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2010

沙袭中国(组图)



3月20日,沙中紫禁城——沙城 GETTY IMAGES



3月20日,沙中游天安门广场 REUTERS PICTURES



3月20日,沙中天安门 AP PHOTO



3月20日,沙中女警 AP PHOTO



3月20日,沙中天安门广场——沙场 REUTERS PICTURES



3月20日,沙中巨蛋(国家大剧院)——沙丘 GETTY IMAGES



3月20日,沙中大裤衩(中央电视塔)——沙裤 GETTY IMAGES

更多关于这次沙尘天气的外媒图片>>


【福禄祯祥3月20日文】昨天与今天中国不少地区遭遇沙尘天气,局部地区发生强沙尘暴。据国家林业局监测,本次沙尘天气是今年入春以来我国北方地区遭受的强度最强、影响范围最广的一次沙尘天气过程。中国有15个省区受到沙尘天气影响,受影响土地面积约180万平方公里,受影响人口约2.7亿。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林建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这次沙尘天气过程是2009年1月份以来影响程度最强、范围最大的一次,而且影响的范围比较偏南。2009年,中国大部地区没有遭受强沙尘暴天气的影响。

负责春季沙尘暴监测的国家林业局荒漠化监测中心监测显示,3月19日清晨,南疆盆地东部、甘肃河西走廊和内蒙古西部阿拉善盟的部分地区首先出现沙尘天气,此后,沙尘暴天气向东扩散,强度逐渐增强,宁夏北部、陕西北部及内蒙古中西部广大地区相继出现沙尘天气,其中巴彦淖尔市、鄂尔多斯市、包头市、呼和浩特市、集宁市的部分地区发生沙尘暴,能见度低于1公里,局部地区发生强沙尘暴,能见度低于500米。

20日清晨,沙尘天气扩散到华北地区,京津出现明显浮尘天气,局部地区强度较大,此后,沙尘天气向南波及到河南、山东及长江流域。

国家林业局据卫星影像和地面监测信息综合评估,本次沙尘天气分别起源于南疆盆地和蒙古国南部,途经西北地区东部、内蒙古中西部,上述地区风蚀沙化较重,沙源物质充足,由于近期气温回升较快,土壤失墒严重,加之冷空气势力较强,有利于沙尘天气的发生发展。

北京今天遭遇四年来最强浮尘袭击。据《法制晚报》报道,据北京市气象台监测,从今天凌晨起,上游沙尘被高空气流输送,长途跋涉进入北京地区,形成浮尘天气。到今天上午,全市平均能见度只有1公里左右。北京市气象台高级工程师张明英表示,这是自2006年4月17日一日降30多万吨沙尘之后,北京地区出现的最强浮尘。中国气象报消息称,据估算,从20日凌晨2时至8时,北京地区降尘量约8~10万吨。

河南郑州地区也受到沙尘影响。昨晚郑州地区刮起强风,沙尘随之而来。今天一整天天色昏黄,空气污浊,太阳像月亮一样苍白无力。



中国天气网发布的统计分析显示,今年以来沙尘天气过程总次数(3次)接近近十年(2000~2009年)同期平均次数(3.3次),其中沙尘暴天气过程次数(2次)比近十年平均次数偏多1次。

国家林业局防沙治沙办公室主任刘拓曾表示:“沙尘暴在我们国家是不可能消失的。”我国有174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地,而可治理的是53万平方公里,即使这部分都能得到治理,余下的120万平方公里的原生沙漠和戈壁,仍会造成沙尘天气甚至沙尘暴。除此之外,境外的沙化地也会影响我国。(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补充 22:26 2010-3-22: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22日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19日夜间至20日中国出现的沙尘天气过程是今年第四次沙尘天气过程,起源于蒙古国以及中国内蒙古地区,在沙源地,冷暖空气交汇产生非常强大的上升气流,被吹起的沙尘可达8000至1万米高空,沙尘可以漂浮到数千公里之外,因此这次沙尘天气过程不仅影响了中国中东部大部地区,甚至影响了中国南方的一些省份,也波及到了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以及朝鲜半岛的南部和日本南部。

