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010

美国吹响互联网冷战号角

DSCN5310a

图:希拉里在发表《互联网自由》演讲。(我对着电脑屏幕拍摄的CNN直播画面。)

《互联网自由》演讲稿英文原文及视频:Remarks on Internet Freedom
美国参考官方中文翻译
网友小米@xiaomi2020中文翻译

【福禄祯祥1月22日文】在阻隔德国人自由往来的水泥柏林墙被推倒20年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吹响了互联网冷战(Internet Cold War)的号角,决计推倒互联网柏林墙。北京时间21日晚11点,我在网上通过CNN的直播看到了希拉里发表的《互联网自由》(Internet Freedom)演讲,振奋人心。

希拉里宣布:“美国政府即将提出新的法案,从财政上支持那些帮助网民获得新上网工具的公司,并且开展关于上网技术创新的竞赛。”这表明美国正式向封锁和审查互联网的邪恶国家宣战。

如同当年丘吉尔发表的铁幕(Iron Curtain)演讲预示着冷战开始一样,希拉里的这次演讲也宣示着互联网冷战开始打响,因为信息铁幕早已拉下。

1946年3月5日英国首相丘吉尔访问美国时发表了铁幕演讲《和平砥柱》(The Sinews of Peace),在那次著名的演讲中丘吉尔说,“从波罗的海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下。”(From Stettin in the Baltic to Trieste in the Adriatic, an iron curtain has descended across the Continent.)

2010年1月21日,希拉里在《互联网自由》中说,“随着那些限制性措施的展开,一幅横贯世界各地的新的信息帷幕正在降下。”(With the spread of these restrictive practices, a new information curtain is descending across much of the world.)

显而易见,希拉里的演讲不论是内容或是措辞,都在刻意模仿丘吉尔的那次演讲。由此看来,希拉里和美国政府已经下定决心,要像当年英美等资本主义国家联合起来对抗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一样,对限制民众自由访问互联网的国家抗击到底。希拉里在演讲中点名批评的国家显然正是抗击的对象,其中包括中国、朝鲜、伊朗、乌兹别克斯坦、摩尔多瓦、突尼斯、越南……

宣言式的《互联网自由》,让渴望互联网自由的人听到自由的召唤,看到希望;让钳制互联网自由的人听到死亡的钟声,看到穷途末路。这篇演讲在互联网史上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希拉里也将因此名垂互联网史册。希拉里不只捍卫了互联网的宝贵价值,更拓展了自由的定义。她说:“自由的定义不再仅限于公民是否可以在市中心广场抗议他们的政府而不用担心受到惩罚。博客、电子邮件、社会网络和短信已经为人们开启了交流想法的新平台,同时也成为政府审查的新目标。”

希拉里已经代表美国吹响了网络冷战的号角,接下来就看世界其他各国政府如何表态了,是跟从?漠视?还是驳斥?不用说,肯定会招来把互联网视为敌人的诸多当局的驳斥,因为它们正是要抗击的对象。关键是那些遵从普世价值的西方国家态度怎样,比如欧盟诸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它们的态度将直接影响、甚至决定着美国倡导的信息冷战的成败。就像当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团结与否决定着对抗苏联的冷战成败一样。我估计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会表态支持的,支持的力度则另当别论。

信息冷战成败的另一个关键因素,也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就是网络公司作何表态。上世纪的冷战所需要的武器都由政府掌控,而如今的信息时代,致命的武器是网络技术,这些技术都由高科技公司掌握,不受政府控制。虽然希拉里已在演讲中撒下英雄帖,但是否有公司主动请缨还是未知数。

谷歌(Google)已经抢先一步宣称不再配合中国当局进行网络审查了,虽然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但已经难能可贵了。遗憾的是,除了已经退出中国市场的雅虎(Yahoo!)力挺谷歌外,再没有其他大的网络公司敢于站出来伸张正义了。特别是微软的表态,非常令人遗憾,它为了维护其在华利益,而丧失本该捍卫的原则,拒不悔改。如果国际大公司都如此,那么这场互联网冷战将注定是要失败的,互联网的前景也会令人十分堪忧。

希望美国在将要通过的法案中不只奖励那些开发突破封锁工具的公司,更要严厉惩罚那些为审查和封锁互联网的邪恶国家效劳的公司,让这些助纣为虐的不良公司破产倒闭。

可以预见的未来,各国黑客部队将在网络上大打出手,互联网封锁与反封锁技术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场世界性的网络战争的参战国数量将超过历次世界大战。互联网战争虽不见硝烟,看起来更像网络游戏,但激烈程度绝不亚于枪炮之战。因为这是信息时代,没有一个国家政权输得起信息战。与传统战争一样,信息战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如果中国当局筑起的网络柏林墙——功夫网(Great Fire Wall, GFW)被击溃,那它的下场就和苏维埃政权一样,被人民踩在脚下,受人唾弃。也只有这样,中国互联网才能得解放,自由才会降临神州大地。

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里根访问西柏林时,在勃兰登堡门的柏林墙前高呼“推倒这堵墙!”2年后,那堵墙被渴望自由的人推倒了。奥巴马会朝着东方的互联网柏林墙高呼“推倒这堵墙!”吗?这堵墙何时才会倒下?(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驻华外国记者Gmail被劫持,FCCC提醒自检 1/18/2010
福禄祯祥:第三次围观谷歌总部(组图) 1/16/2010
福禄祯祥:第二次围观谷歌总部(组图) 1/14/2010
福禄祯祥:不自由毋宁走 1/14/2010
福禄祯祥: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3/2010
GoogleBlog: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1/12/2010

