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2009

金正日:阻碍民族发展道路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

朝鲜报道金正日“资本主义阻碍民族发展”发言

05.05 18:41

【共同社北京5月5日电】朝鲜中央通讯社4日报道了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关于“阻碍民族发展道路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的发言,并称其为“名言”。发言时间及场合尚不得而知。

报道指出“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了社会不平等,并带来阶级对立”,并称金正日的发言“暗藏只有在社会主义下才能实现民族的繁荣和发展这一宝贵真理”。(完)

北京学当“超级大国”

北京学当“超级大国”

香港《远东经济评论》月刊5月号文章

作者:林和立

5月7日《参考消息》选译 题:中国学当“超级大国”

2009年将作为中国扩张全球实力的分水岭存留史册。世界金融危机可能给中国经济造成打击,但没有阻止中国领导人积极施展软硬实力。使这种情况成为可能的不仅有中国迅速增长的经济军事方
量,还有美国国际影响力的下降。

推行“准超级大国外交”

胡锦涛主席正在推行“准超级大国外交”,以巩固中国在新世界秩序中的优势。中国的经济、军事和外交实力已经大大增强,把自身看作准超级大国的北京不再回避与战略对手美国发生正面冲突。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准超级大国外交意味着中国将在从东盟到非洲和拉美等地区以及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样的全球机构扩张影响力。

北京指责华盛顿没能管好自己的跨国金融公司,大力游说建立一个没有美国做主宰的“全球金融新结构”。最重要的是,北京正设法阻止美国的海上和空中力量控制亚太地区。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发展足够火力对抗据认为是由华盛顿牵头、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支持的“反华遏制政策”。

中国军方官员和分析家说,为获得与中国当前全面实力相称的全球地位,解放军不仅应当谋求先进武器,而且应该时刻做好准备为捍卫中国的核心利益而战,这显然是对“和平崛起理论”的修订。

对中国的邻居们来说,尤其让人紧张的是,众多鹰派解放军军官想要调整邓小平有关如何处理与邻国主权争端的另一个理论,即“搁置主权争端,集中力量共同发展”。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杨毅说,邓小平的权威定论“必须基于领土属于中国这个前提”。他警告一些未指名国家说,以为北京因为渴望促进和平发展、完善自身国际形象就不会诉诸武力是“危险的”。“强大的军事力量是国家利益的支柱,”杨毅指出。“中国海军是一支强大的遏制力量,将阻止其他国家肆意破坏中国的海上利益。”

这些解放军军官显示出的强硬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无疑针对美国,因为美国被看作中国崛起的主要阻力。中国的战略恰恰就是踏入美国的威力遭消耗后出现的国际影响力真空。美国部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陷入困境,这在某种程度上让美国失去充当全球警察的能力。

中美力量对比不断变化

更糟的是,美国还失去曾经拥有的不少道德优势和软实力。美国银行、保险公司和制造业公司的大规模垮台显示了“美国放任自流式资本主义”的缺陷。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政府紧密控制社会多个方面的结合却在世界各地赢得尊敬。

更重要的是,中美之间不断变化的力量对比使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国领导层在地缘政治的谋划中胆子大起来。据说上世纪90年代初,担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开始问外交事务顾问这个问题:与美国需要中国相比,中国是不是更需要美国?二者相差多少,中国专家估算,如果从量的角度,同等程度的互相依赖为50:50。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中期,中国对美国的依赖为70,美国对中国的依赖为30。到世纪之交,数字就变成65:35。伊拉克危机时,特别是金融海啸后,很多北京的战略家认为,这个比率已经变为60:40至55:45。

最近的情况证明一个事实,至少在经济领域,两国大概已经达成平衡。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也是美国国债和其他债券的最大买主。温家宝总理已经公开质疑这些中国持有的美国资产的“安全”。在一定程度上因为这些新情况,奥巴马政府缓和了对中国汇率政策和其他引发争议的贸易做法的批评,并且减少对北京人权纪录及西藏、新疆政策的负面评论。

“红线外交”捍卫核心利益

北京新找到信心的另一个例子是所谓的“红线外交”。中国领导人在内部文件上提到,要在对中国核心利益至关重要且不允许外国势力染指的领域和问题上“划出红线”。比如,在孤立达赖喇嘛这个问题上就运用了红线外交。

与此同时,现金充裕的中国政府还拨出几十亿美元专门用来扩大“海外宣传”,也就是扩展中国在全球的软实力。中央电视台和新华通讯社等重要的国家媒体都将面向西方和亚洲受众大大增强不同语种的节目和新闻广播。

北京大力推销的一个关键卖点在于让世界相信中国管理模式的优越性。以胡锦涛为首的领导层能否在这场全球极力“造反”中取得成功?很多都取决于北京是否有意愿、有能力充当遵守法律的国际社会成员,也就是华盛顿所说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但是,中国的形象最近因为其附庸及同盟朝鲜发射洲际导弹受损。中国领导人不仅没有谴责平壤,反而试图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对金正日政权实施新的制裁。北京的行为提醒世界,中国还与缅甸、苏丹、安哥拉和津巴布韦等国家保持着类似的关系。

北京似乎原谅朝鲜“边缘政策”的一个原因在于,北京想在和美日韩打交道时用“朝鲜牌”。但是,中国领导人这种不信任态度疏远了美日韩和其他一些国家。毕竟,北京准超级大国外交的不利方面就是将给中国批评者更多弹药,并且使“中国威胁论”更可信。

北京最近与日本和非律宾发生领土争端时采取更坚决立场后,“中国威胁论”已经在几个亚洲国家流传开来。如果这些冲突升级,包括日本、韩国和菲律宾在内的亚洲国家可能会更倾向于和美国联合起来重新启动针对中国的“遏制政策”。

《财经》:四川省教育厅解释地震遇难学生数据质疑

【地震一周年】四川省教育厅解释地震遇难学生数据质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5月07日 14:50

【《财经网》成都专稿/记者 李微敖】2009年5月7日上午,四川省举行“5·12”抗震救灾周年新闻发布会第一场会议。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通报,汶川地震共造成四川省遇难及失踪学生5335人,另有已申请并办理伤残证明的学生546人。

涂文涛在发布会上强调,这一数字是根据遇难学生家庭申请国家抚慰金和社会救助金的人数统计的,“是负责的、可信的”。

不过,早在2008年5月21日,涂文涛曾在四川省教育系统内部会议上通报称:四川省教育系统在汶川地震中共死亡6581人,其中学生死亡6376人;1274人失踪,1107人被埋。

四川省教育厅新闻发言人潘渝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解释说,2008年5月21日通报的数据,是在地震发生不久后统计的。受制于当时灾区的交通、通讯条件及较为混乱的现场情况等诸多障碍,统计上存在不少的困难,这是造成当时信息不准确的原因所在。

此外,不少当时获救的孩子,立即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或转移到灾区外安全地带进行安置;不少家长带着自己幸存下来的孩子紧急转移,离开当地;学校的学生花名册等原始资料丢失等等,都可能致使当时这些孩子被错误统计为已经遇难或失踪。

潘渝说,她理解公众在这个问题上的高度关注,以及可能存在的质疑,但对于地震遇难学生的人数,四川省教育厅“没有任何造假的必要,也不会造假”。

……

全文:
http://www.caijing.com.cn/2009-05-07/110161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