何立富告诉记者,这次影响南方地区的沙尘天气过程主要以浮沉和灰霾天气为主。

对于这次沙尘天气的波及范围出乎“意料”之外的如此之大,这位专家解释说,由于沙尘下降不仅受到气流影响,也会受到沙尘粒子大小轻重的影响,以目前的科技手段,还很难准确地预测出沙尘具体会在哪里降落。

这位专家也表示,这次沙尘天气影响范围之大确实比较少见,为近5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在5000米至1万米高空通常以偏西气流为主,而这次沙尘天气过程出现的时候,高空气流出现了罕见的西北风,向东南方向吹拂,这也是这次沙尘天气过程影响范围如此之大的原因之一。

~~~

22日沙尘卷土重来





北京中央电视塔所在区域3月17日晴天与3月22日沙尘天气对比图。GETTY IMAGES



3月22日,处于沙尘天气中的谷歌中国总部大楼 The Google logo is seen on the top of its China headquarters building behind a road surveillance camera during a sandstorm in Beijing March 22, 2010. REUTERS PICTURES



3月22日的北京街景。AP PHOTO

22日,一股新的冷空气携带大风卷土重来,京津、河北、山西、陕西等地再次遭受今年第五次沙尘天气侵袭。不过影响较第四次弱。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22日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表示,第五次沙尘天气过程,以扬沙为主,是近地面风吹起的,影响范围没有上次大。

相关文章:

浮掠:皇城蒙尘变黄城(组图) 4/16/2007

~~~

2:07 2010-3-21

3/07/2010

草蛉卵再被讹称优昙婆罗花(组图)





【福禄祯祥3月7日文】今天看到法广中文网(RFI)在报道中国两会期间的“宣传禁令”时提到“优昙婆罗花的相关新闻删除”。Google了一下,如果没错的话,报道所指的关于“优昙婆罗花”的新闻,应该是2月27日中新社记者采写的《江西庐山发现传说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中新网上的这篇报道现已删除,但其他网站上还有转载。比如人民网全文转载了。

一看这所谓的三千年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我就认出它是草蛉卵。2007年曾有沈阳媒体报道在当地发现了这种东西,我曾做过调查,判定它就是草蛉卵,我的判断后被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昆虫专家杨兴科教授证实。(参见《“优昙婆罗花”疑为草蛉卵(组图)》)

去年夏天,我曾在老家的竹园里发现几簇这种草蛉卵。家人看过之后也说,很多年前就曾在玉米秆上见过这种东西。(参见《自家竹园发现被误认为“优昙婆罗花”的草蛉卵(组图)》)

草蛉卵被误认为是“优昙婆罗花”应该起于几年前在韩国的一个寺院里发现了这种不常见的虫卵,当时它刚好出现在了佛像的脸上。近些年媒体时有报道草蛉卵被发现的消息,有些被专家辟谣了,有些则仍在以讹传讹。而法轮功则利用人们的无知,大肆宣扬这些草蛉卵就是佛教传说中的“优昙婆罗花”,误导民众迷信佛法。

中新网这次的报道很不科学、严谨,根本就没找昆虫学家考证,就照搬网络上的传言,也以讹传讹把这些草蛉卵说成是“优昙婆罗花”,还说得神乎其神。

不知道近期的宣传禁令是否真的包括关于所谓的优昙婆罗花的消息,不过很多网站,比如人民网、网易和腾讯等网站的相关新闻仍在。中新网和中国网上的报道确实被删除了。报道写得烂成这样,中新网确实没脸再继续展示下去。不过最好能说明一下。

这次法轮功支持的网站罔顾真相,再次趁机吹嘘所谓的“优昙婆罗花”,与北京发布“宣传禁令”一样可恶,一个没有佛性,一个没有人性。(文/福禄祯祥-浮掠:http://fulue.com/

附刚找到的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昆虫学系网站上关于草蛉和草蛉卵的图片



Green Lacewing, Chrysopa sp.(Jim Kalisch, UNL Entomology)



Green Lacewing, Chrysopa sp.(Leon Higley, UNL Entomology)



Green Lacewing Eggs on Pine Needles, Chrysopa sp.(Jim Kalisch, UNL Entomology)