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2009

前门:北京一个全新的老地方

北京一个全新的老地方

美国《纽约时报》8月13日报道

记者理查德-伯恩斯坦发自北京

在北京这座更青睐汽车的城市,最近在其历史核心区开设步行街一事引人注目。步行街就设在被称为大栅栏的地方。过去,城墙就在该街区的外围。

现在,那时的城墙只剩下两座大门,其中更有名的一座就是前门,它的正南面是大栅栏街区的主要街道——前门大街。如今汽车不得进入前门大街。

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里,大部分大栅栏老街区都被夷为平地。这里的成千上万居民——他们居住的四合院常常成为破旧建筑的典型——被要求搬出去,为此他们会得到补偿款。

尽管北京大多数被拆除的老居民区变成了由高耸的饭店、购物中心和办公大楼组成的街区,但大栅栏却被改造成它原来的模样——更确切地说,是人们理想中的模样:购物街的两旁是三层楼高的中国传统建筑物,一楼上面有阳台、格子扶栏和红色圆柱。

陈向明(音)曾是北京居民,如今是美国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三一学院社会和国际关系学教授。他说:“西方古迹保护主义者不会喜欢这里。”

他们不喜欢这里是因为复制老街区无法满足通常被称为真实性的标准。真实性要求保护真正的古老建筑。从这个意义上看,大栅栏步行街区的开设代表着一种陌生循环的完成。

陈教授说:“这是一种北京迪斯尼化的现象。”不过,不要对北京太过苛刻,因为这是一种全球现象。陈教授说:“不只是在中国发生了城市迪斯尼化的现象,许多非工业化城市都在这样做以振兴旅游业。”

可能与这种复古风格格格不入的是,在这些仿古建筑物里出现了你可以在北京其他购物中心看到的国际著名品牌。斯沃琪手表店即将在一间带有格子窗和阳台的建筑里开业。据说其他外国品牌也将在这里落户。

北京复制它自己肯定要比建另一群高楼大厦好得多。不过问题是,大栅栏里的老字号是否会像被拆除的街区一样对游客有吸引力。

汉译来源:8月14日《参考消息》 题:前门大街:一个“全新的老地方”
英文原文:In Beijing, a Brand-New Old Quarter
http://www.nytimes.com/2009/08/13/us/13iht-letter.html

纽约时报早前相关报道:

Olympics Imperil Historic Beijing Neighborhood
By JIM YARDLEY Published: July 12, 2006
http://www.nytimes.com/2006/07/12/world/asia/12beijing.html

8/17/09 7:00 PM

美国政府在中国秘密测试突破网络审查新技术

美国测试新型网络技术 专门瓦解网络审查

2009年 8月 14日 星期五 12:03 BJT

http://cn.reuters.com/article/CNTopGenNews/idCNCHINA-326620090814

路透波士顿8月13日电(记者 Jim Finkle)---美国政府正在中国和伊朗秘密测试网络新技术,该技术可以让两国网民突破当地政府为限制新闻资讯而设置的网络屏障。

美国广播理事会(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IT部门负责人柏曼(Ken Berman)表示,这项名为 "feed over email" (FOE)的系统通过可以回避网络限制屏障的技术进而传送新闻、网络广播以及数据。理事会负责对该系统进行测试。

这些新闻资讯将通过电子邮箱传递,其中包括谷歌的Gmail、微软的Hotmail以及雅虎的邮箱。

柏曼表示:“我们有人在中国和伊朗进行测试。”柏曼所在单位也负责经营“美国之音”。对于这个尚处于测试早期的系统,柏曼没有提供什麽细节。他表示为避免两国政府侦查发现,保密工作很重要。

参与研发FOE的Sho Ho在邮件中表示,只要稍微对此系统作个调整,多数手机均可使用该系统。

美国政府还提供一项免费服务,这项服务可以使海外用户获得任何网站的进入途径,包括反美网站。

柏曼表示:“我们不会在用户访问的网站中发表任何政治声明,我们只是努力传达这样一种价值观:你知道得越多越好。民众可以自己看。”

除了中国和伊朗,FOE技术的目标国还包括缅甸、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完)

编译:靳怡雯 发稿:胡昱

福禄祯祥评:预祝美国政府突破网络封锁的新技术早日成功,以造福中国、及全世界生活在网络审查国家的人民。

北邮校长:实行网络实名制时机成熟,应大力推广,尽快实行

据8月13日的《光明日报》报道,在8月10日举办的“第一届中国互联网治理与法律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表示,为促进信息安全,目前实行网络实名制(演讲原文为“网络身份证”,《南方都市报》编者注)的时机已经成熟,应大力推广,尽快实行。

http://www.gmw.cn/content/2009-08/13/content_962521.htm

央视网全程直播了这次论坛,但是在直播文字记录中却找不到方滨兴的发言。其他人的发言都在。不知道是因言论有争议有意删除还是技术原因。央视网上有这次会议的视频,不知道是否还有方的发言视频,我没看。

http://cctvenchiridion.cctv.com/special/C22173/0000/47/index.shtml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大公网为何删除“新闻跟帖实名制”报道? 8/7/2009

国新办:将推动全部国务院部委对境外媒体“零拒绝”

国新办:将推动全部国务院部委对境外媒体“零拒绝”

2009-08-14 06:41

中国日报网中国在线消息:英文《中国日报》8月14日报道:北京奥运会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但是中国正进一步打开奥运前夕向外国记者极大开放的新闻自由之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简称国新办)新闻局局长郭卫民昨天在接受《中国日报》专访时透露,该办不仅在奥运会后坚持在国务院主要部委中推行奥运前提出的对外国媒体“零拒绝”的要求,并且希望日后将该要求在中央部委全面推开。

