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2009

谢国忠:国企股份全民分享可保十年经济增长

该如何应对眼下这场国际经济危机,温家宝总理反复强调:信心比黄金和货币还要重要。然而经济学家谢国忠却认为,信心虽然是影响中国经济的因素之一,但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谢国忠指出,中国的经济问题在于疲软的居民需求,其根源在于民众收入低、财富积累少。最快的解决办法,是将政府财富分配给公众。如果政府将国企的股份分配给家庭部门,将确保新一轮的十年经济增长。

谢国忠是在近日撰写的《流动性祛魅》一文中发表上述看法的,此文刊载于3月16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谢国忠写道:“信心并不是中国家庭消费相对疲软的原因,事实上,收入低、财富积累少,才是真正的肇因。”“最迅速的解决办法是,政府将持有的上市国企股份分配给民众。这对消费而言,必将产生一个强大的短期效应。随着经济高速发展推动企业经营利润提高、股票增值,消费者的有效需求将进一步得到支撑,带动经济持续繁荣发展。”

谢国忠表示:“为了解决需求疲软问题,中国政府必须刺激居民消费,以抵销出口下滑带来的影响;降低房地产购买成本,以消化眼下的存量房屋。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便不能重现高速增长。”

至于如何分配这些股票。谢国忠说:“政府可以选择一家国有银行,通过居民身份证号码自动为每一个居民开立账户。居民可以凭借身份证,向指定银行的任一网点获取股份。”

针对有人认为,贫苦民众在获得股票后可能会以低价出售,因为这一幕曾在20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上演。

谢国忠认为:“中国不会重蹈俄罗斯覆辙。现在,10%的中国人拥有股票经纪账户,而当时俄罗斯仅有0.5%。现在的中国人热衷于股票交易,会谨慎处理手中持有的国企股份。此外,国企还可以分配红利,这将让人们更为珍视手中的股票。我预计,分配红利的措施,将比那些产能过剩行业的国企把钱大把花在网络设备、计算机、仪器等一次性支出项目上,更有利于推动经济增长。”

针对有人认为,国企股份应该用于补充社会保障基金。因为缺乏社会保障也是目前消费疲软的原因之一。

谢国忠则怀疑:“人们是否会将存放在社会保障基金中的资金与自己口袋里的人民币等同视之。来自发达国家的研究显示,民众会将前者打个60%的折扣。因此,将货币发放到居民的口袋里,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将更为显著。”

至于扩张流动性能够抬升资产市场价格,进而改善经济的做法。谢国忠认为: “这实际上相当于制造一个新的泡沫。”“制造新泡沫以应对旧泡沫破裂的后果,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即便可以为,也不应为之。”

“寄望于流动性政策,只会延误对经济危机的应对,延长经济衰退。”谢国忠写道。

陈志武:该将国有资产股份分给公民、实现“全民所有”了

主张政府“还富于民”以拉动内需也并非谢国忠的独创,早有一些人士提出同样或类似的看法。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就支持这么做。

陈志武一个月前在给《经济观察报》撰写的《该将国有资产股份分给公民、实现“全民所有”了》一文中指出,“尤其在经济危机的时刻,让公民个人直接拥有国有资产更是最佳的政策选择。”

陈志武写道:“从2008年初开始,我就在许多场合呼吁中国国有企业资产的“民有化”,并且分析了这样的政策对拉动民间消费、促进社会公平、转变中国“国富民穷”不均衡模式的好处。尤其在经济危机的时刻,让公民个人直接拥有国有资产更是最佳的政策选择。”

对于崔之元等提出的要国有企业给公民分红的倡议,陈志武认为:“如果不真正把国有股份、国有产权落实到每个公民手中,并以此改变国有企业的治理结构,仅仅分红是很难有效果的。只有把财产权的所有者具体落实到每个公民身上,才能使中国老百姓变得有底气,并享受资产升值的财富效应。”

至于国企资产该如何分配才能实现公平的“全民所有”,陈志武提出的一个解决办法是,“在全国和31省市分别成立国民权益基金,共32个,把全国的国民权益基金股份均分给13亿公民,各省市的基金按照“本地公民多分、外省市公民少分”的原则进行,以此完成民有化改革。”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生产已经不是问题,但造出来的东西由谁来买,这才是增长的瓶颈所在。以前中国造的东西卖给别的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但现在的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出口减少,内需不足问题尤为突出。而且即便没有全球金融危机,也由于世界多数人已经用上了中国商品,以后要大幅扩大出口也很难。所以,中国经济从外向型向内需型转变已经迫在眉睫,而要实现这种转变,就必须改变目前的所有制结构,把国有产权中属于每个人的那部分产权分给个人,让老百姓分享资产升值的财富效应、增加国内的民间消费需求。”陈志武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