1/21/2010

第三极记忆(组图)

DSCN3257c

图一:看这阵势,就知道第三极书局为何支撑不下去了。照片摄于2007年11月10日周六下午3点半。冬日的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幕墙洒进这个宽敞的书店。一排读者席地而坐,贪婪地享受着阳光和知识。福禄祯祥/摄

DSCN8355a

图二:从第三极书局北面的玻璃幕墙向外遥看。照片摄于2008年5月30日周五傍晚7点。这样的视角现在还有,但已经不属于书店了。福禄祯祥/摄

【福禄祯祥1月21日文】昨天,第三极书局国林风书店关门停业。表明第三极书局,曾经号称中国最大的民营书店,借尸还魂不成彻底出局了。去年7月第三极书局搬离第三极大厦时就觉得挺遗憾的,因为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购书环境了。而现在,不但环境没了,连书也没了。

第三极书局自2006年7月在第三极大厦开业以来,一直是中关村一个很好的休闲去处。书店内外装修都很深沉、大方,在喧闹的中关村,算得上一个静谧之地了。我没事就喜欢去那闲逛。每周五晚与之毗邻的海淀基督教堂都有青年聚会,我去之前或之后都进书店逛一圈,看看有什么刚上市的新书。

翻出以前在第三极书局拍摄的照片,聊表纪念。(文图/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DSCN8341a

图三:2008年5月30日周五下午5点半,512地震后半个月,《新京报》把有关地震的报道结集出版,在第三极书局楼下搭台预备周末义卖。福禄祯祥/摄

DSCN8352a

图四:2008年5月30日周五,第三极书局有关地震的书籍专柜。福禄祯祥/摄

DSCN8365a

图五:2008年5月30日周五,第三极书局在第三极大厦入口处摆放的海报。福禄祯祥/摄

1/18/2010

驻华外国记者Gmail被劫持,FCCC提醒自检

DSCN5090a

图:12月16日,谷歌中国总部前悬挂着的五星红旗在随风飘扬。福禄祯祥/摄

【福禄祯祥1月18日文】驻华记者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 FCCC)今天声称,一些驻北京的外国记者的Gmail受到了黑客劫持。他们的邮箱被转发到了陌生的地址。

继12日谷歌(Google)公开表示其Gmail服务遭来自中国大陆的黑客攻击后,不断有人反映自己的Gmail就受到了攻击。为了防止进一步的攻击,Google也已把所有的Gmail设置成加密访问了。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提醒驻华记者,检查自己的Gmail是否被黑客动了手脚。主要是看邮件是否被莫名其妙地设置了转发。检查步骤如下:

先登录你的Gmail帐号

点击右上角的“设置”(Settings),再点击“转发和POP/IMAP”(Forwarding and POP/IMAP)选项

看看你的转发选项,如果出现了你不能确认的陌生邮件地址,就要当心了。

你可以选择“禁用转发功能”(disable forwarding),就能阻止以后的邮件再被转发到其他地址了。

FCCC提醒所有会员,驻华外国记者过去两年来一直是黑客攻击的目标。今后要非常小心你点击的链接和你要打开的邮件附件,并且要经常杀毒。

FCCC去年9月曾声称,一些驻华外国记者助理的邮件受到病毒攻击目标

我也在此提醒所有与中国沾边的人,都赶快依照上述方法检查一下你的Gmail是否安全吧!(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附FCCC发给会员的提醒:

From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

For Members | Posted January 18, 2010

Ensuring Your Gmail Security

Foreign correspondents in a few bureaus in Beijng have recently discovered that their Gmail accounts had been hijacked. Their emails were being forwarded to a stranger’s address.
Here is how you can check if your Gmail has been compromised:

Log into your Gmail account

Click “Settings” in the upper right hand corner. Then click on the “Forwarding and POP/IMAP” tab.

Look at the forwarding section. If there’s a mysterious email address you can’t recognize, then
that’s cause for concern.

You can check “disable forwarding” to stop future emails from being sent to this address, though other steps may also be necessary to make your account secure.

We remind all members that journalists in China have been particular targets of hacker attacks in the last two years. Please be very careful about what links you click on, what email attachments you open, and do run virus checks regularly.

If you have been hacked, please let the FCCC know at [email protected] We can help put you in touch with experts to run diagnostics.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第三次围观谷歌总部(组图) 1/16/2010
福禄祯祥:第二次围观谷歌总部(组图) 1/14/2010
福禄祯祥:不自由毋宁走 1/14/2010
福禄祯祥: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3/2010
GoogleBlog: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1/12/2010

1/16/2010

第三次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DSCN5051a

DSCN5131a

DSCN5100a

DSCN5083a

谷歌总部后面不远处有一个大烟囱,正在吐着浓烟,估计那有个供暖的锅炉。



更多现场图片幻灯图集

【福禄祯祥1月16日文】今天下午1点多和晚上7点多我又去谷歌(Google)中国总部前围观,现场很干净,没有了鲜花、蜡烛、供品和留言,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去围观。出乎我的意料,因为今天是周末,原本以为会有更多人前去祭奠。难道大家的激情已过?还是有人在现场清理?

下午13:34,我第三次来到谷歌总部前围观。曾经像个灵台一样摆满祭品的标识台,现在干干净净,干净得明显是被擦拭过,连污垢都少了。我刚到时现场没人,心里有点发怵,难道有情况?环顾四周,没有可疑的人。

14日晚上我第二次来围观时,就发现头天的那些祭品都不见了。但有新摆放上去的。今天难道就没人去献花、留言或献上其他祭品?

