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010

不自由毋宁走

DSCN4888a

图:1月13日晚,中国人来到谷歌中国总部前献花。福禄祯祥摄

谷歌决心已定

【福禄祯祥1月14日文】昨天起床后一打开BBC的国际广播,就听到关于谷歌(Google)宁可退出中国也不再进行网络审查的消息。起初我还以为这又是谷歌的一个姿态性表示,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当真。但等我看了谷歌的官方声明,就意识到,谷歌此意已决,这次要动真格的了。

谷歌的官方声明是由谷歌高级副总裁、公司发展兼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发布在谷歌的官方博客的。题为“A new approach to China”(在华新策略)的博文显然并非Drummon的个人牢骚,而是代表谷歌总部的正式官方声明。

声明很长,先详细描述了谷歌的Gmail所遭受的来自中国的严重攻击。声明最后说:“这些攻击和攻击所揭示的监视行为,以及在过去一年试图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行为使得谷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我们应该评估中国业务运营的可行性。公司已经决定不愿再对Google.cn上的搜索结果进行内容审查,因此,未来几周,公司和中国政府将讨论在什么样的基础上我们能够在法律框架内运营未经过滤的搜索引擎,如果确有这种可能。我们认识到,这很可能意味着公司将不得不关闭Google.cn,以及我们在中国的办公室。”(此段文字由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翻译

看这几乎没有余地的语气,就知道是谷歌经过深思熟虑而做出的慎重决定,并且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留意到这篇文章显示的发布时间是“1/12/2010 03:00:00 PM”,显然是预定这个时间发布的,否则不会这么巧,刚好绝对的正点发布。这也从侧面显示了谷歌决心已定。

自谷歌2006年1月开通Google.cn域名正式进入中国以来,有可能退出中国市场的声音就时有耳闻。Google创始人之一塞尔盖·布林(Sergey Brin)2006年6月在接受《国际先驱论坛报》采访时就曾说过:“如果不能在信息服务和满足当地政策需求之间找到平衡点,该公司将重新评估google.cn。在决定是否改变现有策略之前,Google将继续提升google.cn搜索服务。”此番表述当时就被舆论解读为谷歌可能退出中国市场。这一说法在当时可能只是代表布林个人的观点,而三年后,这番表述则已经成了公司的决策了,并且已经开始着手撤退了。

虽然声明中说,未来几周谷歌将会和中国当局讨论努力解决分歧,但如此开诚布公的声明,对于惯于暗箱操作和私下沟通的中国当局来说,无疑是最后通牒。曾有好几届美国新上台的政府因为不晓得中国当局死要面子的传统,而碰一鼻子灰。这回谷歌也犯此大忌,除非它真的不想在中国混了。

中国当局气急败坏

中国当局至今未对谷歌的声明做出回应,但可以想象得到,主管意识形态的官员得知该消息后肯定是气急败坏。根据以往的经验,特别是处理中美关系的一般策略,估计中国当局会首先指使官方喉舌对谷歌的声明做出强硬回应,批判谷歌过往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不过,中国当局私下里肯定会挽留谷歌。毕竟谷歌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搜索服务商,真的撤离了中国,无疑是扇中国当局的耳光。所以尽管中国当局从骨子里不欢迎谷歌来中国,但肯定还是希望谷歌能配合审查装点一下门面。

那么中国当局是否会为了挽留谷歌而让步呢?让步等于放松网络审查,表面来看,中国当局在这方面确实做出过让步,比如奥运期间解禁一些被封锁的网站,和停止给电脑预装过滤软件的“绿坝”计划。但随后中国当局又都变本加厉地加紧了互联网控制。比如奥运期间解禁的网站在奥运后又被封锁,虽然停止了“绿坝”计划,但所谓的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的运动却一浪高过一浪。去年谷歌就曾因所谓的“涉黄”而被整顿。借整治低俗,把整个互联网都整得“噤若寒蝉”了。中国当局可能放松网络审查的想法只是白日梦。

雅虎和美国在线早已退出中国

谷歌并非第一个退出中国市场的国际互联网服务商,只是因为它名声盖世,所以才引起舆论铺天盖地的关注。之前,雅虎(Yahoo!)和美国在线(AOL)等,也都撤出中国了。

雅虎自2006年将在华业务转给了阿里巴巴母公司,已经丧失了对雅虎中国的运营控制权,等同于从中国撤出,只是留下了一个品牌让马云经营。

针对谷歌准备退出中国的表态,雅虎国际的发言人13日称,对谷歌停止搜索结果审查的决定表示欢迎。并强调,雅虎在维持金融投资的同时,已经出售中国相关业务且不再拥有雅虎中国的运营控制权。雅虎正在致力于维护人权,严肃保护用户隐私和安全,并谴责任何通过渗入公司网络获取用户信息的企图。

