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010

雪中游静福寺遗址(图)

DSCN4328a

DSCN4333a

【福禄祯祥1月3日文】从昨天傍晚至今天傍晚,北京一直大雪纷飞,据气象部门称,降雪量打破了1951年以来1月份日最大降雪量历史记录。雪中登山最惬意不过。午后去爬我前天才无意中发现的静福寺遗址,就在香山北边的玉皇顶半山腰。

香山周边的雪下得要比城区的大,积雪已有到小腿肚那么深了。山上的雪更深,将近膝盖了。好在通往静福寺的路是铺了石头的,尽管并不平整,但路宽得能并行两架马车,路边还有筑有矮墙,因此并不危险。只是积雪太厚,深一脚浅一脚的,一步一滑。

本以为下这么大的雪,今天除了我可能就没有其他人来了。不料今天来的人还真不少,看雪被踩得坑坑洼洼就知道在我之前有不少人来了,就我所见,在我之后还有十多个人来,有来爬山的驴友,有来遛狗的狗友,还有来山泉打水的水友。(注:狗友和水友这俩词是我临时杜撰的。)

山上的柏树本来就浓密得遮天蔽日的,再加枝叶上厚厚的积雪,整座山被罩得更密实了,走在山间的路上,感觉像在室内一样。似乎落下的雪不是直接来自天上,而是来自墨绿的柏树叶子上。不时有树枝承受不住积雪的重压,一侧身抖落下来一大团,纷纷扬扬洒落林间。人在树下走,难免不中招。我就几次被这种小型的雪崩击中,坡头盖脸就泼洒下来了,像淋浴一样,顿时就成了一个雪人。这次的降雪非常松散,含水量不大,落在身上一抖落就全掉了。抓一大把雪在手中一攥,就剩玉米粒大的一小团。

DSCN4447a

静福寺唯一残存的建筑就是一座山门了,外墙上涂抹的红色本来也已褪得像枯枝败叶一样没有光泽了,但如今在一片白茫茫的雪海还是显得格外醒目。山门后的断壁残垣盖上了雪做的衣服,也不觉得荒凉破败了。尸陈地上的石碑、碑座和香炉座,看似也摇身变成了柔软的床铺和沙发了。碑座外侧雕刻虬龙深埋雪中,只露出高高翘起的尾巴和胡须,像是在盖着棉被睡大觉却没裹严实。

DSCN4487a

尽管外面冰天雪地、天寒地冻,但静福寺北侧静观石下和金泉洞里的两汪泉水,仍然自在涌动。泉汇集的水虽然只有一脸盆那么多,但细水长流。我走到静观石附近时,有几只小鸟从里面飞出,显然是在里面饮水呢。我先是在静观石下那眼泉里灌了一小瓶水喝了个饱,又灌一小瓶带上。第一次喝这里的水。真水无香,无所谓味道,自然也无所谓好不好喝。好水就是入口后不等你品尝到什么味道就已经下肚了。即使刻意品尝,也是徒劳。

站在静观石下留恋眼前的雪景时,一位老爷子来打水。手里拎着背上背着五六个大壶小壶。他告诉我他62岁,北京本地人,家住香山南边的红旗村。每隔两三天就来打水,煮饭喝茶全用这里的水。不只为了这里的水好喝,也是为了锻炼身体。“闲着没事,不能老呆在屋里看电视啊!得出来走走。”他说。他说平常都是从家里走着来走着回去的,今天是下雪了才坐车。他说平常来这打水的人多着呢!有一次来打水等了三个小时。打水的人多了,水就供应不上了,得等水慢慢渗出来。其实不用他说,看看泉口被磨得油光发亮的石头就知道这里的水是多么的受欢迎。

DSCN4620a

回来路过香山东北侧的万花山时,特意绕上去看了看京剧名旦梅兰芳先生的墓。山不高,说是山其实更像是一座岭。从山下经过无数次了,以前只知道山上有京剧名家马连良先生的墓,最近才得知梅先生的墓也在上面,两位的墓相隔不远。主要是山下路边有块指示马先生墓方位的石头,而路边却没有梅先生墓的标识。(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0:57~3:19 \3:51 2010-1-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