曾经的那些祭品被谁清走了?难道是清华科技园区的清洁工?还是谷歌内部的人?或是中国当局指使的人干的?

过了一会儿陆续有人前去围观。人数聚集最多的时候大概有七八个人,没人有献花或留言,只是来看看或拍照。

谷歌办公楼的门禁很严,门卫说只有内部员工能进入,其他人不能入内。

附近有两个警察模样的人,大概一男一女,在说说笑笑。

谷歌大楼前的三根旗杆中间最高的那根上,五星红旗仍旧照常升起,随风飘扬。没有配陪伴者,两边那两根旗杆空闲着。

20分钟后我离开。

晚上19:17我又来到谷歌总部前,现场还是干净得像清洗过一样。有两三个人在拍照。

我1分钟后离开。(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驻华外国记者Gmail被劫持,FCCC提醒自检 1/18/2010
福禄祯祥:第二次围观谷歌总部(组图) 1/14/2010
福禄祯祥:不自由毋宁走 1/14/2010
福禄祯祥: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3/2010
GoogleBlog: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1/12/2010

1/14/2010

第二次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DSCN4970a

DSCN5019a

DSCN4984a



更多图片见幻灯图集

【福禄祯祥1月14日文】今晚18:49,第二次到位于北京清华科技园的谷歌(Google)中国总部围观。在谷歌办公楼前广场边上的谷歌标识台前,已经聚集了十几名围观者。谷歌的这个标识台今天看起来更像是灵台了,上面除了鲜花和蜡烛,还放置着苹果、橘子和酒等祭品。

昨天的那些花和留言都已不见了,今天的都是新放上去的。今天的留言明显比昨天多很多。还有人放了一个空白笔记本,封面两个馏金大字“和谐”格外醒目,还有人画了一只“河蟹”。真是讽刺啊!

还有一个颁给谷歌的“荣誉证书”,上书:“为壮士送行!谷歌一定会回来。”
一张大纸张大大的字写着:“谷歌我们一起度过这个严冬。”
有人写谷歌著名的原则:“Don't be EVIL”;
还有的写“天道不灭,真理永存”;
还有一个署名“Twitter观光团”的留言是“Google Bye, You'll be back"
有一个留言写道:“再高的墙,也无法隔开人心的距离。Google bye,我们墙外相见。”
有人打印了鲁迅写的《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放置在那,并留言说:“以此文献给伟大的Google,Google君,愿你在墙的那头过得更好”。

围观者三三两两而来,气氛就跟去灵堂吊丧差不多。看看留言,发表几句感慨,拍拍照,停留几分钟就走了。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我看到最多时聚集有将近20人。因为临近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有一小伙子开玩笑说,这里都成了北大清华一日游的附属景点了。

我昨天这个时候看到谷歌办公楼前还悬挂着五星红旗,而今晚旗杆上空无一物。

19:15离开。

今天见有人在网上发起成立谷歌中国同志治丧委员会,应者云集。据组织者说目前已有110位推友参与追悼了。中共式+网络式语言风格的悼词,读来令人忍俊不禁。

另据从Twitter上获知的消息,这两天谷歌中国在广州上海的分公司也被网民“非法献花”哀悼。(谷歌广州被献花图片谷歌上海被献花图片)(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驻华外国记者Gmail被劫持,FCCC提醒自检 1/18/2010
福禄祯祥:第三次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6/2010
福禄祯祥:不自由毋宁走 1/14/2010
福禄祯祥: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3/2010
GoogleBlog: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1/12/2010

不自由毋宁走

DSCN4888a

图:1月13日晚,中国人来到谷歌中国总部前献花。福禄祯祥摄

谷歌决心已定

【福禄祯祥1月14日文】昨天起床后一打开BBC的国际广播,就听到关于谷歌(Google)宁可退出中国也不再进行网络审查的消息。起初我还以为这又是谷歌的一个姿态性表示,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当真。但等我看了谷歌的官方声明,就意识到,谷歌此意已决,这次要动真格的了。

谷歌的官方声明是由谷歌高级副总裁、公司发展兼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发布在谷歌的官方博客的。题为“A new approach to China”(在华新策略)的博文显然并非Drummon的个人牢骚,而是代表谷歌总部的正式官方声明。

声明很长,先详细描述了谷歌的Gmail所遭受的来自中国的严重攻击。声明最后说:“这些攻击和攻击所揭示的监视行为,以及在过去一年试图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行为使得谷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我们应该评估中国业务运营的可行性。公司已经决定不愿再对Google.cn上的搜索结果进行内容审查,因此,未来几周,公司和中国政府将讨论在什么样的基础上我们能够在法律框架内运营未经过滤的搜索引擎,如果确有这种可能。我们认识到,这很可能意味着公司将不得不关闭Google.cn,以及我们在中国的办公室。”(此段文字由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翻译

看这几乎没有余地的语气,就知道是谷歌经过深思熟虑而做出的慎重决定,并且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留意到这篇文章显示的发布时间是“1/12/2010 03:00:00 PM”,显然是预定这个时间发布的,否则不会这么巧,刚好绝对的正点发布。这也从侧面显示了谷歌决心已定。

