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2009

央视新大楼“色情门”调查(图)



(图:Content附录里的封面设计图集。更多……未成年人禁入)

【福禄祯祥8月23日文】22日,库哈斯所在的大都会设计事务所(OMA)的官方网站发表署名库哈斯的声明,对最近国内关于央视新大楼是否有色情隐喻作出澄清和解释。

库哈斯在声明中极力否认Content中的裸体图片反应了央视大楼的设计意图。他说那些图片只是书籍的封面设计师建议的漫画,他并不认可,正式采用的封面图片才反映了央视大楼设计的真实意图。因为它将央视大楼作为“变化的世界秩序中光辉闪耀的标志”。而“书籍的设计师将被拒绝的封面图片作为缩影放在书的附录中。”库哈斯特意强调:“OMA没有制造这些图片,其内容并不以任何方式代表我们的观点。”

库哈斯在声明中还对近期关于央视大楼是否有色情隐喻的讨论的“表示非常遗憾”,“并明确强调不同意与这些图像有关的解释”。库哈斯说:“我们在CCTV 大楼中真实的设计意图已经阐明并无数次地发表过,它没有隐藏的涵义。”

关于上周掀起的这波对央视新大楼的色情批判,以新闻报道的形式最初出现在大众眼前的时间大约是8月14日。网上转载注明的来源是《成都商报》,作者是该报记者雷蕾。但是我并没有在成都商报的网站上搜索到这一新闻,倒是找到一篇于此雷同的博文《央视“大裤衩”:色情波普的建筑形式》(已于19日被勒令删除),是记者雷蕾(网名lisaleilei)8月9日凌晨写的。新闻显然是由这篇博文改造而成。



雷蕾在博文中透露,文字是有感于8月一期的《新周刊》而发的。该期《新周刊》的封面文章是对比“大裤衩”(央视新大楼)和“小蛮腰”(广州新电视塔)。博文中大段引用了一位建筑专家对央视新大楼“色情隐喻”的论述。但雷蕾并未提供引用来源,还把Content误认为是近期出版的。或许也正因如此,才导致媒体和舆论把“历史当成了新闻”来讨论。

网上一搜便知,雷蕾引述的那些文字出自建筑艺术历史与理论学者萧默所写的《央视总部与臀部的“异质同构”》一文,此文发表在ABBS建筑论坛上的时间是今年的6月23日。此文把央视新大楼的造型说成是“生殖器崇拜”。主要证据便是Content一书里的那些与“大裤衩”一同出现的裸露着女性生殖器的图片。

萧默在文中说:“原来是库哈斯在CCTV大楼建成以后,意犹未尽,为了证明自己如何高明,如何骗过了13亿中国人,忍不住自己泄露了天机。在他出版的《Content》书中‘阐释’了他的设计‘理念’,登出了几幅画面,读者自己看看,用不了解释什么了。原来被本人仅认为是游戏而大大低估了的悬挑,竟然真的蕴有深刻的‘内涵’——主楼是一位双膝跪地的裸女,屁股对着观众,辅楼则作阳具状!哇!我们曾经看到的央视总部三维动画,却是一个渐近渐大扑面而来的屁股啊!我以前怎么也想不通的为什么悬出部悬得越远也越高?为什么两条直楼要呈6度的斜角向外张开,也都找到了答案,原来却是屁股与央视总部的‘异质同构’在作怪。”

这段形象的描述被雷蕾和改造雷蕾博文的媒体引用,再加上极具诱惑性的图片,“大裤衩”“里面的东西”旋即激起网民的群情,引来一致讨伐。

萧默的文章也并非他自己的独门绝创,部分观点和材料又来自于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双聘教授河清所撰写的《央视新大楼——邪淫的建筑应当拆除》一文,此文最早在乌有之乡网站上的发布时间是今年2月12日。此文也以Content中的那些图片为证,提到出处是泡泡网,发布时间是2005年1月13日。

河清在文中说:“我曾跟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王敏教授谈起过此事,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认定是网络上的恶搞,因为现在电脑拼图非常方便。后来他在美国买到了此书,告诉我书中真有这些图像。我也将这些图片转给了中国美术学院许江院长,他富于勇气,曾在一次全国人大的会议上质询过央视一位副台长,答曰:库哈斯没有这样的意思……”

河清还引用媒体的报道论证库哈斯真有“那意思”。河清在文中说:“据《中国房地产报》(2009.1.7)报道:‘新央视大楼的主楼和副楼据说是设计者库哈斯根据男女性器的形状设计而成。而这一说法也从库哈斯的弟子之一、MAD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马岩松处得到证实。’”

河清还在文中引述南京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郑光复撰写的《反科学、反经济、反文化的建筑是超前吗?》一文,说郑先生“很早就敏锐地揭出央视新大楼含有男女生殖器的‘不良寓意’:‘他(矶崎新)竭力推荐的库哈斯方案,是不是一对生殖器象征?那倒T形楼(这次烧坏的辅楼),是否阳具指天,还带有阴囊?’”

我没有没有在网上搜索到郑光复撰写的《反科学、反经济、反文化的建筑是超前吗?》一文,所以不知道他最早何时看出了“大裤衩”暗含的“天机”。(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国人到底最早何时发现“大裤衩”暗含“天机”?

