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2009

七夕看Bing对谁有求必应(图)



今天是农历七月七,也就是七夕节,在商家和青年男女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把这个中国传统的“妇女节”改造成了中国版的“情人节”。再加上西方情人节,这样本来生性矜持、含蓄的中国人就能有两次烂漫的期待和消费了。

搜索引擎总是弹奏出时代的最强音。今天提供中文搜索的服务的各大搜索引擎纷纷换上七夕的招牌,招揽点击,网络感情。

谷歌和百度的LOGO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中国传统故事。Bing选择的背景图片虽然转弯抹角但也最直接了当,是一对正在接吻的“泰国粉红接吻鱼”。





而中国雅虎最不识时务又最识时务,LOGO今天就没变,仍是早就挂上去的“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感觉像是个政府网站。



Bing每天更换一张优美的背景图片已经成了它的特色,并且也引来众多网迷收藏,只是过期不侯。有求必应既是Bing的口号,也是网络时代的特长,于是收集必应背景图片的网站就应运而生。www.istartedsomething.com/bingimages就是其中之一,收藏了多国版本是背景图,只是最近出了点问题,没有收藏到近几天的图片。据说正在与微软沟通。

Bing到底对谁有求必应?

搜索引擎服务如何,不能光看样子,得看搜索结果。“草泥马”是骡子是马一搜便知。测试搜索引擎到底是“为党服务”还是“为民服务”一搜索所谓的“敏感词”便知。因此今天再以“天安门”为标本测试一下Google和Bing。

用谷歌(Google.cn)搜索“天安门”,结果肯定是被过滤得很“干净”,不论翻墙与否,也就是不论中国大陆内外,效果一样。但是用Google.com搜索“天安门”差别就大了,以前是瞬间无法显示网页,现在是翻墙一个样,不翻墙又一个样。没翻墙,也就是在中国大陆直接搜索,结果与谷歌一样“干净”,但是翻墙了,也就是从境外搜索“天安门”,则能看到很多大陆看不到的东西。

但是,用Bing搜索“天安门”,不论你翻墙与否,使用中文版http://www.bing.com/?mkt=zh-CN 还是英文版http://www.bing.com/,结果都是被过滤得一样的干净。只有使用英文版Bing在境外或翻墙搜索英文“Tiananmen”,才能看到没被过滤的信息。也就是说,Bing过滤了世界各地的中文简体信息搜索。不过,用Bing英文版搜索繁体“天安門”,会稍微好一点,但比搜索英文或用Google还是差远了。

很显然,Bing对党才是真的有求必应。因此,对于中国人或使用中文的用户来说,Bing就是“病”,是个被阉的废物,应弃之不用。还是翻墙用Google.com比较好。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6月下旬曾向微软询问过这个问题,开始微软不承认,经共同测试才说这是一个“Bug”。显然这不是一个技术Bug,而是一个政治Bug,否则2俩月过去了,这一Bug怎么会没被修复呢? 8X8事件时,纪思道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并因此事件的报道而获普利策奖。

Bing现在这个样子或许也是被整顿后与D达成了某种协议的结果。印象中6月1日Bing刚上线时,我曾测试过敏感词“天安门”,记得它好像没有过滤什么,当时我就觉得它可能好景不长。

果不其然,6月2日下午,Bing.com和Bing.com.cn即被中国大陆封锁,连带被封锁的还包括微软的Live.com、Hotmail.com等域名,Hotmail邮件服务也受到影响。同时被封的还有Flickr和Twitter等网站,显然与两天后的8X8事件20周年有关。

6月3日,对Windows Live的封锁被解除。几天后,对Bing的封锁也被解除。于是乎,Bing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23:20 8/26/2009

华北电力大学(北京校区)BBS:甲流,我们不怕!

甲流专版:

http://www.ncepbbs.com/forumdisplay.php?fid=147

关于做好学校近期甲型H1N1流感防控工作的通知

http://www.ncepbbs.com/redirect.php?tid=15175&goto=lastpost

不翻墙才能打开……

被民意

曾经作为西部某省政协委员的一位朋友,向记者诉说其中的困惑:比如说投票吧,会议主办方要求,弃权的和反对的要在票上画钩,赞成的不用动笔。这样,只要你一动笔,就意味着要么是弃权,要么是反对。还有,明明有电子表决的条件,会议却要求大家举手表决。你想,众目睽睽之下,即使你有反对意见或其他考虑,想到各种后果,也只能要么是投票时无动于衷,要么是举手时随波逐流。貌似全票通过或全体同意,其中又包含了怎样真实的民意呢?


