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2009

超生“弃婴”中国造

【福禄祯祥7月3日文】贵州地方政府昨天通报了关于“官员强抢超生婴儿送养国外牟利”的调查和处理情况,只承认“蕉溪镇个别计生干部在将3个女婴送往福利院过程中均违反了相关规定,但福利院办理弃婴涉外送养的程序是合法的。”处理的也只是时任蕉溪镇的官员。

这种处理结果分明是在应付媒体,平息舆论压力。因为媒体只重点报道了蕉溪镇3名女婴的事,而对福利院收养的81名女婴的情况到底怎样却语焉不详。

发生在贵州黔东南州镇远县的这起“制造弃婴”恶劣事件是7月1日被《南方都市报》曝光的,有意无意成了“七一献礼”。

然而,事实上《南方周末》半个月前就把此事调查清楚了,但是却像曾经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那样,周详的报道被编辑部以危及报纸生存为由“枪毙”,记者杨继斌无奈只得把报道发布在自己的博客

地方政府显然是有恃无恐,不“舆论监督”就不处置当事官员,千夫所指了才有所行动,并且妄图大事化小,只处理那些位卑职微的芝麻官。

事实上“制造弃婴”远不止媒体重点报道的那3个。据曾任焦溪镇计生股股长的石光应说:他每年从焦溪镇送到福利院的超生的孩子有三四个。而且镇远县的“每个乡镇每年都送三四个,12个乡镇都在送,到处都有捡到的(弃婴),也有超生的,罚不起款的,从家里抱走的,不愿意罚款的,双方达成协议,就送。不签(书面)协议。”

乡镇计生干部之所以敢“制造弃婴”也与地方政府的恶政直接相关。据石光应说:这是政策规定。交得起罚款就养,交不起罚款就送到福利院。”

当地福利院也难辞其咎。大量的女婴被计生干部送去,福利院怎么可能不知道或怀疑女婴的来历?官方竟然还说“福利院办理弃婴涉外送养的程序是合法的”。福利院正是抓住了当地村民想生男孩又交不起罚款的弱点,给超生的女婴找了一条“出国的活路”,福利院和计生办又都能从每个婴儿身上盘剥3000美元的“赞助费”。

中国的福利院简直就是贩婴组织,而非儿童福利机构。2005年湖南就曾侦破一起团伙贩婴案中,其幕后指使也是福利院。人贩子与福利院勾结,以3000元人民币买进婴儿,再以3000美金“送养”国外,从中牟利。3年时间,买婴800多个。

骇人的“制造弃婴”丑闻如果被西方主流媒体报道,无数“中国孤儿”将会再次受到世人的普遍质疑,谁都有理由担心他们是不是真正的孤儿。

被海外收养的中国孤儿到底有多少,我们不知道,因为那是关乎国家形象的机密。只知道假若他们真是孤儿,那么在西方民主自由的国家生活也算是他们的福分,否则的话,那将是国际悲剧。因为高昂的“赞助费”无疑是在助长“弃婴”和“贩婴”之风。(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7/3/2009 6:24:0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