自谷歌2006年1月开通Google.cn域名正式进入中国以来,有可能退出中国市场的声音就时有耳闻。Google创始人之一塞尔盖·布林(Sergey Brin)2006年6月在接受《国际先驱论坛报》采访时就曾说过:“如果不能在信息服务和满足当地政策需求之间找到平衡点,该公司将重新评估google.cn。在决定是否改变现有策略之前,Google将继续提升google.cn搜索服务。”此番表述当时就被舆论解读为谷歌可能退出中国市场。这一说法在当时可能只是代表布林个人的观点,而三年后,这番表述则已经成了公司的决策了,并且已经开始着手撤退了。

虽然声明中说,未来几周谷歌将会和中国当局讨论努力解决分歧,但如此开诚布公的声明,对于惯于暗箱操作和私下沟通的中国当局来说,无疑是最后通牒。曾有好几届美国新上台的政府因为不晓得中国当局死要面子的传统,而碰一鼻子灰。这回谷歌也犯此大忌,除非它真的不想在中国混了。

中国当局气急败坏

中国当局至今未对谷歌的声明做出回应,但可以想象得到,主管意识形态的官员得知该消息后肯定是气急败坏。根据以往的经验,特别是处理中美关系的一般策略,估计中国当局会首先指使官方喉舌对谷歌的声明做出强硬回应,批判谷歌过往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不过,中国当局私下里肯定会挽留谷歌。毕竟谷歌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搜索服务商,真的撤离了中国,无疑是扇中国当局的耳光。所以尽管中国当局从骨子里不欢迎谷歌来中国,但肯定还是希望谷歌能配合审查装点一下门面。

那么中国当局是否会为了挽留谷歌而让步呢?让步等于放松网络审查,表面来看,中国当局在这方面确实做出过让步,比如奥运期间解禁一些被封锁的网站,和停止给电脑预装过滤软件的“绿坝”计划。但随后中国当局又都变本加厉地加紧了互联网控制。比如奥运期间解禁的网站在奥运后又被封锁,虽然停止了“绿坝”计划,但所谓的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的运动却一浪高过一浪。去年谷歌就曾因所谓的“涉黄”而被整顿。借整治低俗,把整个互联网都整得“噤若寒蝉”了。中国当局可能放松网络审查的想法只是白日梦。

雅虎和美国在线早已退出中国

谷歌并非第一个退出中国市场的国际互联网服务商,只是因为它名声盖世,所以才引起舆论铺天盖地的关注。之前,雅虎(Yahoo!)和美国在线(AOL)等,也都撤出中国了。

雅虎自2006年将在华业务转给了阿里巴巴母公司,已经丧失了对雅虎中国的运营控制权,等同于从中国撤出,只是留下了一个品牌让马云经营。

针对谷歌准备退出中国的表态,雅虎国际的发言人13日称,对谷歌停止搜索结果审查的决定表示欢迎。并强调,雅虎在维持金融投资的同时,已经出售中国相关业务且不再拥有雅虎中国的运营控制权。雅虎正在致力于维护人权,严肃保护用户隐私和安全,并谴责任何通过渗入公司网络获取用户信息的企图。

时代华纳旗下的美国在线去年3月从中国全面撤退。北京公司解散后,美国在线将亚洲业务的总部迁往香港。美国在线曾在2001年和2008年两次进入中国市场,都以失败告终。

按网民数量计算,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有这么大的市场,而这些国际网络巨头却纷纷撤出中国,可以说是他们经营不善。就像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所质问的那样:“如果谷歌占据了中国80%的搜索市场份额,google的高管,还会这么高调的宣称要do no evil,从中国退出吗?”因此他认为谷歌退出中国市场的表态“正好证明google是个市侩分子”,他的“唯一感 受,就是恶心。”

但看看中国互联网市场上存活下来的那些公司,尤其是百度、新浪等都是怎么经营的,就知道为何国际公司在中国不善经营了。

有一个网络笑话现在广为流传:“网易、腾讯、百度、谷歌等几个趴在一起吃屎。某天,一直捂着鼻子吃的谷歌终于爆发:臭死了,老子不吃了。网易的眉头皱了一下,腾讯好像听到了,好像没听到。百度听到了,偷偷朝谷歌那边挪了一下,把谷歌那份屎扒到自己面前继续吃。”

微软面临巨大压力

现在就看国际互联网的另一个巨无霸微软对谷歌退出中国持何立场了。2006年,微软公司资深政策顾问迪普森曾在一次因特网国际会议上说,现在中国的情况变得很糟糕,我们可能会重新审视我们在那里的业务。不过,随后微软发布声明说,"微软不会考虑停止该公司在中国的网络服务。相反,微软致力于继续在中国提供服务以及交流工具。”

看来微软高层早就有人不想继续在中国玩了,只是还没有上升到公司决策罢了。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会给微软的中国政策带来道义上的强大压力,迫使它重新审视在中国的发展策略。

国际互联网公司能否结成统一战线?

