车、电影、流行音乐。一切都可以拿来后在“中国版本”中稍做改动,完全撇开知识产权问题不谈。在西方,人们会对这样的做法嗤之以鼻并谴责其缺乏自己的原创,但中国人的看法却完全不同。

眼下中国国家电视台的几乎所有节目都有山寨版,从晚间新闻到百家讲坛再到电视剧《红楼梦》,甚至连中央电视台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也有了山寨版的竞争对手。

因此,眼下中国的评论家们开始谈论这种采用现有形式,以有限的手段制造自己东西的自下而上的创造力。有人在网上论坛上说:“当我看到这些(山寨产品的)照片,我就想——这是我们民族的希望,中国人民的创造力是无穷的!”

有的博客甚至把“山寨”视为“历史的必需”:没有一个社会像目前的中国社会这样有着矛盾的特征——既生机勃勃叉受到自上而下的领导,既高度差异化又权力集中化,在文化上既弘扬传统文化又对外来的一切充满好奇。“山寨”就是在这样的重重矛盾中的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山寨”就像是七巧板,其最终结果既可能是矛盾的消失。也可能是矛盾的加剧。

有的博客则兴奋地认为“山寨”是参与的信号。到目前为止,中国文化一直由精英控制,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被视为是有违道德的。现在,人民终于能够通过“山寨”有力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而精英们不得不眼看着自己失去特权。

当然,也有怀疑的声音,《中国日报》撰文表示,“近期,社会舆论中存在一种将本来是破坏知识产权的行为予以合理化、为其进行辩护甚至赞美的趋势”。来自中国国内的批评,大多是从经济角度出发:如果这种“山寨文化”得以发扬。不但市场秩序将陷入混乱,而且创新会因权利得不到保护而受挫,这关系到的不仅仅是嘲讽,简直就是利益。

当然,也有与之截然相反的意见。在复制的过程中,人们获得了在此后生产自己产品的能力。复制品变得越来越好,直到它们能够在世界市场上变成新的原创产品。因此,中国是在走与多年前的日本和韩国同样的道路,只是它的比例更大一些。

来源:《参考消息》2009-1-14 德报文章:中国“山寨”现象好比七巧板

北京日报-沈敏特:一种言论荒谬与否,是进步还是反动,不是靠权威来定性的,它需要历史实践的检验。

追求真理离不开言论自由

沈敏特(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教授)

《北京日报》理论周刊 2009年1月12日 星期一

“言论自由”,是被写进我国宪法的。但很多同志对此理解并不深入。比如,“荒谬言论”能否享有言论自由呢?这个问题,是人们常问的一个问题。如果您不假思索地回答:“荒谬言论哪能给言论自由呢!”恕我直言,您立刻掉入了“陷阱”——这“陷阱”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请问,您如何判定一个还没有说出来的话,是‘荒谬’言论,使您能事先就剥夺他的言论自由?”我想,除非您能大言不惭地宣布自己是“洞察一切”的神仙,尚未说出就能判定言论荒谬。否则,您只能掉入无法自圆其说的“陷阱”。

我在此仅仅是为了提醒人们一个常识:某一言论(这里指的是言之成理,持之有故的言论,而非狂喊乱轰的攻击漫骂)在没有公之于世以前,无法判定其荒谬与否,无法判断其是进步还是反动。为了追求真理,唯一的办法是让它公之于世,在阳光下,让大家来思索、来辨别,才有可能认识它的本质。

……

一种言论荒谬与否,是进步还是反动,不是靠权威来定性的,它需要历史实践的检验。

……

只有一种声音,真理是不能认识和发展的。一切言论在言论的层面上(而不是付诸行动和实施),都享有自由表述和发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