依照艺术批评学者方振宁在其博客透露的讯息,2003年11月初,Conten一书没有上市之前,其内容就在中国的建筑论坛网站上被披露了,据方振宁了解,“发贴者是受在OMA工作的中国人委托而发表。”如果这一说法属实,那么库哈斯有意让中国人先睹为快,显然有意借此扩大他在中国建筑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最早发布在国内网络上的图片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据说是因为某种原因被删除了。目前所能找到的泄露“天机”的图片最早的发布时间是2004年12月25日,发布在ART218网站的BBS上,帖子名为“新CCTV的男女生殖器”。发布者lang2 在发布时说:“新中央电视台由荷兰建筑师库哈斯中标,他的设计思路是中国的阴阳观念,他表现为男女生殖器,有人告诉他,不能告诉中国官方,因为太色情。”

由此看来,关于“大裤衩”与“生殖器”之间关系的讨论,应该6年前就开始了,只是因为早前没有大众传媒的报道或者其他见不得人的原因,因此讨论和批判只是局限于建筑界的小圈子里。(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喉舌自身难保

央视新大楼的建设自荷兰建筑师库哈斯的设计中标以来,就争议不断,而有关决策者是铁了心了要建一座惊世骇俗的地标,对于舆论的批评是一直压制的,容不得任何不敬的言语。比如2007年大楼封顶时,我在国内博客撰文说它“歪歪·扭扭”,就被博客管理方删除了。因此尽管造价一再追加,但最终还是建起来了。

今年元宵节的一场大火,把新大楼的一座配楼烧得够呛,也震动了央视这个巨无霸喉舌的内部结构。据称前任台长赵华勇下台就与这场不无关系,更有多人正接受调查。对于这次火灾,官方也是遮遮掩掩,并且不容舆论讨论。

这次的“色情门”事件出来后,官方不是赶紧解释和澄清,而是封杀新闻报道和网民评论。以至于现在连这事最早何时由哪家新闻媒体报道的都搞不清楚了,因为线索都“被断”了。

22日出版的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在头版报道了这次“色情门”,援引艺术界人士艾未未和方振宁的说法为“大裤衩”和库哈斯正名。但是中文媒体却鸦雀无声。但是人们的猜测和想想仍在网上以小道消息传播,并且越传越神。倒是库哈斯还算明智,22日发布了正式声明解疑释惑,强调所有猜测都源自误解。但今天出版的中文媒体却仍噤若寒蝉。

上周掀起的这波批判“大裤衩”的高潮,既与国内媒体捕风捉影不核实真相有关,也与官方的沉默和压制不无关系。虽然是关于喉舌的问题,但喉舌却像个哑巴。这样都喉舌你还能期望它发挥什么积极的作用呢?(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Content有两个版本


(库哈斯的书Content电子版图集)

现在OMA网站上有Content的电子版。因为这个电子版是FLV格式的视频,翻页极快,5百多页在半分钟内翻完,神眼也看不清楚。我把这个视频下载后,用WinMPG视频转化大师把它转换成了JPEG格式的图片,两页书一张图片,共274张图片,刚好是全书的内容,只是图片像素太低看不清细节,但能看出个大概。但是,我并没有在里面找到与央视新大楼同时出现的裸体图片。但网上流传的那些图片明明就来自Content一书,这到底怎么回事?

依照方振宁的说法,若是Content有两个版本,那OMA网站上的电子版显然应该是正式出版的版本,因为里面有广告。目录前面是普拉达(PRADA)和古奇(GUCCI)等的广告,封底是德国大众汽车的广告。最初流传的版本就没有广告。 此外我推断应该还有一个不同,那就是正式出版的版本删除了附录里的那些没有派上用场的众多封面图片,其中就包括引人遐想的与央视新大楼同时出现的裸体图片。(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福禄祯祥说明:尽管我很反感国内动不动就把什么事件说成什么门,但是我觉得把这次关于央视新大楼的“色情玩笑”风波称为“色情门”一语双关,因为新大楼即使不是女性生殖器,至少也是个门,尽管很“邪”乎。)

8/23/09 4:32 P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库哈斯发表声明否认央视新大楼是“色情玩笑” 8/23/2009
福禄祯祥:中国日报:艺术界人士声援库哈斯和央视新大楼 8/22/2009
福禄祯祥:歪歪·扭扭 11/9/2007

库哈斯发表声明否认央视新大楼是“色情玩笑”

福禄祯祥(http://fulue.com/)按:针对近日有人和媒体声称“库哈斯公开承认央视新大楼是色情玩笑”一说,库哈斯22日在其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官方网站发表中文声明,与《主题内容》(Content)中有关央视新大楼的色情封面图片撇清关系,称那只是封面设计师的意思,OMA并不认可,并明确否认央视新大楼的设计意图与色情有关。声明全文如下:

关于由OMA/雷姆·库哈斯于2004年出版的《主题内容》一书的声明

2004年,由OMA/雷姆·库哈斯出版了《主题内容》一书;此书目前已绝版不再销售。书籍的封面图片设计师建议了一些有关OMA项目的漫画/讽刺画。OMA拒绝了这些设计,而选用了将CCTV大楼作为变化的世界秩序中光辉闪耀的标志这个版本作为封面,因为它反映了我们在这个设计中的真实意图。

书籍的设计师将被拒绝的封面图片作为缩影放在书的附录中。

2005年,其中几张被拒绝的图片在中国的网络上流传,4年后,同样的图片再度在网络上流传,造成误解和猜测。 OMA没有制造这些图片,其内容并不以任何方式代表我们的观点。

我们对近期更新的此类关注表示非常遗憾,并明确强调不同意与这些图像有关的解释。我们在CCTV 大楼中真实的设计意图已经阐明并无数次地发表过,它没有隐藏的涵义。

雷姆·库哈斯

http://www.oma.eu/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26&Itemid=2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央视新大楼“色情门”调查 8/23/2009
福禄祯祥:中国日报:艺术界人士声援库哈斯和央视新大楼 8/22/2009
福禄祯祥:歪歪·扭扭 11/9/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