国际互联网公司、乃至国际社会会不会统一战线集体向中国当局施压?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也希望如此。“绿坝”就是在来自世界各方集体的压力下,迫使中国当局停止预装计划的。谷歌在声明中曾说:“并不是只有谷歌受到了攻击。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至少20家、涵盖领域广阔的大型公司都成为相似的攻击目标,这些公司隶属于互联网、金融、技术、媒体和化学行业。我们现在正在向这些公司通报情况,并与美国相关政府部门展开合作。”

估计现在这些公司正在协调立场,只是谷歌先站出来表态了。美国政府也正在同中国当局交涉。就看他们最终是否会达成一致意见了。

2008年10月,谷歌、微软、雅虎、思科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曾共同倡议,捍卫网络言论自由和隐私。一致同意在决定去哪一个国家投资发展时,会考虑到人权问题。虽然倡议没有强制约束力,但看得出来,互联网公司逐渐意识到,以牺牲普世价值为代价谋取私利,是不可取的。

不自由毋宁走

谷歌与中国当局将互不让步,谷歌也铁定了要退出中国。不自由毋宁走。谷歌离开中国从商业上来看,有损失,但不大,因为中国的营收只占它全球营收的1%。但从道义方面来看,谷歌将因此获得全世界的赞赏。现在有人提出把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谷歌。本人不反对这一提议。

中国离开了谷歌,对中国网民有一定影响,但也不会太大,虽然谷歌在中国搜索市场占据三分之一的江山,但这个份额主要是Google.com带来的,而非可能被关停的Google.cn。我就拒绝使用Google.cn,因为它是“有中国特色的谷歌”。即使Google.com被中国当局封锁了,翻墙照样用,现在Twitter在中国的处境不就是如此么。

谷歌离开中国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中国当局,谷歌都混不下去了,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可想而知。中国当局会招来世人的声讨。

但是谷歌退出中国将会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中国的互联网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网。如人所言,“不是谷歌退出中国,而是中国退出了世界。”中国将走进互联网蛮荒时代。(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第二次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4/2010
福禄祯祥: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3/2010

1/13/2010

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DSCN4878a

DSCN4877a

DSCN4888a

有人来献花

DSCN4886a



更多图片见幻灯图集

【福禄祯祥1月13日文图】傍晚18:05到达位于北京清华科技园的谷歌(Google)中国总部。谷歌办公楼前有一个小广场,广场边上有一个谷歌的标识台,在那看到了十几支蜡烛、十几束鲜花、几十名围观者和几家媒体。

现场气氛平静,大家纷纷拍照。还有人站在标识台旁摆POSE拍照留念。不时有人来献花或放置蜡烛。

近距离没有见到所谓的国安或警察。

标识台上的一排蜡烛都放置在纸杯里,纸杯都一样,不像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自发放的,难道是有组织,或者是谷歌内部的人放上去的?

压在蜡烛下的一张纸上写:“哪里是你们给自由人准备的深渊?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这句话出自巴西剧作家吉列尔梅·菲格雷多创作的话剧《伊索》。

大家三五成群谈论谷歌要撤离中国的事。有的说没有谷歌的中国,将彻底成了局域网。有人吆喝“有没有百度的人?站出来!!”

花束的留言上分别写着:“Google Bai Bai” “Thank You,  Google!” “Google, Wait for your Back, A Chinese"

围观者中约有一半是老外。在现场采访的媒体也好像都是外媒。

有一个女的在高喊有没有“新京报”的?没人应答。估计现场没有国内媒体。至少没有表现出来是。

谷歌大楼前的三根旗杆上,只有中间一根上悬挂着五星红旗,其他两根旗杆空无一物。血红的旗帜在寒风中微微飘荡。

我20分钟后离开。

18:55我再次回到谷歌标识台前,围观者明显减少,只有10多个人左右了。媒体都已经撤离。

19:05我离开现场。

回来路上,看到一辆经过谷歌总部前的319路公交车,车身上是谷歌的“潮人地图”广告。谷歌去年12月初推出了Favorite Places的中文版——潮人地图。随后便在京城多路公交车上投放这个“潮人带路,畅游名城”的广告。以前我还真没在意谷歌的这项服务,今晚看到广告非常扎眼,才特意了解。(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驻华外国记者Gmail被劫持,FCCC提醒自检 1/18/2010
福禄祯祥:第三次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6/2010
福禄祯祥:第二次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4/2010
福禄祯祥:不自由毋宁走 1/14/2010
GoogleBlog: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1/12/2010

1/10/2010

佛教《心经》中英三版本

福禄祯祥按:最近开始学习佛教经典《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称《心经》),因为是梵文著作,只能依靠翻译,译本就很重要,不同的翻译对原始经文有不同的诠释。中国唐朝高僧玄奘的翻译是汉语通行的中译本,但言辞过于精致,以至于易诵不易懂。中国南北朝时期从西域过来的高僧鸠摩罗什的中译本则较易读懂。

此外,通过英文学习佛经也是一种途径,因为英文句式逻辑清晰,词意能与西方哲学联系起来,视野会更开阔。这个英译本是近代英国著名佛经翻译家Edward Conze翻译的,据说该英译本在英语世界的地位和玄奘的中译本在汉语世界一样。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唐·三藏法師玄奘(602-664)譯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摩訶般若波羅密大明咒經

姚秦·天竺三藏鳩摩羅什(334-413/350-409)譯

觀世音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時,照見五陰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弗!色空故無惱壞相,受空故無受相,想空故無知相,行空故無作相,識空故無覺相。何以故?

舍利弗,非色異空,非空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亦如是。

舍利弗!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空法,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菩薩依般若波羅蜜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佈,離一切顛倒夢想苦惱,究竟涅槃。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是大明咒,無上明咒,無等等明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咒,即說咒曰:竭帝,竭帝,波羅竭帝,波羅僧竭帝,菩提僧莎呵。

http://zh.wikisource.org/wiki/%E8%88%AC%E8%8B%A5%E6%B3%A2%E7%BD%97%E8%9C%9C%E5%A4%9A%E5%BF%83%E7%BB%8F


THE HEART SUTRA

Om Homage to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 the Lovely, the Holy !

