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09

“中国到了非大力推进民主不可的地步”

【福禄祯祥10月27日文/整理】最新出版的《南风窗》杂志比较大胆,竟然声称“中国到了非大力推进民主不可的地步”。这句执政党极端忌讳的话,是《南风窗》记者赵灵敏与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教授对话的标题。访谈中,王教授比较畅所欲言、直言不讳地批驳了中国当下某些人对民主认识的一些误区,并极力召唤民主早日到来。

这篇对话非常之重要,因为它是党内的学者罕见地、如此急迫地倡导民主。遗憾的是《南风窗》的网站上并未发布这次对话,要看全文只有购买该期杂志了。因为版权问题,我不能全文转载, 只把王长江教授所说的比较重要的话摘选出来,又根据自己的理解串联了一下,以便于阅读。

针对某些人用“中国特色”来消解具有“普世价值”的民主,王教授反驳说:“不管是哪一种形式,哪一种特色的民主,都有一些共同原则要遵守,这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很多人认为选举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言下之意就是中国特色的民主是选举的,这就等于承认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公众对自己的权力受托者没有选择的权利,这是一些无良的学者见风使舵的荒谬直言。民主不是随心所欲打扮的小姑娘,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中国的民主要有自己的特色,但前提是遵守民主的普遍规律,这个普遍规律就是有竞争的政治。历史也证明,这条基本的原则是不容超越的。”

在这次金融危机中,西方国家首当其冲受到严重打击,而中国则因市场化程度低和不够开放而受影响较小,并且因为不民主,所以经济刺激计划能迅速推出并强力实施。因此有人认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体制比西方的资本主义体制由于。王教授用两个比喻讽刺这种看法的愚昧和无知。

王教授说:“在当前这一场经济危机中,中国所受影响较小,这不能证明我们调控经济的手段有多高明,只是因为经济中的市场经济成分还不够多之故。我们还是要继续搞市场经济,不能以此为借口走回头路。这就好比全世界发生了饥荒,非洲人靠吃野果躲过了危机,但全世界不能因此就退回到原始状态;纽约发生了大停电,没通电的地方自然不受影响,但不能因此就说煤油灯比电灯更好。”

王教授进一步解释了民主与经济之间的关系。“民主和经济增长并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出现停滞后、不对应是普遍现象,非常正常,有时候非民主国家的经济增长会超过民主国家,但这不能成为不进行体制改革的理由。因为经济不会一直增长,一个政党的合法性不能只靠经济增长来维持。西方国家经济出了问题,但它的政治体制有弹性,所以人民会和政府共度时艰;如果任命对政权的认同感只系于经济增长,那么必然的记过就是,经济好时我和你过,不好时各走各的路。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必须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拓展政权的合法性基础,这样人民才会和党同甘共苦。”

有人认为中国人素质低,缺乏民主意识,不配享受民主。王教授则认为民主由利益决定,而和人的素质无关。

“我们往往把民主意识形态化了,把民主和某种政治制度联系起来,其实民主就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你问一般的老百姓对民主感不感兴趣,他很可能说不感兴趣;但你问他你的事情由别人决定你干不干,他肯定回答不干,这就是民主的意识,只是我们不把它当成民主罢了。随着利益的多元化,人们的这种民主意识和要求会越来越强烈,民主和每个人切实相关。”

“事实上,决定民主的根本因素是利益,有利益就有民主,而和素质无关。计划经济否认人们的利益诉求,自然不会有真正的民主要求,只会产生混乱不堪的大民主。市场经济下人们有了财产,就会拼命保护,对政府也就有了要求。作为执政党,应该对此加以引导,并产生相应的紧迫感,不能无动于衷。如果社会民主的发展快过党内民主的话,党还有什么资格进行领导?你总不能说社会民主要先停一停,等我赶上来再说。”

王教授在采访最后所说的一段话显然是在提醒执政党不要顽固不化,并指出了唯一的出路,那就是“非实行民主不可”。他说:“一个政党的执政必须得到老百姓的认可,否则难以长期维持,即便你掌握着国家机器,采取各种强制措施,也不可能长治久安。”“很多人认为只要经济好,社会稳定,有没有民主无关紧要,问题是经济不可能一直增长,社会的发展也不可能没有曲折,把未来建立在一系列假设之上是很危险的。解决当前政治发展中的一系列棘手问题,非实行民主不可。”