此段摘自8月25日出版的党刊《半月谈》杂志,题:“民意失真”的六大症状

某地对辖下各县市的小康达标情况进行随机调查,当地政府要求受访群众熟记事先统一下发的标准答案,如家庭人均年收入,农村居民必须回答8500元,城镇居民必须回答16500元,“是否参加社会保险或保障”必须回答“参加了”,“对住房、道路、居住环境是否满足”必须回答“满意”。于是,那些原本在小康达标水平之下的群众,一夜之间就“被小康”了。

今年初,西部某市大上化工项目,引起网民高度关注,网络民意几乎一边倒,反对污染项目,一国家级官方网站还就此开展“是否支持建化工项目”的网络投票。该市有关部门立即组织大量人员参与投票,始终让有利于建设此项目的选项占优。该市有关部门事后总结经验称,这一做法没让媒体抓到炒作的把柄,成为我市首个网络投票成功反击的案例。

去年底,国际油价从140美元跌到50美元左右,国内期望成品油降价的民意高涨时,某研究机构的一名专家就高调宣称“不能与国际接轨,因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什么价格都与国际接轨,这不太现实” ;当国际油价从80多美元正向上冲时,他说的却是“进一步与国际市场接轨”。

民意是执政党最可宝贵的政治资源,对民意的尊重是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以权力扭曲民意,甚至制造虚假民意,维护的是小集团的利益,损害的却是整个执政党的执政基础,长此以往,必将加剧官民之间的信任危机。目前,运用民意来指导决策还没有成为所有官员的自觉行为,一些官员还是习惯于“为民做主”而不是“让民做主”,一些地方政府工作的着力点与民意存在偏差。


这几段摘自同期杂志,题为:民意时代呼唤真民意

漆黑的夜里怎么体验光明的快乐?

【福禄祯祥8月26日文】据教育部网站25日发布的消息:日前,中央宣传部、教育部、国家民委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各类学校深入开展“民族团结教育”主题活动,进一步加强学校民族团结教育工作。将民族团结教育教学内容纳入小学阶段考查和中考、高考及中职毕业考试范围。

记得8X8事件后,神州大地掀起了声势浩大、并且持续至今的所谓“爱国主义教育”,全国各地的所谓“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如雨后春笋般勃兴。学生为了应付考试,不值得不死记硬背一些“爱国”的鬼话。

而今,乌鲁木齐“7-5”事件后,又要开展所谓的“民族团结教育”。又要向学生们的脑子里灌输“团结”的鬼话。本该学习“真理”的学生,不得不背负额外的“团结”负担。

不论是“爱国主义教育”还是“民族团结教育”实则是爱党忠君的愚民教育。“爱国”“团结”“和谐”等感性的体验,不是能够被教育出来的,是要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从社会和生活中点滴积累和体认出来的。

漆黑的夜里怎么体验光明的快乐?错误的体验给人错误的理解。非要让人去爱一个本不可爱的东西,这不是美丑不分善恶不辩嘛!对于曾经沧海或非常明智的识时务者来说,这种冲突很好处理,只要阳奉阴违就糊弄过去了。而那些黄口小儿们就一“被教育”就晕头转向找不到北了。于是就开始爱那些不该爱的“国”,恨那些不该恨的“国”。

现在的中国已开始品尝“物质的爱国主义教育”的苦果。看看那些“红卫兵2.0”们愚昧而又狂妄的举动,他们以眼前的物质享受为战壕,炮轰人间潮流和世间真理,为了寻求精神刺激而打倒理性,为了掩盖错误而拒绝反思。

在“爱国”“团结”与“和谐”的旗帜高高飘扬的年代,又能如何?只能“被爱国”、“被团结”和“被和谐”。(文/福禄祯祥http://fulue.com/

10:00 8/2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