Translated by Edward Conze (1904-1979) 

Avalokita, the Holy Lord and Bodhisattva, was moving in the deep course of the Wisdom which has gone beyond.

He looked down from on high, He beheld but five heaps, and He saw that in their own-being they were empty.

Here, O Sariputra,

form is emptiness and the very emptiness is form ;

emptiness does not differ from form, form does not differ from emptiness, whatever is emptiness, that is form,

the same is true of feelings, perceptions, impulses, and consciousness.

Here, O Sariputra,

all dharmas are marked with emptiness ;

they are not produced or stopped, not defiled or immaculate, not deficient or complete.

Therefore, O Sariputra,

in emptiness there is no form nor feeling, nor perception, nor impulse, nor consciousness ;

No eye, ear, nose, tongue, body, mind ; No forms, sounds, smells, tastes, touchables or objects of mind ; No sight-organ element, and so forth, until we come to :

No mind-consciousness element ; There is no ignorance, no extinction of ignorance, and so forth, until we come to : There is no decay and death, no extinction of decay and death. There is no suffering, no origination, no stopping, no path.

There is no cognition, no attainment and no non-attainment.

Therefore, O Sariputra,

it is because of his non-attainmentness that a Bodhisattva, through having relied on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 dwells without thought-coverings. In the absence of thought-coverings he has not been made to tremble,

he has overcome what can upset, and in the end he attains to Nirvana.

All those who appear as Buddhas in the three periods of time fully awake to the utmost, right and perfect Enlightenment because they have relied on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

Therefore one should know the prajnaparamita as the great spell, the spell of great knowledge, the utmost spell, the unequalled spell, allayer of all suffering, in truth -- for what could go wrong ? By the prajnaparamita has this spell been delivered. It runs like this :

gate gate paragate parasamgate bodhi svaha.

( Gone, gone, gone beyond, gone altogether beyond, O what an awakening, all-hail ! -- )

This completes the Heart of perfect Wisdom.

http://kr.buddhism.org/zen/sutras/conze.htm

相关链接:

達賴華文網:達賴喇嘛「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講疏(2001,台湾)

1/08/2010

活着即是存在

【福禄祯祥1月8日文】人只要活着,就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即使什么都不做,或者积善行德,甚或胡作非为。

活着的价值和意义不是别人赋予的,也不是自己追寻到的,而是本然就已经存在的,并且抹之不去的。

因此不能从别人的评价中寻求你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你也不可能给自己的存在寻找到价值和意义。不为某种价值和意义而活着,便不会为某种价值和意义而活着。

就像太阳一样,它的存在,只是每天按部就班地转动,只是发着它自身本来就该发的光和热。如果它停止运转了,那它自身也就不存在了。

太阳存在的形式就是转动和发出光和热。但它不是为了转动和发出光和热而存在的,它也不会为了存在才转动和发出光和热的,更不是为了人类的存在而转动和发出光和热的。

太阳即使存在所谓的东升西落,也是地球人赋予的。它本身并没有刻意如此。正所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太阳不会从被它光照的人类身上寻求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自然也不会因人类不赋予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而停止转动和发出光和热。

不为什么而活着,便不会为什么而活着。活着就是活着,活着才是活着,活着便是活着……活着只能是活着,活着除了活着,其他的什么都不是;其他的什么也都不是活着,除了活着。

当然如果你的存在影响到了别人的存在,或者别人的存在影响到了你的存在,就是两种存在之间有冲突了。如何解决这个冲突?只要依照尽可能减少对自己的存在造成影响这一原则,怎么解决都行。

但冲突双方不要相互否认或指责对方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种否认或指责只会加剧冲突对自身存在的影响。因为各自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本然存在的,不会因为你的否定或指责而不存在或改变,正如它也不会因为你的肯定和褒奖而存在一样。

解构或建构本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就像堂吉诃德将风车当成巨人、把旅店看做城堡、又将羊群视为敌军一样,除了影响你自身存在的形式,或本然存在的形式,不会对本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本身带来任何影响。

人只能影响或改变存在的形式,而不会对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本身带来任何影响或改变。而很多人其实真正想影响或改变的恰恰是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而非存在的形式。想法比行动更该改变。(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15:06 2010-1-8

1/03/2010

雪中游静福寺遗址(图)

DSCN4328a

DSCN4333a

【福禄祯祥1月3日文】从昨天傍晚至今天傍晚,北京一直大雪纷飞,据气象部门称,降雪量打破了1951年以来1月份日最大降雪量历史记录。雪中登山最惬意不过。午后去爬我前天才无意中发现的静福寺遗址,就在香山北边的玉皇顶半山腰。

香山周边的雪下得要比城区的大,积雪已有到小腿肚那么深了。山上的雪更深,将近膝盖了。好在通往静福寺的路是铺了石头的,尽管并不平整,但路宽得能并行两架马车,路边还有筑有矮墙,因此并不危险。只是积雪太厚,深一脚浅一脚的,一步一滑。

本以为下这么大的雪,今天除了我可能就没有其他人来了。不料今天来的人还真不少,看雪被踩得坑坑洼洼就知道在我之前有不少人来了,就我所见,在我之后还有十多个人来,有来爬山的驴友,有来遛狗的狗友,还有来山泉打水的水友。(注:狗友和水友这俩词是我临时杜撰的。)