时代华纳旗下的美国在线去年3月从中国全面撤退。北京公司解散后,美国在线将亚洲业务的总部迁往香港。美国在线曾在2001年和2008年两次进入中国市场,都以失败告终。

按网民数量计算,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有这么大的市场,而这些国际网络巨头却纷纷撤出中国,可以说是他们经营不善。就像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所质问的那样:“如果谷歌占据了中国80%的搜索市场份额,google的高管,还会这么高调的宣称要do no evil,从中国退出吗?”因此他认为谷歌退出中国市场的表态“正好证明google是个市侩分子”,他的“唯一感 受,就是恶心。”

但看看中国互联网市场上存活下来的那些公司,尤其是百度、新浪等都是怎么经营的,就知道为何国际公司在中国不善经营了。

有一个网络笑话现在广为流传:“网易、腾讯、百度、谷歌等几个趴在一起吃屎。某天,一直捂着鼻子吃的谷歌终于爆发:臭死了,老子不吃了。网易的眉头皱了一下,腾讯好像听到了,好像没听到。百度听到了,偷偷朝谷歌那边挪了一下,把谷歌那份屎扒到自己面前继续吃。”

微软面临巨大压力

现在就看国际互联网的另一个巨无霸微软对谷歌退出中国持何立场了。2006年,微软公司资深政策顾问迪普森曾在一次因特网国际会议上说,现在中国的情况变得很糟糕,我们可能会重新审视我们在那里的业务。不过,随后微软发布声明说,"微软不会考虑停止该公司在中国的网络服务。相反,微软致力于继续在中国提供服务以及交流工具。”

看来微软高层早就有人不想继续在中国玩了,只是还没有上升到公司决策罢了。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会给微软的中国政策带来道义上的强大压力,迫使它重新审视在中国的发展策略。

国际互联网公司能否结成统一战线?

国际互联网公司、乃至国际社会会不会统一战线集体向中国当局施压?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也希望如此。“绿坝”就是在来自世界各方集体的压力下,迫使中国当局停止预装计划的。谷歌在声明中曾说:“并不是只有谷歌受到了攻击。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至少20家、涵盖领域广阔的大型公司都成为相似的攻击目标,这些公司隶属于互联网、金融、技术、媒体和化学行业。我们现在正在向这些公司通报情况,并与美国相关政府部门展开合作。”

估计现在这些公司正在协调立场,只是谷歌先站出来表态了。美国政府也正在同中国当局交涉。就看他们最终是否会达成一致意见了。

2008年10月,谷歌、微软、雅虎、思科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曾共同倡议,捍卫网络言论自由和隐私。一致同意在决定去哪一个国家投资发展时,会考虑到人权问题。虽然倡议没有强制约束力,但看得出来,互联网公司逐渐意识到,以牺牲普世价值为代价谋取私利,是不可取的。

不自由毋宁走

谷歌与中国当局将互不让步,谷歌也铁定了要退出中国。不自由毋宁走。谷歌离开中国从商业上来看,有损失,但不大,因为中国的营收只占它全球营收的1%。但从道义方面来看,谷歌将因此获得全世界的赞赏。现在有人提出把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谷歌。本人不反对这一提议。

中国离开了谷歌,对中国网民有一定影响,但也不会太大,虽然谷歌在中国搜索市场占据三分之一的江山,但这个份额主要是Google.com带来的,而非可能被关停的Google.cn。我就拒绝使用Google.cn,因为它是“有中国特色的谷歌”。即使Google.com被中国当局封锁了,翻墙照样用,现在Twitter在中国的处境不就是如此么。

谷歌离开中国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中国当局,谷歌都混不下去了,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可想而知。中国当局会招来世人的声讨。

但是谷歌退出中国将会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中国的互联网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网。如人所言,“不是谷歌退出中国,而是中国退出了世界。”中国将走进互联网蛮荒时代。(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相关文章:

福禄祯祥:第二次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4/2010
福禄祯祥:围观谷歌中国总部(组图) 1/13/2010

5 comments:

  1. Very good point. It is not Google leaving China. It is China leaving the modern world!!

    ReplyDelete
  2. Great Article.
    Support.

    ReplyDelete
  3. 撤吧,坚持你的原则,再回来的时候会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ReplyDelete
  4. It is sad to see google.cn to exit China, it is more sad that many Chinese have no idea that they never have a basic rights in their entire life - the freedom of speech!

    ReplyDelete
  5. Actually, lots of Chinese insist Google can go, so they would use BaiDu, kind of blinded nationalist plight. Government certainly will use this blindness to dodge sentiment against China's market censorship internally.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