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010

201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美酒飘香



(AP: French Maestro Georges Pretre conducts the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uring the traditional New Year's concert at Vienna's Musikverein, on Friday, Jan. 1, 2010.)



(REUTERS: Maestro Georges Pretre makes a joke as he holds up a gun with flowers in front of the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during the New Year's Concert 2010 in Vienna's "Goldener Musikvereinsaal" January 1, 2010.)更多图片……



图集:看央视转播时对着屏幕拍摄

【福禄祯祥1月2日文】老规矩,新年第一天傍晚在来自维也纳的美妙旋律的陪伴中度过。对于已有半个多世纪优良传统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来说,只要不出意外,就是成功的。如此音乐盛会理应怀着崇敬的心情欣赏,似乎任何另类的言辞都属不敬。但个人感受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无他,只是希望更合我意。

85岁高龄的指挥乔治·普莱特(Georges Prêtre,又译乔治·普雷特)与有着一个半世纪历史的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这次合作,像2008年的那次一样,有种水乳交融般的默契。面部表情丰富的普莱特,不像是通过指挥棒(前两曲就没执棒),更像是通过眉目传情来引导乐队的。与前年在金色大厅滑稽搞笑的夸张表演相比,今年的普莱特尽管激情与活力仍不减当年,但我看已“稳重”多了。举止和表情更像是自然的流露并与音乐的旋律相得益彰张。

关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定位,正如音乐会中场休息时在央视播出的一段采访中普莱特所言,新年音乐会是想“让人们忘记生活中的烦恼,就像我们送上一杯维也纳美酒,把爱与幸福的讯息传递给世界。”

音乐会中那支《酒、女人和歌圆舞曲》的曲名恰好代表了曲目安排的三大特色:酒、女人和歌。18首乐曲中有4首与酒或食物有关,6首乐曲与女人有关,4首乐曲出自歌剧。酒、女人和歌这三样自然都是人间美好与幸福的代表或象征,理应歌颂和赞美。

美中不足有点儿闹

尽管今年的曲目安排仍千挑万选出来的,顾及到了很多因素。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整场音乐会听下来,我总觉得有点儿闹了。弄得有点像一场狂欢舞会。总共18首曲子,只有上半场的第二曲《女人心玛祖卡波尔卡》(作品第166号)(Frauenherz. Polka mazur, op. 166)和加演的《蓝色多瑙河》的前半部分,有点轻柔、舒缓,其他的全部是快节奏或快速的乐曲。一整部歌剧也不过就一支令人心潮澎湃的序曲,但这一场音乐会就有三支序曲。此外还有两支快速波尔卡和一支狂欢节加洛普。为了庆祝新年到来应该热闹点儿,但毕竟是音乐会,而不是舞会,观众要规规矩矩坐那欣赏两个小时,从人的身体和审美心理方面考虑,是不是应该张弛有度,穿插点舒缓的乐曲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

不论是“南国的伦拜”——约翰·施特劳斯创作的《香槟波尔卡》,还是“北国的施特劳斯”——汉斯·克里斯蒂安·伦拜创作的《香槟加洛普》,都很好玩儿,两次出现关于香槟的音乐,也许是为了让听众对比欣赏两位作曲家创作风格的异同。但又第三次出现与酒有关的音乐——《酒,女人和歌圆舞曲》,特别是还有另一曲与食物有关的音乐——《维也纳的糖果圆舞曲》,是不是就显得有点儿过头了呢?施特劳斯的作品那么多,干嘛非要同一个类型的选这么多?