山上的柏树本来就浓密得遮天蔽日的,再加枝叶上厚厚的积雪,整座山被罩得更密实了,走在山间的路上,感觉像在室内一样。似乎落下的雪不是直接来自天上,而是来自墨绿的柏树叶子上。不时有树枝承受不住积雪的重压,一侧身抖落下来一大团,纷纷扬扬洒落林间。人在树下走,难免不中招。我就几次被这种小型的雪崩击中,坡头盖脸就泼洒下来了,像淋浴一样,顿时就成了一个雪人。这次的降雪非常松散,含水量不大,落在身上一抖落就全掉了。抓一大把雪在手中一攥,就剩玉米粒大的一小团。

DSCN4447a

静福寺唯一残存的建筑就是一座山门了,外墙上涂抹的红色本来也已褪得像枯枝败叶一样没有光泽了,但如今在一片白茫茫的雪海还是显得格外醒目。山门后的断壁残垣盖上了雪做的衣服,也不觉得荒凉破败了。尸陈地上的石碑、碑座和香炉座,看似也摇身变成了柔软的床铺和沙发了。碑座外侧雕刻虬龙深埋雪中,只露出高高翘起的尾巴和胡须,像是在盖着棉被睡大觉却没裹严实。

DSCN4487a

尽管外面冰天雪地、天寒地冻,但静福寺北侧静观石下和金泉洞里的两汪泉水,仍然自在涌动。泉汇集的水虽然只有一脸盆那么多,但细水长流。我走到静观石附近时,有几只小鸟从里面飞出,显然是在里面饮水呢。我先是在静观石下那眼泉里灌了一小瓶水喝了个饱,又灌一小瓶带上。第一次喝这里的水。真水无香,无所谓味道,自然也无所谓好不好喝。好水就是入口后不等你品尝到什么味道就已经下肚了。即使刻意品尝,也是徒劳。

站在静观石下留恋眼前的雪景时,一位老爷子来打水。手里拎着背上背着五六个大壶小壶。他告诉我他62岁,北京本地人,家住香山南边的红旗村。每隔两三天就来打水,煮饭喝茶全用这里的水。不只为了这里的水好喝,也是为了锻炼身体。“闲着没事,不能老呆在屋里看电视啊!得出来走走。”他说。他说平常都是从家里走着来走着回去的,今天是下雪了才坐车。他说平常来这打水的人多着呢!有一次来打水等了三个小时。打水的人多了,水就供应不上了,得等水慢慢渗出来。其实不用他说,看看泉口被磨得油光发亮的石头就知道这里的水是多么的受欢迎。

DSCN4620a

回来路过香山东北侧的万花山时,特意绕上去看了看京剧名旦梅兰芳先生的墓。山不高,说是山其实更像是一座岭。从山下经过无数次了,以前只知道山上有京剧名家马连良先生的墓,最近才得知梅先生的墓也在上面,两位的墓相隔不远。主要是山下路边有块指示马先生墓方位的石头,而路边却没有梅先生墓的标识。(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0:57~3:19 \3:51 2010-1-4

1/02/2010

201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美酒飘香



(AP: French Maestro Georges Pretre conducts the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uring the traditional New Year's concert at Vienna's Musikverein, on Friday, Jan. 1, 2010.)



(REUTERS: Maestro Georges Pretre makes a joke as he holds up a gun with flowers in front of the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uring the New Year's Concert 2010 in Vienna's "Goldener Musikvereinsaal" January 1, 2010.)更多图片……



图集:看央视转播时对着屏幕拍摄

【福禄祯祥1月2日文】老规矩,新年第一天傍晚在来自维也纳的美妙旋律的陪伴中度过。对于已有半个多世纪优良传统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来说,只要不出意外,就是成功的。如此音乐盛会理应怀着崇敬的心情欣赏,似乎任何另类的言辞都属不敬。但个人感受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无他,只是希望更合我意。

85岁高龄的指挥乔治·普莱特(Georges Prêtre,又译乔治·普雷特)与有着一个半世纪历史的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这次合作,像2008年的那次一样,有种水乳交融般的默契。面部表情丰富的普莱特,不像是通过指挥棒(前两曲就没执棒),更像是通过眉目传情来引导乐队的。与前年在金色大厅滑稽搞笑的夸张表演相比,今年的普莱特尽管激情与活力仍不减当年,但我看已“稳重”多了。举止和表情更像是自然的流露并与音乐的旋律相得益彰张。

关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定位,正如音乐会中场休息时在央视播出的一段采访中普莱特所言,新年音乐会是想“让人们忘记生活中的烦恼,就像我们送上一杯维也纳美酒,把爱与幸福的讯息传递给世界。”

音乐会中那支《酒、女人和歌圆舞曲》的曲名恰好代表了曲目安排的三大特色:酒、女人和歌。18首乐曲中有4首与酒或食物有关,6首乐曲与女人有关,4首乐曲出自歌剧。酒、女人和歌这三样自然都是人间美好与幸福的代表或象征,理应歌颂和赞美。

美中不足有点儿闹

尽管今年的曲目安排仍千挑万选出来的,顾及到了很多因素。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整场音乐会听下来,我总觉得有点儿闹了。弄得有点像一场狂欢舞会。总共18首曲子,只有上半场的第二曲《女人心玛祖卡波尔卡》(作品第166号)(Frauenherz. Polka mazur, op. 166)和加演的《蓝色多瑙河》的前半部分,有点轻柔、舒缓,其他的全部是快节奏或快速的乐曲。一整部歌剧也不过就一支令人心潮澎湃的序曲,但这一场音乐会就有三支序曲。此外还有两支快速波尔卡和一支狂欢节加洛普。为了庆祝新年到来应该热闹点儿,但毕竟是音乐会,而不是舞会,观众要规规矩矩坐那欣赏两个小时,从人的身体和审美心理方面考虑,是不是应该张弛有度,穿插点舒缓的乐曲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

不论是“南国的伦拜”——约翰·施特劳斯创作的《香槟波尔卡》,还是“北国的施特劳斯”——汉斯·克里斯蒂安·伦拜创作的《香槟加洛普》,都很好玩儿,两次出现关于香槟的音乐,也许是为了让听众对比欣赏两位作曲家创作风格的异同。但又第三次出现与酒有关的音乐——《酒,女人和歌圆舞曲》,特别是还有另一曲与食物有关的音乐——《维也纳的糖果圆舞曲》,是不是就显得有点儿过头了呢?施特劳斯的作品那么多,干嘛非要同一个类型的选这么多?