这次对王长江教授的采访,使我想起了两年前《南风窗》对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的那次采访——《民主决定品质》。那次的采访者也是《南风窗》记者赵灵敏。陈教授也是从经济利益的角度论证“民主的优越性”。陈教授说“勤劳决定碗里是否有饭吃,而民主和法治决定生活品质,决定是否能付出更少的勤劳但照样能增加收入。”《南风窗》的网站上有和陈教授对话的全文。

另外,本期《南风窗》的独家策划是“网络政治新透视”专题,其中那篇《互联网管制下的新疆》,算是中国大陆媒体首次透露“7·5”事件后新疆互联网“被管制”的消息,但是整篇文章更像是在为新疆的互联网管制做宣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文的作者“张楠”来自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宣传部外宣处。不过还是能从中间接了解到当前新疆的互联网状况和新疆网民的网上生活。新疆互联网成了“新疆局域网”,新疆成了一个信息孤岛。上周六(24日)法新社也报道了新疆的信息封锁(China's Xinjiang 'isolated' by email, phone blocks),被封的不只互联网,还有电话。“网络政治新透视”专题的其他几篇文章对于经常上网的人来说,算是老调重弹,内容缺乏新意。

相关文章:

浮掠:贫富分化阻遏民主 6/5/2007

~~~

23:46 2009-10-27 / 0:59 2009-10-28

中国大陆拖累台湾新闻自由

福禄祯祥10月17日按:今天出版的《参考消息》在一篇报道中提到了“无国界记者”(RSF,又译“记者无国界”)上周发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排名,这是中国官方媒体首次提及这一官方不愿正视的排名,不过,这篇由法新社采写的报道,说的不是中国大陆排名倒数第8,而是台湾今年排名下降23位的问题。这篇报道刊登在《参考消息》给人“自己一身红毛却说别人是妖精”的感觉。报道证明了无国界记者的排名不是胡诌,而是有事实根据的,并且台湾排名大幅下挫是受到了中国大陆的拖累。

《参考消息》并未全文转载法新社的报道(Concerns over Taiwan press freedom amid China thaw),我核对了英文原文,删除的部分是背景介绍,对中国大陆的读者来说并无大碍。

全文转载《参考消息》刊登的内容如下:

题:台当局被指顾忌两岸关系干预媒体

来源:10月27日《参考消息》

【法新社台北10月25日电】题:随着两岸关系解冻,台湾的新闻自由引发忧虑

观察家说,在与中国改善关系的过程中,如果台湾为此回避容易激怒北京的话题,可能会破坏生机勃勃的媒体环境。

“记者无国界”组织上周公布的2009年新闻自由指数显示,台湾的排名下降23位,降至第59名。这一严重退步使台湾落到了香港(第48名)和加纳、马里、布基纳法索等非洲国家的后面。

台湾记者说,他们面临一系列困境。例如,一名记者抱怨说,在报道流亡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访问台湾的消息时,他们遭遇了政府施加的压力。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记者说:“他们告诉我,他是个爱吹牛的‘坏家伙’,所以没必要报道他。他们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对的,是以大局为重。”

“记者无国界”组织说,台湾的新闻自由并未受到威胁,排名之所以下降,原因之一是执政党试图插手媒体报道。

台湾政府否认插手媒体报道。有些观察家和记者说,“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指数提醒人们注意,台湾打算为取悦中国而作出怎样的让步。

台湾记者协会会长庄丰嘉说:“在报道达赖喇嘛和热比娅·卡德尔等敏感题材时,更多的媒体在实行自我审查,要么淡化处理,要么着重报道都分内容。”

庄丰嘉说,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商业利益,因为公有和私营部门都想从中国不断增强的经济实力中获益。他说:“这威胁到了台湾的新闻自由和多样化。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我们就只能开展选择性的片面报道。”

国立中正大学媒体专家罗世宏说:“我们看到,由于政府把发展两岸关系作为优先重点,政治考量影响到了新闻报道。”

相关文章:

浮掠:看看人家比比咱 10/23/2009
浮掠:中国2009年新闻自由世界排名倒数第8 10/21/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