“所谓零拒绝,一是要有人受理电话问询和采访申请,一是要在24小时或者该部委规定的工作时间内给回复,无论结果怎么样,”郭卫民说。“未必所有申请都有答案,但是要告诉别人我们是怎么受理的,这样媒体能够理解。”

这一特别的做法在奥运前给外国媒体带来了惊喜。“但是有些媒体抱怨奥运后电话没人接了。所以今年我们把这点作为一个工作的重点,作为30多个政府部门新闻发言人制度工作评价的重要标准。

……

http://www.chinadaily.com.cn/zgzx/2009-08/14/content_8567635.htm

福禄祯祥评:对外媒“零拒绝”,对内媒呢?不会是无可奉告吧!

欧福钦:中日民族特性差异超过相同

福禄祯祥按:俄罗斯的东方学家欧福钦近日撰文介绍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对中日两国民族特性异同的看法,文章(题:从汉学家到日本通)刊登在8月6日的《俄罗斯报》上,《参考消息》8月12日刊登此文中文版。欧福钦先生对中日两国比照我觉得有一定道理,尽管不尽然。特录入相关文字转载于此。

在探究日本民族特性的时候,我一直试图将它与中国进行比照,发现两国的差异超过了共同之处。我在日本待了5年,而后又前往中国7年,终于意识到自己最初的想法是错误的,中国人与日本人虽然肤色、眉眼甚至文字都很相似,但并非孪生兄弟,他们之间存在很大的不同。

夸张体说,中国人是亚洲的德国人,逻辑性与理性贯穿其行为始终。日本人则是亚洲的俄罗斯人。他们用心而非智慧来生活,情绪与直觉时常占据上风。这一区别或许源于其对自然界的看法。

在中国人看来,人是造物主,是世界的主宰,物质是人类的奴隶。日本人则不会将意志强加于物质,而是尽力去追寻其本真。两国美食便是该差异最鲜明的体现。在中国,这是一门炼丹术,厨师们孜孜以求的,是用闻所未闻的食材去烹饪出奇迹。而在日本,这是一门杯碟上的静物写生艺术。

但最主要的物质是人。在中国人看来,性格是可以也应当重新塑造的。孔孟哲学促人不断进取。鲤鱼跳龙门是中国人熟悉的图画,逆势而上、追求更高更远的目标,这是图画背后的寓意。而日本人则自比木材流送工,讲究的是机缘,找准时机,顺流而下。

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人际关系就是宗教,而日本人的宗教是美学,他们崇拜自然,懂得欣赏春日繁樱、秋日红枫,用各种形式追求美。不过,同为东亚民族,两国人民都相当自律、崇尚礼法。

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力图从人际交往中寻求和谐。两者都将公共利益置于个人福祉之上。两国人都认为真理是一座高峰,有很多条道路通往那里,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追求真理之路。

8/14/09 11:52 AM

中国网络:杂草长成的草坪

杂草长成的草坪

俄罗斯《专家》周刊网站8月12日文章
作者 马克.扎瓦茨基

中国经验表明,即便在极权国家,互联网也能够生存下来且蓬勃发展。非但如此,正是需要这样的背景,网络才能将其主要优势体现得淋漓尽致。

2008年6月,中国网民数量首次超越美国。在这个自由有限、戒律众多的国家,网络的作用不可小觑。在西方,网络是敞开发展的,而北京试图让网络为其所用。当然,这片社会舆论空地的发展,取决于其最开始播的种子并在最初就将杂草除根,也可以让它自由生长,但绝不要指望它能长成英国式的草坪。

中国某公关公司经理曾抱怨:“步入21世纪后,公关工作越来越难了,尤其是掩盖负面新闻,即便是很小的事故也能被发酵到可怕的程度。”的确,在中国,不少外国公司和地方企业都成了网络的受害者。

去年汶川地震时,中国网民指责外国企业捐款不踊跃,并公开了一份“外企铁公鸡榜。”每个进了黑名单的公司,都不得不费尽心思、付出巨大代价来挽回声望。

在中国,互联网发挥着重要作用,堪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公众平台,也是一个微缩版的公民社会。尽管国家对其设置了种种限制,但人们仍从这里体会到了日常生活中无法实现的交际及意见表达的自由,网络发挥着类似其他国家存在的各种社会组织的作用。中国网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且不吝于将之发挥出来。近两年来,“人肉搜索”相当火爆,并产生了相当鼓动的影响。博客也成为人们记录生活、发表看法的重要载体。

网络在中国的作用无可替代。首先,它可以部分缓和社会紧张空气,虽然内容受到一定的监督,但网民还是拥有相当的自由。他们能够诅咒西方,也能痛批地方官员的腐败。此外,网络可以帮助政府了解民意。有时,网民的看法也的确能起到作用。2003年,孙志刚死在广州收容所,激起网民愤怒,这令中国政府开始反思其收容遣送制度。

网络不同于传统媒体,封锁与禁止对网络似乎不大起作用,完全清洗又会破坏网络生态,带来的社会和经济后果难以估量。正如某评论家所说:“网络不会给中国带来西方式民主和人权,却能在该国新型公民的塑造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他们将积极参与国家事务,对出台的政策施加影响。”

中文来源:8月13日《参考消息》 题:俄刊:中国网络:微缩版公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