服装高贵但显得累赘

今年的新年音乐会的另一个亮点是芭蕾舞服装。卓凡尼·华伦天奴(Garavani Valentino)的服装设计风格本来就是很高贵、奢华,要彰显着装者的贵族或皇家身份。由他设计的芭蕾舞服装也是如此。总的来说这种服装设计风格与新年音乐会的音乐风格还是很般配的。施特劳斯的圆舞曲作为当年上流社会的流行音乐,也以华丽、高贵著称,是欧洲贵族或皇室的最爱。

但是,不出我音乐会前所料,其中一套服装奢华过度了,显得过于繁冗、累赘。就是《晨报圆舞曲》中那位领舞者穿着的粉红色裙子,裙摆上装饰的花太大太多了,舞动时显得很碍事,舞过之后裙摆一自然下垂,大花朵翘在外面,显得很臃肿。把那几朵花摘下来会更好。其他几位伴舞者的裙子相对素净,很好看。另外《一心一意玛祖卡波尔卡》中的那件芭蕾服装,红得像一团火,让比才歌剧中的那位吉普赛女郎“卡门”穿也肯定合适。但是因为没有其他的装饰色,通过摄像机镜头看不出层次感。两段舞蹈中男士的服装都很简洁典雅,不错。

芭蕾舞部分表演结束后,华伦天奴和芭蕾舞编舞尼古拉斯·穆欣(Nicolas Musin)还在音乐会现场露脸,鼓掌欢庆芭蕾舞表演成功。

欧洲软实力

演奏《蓝色多瑙河》时电视上播放的多瑙河两岸风光真是美不胜收,白云朵朵,水天一色,欧洲的环境真是好。什么叫国家的软实力,这便是!只要是美好的,人们就会喜欢、神往、向往,宁换花钱享受。再看看神州,等把自然和人文环境都破坏了,再弄个电视台24小时说教、宣传我们多么多么好,不但没人看,反而令人很反感。

电视转播总导演换人

如果对今年音乐会现场录制工作有所不满,不要再埋怨布莱恩·拉奇先生了,换人了,这次的总导演是卡里娜·费比奇担任(Karina Fibich)女士,她是2008年新年音乐会芭蕾表演部分的电视导演。尽管也看到了一些新鲜的镜头,但她的道行毕竟比拉奇先生差一截,因此会看到一些不该出现或者不该反复出现的画面和角度,镜头摇动的频率也太高了点儿。

央视延播却自称直播欺骗观众

中国中央电视台一反常态,今年不再现场直播新年音乐会,而是延播。音乐会本来是北京时间18:15分正式开始,央视音乐频道今年不知何故,18:30才开始音乐会专题节目,比往年晚了半个小时。节目开始后还不是马上播出音乐会,而是专家点评,一直说了20分钟,直到18:50才正式开始从头转播音乐会的录像。此时音乐会上半场都快结束了,但节目中央视的王雪纯和赵忠祥却说是直播,真是骗人精。

北京的演播室视觉设计俗不可耐,与音乐会的风格很不协调。看似试图营造金碧辉煌的效果,但色彩搭配混乱,惨不忍睹。大屏幕两边那两个大花篮,还是挪走为好。大屏幕上的字也弄的太大、太多。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英文名称本来是Vienna New Year's Concert,央视非再加个Day,写作Vienna New Year's Day Concert,多此一举。“2010”重复出现,还搞那么大。

嘉宾卞祖善先生的点评无可厚非,但衣着太差。西服里面还套个毛衣,央视演播室里有那么冷吗?毛衣袖又太长,说话时一做手势,露出一大截,很不雅观。

讨厌在音乐会中听到赵忠祥装腔作势的声音。观众可以看字幕,干嘛还要他的解说?再者该说的嘉宾提前也都说了,没说的音乐会结束后也可以说。赵忠祥既不懂音乐又不懂德语,就知道照本宣科。比如昨天的音乐会上半场最后一曲《无穷动》结束时,普莱特说的那句话,当时很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解说却失声了,显然赵忠祥也听不懂。那句话翻译成汉语是“很好,但够啦!”。他对音乐的点评颠来倒去总是那几个俗套的词汇,禁声更好。

2011年指挥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

维也纳爱乐乐团已经迫不及待地宣布2011年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1960年出生的莫斯特是奥地利人,现任美国克里夫兰管弦乐团首席指挥,期待年富力强的他来年在金色大厅有精彩表现。(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姊妹篇:

福禄祯祥:201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浪漫多情 12/31/2009

往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观感:

福禄祯祥:不容许掌声强暴音乐的巴伦博伊姆 1/01/2009
福禄祯祥:2008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普莱特活像38 1/03/2008

1/2/10 6:45 PM
1/2/10 7:25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