服装高贵但显得累赘

今年的新年音乐会的另一个亮点是芭蕾舞服装。卓凡尼·华伦天奴(Garavani Valentino)的服装设计风格本来就是很高贵、奢华,要彰显着装者的贵族或皇家身份。由他设计的芭蕾舞服装也是如此。总的来说这种服装设计风格与新年音乐会的音乐风格还是很般配的。施特劳斯的圆舞曲作为当年上流社会的流行音乐,也以华丽、高贵著称,是欧洲贵族或皇室的最爱。

但是,不出我音乐会前所料,其中一套服装奢华过度了,显得过于繁冗、累赘。就是《晨报圆舞曲》中那位领舞者穿着的粉红色裙子,裙摆上装饰的花太大太多了,舞动时显得很碍事,舞过之后裙摆一自然下垂,大花朵翘在外面,显得很臃肿。把那几朵花摘下来会更好。其他几位伴舞者的裙子相对素净,很好看。另外《一心一意玛祖卡波尔卡》中的那件芭蕾服装,红得像一团火,让比才歌剧中的那位吉普赛女郎“卡门”穿也肯定合适。但是因为没有其他的装饰色,通过摄像机镜头看不出层次感。两段舞蹈中男士的服装都很简洁典雅,不错。

芭蕾舞部分表演结束后,华伦天奴和芭蕾舞编舞尼古拉斯·穆欣(Nicolas Musin)还在音乐会现场露脸,鼓掌欢庆芭蕾舞表演成功。

欧洲软实力

演奏《蓝色多瑙河》时电视上播放的多瑙河两岸风光真是美不胜收,白云朵朵,水天一色,欧洲的环境真是好。什么叫国家的软实力,这便是!只要是美好的,人们就会喜欢、神往、向往,宁换花钱享受。再看看神州,等把自然和人文环境都破坏了,再弄个电视台24小时说教、宣传我们多么多么好,不但没人看,反而令人很反感。

电视转播总导演换人

如果对今年音乐会现场录制工作有所不满,不要再埋怨布莱恩·拉奇先生了,换人了,这次的总导演是卡里娜·费比奇担任(Karina Fibich)女士,她是2008年新年音乐会芭蕾表演部分的电视导演。尽管也看到了一些新鲜的镜头,但她的道行毕竟比拉奇先生差一截,因此会看到一些不该出现或者不该反复出现的画面和角度,镜头摇动的频率也太高了点儿。

央视延播却自称直播欺骗观众

中国中央电视台一反常态,今年不再现场直播新年音乐会,而是延播。音乐会本来是北京时间18:15分正式开始,央视音乐频道今年不知何故,18:30才开始音乐会专题节目,比往年晚了半个小时。节目开始后还不是马上播出音乐会,而是专家点评,一直说了20分钟,直到18:50才正式开始从头转播音乐会的录像。此时音乐会上半场都快结束了,但节目中央视的王雪纯和赵忠祥却说是直播,真是骗人精。

北京的演播室视觉设计俗不可耐,与音乐会的风格很不协调。看似试图营造金碧辉煌的效果,但色彩搭配混乱,惨不忍睹。大屏幕两边那两个大花篮,还是挪走为好。大屏幕上的字也弄的太大、太多。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英文名称本来是Vienna New Year's Concert,央视非再加个Day,写作Vienna New Year's Day Concert,多此一举。“2010”重复出现,还搞那么大。

嘉宾卞祖善先生的点评无可厚非,但衣着太差。西服里面还套个毛衣,央视演播室里有那么冷吗?毛衣袖又太长,说话时一做手势,露出一大截,很不雅观。

讨厌在音乐会中听到赵忠祥装腔作势的声音。观众可以看字幕,干嘛还要他的解说?再者该说的嘉宾提前也都说了,没说的音乐会结束后也可以说。赵忠祥既不懂音乐又不懂德语,就知道照本宣科。比如昨天的音乐会上半场最后一曲《无穷动》结束时,普莱特说的那句话,当时很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解说却失声了,显然赵忠祥也听不懂。那句话翻译成汉语是“很好,但够啦!”。他对音乐的点评颠来倒去总是那几个俗套的词汇,禁声更好。

2011年指挥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

维也纳爱乐乐团已经迫不及待地宣布2011年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1960年出生的莫斯特是奥地利人,现任美国克里夫兰管弦乐团首席指挥,期待年富力强的他来年在金色大厅有精彩表现。(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姊妹篇:

福禄祯祥:201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浪漫多情 12/31/2009

往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观感:

福禄祯祥:不容许掌声强暴音乐的巴伦博伊姆 1/01/2009
福禄祯祥:2008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普莱特活像38 1/03/2008

1/2/10 6:45 PM
1/2/10 7:25 P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