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2009

“否决汇源交易 中国是最终输家”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Patrick Chovanec根据欧美国家评判垄断的HHI指数(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 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简称:HHI),计算出可口可乐并购汇源并不会垄断市场。由此推断“中国阻止该交易是为了保护国内生产商不受强大的外国竞争者挤压。”并认为“中国最终将会成为输家”。

此文刊登于23日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以下为部分摘选。

中国政府否决了在欧美连审查门槛都没达到的交易,这一事实说明中国要么会实行比欧美严格得多的标准,要么就是借反垄断之名达到政治性更强的目的。如果是前者,看看中国国内公司的并购是否也适用了同样的严格标准会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尤其是中国的国有企业。最近由政府主导的大规模整合模式表明不太可能实行了更严格的反垄断标准,比如中国网通与中国联通合并,或是上海汽车与南京汽车合并。

后一个结论似乎更接近事实,即商务部是在进行更具政治意味的行动。商务部的声明揭示了其目的何在:声明中说,可口可乐的并购将挤压国内中小型果汁企业生存空间,给中国果汁饮料市场竞争格局造成不良影响。换言之,中国阻止该交易是为了保护国内生产商不受强大的外国竞争者挤压。

这种情况早有先例。2005年,中国政府阻止了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提出收购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的交易,这被普遍认为是阻止外资进入快速发展的工程机械领域的政治手段。不幸的是,可口可乐-汇源交易似乎传达了这样的信息,即中国政府现在有了新的法律工具,可以随心所欲地得到类似的结果。

作为中国第一桩重大反垄断审查,可口可乐提出的交易给了商务部一个机会,可以设定可靠的、理由充分的先例,为新的反垄断法建立可信度,然而中国政府拙劣地破坏了这个机会。中国在这个时候向其全球贸易伙伴发出了可能是最糟糕的信息。

这桩交易失败的真正输家并非可口可乐,它仍有将自己的品牌引入中国并进行营销的资源。汇源这类中国公司的所有者、员工和股东才是真正的输家。有了这样的先例,在食品、服装、电子产品及其他领域创建了富有活力的新品牌的那些人所获得的回报更小,能够让公司得以参与下一阶段的全球竞争的机会也更少了。中国最终将会成为输家。

宗教领袖?政治奴隶?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09-03/23/content_2173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